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带走你的旧时光

章节目录 第四章一见钟情

    我拖着两条酸痛的腿回到寝室,颜眉依然在刷电视剧,正哭得梨花带雨,未来的贤妻良母余诗诗正在绣十字绣,见我一个人回来,开口问道:“阿婉又去图书馆了”

    我给了她一个“你真机智”的表情。张婉舒吃过饭就抛下了我奔向图书馆去找她那个一见钟情的学霸男神苏玮了。说起她对他一见钟情的历史,那是相当的狗血的,而她又总是不厌其烦的带着我们一起回忆他们的初相见,因此我对“一见钟情”这个词语非常的嗤之以鼻,对此,她十分严肃的批评我:“彩儿,你这样不尊重古人。”

    我更加严肃的批评她:“阿婉,你这样是在侮辱古人。”

    颜眉和余诗诗同声说道:“你俩放过古人吧。”

    张婉舒和她那个学霸男神的相识,要从她上学期心血来潮的选了一门四大名著的解读的选修课开始说起。

    根据学长学姐得出来的经验,这门课的主讲人张老师是一个十分幽默,和蔼慈祥的一个老头儿,不仅上课从来不点名,而且给的分数特别高,加上和她又是一个姓,往前倒个四五百年,他俩说不定还是一家人呢,所以,张婉舒十分愉快的选了他的课,还撺掇着我们三个一起选,我们都婉言谢绝了她的好意。

    因为给她提供经验的学长是曾经苦恋她半年却被残忍拒绝的学长,而给她吃定心丸的学姐是苦恋学长一年半终于修成正果并且一直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学姐,跟她有着如此深仇大怨的两个人分享的经验,我们的第六感告诉我们绝对不能相信,然而张婉舒同学的脑洞是异于常人的,连第六感也和我们不一样,她一门心思的觉得她已经十分大方的祝福了他们两人,他们俩肯定也会不计前嫌的,至少不会害她的,她还非常鄙夷的数落我们:“瞧瞧你们,一个个小肚鸡肠、心胸狭窄的样儿。”

    小肚鸡肠且心胸狭窄的我们决定放弃拯救她,也该让她成长一下了。

    果然,周一早上她神采奕奕的去上了张家人的课,回寝室时却是垂头丧气,配上她那件刚买的紫色连衣裙,像极了一只被霜打了的茄子。

    我竭力忍住自己想要仰天大笑的欲望问她怎么了,她哀嚎一声说:“老头儿给我们安排了固定的座位!”

    嗯,这好像确实是不用点名了,扫一眼就知道谁没来了,看来学长并没有说谎,好吧,我为我的小肚鸡肠向学长道歉。我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她抱住我的腰继续哭诉:“老头儿让写四篇不少于三千字的读书笔记,交了作业留给九十分。”

    嗯,这分儿给得确实挺高的,学姐也没有骗我们,好吧,我再次为我的心胸狭窄向学姐道歉。

    “彩儿,你抖什么”

    “那啥,我有点儿冷。”

    “可是,今天有二十多度诶。”

    “呵呵,是吗”

    就这样,张婉舒每周一早上都风雨无阻的去上一门只有一学分的通识选修课,而我也更加深刻的理解了为什么孔圣人要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张婉舒是女子,长得又娇小玲珑,显然是个小女子,所以就更加难养了。她周一早上洗漱时都把水盆敲得叮当响,等到我们对噪音免疫时,她开始掀被子了,还美其名曰拯救我们,以免浪费时光浪费金钱。

    到期末的时候,张婉舒不仅要和我们一起背乐理知识,还得每天泡在图书馆写那加起来有一万两千字的读书笔记。对于绿林这种以理工科闻名全国的学校来说,四大名著是冷到不能再冷的冷门刊物,于是图书管理员十分贴心的将它放在了书架的最上层,以免遮盖住下面那一本本厚到令人脑袋疼的理科资料。

    张婉舒这个身高才一米六的小女子自然是够不到足有两米高的书架的最上层的,就在她抓耳挠腮寻思着是去搬椅子借助外力还是努力蹦哒一下依靠自身的时候,普通很多小说电视剧里一样,手长脚长且热心助人的苏玮男神出现了,并且十分热心、非常自然的替她拿下了那本书。

    对他一见钟情的张婉舒同学当机立断的决定了自己没有带一卡通,然后顺利的借了苏玮男神的一卡通借书,由此知道了他的年级班级以及姓名。而后又恬不知耻的找人家要了联系方式,尽管苏玮男神用“你直接把书还到图书馆就可以了,真的只是一件小事”这样的理由婉言拒绝了她,张婉舒却一脸义正辞严的说:“我的座右铭是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何况你对我可不是滴水之恩,那是四书之恩哪,我一定要请你吃饭来表达我的感谢的。”

    早都说了,校辩论社的人都擅长诡辩,单纯善良的苏玮男神自然辩不过她,于是乖乖的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双手奉上。

