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女皇的腹黑帝君

章节目录 第九章:孟太傅

    月皓宸完全没想到叶莘缈竟然如此的直接。

    他忽然之间有一些慌乱了。手足无措的推搡着叶莘缈。

    然而叶莘缈仍然一动不动。月皓宸有一些急了,猛的一用力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叶莘缈。

    叶莘缈被突然推开,心情又郁闷也很暴躁。

    月皓宸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不敢去看叶莘缈的脸色。

    “出去!”叶莘缈感觉身体里面有一团火。却怎么也发泄不出来。

    月皓宸被叶莘缈的低吼声吓了一大跳,最终月皓宸鼓起勇气抬头,就刚好与叶莘缈充满杀意的眸子撞上。

    月皓宸惊呆了。

    叶莘缈不耐烦的看着月皓宸。“朕让你出去!”

    月皓宸迅速的反应过来,转身跌跌撞撞的离开了御书房。

    守在外面的十三看见自家主子衣衫凌乱的跑了出来,顿时大吃一惊,急忙跟了上去。

    “嘭!”御书房里面传来重物被打碎的声音。芷悦大惊失色。急忙跑进了御书房内。

    一进去就发现叶莘缈眼眸猩红的坐在龙椅上,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一些痛苦。手紧紧的抓着龙椅的两边。

    似乎在极力压制着什么。

    叶莘缈的脸上全是冷汗。

    她现在的内心只有一个字。

    杀!

    芷悦看着叶莘缈的样子,急急忙忙喊人将宋太医请了过来。

    宋太医一听说是王上出事了,顾不上收拾一下。急忙拿过一边的医箱飞一样的速度跑向御书房。

    当宋太医气喘吁吁的赶到御书房的时候,御书房里面可以说是凌乱不堪。

    “宋太医,快!”芷悦一看见宋太医就跟看见了救命稻草似得,急匆匆的拉着宋太医往里面走。

    宋太医不敢怠慢,紧跟着芷悦走进了御书房。

    此时的叶莘缈越来越失控,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

    宋太医看见叶莘缈这个样子,心里咯噔一下。

    “不好,王上体内的寒毒发了!快,将银针递给我。”宋太医指挥着一边的芷悦。

    芷悦快速的在医箱里翻翻找找,终于找到了银针。

    将银针递给宋太医后,宋太医那边一边的空心竹筒,将银针放于竹筒里部。

    芷悦楞楞的看着宋太医的动作,这就是传说中医谷的拿手绝技,吹针吗。

    “芷悦姑娘。你别傻站着啊。快过来帮忙。”

    “哦,好。”听见宋太医的话,芷悦这才如梦方醒急忙走上前去帮忙。

    两个人手忙脚乱的忙了一阵后,叶莘缈终于体力不支了,芷悦抓紧时机直接冲上去一掌将叶莘缈打晕了。

    “对不住了,王上。”芷悦抱住晕过去的叶莘缈,轻轻的放在软榻上。又看向宋太医。“现在怎么办”

    宋太医一脸深思熟虑的看着叶莘缈,许久才缓缓开口道:“没办法了。只能先暂时用那个了。”

    芷悦听了宋太医的话,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除了这个办法没有另外的办法吗”

    宋太医无能无力的摇摇头。

    芷悦的眼里出现了犹豫不决的情绪。

    “如果你不希望明天王上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你就最好用这个办法。”

    听完这话,芷悦眼里的犹豫不决顿时消失殆尽。仿佛从未出现过。

    “好吧。”

    ………………

    第二天叶莘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中午了。外面的太阳高高的挂着。

    叶莘缈头痛欲裂的捂着头,脑海里逐渐浮现出昨天的事情。

    可她的记忆到月皓宸离开就中断了,后面的事情怎么也想不起来。

    “王上。您醒了。”就在叶莘缈拼命回忆的时候,芷悦端着一碗清粥走了进来。

    芷悦走到叶莘缈的跟前。将手中的清粥放在了床边的椅子上面。

    “芷悦……”叶莘缈刚开口她就震惊了!她的声音怎么变得这么沙哑了。

    芷悦看着叶莘缈呆愣的神情,伸手端过一边的茶杯,将茶杯放在了叶莘缈的嘴边。

    叶莘缈微微用力,坐了起来端过茶杯微微抿了一口。

    “昨天发生了什么。”叶莘缈放下手中的茶杯,神色淡然的看着芷悦问。芷悦没有隐瞒叶莘缈只能实话实说。

    “昨日,王上身上的寒毒发作了。”

    叶莘缈听了这话,神情发生了一丝变化。没想到身上的寒毒竟然在昨天就发作了。

    以前都是每个月的13号。而昨天才8号。时间整整提前了五天。

    芷悦见叶莘缈凝重的神色,自然知晓叶莘缈在担心些什么。

    “芷悦。让魅影出宫去找孟公子。尽快。”叶莘缈内心忽然开始有一些不安。

    芷悦点头,走出了寝殿。

    叶莘缈独自一人坐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这一次偏偏提前了。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结果,反而脑袋还变疼了。

    叶莘缈果断的甩了一下长发,不想了不想了!

    外面的阳光很好,叶莘缈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自己动手将软榻搬了出来。

    放在缥缈宫左边一棵柳树下面。柳枝轻柔的垂了下来,叶莘缈坐在柳树下舒服的享受着来自于大自然的太阳浴。

    第一次叶莘缈感觉这么轻松。

    “王上,”就在叶莘缈恍恍惚惚要睡着的时候,一声轻声地叫喊声使叶莘缈瞬间清醒了过来。

    叶莘缈慢悠悠的睁开一双凤眸,眯着眼睛适应着突如其来的猛烈的阳光。

    偏头一看,看见月天梦毕恭毕敬的跪在一边。一副臣有事禀报的严肃表情。

    “什么事。”叶莘缈从软榻上坐了起来,正眸看着月天梦。

    “王上几天前让臣去调查遇刺一事。如今臣已经查出了线索。”月天梦仍然保持着跪着的姿势迟迟没有起身。

    “朕给了你这么久的时间,你就只查出了一点线索吗!”叶莘缈不满意的看着月天梦。

    月天梦的额头开始冒冷汗。“王上息怒。并非是臣不用心。而是这凶手背后的实力过于复杂。臣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哦实力复杂,难不成还是皇室中人吗”

    “臣不敢妄言。从臣这几日搜索的线索来看,这些证据都指向一个地方。”叶莘缈看着月天梦。

    月天梦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口,“孟大人的府邸。”

    孟大人

    叶莘缈仔细的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孟大人是……孟太傅!”

    月天梦抬头直视着叶莘缈的双眸。沉重的点点头。

    叶莘缈的凤眸里出现了别样的情绪。“孟太傅……你手中可有充足的证据”

    “并没有,但目前的种种线索都针对孟太傅。”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