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情深不负好时光之缠爱

章节目录 第18章不再离开

    小小的客厅,沈爸爸坐在沙发上,往上提了提他金框的眼镜,沈妈妈从厨房出来,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手上洗碗的泡沫都没有弄干净。

    空气仿佛可以就这么一直僵硬下去。

    “好了,你们要这样到什么时候!”一个激动,腰部又隐隐作痛,沈天霖吃痛地倒吸了口冷气,两手微微撑着腰,才减少了一点疼痛感。

    “诶……哪里痛没事吧要不我们去医院”

    “手拿开!”沈天霖真是憋着一口气无处释放,毕竟面前的人还是个孩子,可是刚刚那一跤真是摔得够惨。

    “还不是你闹得,大晚上的,也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劲头这么大……”

    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两边听着这话,怎么都觉得不对劲,两张老脸变得有些尴尬。

    “那个,天霖啊……”

    “怎么能怪我,我都是按照你说的做的呀……”

    沈妈妈正想要停止这个话题,却觉得一发不可收拾。

    “来,孩子,过来!”

    沈爸爸叹了口气,朝薛小青招了招手,她轻快地跑了过去。

    “叔叔!”

    这一声喊得他的心都有些化了,笑眯眯地抬头,“嘿嘿,这孩子……”

    看到沈妈妈那张黑了的脸,他立马将笑容收起,话到嘴边又拐了弯,想要厉声斥责一下薛小青,看到她的脸又下不去嘴,只好铁着脸骂起了沈天霖。

    “天霖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欺负女孩子呢”

    “欺负……我……”沈天霖瞪大了眼睛,指着她,一句话说不出口。

    “没没没,叔叔,他没欺负我,是我拉着他的!”

    沈爸爸咽了咽口水,看着她有些尴尬,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你……孩子,你多大”

    “19,不过明年才高考,之前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

    “高考你还是个学生”

    这回质疑的目光又全都看向沈天霖了。

    面对父母这无声的斥责,沈天霖真是欲哭无泪。

    “看什么,她非要说自己无家可归,那还能让她一个人呆在街上吗”

    “你家里人呢”

    “我爸妈早就过世了啊,都不记得他们长什么样了,我有一个阿妈,一个阿哥,一年前又多了一个阿姐,嘿嘿……”

    看着薛小青的模样,提到父母过世的时候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更别说难过了。

    “天霖啊,你到妈妈这里来一下,老公,你和这丫头谈谈。”

    两人就这么分工做起了思想工作。

    “天霖……”沈妈妈语重心长地说道,“妈妈知道皖皖的事情对你打击很大,可是你也不能拿人家二十岁不到的小姑娘发泄啊!”

    “发……发泄”

    “有些话,妈妈也不好明说,可是你一直是规矩的好孩子,怎么现在也成这幅模样了”

    “哪……哪副模样”

    沈天霖越来越听不懂了,难道他们说的不是一种语言

    “你这孩子,还要妈妈明说你大晚上的,不回家,就是和这个姑娘在外面……哎……真是造孽,你这样,让皖皖知道了,还怎么回心转意!”

    这回他算是听懂了,却半天闷不出一个字。

    好不容易,他终于吸了口气,“妈……你误会了!想什么呢……”

    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的,静静地陪着月亮看着这不宁静的夜晚。

    再次躺到这张床上,躺到他的臂弯之中,陆晨曦除了微笑,不知道应该有什么表情了。

    他们可以就这样躺着,一起看着天花板很久很久,都不会觉得尴尬。

    “你猜我现在在想什么”

    “嗯……在想,这一切,会不会都是梦,醒来之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陆晨曦一顿,猛地侧过身子,惊讶地看着季修丞。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在这么想,我也怕……”

    偷笑着,陆晨曦又躺了回去,定定地盯着天花板。

    “晨曦……什么时候和我说一说,你这一年怎么过的,好吗”

    她微微一顿,有些犹豫,“你……很想知道吗”

    “嗯,想知道,全都想知道。”

    “你呢,你这一年怎么过的”

    空气沉默了一阵子,陆晨曦差点以为他睡着了,正要转过身看他,却发现腰间的手微微收紧。

    他将头深深地埋进了她的颈窝,只要一想到这一年的日子,他就觉得害怕。

    “怕,每天都在害怕,每天都睡不安稳,每天都很累,每天都在想你,每天都在算计,算计着什么时候能脱离他的掌控,步履维艰。”

    “修丞……”

    “知道吗”季修丞的声音渐渐变得有些沙哑,“支撑着我走下来的,是你的消息,为了得到你的消息,为了知道你在哪里,过得好不好,我每天,每天都在努力……”

    脖子传来一一丝丝滚烫,陆晨曦鼻子酸酸的,跟着眼睛也变得涩涩的。

    “修丞……对不起……”

    “那就再也不要离开我。”

    她没办法轻易说出口,她不确定,如果季清再对他做出什么事,她会不会选择顺了他的意。

    “答应我……晨曦,没有你,所有的一切都会没有意义!”

    “可是……”

    “我会脱离他的,再给我半年的时间,我一定会脱离他的掌控!”

    哽咽了半天,陆晨曦扯出一个微笑,用力搂紧了他,“好……我答应你,再也不离开你,这次,说什么,也不会离开你了。”

    说什么,也不会让他再这么难过了。

    滨田路,那充满威严的欧式别墅。

    “岂有此理,反了他了!”

    季清一掌拍在桌子上,气得直接站了起来。

    “以瑄睡了吗”

    “应该……灯已经熄灭了……”老管家依旧面不改色地在一旁回应着。

    “明天……不,后天,你给我……”

    老管家听完,微微一顿,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应了一声。

    昏暗的房间里,连月光都被挡在了窗帘之外,夏以瑄抱着双膝,坐在偌大的双人床上,两眼无神地盯着前方。

    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明明当初已经死心了,却还是选择了帮他,明明知道他心里一直装着另一个人,却总是犯贱地希望他能多看自己一眼。

    十一年了,她还是那个夏以瑄,可他却不再是那个修丞哥哥了,这一点,她一直都知道,可是却从来不肯承认。

    吸了吸鼻子,夏以瑄用力地擦了擦脸颊,眼泪却止不住地往外流。

    为什么会这么难过,明知道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自己,当年也是因为一个误会,错把自己当成了陆晨曦罢了……是这样的,没错,就是这样的……

    这一年,他的心到底在哪里,她看得很清楚了。

    可是,心脏还是有千万根针扎在上面的感觉。

    她哽咽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静静地拿起手机,按了一串数字,她能背出来是因为……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