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傲色迷情:冷漠杀手破茧成蝶

章节目录 第九章如是珍惜怎会失去

    “为什么呢不是模拟地震紧急疏散,而是火灾”伊千寻故意刁难一般,其实他们心中再清楚不过事情的缘由。像这种事后弥补企图减轻自己罪过的人她伊千寻看不起。

    操场上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此时严峻的对立关系真害怕自己也会被牵连其中。

    “千寻,好了!”伊千羽适时出来制止,因为他已经明显的感受到允墨泽周身的低气压,以及沫璃影逐渐沉下去的脸色。

    “凌溯风,你说说,为什么”伊千寻依旧不依不饶,真不知道这些人都在想着什么,明明这么在乎千盛若影可还是要留着柳婉妍。

    “你住口!现在立刻离开!”凌溯风忍无可忍的说道,眼中满是燃烧的怒火。只因这个不识相的女人一步步的逼近他的底线,那些事是他们最深的禁忌。

    “难道是因为十年前的火灾因为那个死去的千盛大小姐”伊千寻没有因为凌溯风的怒气而惧怕,内心为着那个女子愤愤不平。

    “因为十年前那场火灾,你们没能救出那个小女孩所以想因此减轻自己心中的罪恶”伊千寻犀利的话语一落直逼两人的双眼,暗中紧紧的握住沫璃影的拳头。这十年难以正视的痛迟早是要面对。

    沫璃影也明白伊千寻的苦心,再则她也很想知道两人对于那场火灾的看法。

    “你们三个现在立刻滚出圣樱!”允墨泽愤怒的说道,也只有在碰到与她相关的事情他才会如此无法冷静。

    “如果我们走了,那么你们一定会后悔一辈子!”伊千寻坚定的说道,也不顾伊千羽劝说的眼神:“十年前那场火灾是怎么引起的”

    两人对于伊千寻的问题感到惊讶,凌溯风回忆着那个让他们痛苦的一段日子开口:“警察说那是因为厨房的人不小心把点了蜡烛的蛋糕掉落在窗帘旁,而当时的人也被烧死了,留下来的全都毫不知情当时发生的事!”

    “呵呵。”伊千寻不禁冷笑,真是侮辱了幻影帮帮主的称号,竟然会相信那些表面现象而一直带着那个所谓的真相过了十年。

    “你笑什么”凌溯风隐约的猜到伊千寻仿佛对那场火灾深有了解,并且与这件事关系匪浅。

    “我笑你们愚蠢,像你们这样若影就算死也不会瞑目!”伊千寻激动的说道,更加有力的握紧身边女子的手。刻意如此亲切的提到千盛若影的名字,这些年他们真是可笑至极。

    此话一出本就躁动的人群更加放肆。千盛若影那个美貌宠爱集于一身的公主,只可惜在十岁花季雨季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你认识小影”允墨泽感受到内心剧烈的跳动,这个伊千寻一定不简单,更重要的是她似乎对千盛若影的事情了解过甚。

    “只是无意之中看到十年前的新闻了解了一下,你们真是愧对自己的称号了!”伊千寻看似无意的提及间接的透露了自己的实力。

    “不可能,你一定认识小影对不对!你知道她在哪告诉我她还活着!”允墨泽情绪激动的抓住伊千寻的衣领,凌溯风也为他如此冲动之举感到诧异,连忙上前阻止。

    “泽,你冷静一下!”凌溯风尽力拦住允墨泽以免他做出过激的举动,他还不想就这样在全校面前烙下笑柄。

    而伊千羽也出手护着自己的妹妹,沫璃影见此向伊千寻投去一个感激的笑容。该面对的事情她不能懦弱不能因为这件事让好友守护自己一辈子吧!

    “千盛若影已经死了,你在这里发疯也没有用,要是真的这么心痛,那她当初又怎么会死”沫璃影无情的说道,眼中的冷漠有些渗人。很早之前她就对自己说千盛若影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沫璃影,是黑暗中的死神,再也不是清纯可人的小丫头。

    平静有带满伤害的一句话让允墨泽愣了愣,对啊!沫璃影说的对,要是真的心疼又怎会让她有离去的机会。人已逝去即便再专业的演练也只是一条消失的生命,再也不会有那个声音依赖的喊着他“墨哥哥”。

    “提到你们的伤心事很是对不起,影子千寻我们去跑步吧。”伊千羽一贯的温柔,丝毫没有因他们的无理而生气。

    “不用了。”允墨泽有些失望的说道,逝者如斯,这几年习惯了的演练从没有过违背的人。自然而然也就形成了习惯,一下出现了违逆自己的人也就下意识的认为那是对千盛若影的不敬,是他们太过偏激了。

    失望的离开,落寞的背影任谁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允墨泽。也免不了有人嫉妒起离去的千盛若影,还有这样一个人永远记住她。

    队伍里一个颤抖的身影盯着挑起这件事情的罪归祸首,紧紧握着的双拳,手心渗出的汗珠暴露了她那一刻的紧张感。刚刚那一刻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害怕隐瞒了十年的事情被揭露,那个时候她会连成为一个替身的权利都没有!

    这个一次次让她感受到威胁的女人仿佛和千盛若影有着别样的关系,如果是那样她必须除掉这个人。她辛苦建立起来的幸福就在眼前绝对不能被未知的意外所击毁。

    千盛若影已死,这个位置是她的永远是她的!不禁暗骂千盛若影都死了这么久了还不让人省心!

    “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看着受伤的背影伊千寻喃喃自语。一时之间十分想为沫璃影抱不平也就忽略了这样的结果。

    “没有,是我一直太过敏感。”从未放下过当初的事情,或许就是因为她的感受给自己的好友增添了压力。不过允墨泽无论到哪个学校都坚持进行火灾的疏散演练确实让她惊讶,只可惜他们之间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单纯了。

    “能够放下就好,你还有我们。”伊千羽的笑容温暖着沫璃影的内心。无论何时这道笑容总给她力量,不自觉想起在寒冷的冬季,他们相伴在冰冷的极地赤脚练习射击训练。很苦但是很温暖……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