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校园绝品仙修

章节目录 第九章再见李斌

    “明天打你卡里,要是敢泄露一句话,分分钟杀你灭口!”叶凌飞恶狠狠的回答,顺便翻了翻白眼,“吴东阳你这败家玩意能不能不玩了小说剧情还没体会够么”

    “嘿嘿,有始有终嘛,这是人生的体验,丰富我的心灵,感悟人民大众的酸甜苦辣,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吴东阳捶着胸口,发出嘭嘭的声响,隔着电话都能听到。

    “没事挂了。”叶凌飞叹了口气,准备掐线。

    “还有一件事,那个……我现在在九龙区局子里,捞我一下。”

    “吴东阳你这个牲口!”

    叶凌飞哀嚎一声,无奈的出门打车。

    双庆市分区的派出所貌似都差不多一个样子,只是布局和摆设的不同,在沙区进了一次派出所的叶凌飞对这种地方不再好奇,铁青着脸走了进去,大老远就看到了墙角蹲着的一个青年,鼻青脸肿,嘴角有些血迹,偏偏脸上还挂着般的笑容。

    虽然猪头脸叶凌飞有些认不出来,但是从身材上看,这确实是自己从小的玩伴,吴东阳。

    交足了罚款之后,吴东阳跟在脸色难看的叶凌飞身后离开了派出所,走到门口的时候吴东阳肿着嘴,有些感慨的嘟囔:“第二十三次了。”

    叶凌飞恨不得一巴掌扇他个七荤八素,然后再一脚踹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我还没吃饭,去吃鸡腿饭吧。”吴东阳转头对叶凌飞说,“附近有一家小饭馆的鸡腿饭味道不错。”

    “吃你大爷!”叶凌飞竖起中指,被打成猪头三还有心情吃饭,也就是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能干出来了。

    九龙区是双庆市著名的小吃集中地,这里的美食基本上可以代表这座城市的水准。

    两人进了小巷里的一家饭馆,吴东阳抓着一根鸡腿吃得津津有味,偏偏脸上青肿一片,那副吃相很是让人捂脸。

    叶凌飞坐在吴东阳对面喝着白开水,真想往他脸上喷一口,忍了很久才放弃这个诱人的想法。

    “找你找得好辛苦啊,不错嘛,吃鸡腿。”

    一群人进了饭馆,径直走到不停啃着鸡腿的吴东阳面前,说话的光头男人嘴里叼着一颗香烟,冷笑着将烟灰弹进了吴东阳的鸡腿饭里。

    “秃子,连老子吃顿饭都要找麻烦”吴东阳瞬间就怒了,他将鸡骨头扔到地上,抬头盯着光头男人大嚷。

    “吃,敢得罪老子,早就应该做好这个准备,拖出去,再打他一顿。”光头男人挥手,身后的人便上前拉住吴东阳的胳膊,准备把他拖出去。

    “拖你爹干吗放开,老子自己走,这一次老子倒是要看看哪个杂碎被老子毁容!”吴东阳双眼一瞪,用力甩开几人,站起来看了叶凌飞一眼。

    叶凌飞一直面色淡然的看着,见吴东阳走出去,才起身伸了个懒腰,跟着走出了饭馆。

    饭馆外也有七八个人堵着,加上跟在吴东阳身后出来的那群人,总数已经超过二十。

    吴东阳临危不惧,面色从容,腰背挺得老直,看着二十来人冷笑了一下,看那摸样,竟是没把这二十来人当回事,颇有些天下无敌的姿态。

    “飞哥你先走吧,你放心,这些人还奈何不了我,别忘记把钱打到我卡上。”吴东阳侧头对叶凌飞说道。

    叶凌飞嘴角抽了抽,真那么厉害,还需要我捞你

    被吴东阳叫做秃子的光头男人看了眼叶凌飞清瘦的身板没有说话,上下打量了一下吴东阳,嘴边冒出一丝狞笑,挥了挥手。

    二十来人本来就把吴东阳和叶凌飞围在中间,见秃子挥手,纷纷逼近,各个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等等!”就在吴东阳双拳紧握准备盯准一个人下狠手的时候,叶凌飞突然出声道。

    “你他娘要放什么屁”秃子恶狠狠看着叶凌飞。

    “我们都是文明人,打架不好,不如坐下来抽支烟喝杯茶好好聊聊,比打架爽多了。”叶凌飞认真说道。

    秃子有些发懵,坐下来抽烟喝茶老子摆明是来揍人的好么

    “秃子,你带人在这里干什么”人堆外此时突然有人开口,听语气就像跟自己手下小弟说话一样。

    秃子回头,看到是自己老大来了,才露出奉承的笑容,“斌哥,您怎么来了我就是教训一下经常跟我们兄弟作对的小子,没啥大事。”

    透过人堆间隙,叶凌飞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人一身名贵西服,右手打了厚厚的石膏吊在脖子上,脸上肿的发紫,像个猪头。

    这人正是李斌。

    “斌哥,你好啊,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叶凌飞欢喜招手,还嫌弃混混们挡了他的视线,“让让,我跟斌哥说话呢。”

    李斌抬头,看到那一张洋溢着笑容,人畜无害的脸,黑紫的脸上更是没有一点血色,心头一颤,双腿发软,差点就摔在地上。

    怎么可能忘记这个人,这张脸李斌咽了口唾沫,害怕得说不出话来。

    几个小时前,他老爹费了好大功夫才把他从局子里弄出来,然后就紧急送进了医院,现在刚从医院打完石膏,没想到刚出门就又碰到了叶凌飞这个煞星。

    李斌暗自把秃子骂得半死,惹谁不好偏偏要惹这个瘟神!万一再算在自己头上,那自己怕是真的要死了。

    这么想着,李斌脑门上就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飞哥,又……又见面了,你……好。”

    “斌哥,这些人是你的小弟吗”叶凌飞又笑着问道。

    “是,哦,不是。”李斌下意识回答,而后又连忙摇头,管这些人去死,我自己先撇开才行。

    “我觉得打架不好,想请他们坐下来抽支烟喝杯茶,但是他们好像没有兴趣,那我就带我朋友先走了好不好”

    “好,慢走,我送送您。”

    李斌激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叶凌飞,见叶凌飞没有找自己麻烦的打算,自然跟送瘟神一样,巴不得叶凌飞赶紧消失在自己眼前。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