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带走你的旧时光

章节目录 第九章卖友求苏

    我抓住正在默默后退的张婉舒笑道:“阿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啊。”

    “真的”

    “真的真的,绝对没有,我发誓!”

    说完果然伸出了三根手指,我放开抓住她的手,她如同大赦般往自己的床上爬去,我用刚好够她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道:“苏玮男神说前两天看见你和一个男生一起,我要不要告诉他那是你前男友呢”

    张婉舒哭丧着脸回到我面前坐下,说道:“我说。”

    我赶紧摆手道:“别别别,如果不方便就别说了,你刚刚都发过誓了,可别让你遭报应。”

    “不,我一定要说出来,要不然我良心不安,我会食不下咽,寝不安枕的。”

    看到她如此诚恳的表情,我大发慈悲的点了点头道:“那你说吧。”

    在张婉舒声泪俱下的向我们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昨天晚上,也就是我被那个张老师忽悠去帮一群小屁孩儿喊口号的时候,张婉舒又像往常一样跟着苏玮去了图书馆,照旧是苏玮看书,她看苏玮。

    就在她看得迷迷糊糊要睡着时,苏玮身边坐下了一个男生,苏玮和那个男生应该是认识,朝他打了个招呼,那男生也朝她点了点头,她笑了一下也算打了个招呼,然后苏玮和那个男生低声说了几句话,还时不时的看她一眼,张婉舒有些好奇,准备凑过去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的时候,苏玮却递了一张纸条给她。

    纸条上的字很端正,一笔一划写得极认真,一看就是从小练字帖练得太多,以致平时写字时也是一丝不苟,和苏玮平时所写的行书字体大不相同,上面写着一行字:“你好,请问你是齐采采的室友吗”

    她看看苏玮,苏玮指了指一旁的男生,那个男生朝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脸颊微微有些泛红,张婉舒心里觉得好笑,但毕竟是苏玮的朋友,将来他们结婚时他也是要随份子钱的,可不能不给他面子,否则到时候吃亏的是自己,于是她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

    那男生赶紧又低头写了一张纸条给她,张婉舒觉得很无语,他们中间就隔着一个苏玮,有什么话让他传达就好了,干嘛还非要写纸条,弄得跟小学生上课偷传纸条一样。

    看看苏玮递了纸条又低下头去一点也不好奇的样子,张婉舒撇了撇嘴,看看纸条上写的是“你可以给我她的联系方式吗”

    她把纸条往书里一放,站起身走到那个男生身边坐下,开口就问:“你喜欢我们家采儿”

    那男生似乎没料到她会问得这么直接,微微一愣神之后,脸上的潮红越发明显。他先是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张婉舒白眼一翻问:“到底喜欢还是不喜欢”

    这时那男生没有再摇头,而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张婉舒又问他叫什么名字,得知她叫郑王后,张婉舒趴在桌子上笑了好久,肩膀一颤一颤的问:“周吴跟你是什么关系啊”

    问完又开始笑,笑得郑王莫名其妙的挠头说道:“我不认识周吴啊,还有,你在笑什么啊”

    她说到这儿又笑了起来,捶着桌子说道:“你们说,什么父母会给孩子起这么一个名字啊郑王我还是赵钱,她还是孙李呢,哈哈,笑死我了!”本作者:齐采采同学,她这是在笑你未来的公公婆婆呀,啥也别说,揍她!

    颜眉顺手砸下一个抱枕道:“别笑了,接着说!”

    张婉舒接过抱枕抱在怀里,认真的说:“颜颜,你这么暴力不好,难怪人家顾大诗人不跟你表白呢,人家的理想型绝对是温柔贤惠型的。”

    看着颜眉一副要跳下床掐死她的样子,张婉舒把手一挥道:“好了好了,言归正传!”

    等张婉舒笑够了,郑王才小心翼翼的问:“你可以给我她的联系方式吗你放心,我绝对不是坏人!”

