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我真没想重生啊

章节目录 458、我想渣一下郑闺蜜

    王梓博和黄慧就这样分了,一般来说,真正的情侣分手都会有一种拉扯感,在不断的分分合合之中,才逐渐丧失对这段关系的信心。

    像王梓博和黄慧这种没什么感情的,其实都算不上分手,更像一桩没有维持下去的买卖。

    “小陈,以后我想所有精力都投入学习中,偶尔去找一下你们,有空再做份兼职工作,经常回家看看父母,不断的提高自己,直到遇见那个更值得我保护的女孩······操,你有没有在听啊?”

    谈起“失恋”后的规划,王梓博越说越兴奋,各种正能量的安排差点把自己感动了,恨不得肋生双翅飞到图书馆,不睡觉不吃饭的先学习个三天三夜。

    不过陈汉升似乎一点不感兴趣,他还和室友开着玩笑,王梓博当然很生气了。

    “我听着呢,你继续吹。”

    陈汉升正在吃早餐,嘟嘟囔囔说道:“你这种德性老子见得多了,好像把分手当成一剂强心针,自以为以后能奋图,成为一个让黄慧后悔的男人,让她明白错过你其实是错过了整个世界,对不对啊?”

    在陈汉升的串质问下,王梓博那边突然不说话了,因为陈汉升说的太正确了,一字一句就好像标枪一样,狠狠的插在王梓博心底最深处位置。

    “别想以后的事情啦,今天先请个假,踏踏实实在宿舍睡一觉。”

    陈汉升笑眯眯说道:“睡醒了面对空旷的宿舍,再回想起你和黄慧之间的往事,悄摸的哭一场才是正理,你现在吹那么多牛逼,有用吗?”

    “妈的,你看的也太通透了。”

    王梓博本来挺难过的,可是被陈汉升这样拆穿以后,那层遮羞布“唰”的一下被撕掉了,反而难堪起来。

    好在这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死党,其实也无所谓面子不面子了。

    不过挂电话之前,王梓博有句话想问清楚:“小陈,我是不是配不上小慧······黄慧?”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陈汉升总不能直接告诉王梓博,你一个在校大学生,长相普通、能力普通、家境普通,情商普通,本来和黄慧就不太搭配。

    要不是在火箭1o1里兼职,你连和黄慧开房的机会都没有。

    可这样说就太直接了,陈汉升又不想欺骗王梓博,想了想答道:“其实呢,对于一般的大学生来说,不考虑沈幼楚和萧容鱼那种特例,男生和女生的巅峰是不太一样的。”

    “黄慧刚毕业一两年,又是本科大学生,具有学历和年龄上的优势,尤其她本身还喜欢奢侈品和伪高端圈子。”

    陈汉升反问道:“你一个在校生,家里没矿没钱的,相对于社会上的其他男人,竞争力几乎为零,你觉得和黄慧合适不?”

    “我知道了。”

    王梓博默默挂掉电话,其实这些类似的话,陈汉升以前也说过很多遍了,不过那时王梓博就是听不进去。

    不过奇怪的是,现在说完分手以后,王梓博再回这段感情经历,真的就好像强行捏合在一起,真是从头到脚都不配啊。

    “我回去睡觉了。”

    王梓博现在也不装逼了,还学什么三天三夜,先睡个三天三夜再说吧。

    陈汉升开导完好友,跟着室友一起去教室,他自从“破产”后,上课的时间突然多了起来,随着对地形的熟悉,他在教学楼里迷路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

    今天在楼梯上,陈汉升还碰到了沈幼楚宿舍那群女生。

    “这种经历还是第一次吧。”

    陈汉升有些幌神,他和沈幼楚是同一个班的,按理说经常应该上课路上碰巧遇到,不过因为陈汉升旷课和迟到太多,这种场景还是第一次生。

    “hi,老乡。”

    “早上好,班长。”

    “陈汉升,班级要举行一次秋游,我挑几个时间地点你审定一下。”

    ······

    各种各样的招呼声想起,陈汉升在这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中才回想起来了,自己还是个大学生啊。

    “知道了知道了,胡林语你屁事真多。”

    陈汉升不耐烦的说道。

    “哼!”

