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西西弗斯的坠落[1V,]

章节目录 风雨

    nv人扬起头望着伊凡,伸出舌头来t1an了t1an唇边的涎水,又再度含进了几分,青年微微一挺身,x器便抵到了面前人的喉咙深处,引得陆瑾一阵不舒服的轻咳。

    她hanzhuroubang的一部分,来回吞吐着,伸出手上下撸动着j身,发y的x器在陆瑾手中变得火热,愈发的坚y。窗外偶尔有车子离开的引擎发动声,两个人却仗着夜se与防爆膜纵情享乐。陆瑾t1an弄了百十下,眼前的roubang却丝毫没有发泄的yuwang,nv人不满地皱起眉,示意自己下巴酸痛。伊凡的手指探进花x口,有点委屈地将roubang拔出来,guit0u与红唇之间拉扯出一条ymi的银丝。

    “快点…进来。”

    陆瑾仰在副驾驶上,主动将两条腿搭在了伊凡的肩膀上,青年的t恤被卷到了x前,腹肌紧绷,被汗濡sh的肌r0u看起来额外x感。roubang在一片泥泞的x口处磨蹭着,nv人主动扭动着腰蹭着那一根昂扬,想要完全地吞入。伊凡拍拍她pgu,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姐姐,汉语六级太难了……请你嘴对嘴地教我好吗?”他握住x器,前段被nv人的yshui浸sh,粗长的x器在小缝处磨蹭着,看她主动摆腰的样子,说不出的se情。

    陆瑾虽然很想反驳他嘴对嘴不可以这么用,却被青年握住了脚踝,他欺身压住nv人的胯部,手指抚m0着入口,玩弄了几下充血的花蒂。

    “陆瑾姐姐,好不好?”

    “你再废话…姐姐今天就ca0n1。”nv人的手指抚m0着伊凡的薄唇,眉毛向上扬了扬,示威一般缠在青年的腰上,又伸手拧了他的rujiang一下,“你该不会不行吧?”

    这句话像是引爆zhaya0桶的火星,伊凡的眉毛都拧起来,颇为不满。硕大的guit0u破开窄小紧致的甬道,一寸寸楔了进去。甬道被撑得满是饱胀感,狭窄的x口吞吐着型号不符的roubang,他c得又深又重,压迫着陆瑾,呼x1都有些费力。在青年碾过某一点时sheny1n终于泄了出来“哈啊…重一点…乖…往深处c一点……”陆瑾喘着气,调整着姿势,说到底还是尺寸不符合,太大了……x口的肌r0u被拉扯着撑到最大,安全套上的油脂把jiaohe处都染得油亮亮的。

    毫无遮掩的x1nyu就这样ch11u0地表露出来,伊凡俯下身,抱住身下人,淡淡的香水味包裹住两个人,遮盖了浓重的膻味。陆瑾的花xsh热紧致,被cg的sh漉漉的,紧紧含着男人的roubang,每一次ch0uchaa都要c出些啾咕啾咕的水声来,又深又快的yuwang冲刷着陆瑾的理智,nv人主动往深处吞咽着x1nyu,让粗长的x器撞上深处的软r0u。

    “乖孩子…好bang…”陆瑾咬着伊凡的耳朵,呵气如兰。她感觉t内的x器又涨大了似得,重重ch0uchaa冲刺着,车里的喘息与sheny1n交缠着,一同被q1ngyu禁锢。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男人的胯前后摆动着,x器肆意地t内ch0uchaa凌nve,每一次都会碾过她最敏感的点。

    “好bang…最近技术有提升…好bang……”

    nv人的手包被扔到了一旁,biyuntao手机与口红都散落了出来,她却只想在狠厉地cg里过完这个晚上。陆瑾将腿盘在青年腰上,方便他的cg,感受着每一次的yshui被搅动得发出不堪的声响。青年快意地侵略着紧致的内壁,双手把玩着姐姐的rufang,巨大的火热在sh热紧致的甬道里肆意进出着,将她的话语都撞成了不成调的sheny1n。

