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宝贝萌萌哒:冰山爹地太高冷

章节目录 第9章我们是合法夫妻

    男人听到白小鱼的话挑起她的下巴左看右看之后。

    “就你这样的货色,出去也不会有人要,如果不是当年勉为其难的将你收下,你现在就不知道给谁暖被窝了。”

    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女人,眼中冷漠的样子,就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我怎么了,我觉得我长得挺好看的,至少比你那个水柔长得好看,你那什么水柔跟个蛇精一样,一个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当什么蛇精,我看着就恶心。”

    看到眼前的男人白小鱼就想到宋天临拦着那个十八线女星出入的模样。

    “我看你是嫉妒吧,至少人家比你有内涵。”

    宋天临打量着眼前的女人,看着女人的飞机场一脸的嫌弃。

    “臭男人,我为国家省布料,我骄傲你怎么的,再说了总有一天是被这个肉给累赘死。”

    白小鱼顺着男人的眼光看向自己一马平川的胸脯,捂着自己的胸脯一脸不屑。

    “是吗我看你就是羡慕,不如这样我替你重新塑造一下,把你和她打造的一模一样。”

    听到宋天临的话,白小鱼只想一头撞死在墙上,这种让人面红耳赤的话,竟然能被这个男人面色不改的说出来。

    “厚颜原来是这样的,你这样的人,我就该躲得远远的。”

    白小鱼气呼呼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恨不得一脚把这男人踹飞。用她儿子的话来说,这样的人就应该去西天取经,经历个八十一难,回来就老实。

    “你说他们两个在里面干什么呢”

    宋母一脸好奇的巴望着宋天临的书房,甚至竖起耳朵希望能听到些什么。

    “不知道,说来也奇怪,这两个人明明不和,在房间里呆这么久,是干嘛呢要不要去看看”

    宋父同样一脸好奇,看着自己的妻子,一只手指了指天临的房间。

    宋母听到老伴的话表示赞同,两个人边上楼边喊。

    “小鱼,天临,你们两个在里面干什么呢我们想看个电视你们帮我调一下吧。”

    听到声音,宋天临反应极快的将小鱼抱在自己的腿上,坐在书桌前。

    “你干嘛!”

    白小鱼就像鱼一样,坐在天临的腿上如坐针毡,不停地晃动。

    “老实点,出了纰漏要你好看。”

    男人狠狠地威胁着女人,一只手伸向果盘。

    门在打开的一瞬间,宋天临正将手中的苹果硬生生的塞进白小鱼的嘴里。

    “宝贝儿,我喂你吃个苹果。”

    宋天临温柔的看着白小鱼,但是手上的动作却粗鲁的很。

    白小鱼心不甘情不愿的将苹果咬进嘴里,尖利的牙齿狠狠地咬着嘴里的苹果,似乎是将苹果当成了宋天临来泄愤。

    “妈爸,有什么事情吗”

    宋天临扭过头温柔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没,没什么事情,你们继续,继续。”

    宋父宋母慌忙退出房间。

    站在门口,宋母一脸嬉笑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看吧,我的办法是有用的,这两个人马上就抱到一起去了,老公你说我厉害吗”

    宋母手挽着自己丈夫的胳膊,就像是个得了奖的孩子等着大人夸奖。

    “不见得。”

    宋父嘴巴一撇,对宋母表示否定。

    “为什么刚刚你也看到了两个人直接已经抱在一起了,难不成身体的接触也会是假的”

    宋母一生气将手从宋父的胳膊里抽出来,一脸的不愿意。

    “你刚刚没看到小鱼吃苹果的时候把牙都快咬碎了,还有啊,你瞧咱儿子刚刚那温柔的样子,你儿子是什么人你不了解。”

    宋父和宋母轻声的说着,慢慢的走远。

    书房的宋天临听着已经走远的父母,一把将白小鱼从自己的腿上扔下去。

    一脸嫌弃的看着她:“你该减肥了。”

    宋天临的吐槽让白小鱼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瞪大了眼睛将自己从上看到下。

    她一米六的身高只有八十斤,人人见她都说瘦,独有他说自己要胖死了。她明明生了天天还瘦了五斤,这惨无人道男人。

    白小鱼不服气的从地上站起来,指着男人的脸。

    “臭石头,你给我道歉,我明明只有八十斤,怎么会胖。我看就是某些人寻花问柳多了,需要进补了,不然才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你就不行了,啧啧啧,你的那些小花门怎么被你灌溉了。”

    白小鱼一脸嫌弃的看着坐在桌子旁的男人,看着男人长着一米八多的个字,以及帅的有点惨绝人寰的样貌,万万没想到还是个快枪。

    感受到女人的眼光,宋天临站起身,将女人,逼在墙角。

    两张脸近在咫尺。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欺负我我现在就叫人,到时候你吃不了兜着走。”

    白小鱼看着离自己这样近的男人,有些害怕的咽了一口唾沫,护着自己的衣领,生怕男人对自己做出不轨的事情。

    “白小鱼别忘了,这里是我家,我们是合法夫妻,就算我对你做点什么,你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宋天临的话让白小鱼一震,回过神看了看房间,顺着墙坐在地上。

    “你一个一米八多的男人,欺负一个一米六的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你今天要是敢欺负我,你明天就是乌龟王八蛋。还有你就不是男人,永远的快枪早......”泄。

    白小鱼看着离自己这样近的男人有些恐慌,该说的,不该说的尽管说出口,却忽略了男人深邃的眼神,以及阴郁的脸庞。

    “要不要你试试我是不是快枪”

    男人的声音从白小鱼的头顶上飘到她的耳朵里。

    女人找了一个方向爬起来,挺直自己的脊梁,背对着男人。

    “老娘不屑。”

    说完就脚底抹油的开溜。

    坐在楼下的宋父宋母原本正讨论的起劲的时候,看着小鱼顺着走廊头也不会的跑回房间。

    两个人疑惑的看着彼此,并更加肯定要加快心中的计划。

    宋天临看着安静下来的书房皱了皱眉,看着桌子上的水果盘,拿起里面的火龙果放进嘴里。

    白小鱼回到自己的房间拍着自己的胸脯大口的喘着气,心惊胆战的坐在床上恢复着气息。

    “吓死我了,差点晚节不保。这男人怎么这么可怕,说变脸就变脸,比小孩子的情绪还难摸,还是我们家天天乖。”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