    张婉舒扑哧一声又乐了,说道:“看在你一片赤诚之心的份上,也不是不能给你,不过……”

    说着瞟了一眼埋头看书的苏玮,拽着郑王起身,然后说道:“咱们出去说。”

    郑王跟在她身后出了图书馆,然后又朝着学校小卖部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说:“采儿可是我们106宿舍的团宠,你知道吧”

    “团宠是什么”

    “这你不用知道,总之你只要知道我们都很宝贝她就行了。”

    “哦。”

    “既然你知道我们几个都很宝贝她,那要是平白无故的就被你这个小子拐走了,那我也不好向另外两个人交代对不对”

    郑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不是,我没有想要拐走她,我又不是人贩子。”

    听到这儿,颜眉和余诗诗也乐了,余诗诗笑道:“哎哟喂,这人有意思,莫不是个傻子吧。”

    我瞪了她一眼,她乖乖的闭了嘴,等着张婉舒继续说下去。

    张婉舒听到他这话也是忍俊不禁,说道:“好好好,你不是人贩子,我们采儿也没有被你拐走,不过你总得表示一下吧”

    “表示什么”

    “月末了,也不好意思朝家里要生活费。”

    张婉舒一边说一边做出一个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忧伤姿势,郑王了然的笑道:“那我请你们吃饭吧,地点你们定。”

    张婉舒立刻收起脸上做作的忧伤,朝他嘉许的点了点头道:“嗯,孺子可教也,吃饭嘛暂时就不用了,给我们买点零食就可以了。”

    说着就进超市挑了一篮子吃的,全都是平时舍不得买的。颜眉吞吞口水道:“就是昨晚上你拎回来的那一大包”

    张婉舒点了点头,颜眉又接着道:“那一大包吃的,每个两三百钱都下不来吧”

    “对啊,我自己算了一下,估计得三百多呢。本来嘛,我也就只是想吓唬吓唬他,让他知难而退而已,哪知我让他去付账的时候,他居然还问我需不需要再买一点,我当时心里想的是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结果,我跟你们说,他付账的时候我在门口看着,他连眼都没眨一下,采儿,你这次可是钓了个金龟婿啊,我不管,我可是你们俩的媒人,到时候一定要给我封个大红包。”

    我冷笑一声说:“呵,是吗一包吃的你就把我卖了”

    我作势要掐她的脖子,她赶紧举手投降道:“诶诶诶,我还没说完呢。”

    “哼,那就让你再多呼吸几分钟新鲜空气。”

    “我当然不是因为这一包吃的就出卖你了,我张婉舒虽然没什么志向,但总不至于这么没义气吧”

    “哼,那可说不定。”

    “采儿你不懂,看一个男人要看他的态度,尤其是他给你花钱的态度。男人有钱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他肯为你花钱;他肯为你花钱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他肯为你花很多钱;他肯为你花很多钱也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他肯为你的朋友花钱。这说明他心里有你,想要跟你好好过日子,所以才会把你的朋友当做自己的朋友,这是爱情,你懂吗这是大家喊着都知道却没见过的如同尼斯湖水怪一般的爱情。”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不就是想多一个敲诈的对象吗”

    “采儿,你怎么可以带着有色眼镜看我,你放下你的偏见,抬起头认认真真的看看我,我是那种人吗”

    “是!”

    此时的“是”为三个人的声音。

    张婉舒一脸伤心又愤恨的看着我们说道:“好,我是,有本事你们就把昨天吃的东西都给我吐出来!”

    听了她这话,我突然觉得电脑有动静,应该是有人找我,赶紧打开电脑看看,颜眉突然想起自己的学生证不知道丢哪儿去了,忙在柜子里翻翻找找,余诗诗拿过那幅未完工的十字绣,一边看着图纸一边抱怨着颜色太杂她看不清。

    见我们一个个避而不答,张婉舒哼哼两声接着道:“采儿,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因为那包吃的才出卖你的,我张婉舒不是那么物质的人,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我一脸感动的看着她道:“嗯,我洗耳恭听。”

    张婉舒拉着我的手道:“采儿,你看,你都待字闺中半年多了吧,这半年来你也没找个男朋友,虽然零零散散也有几个没开眼的给你递个情书,请你吃个饭什么的吧,我不是说你不好看,我是说他们眼光太好,你这么个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人,他们可不是没开眼才喜欢上了你嘛。但是啊,你想想,你为什么还是单身呢还不是因为嫌他们长得不好看但郑王同学不一样啊,我跟你保证,他绝对是我见过的理科生中第二好看的。”

    好看吗我怎么不觉得。

    “那第一好看的是谁”

    余诗诗朝问出这个问题的颜眉递了一个“你是不是弱智”的眼神,回答道:“当然是苏玮男神啦。”

    张婉舒赞许的朝她点了点头,又拉着我的手说:“采儿,俗话说,女人二十一枝花,你年纪也不小了,要是再磨蹭的话,那你这朵花就要枯萎了,所以啊,我这都是为你好,多有几个选择,总是不会错的。”

    看着她脸上的语重心长,我甩开她的手开始在书柜上翻起东西来,她不满的说:“你这孩子,我还在跟你说话呢,这么没有礼貌,你要找什么”

    我头也不回的说:“身份证。”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