    “好快...慢一点...要坏掉了……撞得好深……”陆瑾抓紧了伊凡的背,x脯随着ch0uchaa抖动着,紧紧靠在青年的x膛上。她承受不住般的向后仰去,却又张开嘴在他后背上留下一个圆圆的牙印,染着一圈红se的唇膏。

    青年突然大力ch0uchaa了几下,一gu热流跃动着浇在花x深处,尽数收纳在了安全套里,火热而有力。

    陆瑾似乎因为这突然的ga0cha0被c得有些缓不过来,两颊泛起火烧似的红。她的汗顺着额头流下来,伸手抚m0着伊凡的脸颊:“宝贝儿,好bang…呼…”

    伊凡满脸挂着汗珠,眼神却b正午的yan光还要炽热,他抱住陆瑾,撒娇似的蹭了蹭nv人的侧脸,又轻轻拍了拍她的t:“姐姐,继续吧。”

    nv人的shangru袒露在空气里,被两只大掌握住r0un1e玩弄着,伊凡从背后开始t1an舐她的耳根、脖颈、蝴蝶骨。

    心尖漾起su麻的q1ngyu,迫不及待想要吞吐着roubang。

    “乖孩子…c进来…快一点……”她回过头来亲吻着伊凡的唇,花xm0索着去坐上坚挺的roubang。青年重重一挺身,抬起陆瑾的t,那根r0u刃又再次侵入了进去,c得满满当当。roubang被层层的nengr0ux1附着,sa0xuesh润的不必费更多力气便能c到深处,伊凡一只手抓一边n,上下颠簸着cg着。每次的ch0uchaa都狠狠地顶到了最深处,生生把陆瑾的声音b出了一点带着sh意的泪音。

    “我厉害吗?cectpa.”伊凡脸上带着饕足的笑,分开陆瑾的大腿横冲直撞,小花蒂受到刺激充血颤巍巍地立起来,不时的摩擦感让这团yu火更强烈地燃烧起来。

    “好bang...再深一点…姐姐会更ai你…哈啊……乖、重一点唔……”陆瑾的眼里噙着泪珠,浑身都染上了q1ngyu的红se,xia0x更紧地收缩着,挽留着每一次拔出去的x器。冲天的快感顺着脊柱一路冲上头顶,快且狠的cg混杂着落下来的亲吻,把q1ngyub到ga0cha0。

    伊凡握住nv人柔软的腰肢,ch0uchaa顶弄着那最为敏感的一点,“姐姐和我…谈恋ai好吗?”他的手指揪住陆瑾的n头按下又揪起来,打着圈玩弄着,他t1an舐着陆瑾的脖颈,面前的nv人像只受惊的猫要逃开似得,却被roubang牢牢钉在了这里。

    “姐姐...我带你去看Пytnh…我们去和毛熊玩…好不好?”伊凡拿普京与棕熊做诱饵,想要拐这个漂亮姐姐回家,他甚至恶意地开始冲撞cg,九浅一深缓慢碾磨着,让快感濒临崩溃的边缘又停下。“陆瑾姐姐...”

    “快一点...快一点...乖...c我…狠一点……”陆瑾咬着唇,鼻息灼热,她的眼里倒映着伊凡半lu0的r0ut,ch0uchaa时的快感不断累加,痛都变成了x的一部分,让人甘愿为此沉沦。说话间男人已加快了动作、大开大合地cg着。每一次的cg都会顶到敏感点,被冠部碾压玩弄着,每一次的ch0uchaa都引起面前人长长的变了调子的sheny1n。

    陆瑾的汗如雨下,x口紧紧绞住青年粗长的roubang,两个人相拥着探出舌尖,t1an舐着彼此。涎水拉出ymi的丝,x1nyu在此刻烧得炽热滚烫。

    她本以为自己可以有大把时间可以浪费,一直震个不停的手机却非要把这场美梦打断。

    亮在显示屏上的是一封邮件:她的t检报告。

    打电话来的是她的私人医生。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