    胡林语瞪了一眼陈汉升,快步和室友离开,6o2的铁憨憨们也是这样,几个人哄笑着跑向教室。

    只有沈幼楚仍然留在站在原地,乖巧安静的等着陈汉升。

    这种举动在高中时经常见到,比如说班级里一对情侣碰面了,身边的朋友都会不约而同把空间留给他们,而且心里还美滋滋的,觉得自己是成人之美了。

    “咳~,走吧。

    陈汉升扬了扬下巴,示意一起上楼。

    “早饭吃了吗?”

    陈汉升问道。

    沈幼楚点点头,小声说道:“吃了。”

    “昨晚看书了吗?”

    “看了。”

    “有没有听话?”

    “听话。”

    陈汉升随口问着,沈幼楚一板一眼的答着,每个问题都没有任何纰漏,因为她本来就是这样做的。

    不过,陈汉升似乎不太爽,他扭头瞅了瞅这个财大最漂亮的女生,皮肤光滑白嫩,嘴唇没有涂抹一点化妆品,可是也天然的粉润欲滴,桃花眼像水晶一样单纯澄澈,不过因为微微上扬的眼角显得天然妩媚。

    沈幼楚不晓得陈汉升哪里不满意了,还关心的看着他。

    “这么听话做什么啊,我想找个理由捏你一下都这么难!”

    陈汉升不再掩饰,伸出手指夹了夹沈幼楚的脸蛋,然后摇摇摆摆走进教室。

    沈幼楚没料到还有这种无赖的方式,她揉了揉自己的小脸,嘟着嘴巴说道:“坏蛋。”

    《西方经济学》的课程依然无聊,陈汉升都不懂有什么好听的,正在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手机突然来信息了。

    郑闺蜜过来的:“有空没,有点事过来一下。”

    陈汉升估计应该是电子厂争权夺利的事情,这种问题是无解的,除非郑观媞下定决心反出郑家,否则自己过去也没什么鸟用。

    “在忙,没有空啊。”

    陈汉升不想做无用功,他宁愿睡一觉。

    “有个问题商量商量,可以支付酬劳的,5oo块钱怎么样?”

    郑观媞不依不饶的又了一条信息。

    陈汉升冷笑一声,自己账户上躺着5ooo万呢,哪里看得上这5oo块钱,果断回复道:“5oo块,瞧不起人?”

    郑观媞:8oo?

    陈汉升:滚。

    郑观媞:1ooo,否则我就和财经记者透露你是假破产,现在应该是个千万富翁。

    陈汉升:我已经在路上了。

    陈汉升被郑观媞抓住小辫子,心里也很憋闷,来到她办公室就咋咋呼呼说道:“老子就是千万富翁,你怎么滴吧,是不是要比划比划?”

    郑观媞优雅的喝着咖啡,低头看着财务报告,根本不搭理气急败坏的陈汉升。

    “行吧,你有种。”

    陈汉升叉腰看着郑观媞半响,突然说道:“还记得去年一个约定吧,你说如果我卖了火箭1o1,就让我渣一回。”

    “现在哥是真的卖了。”

    陈汉升坐在沙上,得意洋洋的瞧着郑观媞:“你现在这情况,也是有点小困难啊,让英俊哥渣一回,哥就拉你一把怎么样?”

    听到这句不要脸的话,郑观媞才舍得抬起头。

    不过陈汉升在郑观媞面前也没什么秘密,他还流氓似的挑衅:“快点啊,到底是在你家,在我家,还是在宾馆,办公室也不是不可以的。”

    郑观媞不说话,她从外面拿进来一块木板放在沙上,挥挥手让陈汉升离远一点。

    陈汉升还在纳闷:“看不出你还挺闷骚的,喜欢沙这个调调啊?”

    郑观媞始终不搭理,她又回到自己座位,从抽屉里掏出一把弩枪,几乎没怎么瞄准,只听“duang”的一声重响,一根弩箭深深的钉在木板里。

    陈汉升走上去摸了摸,现弩箭把木板穿透了,这要是射向自己······

    “怎么样,还要拉我不?”

    郑观媞挑挑眉毛问道。

    “走开。”

    陈汉升义正言辞的骂道:“你是屎啊,还想让我拉你!”

    ······</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