    瞧,就是这么一个老掉牙的玛丽苏剧情式的一见钟情,张婉舒却不厌其烦的向我们述说了至少十遍,然后引发了余诗诗的一个疑问:“上次你把打扫卫生的苦差事交给大一新生时不是说你的座右铭是己所不欲,定施于人的吗”

    颜眉紧跟着开口:“不对不对,上个月她对着一群学弟学妹吹牛皮时说的是骄傲使人退后,虚心使人更加退后。”

    眼看着我也有问题要问她,张婉舒赶紧摆摆手打断我的话头,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辩解道:“座右铭这东西,谁规定只能有一个了宪法都管不着,你们能管得着”

    然后瞪了那两人一眼,转向我继续讲述着她和苏玮男神的初相遇,她的原话是这样的:“就在我苦苦思索时,却感觉身后有一团阴影罩住了我,我一回头,就看见他指节分明的右手拿着一本西游记,满脸温柔的凝视着我。冬日的阳光暖暖的照在他身上,他身上的白毛衣仿佛在发光一般,阳光将他额前细碎的刘海染成了金色,你不知道,在我眼里,金色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颜色了。他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中,微笑着问我:是这本吗他一开口,我就听见我的心咚的一下,然后越跳越快,就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一般,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完了。”

    看着她脸上的深情,我斟酌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所以你是看上了他的那张脸”

    她的深情僵在了脸上,然后消失,出现一种我称之为恼羞成怒的表情,她狠狠的白了我一眼,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哼”,我瞬间有了一种自己是个俗人的羞愧感,她果然开口道:“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肤浅吗我才不是因为他的脸才对他一见钟情的,我是看上了他那张脸以及那双手。”

    好吧,她确实不像我这般肤浅,她比我更加肤浅,我再一次因为我的肤浅和俗气向她道歉。

    一见钟情且走了联系方式之后,就是死缠烂打的追求了。如果说苏玮是唐僧,张婉舒就是孙悟空;如果说苏玮是喜羊羊,张婉舒就是灰太狼;如果说苏玮是江直树,张婉舒就是袁湘琴。总之就是,苏玮去哪儿,张婉舒就出现在哪儿。

    苏玮去超市,张婉舒的水果恰巧就吃完了需要买新的否则身体会缺水;苏玮去食堂,张婉舒刚好就饿了急需补充能量,不然会成为绿林大学史上第一个被饿死的学生;苏玮去球场打球,张婉舒正好全身酸痛需要运动,要不然骨骼会不健康;苏玮去图书馆复习,张婉舒忽然大彻大悟觉得自己不能再颓废下去了,否则特也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老师,对不起室友,对不起和她远隔千里的同为猿猴后代的同胞们。

    终于,面对着第N次在图书馆偶遇的张婉舒,苏玮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张婉舒却自动忽略掉,笑靥如花的开口打招呼:“苏苏,好巧啊。”

    “是啊,真巧。有事”

    “没事啊,一起学习嘛。”

    “这么认真”

    “那当然了,我的座右铭可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苏玮笑,揶揄道:“不是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吗”

    来自心上人的质疑,让张婉舒这位厚脸皮的同学微微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只有一瞬间而已,她又发挥了她诡辩的特长,说道:“事物是永恒发展的,这个世界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社会在一点一点的进步,我们也应该慢慢成长,座右铭自然也要与时俱进,不然会拖国家和社会的后腿的。”

    看着她脸上的认真神色,苏玮差点认为拖国家和社会后腿的那个人是自己了。一笑道:“你们课很多紧张吗”

    见他不再纠结自己座右铭的事情,张婉舒偷偷松了口气,回道:“还好啦,你们呢”

    “嗯,也多的,我……”

    苏玮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张婉舒瞪大了那双本就令人羡慕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苏玮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摸了摸鼻子道:“我准备考研。”

    原来是这事啊,考研就考研,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干嘛一副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张婉舒撇了撇嘴,想也没想就开口道:“我陪你一起考啊。”

    “你们音乐系考什么专业”

    “你考什么我就考什么。”

    张婉舒眼睛亮闪闪的看着他,期待着他一脸感动的拥抱住自己,然后表白道:“好,阿婉,从今以后,我们生死相依,一生相随。”

    张婉舒同学想得美好,然而苏玮只是看了她半晌,然后开口道:“你看不懂我的书。”

    张婉舒觉得自己很受伤,非常受伤,来自心上人的质疑激发了她体内的不服输因子和那许久不冒泡的数学分子,为了挽回自己的形象和尊严,她十分气愤的抢过了苏玮手中的书,她必须要用实际行动来告诉眼前这个人,他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数学也是人发明的,既然别人能发明出来,她张婉舒就能做出来。

    十分钟后,她一声不吭的把书放到了苏玮面前,刚刚那气焰嚣张的模样已经变了,低眉顺眼地说:“那啥,我是文科生来着。”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