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V 万宠富娘子 卷四

章节目录 V第54章[02.19]

    连星回来了,也带来了好消息。

    荣华记获得了皇帝的特赦,虽然也有朝臣反对,可以没有用,在皇帝的坚持下,连相也表示支持,荣华记转危为安。

    连星兴奋的说:"不仅如此,皇上说贡品的条款太过严苛,已经着手让户部开始修改条例,只要有合理的理由,即便是违期只缴纳合理的罚款,并不会治死罪!"

    沈清荷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笑容:"太好了!往后就不用太过担心了!"

    "哦,对了!"连星突然想起,"这个,是皇上要我亲自交给你的。"

    他拿出了一枚金光灿灿的牌子,沈清荷接了过来定睛一看,愣住了。

    "这是御赐金牌。"连星说。

    没错,沈清荷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块金牌,是蟠龙图案,那金龙张牙舞爪仿佛要飞腾出来一般,在金牌的正面有四个字"如朕亲临"。

    沈清荷心口剧烈的起伏,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这是"如朕亲临"的令牌啊!多么重要的东西,有了这个东西,可以行使很多权利,甚至调动兵马,关键时刻还可以当免死符。

    "皇上有话带给我吗?"她抬头望着连星,眸光中隐隐泛着雾气。

    连星摇了摇头。

    沈清荷低下头,摩挲着这金牌,景见宸……这个少年啊……

    他给了宽赦和金牌给她,却没有一句话带给她,是念着她的恩情,还是依旧恨着她的无情呢?

    那个天潢贵胄的少年模样仿佛浮现在眼前,同他一起逃难山洞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一般。

    连星出去了,沈清荷的心绪依然起伏不定。

    她将金牌贴身藏了,不知为何,自己现在似乎比从前更加易感了,难道是因为怀孕造成的?

    天气渐暖,她搭着一条被子,微微又有些热,晚上睡不着,她靠在床边,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孩子啊孩子,你来的还真不是时候。不过不管怎么样,娘都会好好的照顾你,让你平安的出生……你要好好的长大,安全的长大,知道吗?"

    她轻柔的说着,脸上带着温暖的柔色。

    想起萧乾,她叹了一口气,语带嗔怪:"你那没良心的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虽然,我现在似乎有一点想他了。"

    隐身在暗处的人正打算有所动作,却听到她又说……

    "不过你别担心,就是没有他,还有人排着队娶娘亲,等着照顾你呢……"

    这句话落下,那暗处的人再也忍不住了,抬腿就出现在她的面前,脸上带着隐忍的怒色。

    感觉到身边的动静,沈清荷转眼看去,顿时怔住了。

    淡淡的月光透进来,照在他英俊的脸庞上,那一双闪烁如星辰的眼眸熠熠生辉,他眯着眼,是危险的,是急切的,又是激动的……

    "你……"沈清荷失声,"怎么会是你……"

    看着她苍白的脸儿,想着她带着自己的孩子流落在这里,心口酸疼酸疼的,也不顾她之前取消婚礼,不顾她对自己的怨恨……

    他俯身跪在了她的床边,伸出修长而有力的胳膊,将她搂在了怀里。

    感觉到她芬芳的气息,感觉到她柔滑的肌肤和温热的体温,他这才相信自己真的已经找到了她,将她拥入怀中了。

    "该死!你到底要让我找多久?如果不是连星到了京城,我还不知道你在这里遇到这么多的麻烦和危险,沈清荷,你当我是什么人?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却带着孩子要嫁给排队的男人?"

    他语带怨恨,却依旧声音低沉而温柔。

    他想紧紧抱着她,可是又怕抱得太紧,对孩子不好。

    安稳的窝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她的心安定了,不管之前谁是谁非,在这个她最孤单的时候,他还是来到了她的身边。

    隐隐的,泪水打湿了他肩膀上的衣襟,感觉到她哭了。

    萧乾放开了她,同她并肩坐在床/上,拉了被子将她的腹部以下盖好,自己一手把她揽在怀里,以舒适的姿态靠在床头,抚摸着她柔滑而阴凉的青丝。

    "哭什么?"萧乾粗糙的食指划过她的脸颊,抹去了她脸上的泪痕,他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亲,皱眉道:"真咸啊……"

    沈清荷娇嗔的看了他一眼,又推了他一把,却没有将他推开,他的手臂越发的收的紧了,两个人紧紧的靠在一起。

    萧乾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不由得不满:"瘦了。果然,没有我你就长不胖……"

    沈清荷正要回话,却见他低头,已然覆盖了过来,吻住了她的唇。

    半晌之后,她气喘吁吁的用力推开他,满脸的羞红。

    "那个姑娘呢?你不是在帮我找宅子吗?找到了吗?"

    听到这话,萧乾顿时觉得头大,却隐隐的闻到了一股子酸溜溜的醋味。

    他轻吻着她的发,叹气道:"我快马加鞭,千里迢迢从京城赶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看你一眼,难道你还不信我吗?我说过不会纳妾,也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我萧乾说过的话还从未有过食言的。清荷,你就再信我这一次。之所以找宅子,因为她是我从前同僚的女儿,那同僚我深深的敬佩,而且他是被冤死的,他家人子女全部都被发卖。我不能眼看着她不管,不过是找个宅子而已,你要生那么大的气吗?"

    "不是说还一夜春/宵吗?"沈清荷不悦的撇起嘴。

    "这个……"萧乾还真说不出话来,"这个……"

    沈清荷一听他这口气,立即瞪圆了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不会真的……"

    她被他气死了,居然学着别人逛青/楼?还泡花魁?

    "下去……这里不是你呆的!"沈清荷压着怒气斥道。

    萧乾无奈的很,径直跪在了她的床边,举着手指对天发誓:"我萧乾对天发誓,那晚,我喝了五坛子酒,到底发生什么事,我完全记不清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沈清荷愣了一下,五坛子酒?

    "那女子怎么说?"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