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奸诈娘子:拉个土豪当相公

章节目录 第004章嗷嗷,胸疼是闹哪样?!(一)

    不管纪白愿意不愿意,养身子的日子还是那么过去了,在觉得骨头都锈迹斑斑,再也走不动时,她终于可以下床了!嗷嗷,这绝对是这个月以来,听到的最最最让她开心的话了!

    虽然身体真的生锈了,但是,当她脚踏在地上时,那种终于活过来的感觉,让纪白差点就飚出小眼泪,哽咽着抽了抽鼻子,气势全开的吼了一句,“来人啊,本小姐要沐浴!”

    在小菊快手快脚的吩咐准备要沐浴时,纪白慢吞吞的扶着墙一小步一小步的往门口挪去,丫丫的,这副样子让人看到了难保不会想歪,唉,我宁愿不是想歪,是真的歪了。

    在纪白终于晒了会太阳后,小菊才前来扶住纪白,“小姐,水准备好了,我还加了小姐最爱的玫瑰花瓣,待会啊,一定让小姐洗得香喷喷的。”

    纪白在听到玫瑰花瓣时,脚下一个不擦,跄踉了一下,好在扶在了门框上,把小菊狠狠吓了一跳,纪白顽强的抹了把脸,香喷喷就香喷喷,现在的小爷可是娇滴滴的女银一个!

    纪白在浴桶旁边站定,任由小菊帮她脱衣服,自己则好奇的看着所谓的浴桶,材质看起来不错诶,而且明明就是一枚一枚的木板拼起来的,居然不漏水,想不到古人还挺厉害的。

    “小姐,在看什么呢看得都入迷了。”小菊的声音,把纪白的思绪给拉了回来,条件反射的低头一看,然后又被雷得外焦里嫩了,呆滞的抬头目视前方,机械的让小菊扶着踏进浴桶坐下来。

    然后拉住了想走开的小菊,“小菊,别走,帮我洗!”

    小菊居然笑了,“小姐你糊涂了啊,小菊只是想拿个皂角和软布,小菊知道小姐最爱干净了,躺了这么久,一定全身都很难受,今天啊,就交给小菊,肯定把小姐洗得香喷喷的。”

    听小菊这么一说,纪白就安心了,她刚刚发现,即使她心里接受了现在是女人,并且下半辈子都要用女人的身体过,可是,她果然还是没办法那么快的接受这副身体!

    纪白泪眼朦胧的看着小菊端了一小盆的七七八八的不认识的东西过来,心里头给小菊打了32个赞,这丫头太给力了。

    舒服的坐在温度适宜的水中,全身放松的任由小菊帮她擦洗,除去几个地方被触碰到的不适感,纪白对于这次的洗澡经历很是满意,特别是当她一身清爽的坐在小院子中晒太阳的时候。

    “呼~这种生活太特么可爱了,不用赶着上课听枯燥的课程,也不用为了赚生活费奔波,吃的是山珍海味,住的是豪宅,穿的是绫罗绸缎,还有人伺候,这日子真特么的爽!”纪白畅意的碎碎念。

    不过,还没感受完美好的人生,不远处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妇女的声音,她的便宜妈又来了,对于跟长辈一点都不会打交道的纪白来说,这便宜妈简直让她太伤神了。

    清了清喉咙,纪白先发制人,“娘~您来了,小菊,上茶!”

    贾夫人笑吟吟的来到纪白身边坐下,慈爱的把已经洗白白洗香香的纪白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之后,满意的点点头,“难怪惠儿今个儿心情这么好。”

    纪白笑眯眯的挽住贾夫人的手臂,“娘啊,您也知道女儿喜欢干净,在床上躺了那么久,不发脾气已经很好了。”

    贾夫人呵呵直笑,点了点纪白的额头,“你啊,若能一直这么开心就好了,也省得啊,爹娘为你操心。”

    纪白额头一抽,又来了又来了,经过这些天的锻炼,纪白已经能很好的转移贾夫人的注意力了,“娘亲,你又来了,再哭,女儿就不要你了。”

    纪白用撒娇的甜腻腻的语气说完,自己先被恶心得狠狠打了一个抖,擦,这个社会太特么可怕了。

    贾夫人被小女儿甜腻腻的撒娇声音叫得心都软了,哪里还哭得下去,眼泪还没出来就被打回去了,破涕而笑的直说,“好好好,娘不说这些了,不说了。”

    又陪了贾夫人聊了会天,贾夫人以纪白大病初愈,不宜多晒太阳多吹风为由,把人撵进屋里继续挺尸,纪白乖巧的躺好,盖好被子,挂着自己认为的最甜美可爱的笑容目送贾夫人立刻后,就豪气的把被子一掀,下床!

    她都已经躺了半个月了,还躺个P,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起床的速度太快,抖到胸了,怎么觉得胸有那么点疼应该是错觉吧

    不敢摸第二次的纪白甩甩头,来到桌子旁坐下来,吃着小菊悄悄端来的桂花糕为什么都是桂花糕就不能有个菊花糕吗啊呸,我在想什么。

    如此悠哉了过了一天,纪白晚上终于不失眠了,睡得很香甜,隔天早上刚睁开眼睛时,只觉得神清气爽,世界如此美妙,能活着真的是太好了!

    美好的心情持续到,她用手撑着上半身想起来,“嘶……”纪白倒抽了一口凉气,直直躺倒在床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她的胸,这么疼!

    纪白一动不敢动的静待疼痛过去,陌生的疼痛感让她额头出了层薄薄的细汗,等缓和了之后,才意识到那股疼痛,怎么好像是从胸前来的

    纪白囧囧有神的看着床顶,嗓子干巴巴的呼唤小菊,“小菊,出大事了,赶紧过来!”

    小菊刚放下洗脸水,就听到纪白带着害怕带着不确定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赶紧一溜烟跑到床边,紧张的询问,“小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大夫”

    纪白含着泪,虚弱的转头看向一脸担心的小菊,哽咽了,“小菊,你勇敢的告诉我,我是不是得了什么隐疾没关系,大胆的说出来,我不会骂你也不会打你更不会罚你的。”

    小菊这下疑惑了,怎么好像听不懂小姐在说什么呢“小姐,你在说什么隐疾小姐身体还挺健康的,只是有些娇弱而已啊。”

    纪白崩溃的大吼出来,“那为什么老纸的胸,钻心的疼!”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