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一吻大叔误终身

章节目录 第364章 听,烈火也会有声音9

    第364章听,烈火也会有声音9

    “不是!嘉行哥不是那样的人!霍以烈,你不要胡说八道!我讨厌你!讨厌你!”

    见宋音还在瞪他,并且,那双眼睛瞪得更加大了,霍以烈就更加不爽了,唇角弧度更加深,眼底里的冷意却更加浓烈了,他冷嘲热讽道,“瞪什么!你瞪什么你再怎么瞪我,也改变不了你的嘉行哥和他的小助理有一腿的事情!怎么……”

    霍以烈嘴角的弧度染上了一丝邪性,“不相信等会我就让你看证据……”

    “不,我不看!我不会看的!你在胡说八道!霍以烈,你王八蛋!”

    霍以烈掏出自己的手机,传了几份照片和视频发到宋音的手机里面,听到宋音怒骂他的话,他那张妖冶的脸黑了,不过他还是笑了,“你爱看不看,我是王八蛋,总比你这只乌龟好,遇事只会躲到壳里面。”

    撂下这句话,霍以烈不要管宋音,转身就走。

    望着霍以烈的背影消失,说不清楚为什么,如中了魔魇一般,宋音打开了那些照片和文件。

    等一个个看完以后,吧嗒一声,她的手机掉落在了地上。

    即便她再怎么傻,也能够看出来,顾嘉行和林悠有一腿,因为顾嘉行在林悠面前总是带着笑的,眼中也有了情绪波动,不想在她面前,总是很平静,还有顾嘉行的眼神,看着林悠时,那里面盈满了温柔的笑意,更遑论那些接吻和拥抱的照片。

    怪不得,怪不得嘉行哥总是对她冷冷淡淡的,怪不得嘉行哥和她在一起的时间那么少,原来他的时间都拿来陪林悠了。

    宋音觉得难过,就算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呢不喜欢直接说分手就是了,她又做错了什么这样有意思吗

    实在是压不下这口气,宋音从来都不是任人欺负的包子,她想要问清楚,想着,宋音拨打了顾嘉行的电话,打了一次并没有人接,第二次的时候,很快那端就有人接了。

    接电话的人的声音很熟悉,是林悠。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和嘉行哥在一起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要分手,我不会不同意,这样把我蒙在鼓里很好玩吗”

    似乎是换了个安静的地方,林悠才说话,“宋姐,我和嘉行哥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是顾家,想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我和嘉行哥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做了,对不起。”

    宋音觉得荒谬,“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能完事了如果你们如实跟我说,我也不会不配合嘉行……”

    想要叫“嘉行哥”,可刚刚林悠口中的那一句句亲昵的“嘉行哥”刺痛了宋音的耳膜,她冷笑着改口道,“顾嘉行,就凭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我不会不帮他,可是你们凭什么要这样欺骗我的感情,当我宋音是傻子好欺负吗我就不是人感觉不到难过吗”

    “宋姐,对不起,我们不是有意的,也没有想过会伤害你……”

    又是一句对不起,还不是有意的,没想过伤害她宋音听得有些恶心,猛地打断林悠的话,“你别说了,让顾嘉行来接电话,我要听他亲口说……”

    宋音拎着包,沿着路边走,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脑中一直浮现着顾嘉行在电话里说的话。

    阿音,我是因为不想伤害你和林悠才这么做的,但是我真的喜欢林悠,希望你不要为难她,抱歉,阿音……

    不想伤害她为什么还要欺骗她宋音觉得极其的荒谬,还有,她会为难林悠她宋音是那种可怕的人吗

    顾嘉行,你未免也太瞧得起她了吧,是,她是喜欢顾嘉行,可不代表他这样伤害过她以后,她还会继续对他死缠烂打,她又不是任人搓扁捏圆的包子,更加不是那种圣母。

    刚才,她甚至用冷漠而又嘲讽的语气把他给骂了一顿。

    这在以前,她是想都不敢想的,对于顾嘉行,她从来都是很有耐心的,也很顺从和迁就。

    可现在,一切都不变了,如果不是霍以烈,她怕是仍旧被蒙在骨子里吧……

    或许,一时之间,她难以改变自己的感情,是,她还喜欢着他,可从现在开始她讨厌他,宁愿永远都不要见到他!

    这时候,宋音已经不哭了,可说不难过是假的,在h市,她没有多余的朋友,也没有认识的人,她带的东西也不多,因为是临时赶过来,酒店也没有预订。

    让她现在就离开h市,她又没有心情。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居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她居然走了这么长时间了,这时候她才觉得腿疼脚疼。

    宋音不是去酒吧胡乱喝酒买醉的人,可她还是觉得不舒服。

    看了眼路边的宾馆,宋音走了进去,用身份证开了一间房。

    宋音躺床上窝了一会子,却怎么也睡不着,便拿起电话叫了些酒过来。

    借酒消愁,每个人都会,她也会,只是她是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在房间里自饮自酌。

    没多久,酒就被人送了上来了。

    宋音喝了两瓶酒,敲门声再度响起。

    心情不佳的她本是不想去开门的,奈何敲门人一直很执着,宋音只觉得门都快要被他给敲穿了,只得打开了门。

    一看到那张熟悉的妖孽脸,宋音下意识地就要关门,奈何霍以烈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眼疾手快地抵住门,用力狠狠往里一推,紧接着,整个人也挤了进来。

    宋音望着这个不请自入的男人,本就糟糕的心情更加不好了,“霍以烈,你给我滚出去!”

    “小妖精,你这样凶巴巴的可不好哦。”

    霍以烈伸出一根手指在宋音眼前晃了晃,旋即将门给合上了。

    下一秒,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鼻尖凑到宋音的面前轻轻嗅了嗅,声音很笃定,“小妖精,你喝酒了。”

    “我喝没喝酒,管你什么事,霍以烈,你最好趁早给我滚出去!”

    由于那张妖冶荡漾的脸离自己太近,宋音不得不猛地往后退了一大步,看霍以烈的眼神依旧很是不友好。

    宋音越是躲他,霍以烈反倒被激起了兴致,朝她步步紧逼,“滚出去啧啧,这么粗鲁的态度,小妖精,你就是这样对待曾经帮助过你的人的”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