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遇见你,时光微甜

章节目录 第5章

    风诺彦从小在美国生活,那里的人都特别推崇科学,很少人会去相信神鬼之类的神学,大部分人认为神鬼只是种科学现象。所以,从小在美国成长的他也不相信神鬼,更别提去看相关的报导。

    严熊熊嘴巴张得如同能塞进一棵苹果,不敢置信地说:“不是吧,你连学校的底细都没查个明白的,就敢来上这所学校呀......”

    “这种无聊事需要搞清楚么左右就是些吃饱没事干的人瞎传。“风诺彦双手交叉在胸膛上,撇嘴鄙视严熊熊道,“你该不会是相信世界上有鬼吧然后现在觉得很害怕”

    “你没看见过鬼当然不怕啦!”严熊熊认为神鬼是存在的,只是她从未见过罢了。

    风诺彦唇带嘲笑,提议道:“不然我们来打个赌诺是我成功证明了学校没鬼,你就多欠我一个要求,诺是有鬼,之前你欠我的两件事的都一一抵消。

    “好呀,说说看怎样赌”严熊熊胸有成竹地抬头仰视他道。

    光刃高中的训导室有鬼是人尽皆知的事,这个赌她绝不亏,稳赢。嘿嘿嘿,赢了后那她就不必做风诺彦的跟班了。

    “昨天校长告诉我,学校会在三天后的隔壁小森林里举办三天两夜的夏日生活营。夜晚时,我们找个机会一起离开悄悄潜入训导室,便知这鬼是真是假的了。”

    严熊熊凝重地摇头道:“很危险诶,我不想去,你自己去不行吗”

    她在这亮青春漂亮的年纪,还没遇见人生中那个命中注定的他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还没吃尽世界上的没事,还有很多的心愿没达成,若是被当成替死鬼给抓去了,可不冤死人了。

    “有什么危险的,退到一万步来说,就算世界上有鬼,那也不过是一种飘来飘去的东西而已。”风诺彦一派轻松,压根没在惧怕的。他就不信了,神鬼什么的根本就一派胡言。

    严熊熊不屑地冷笑说:“呵呵,那是你还没遇见罢了。”

    “怕的话,不然多叫些人一起去”风诺彦挑眉问。

    “好,就这么定了。我会证明给你瞧,鬼是真实存在的!”严熊熊哼哼地不服气道。

    不一会儿,他们俩顺着楼梯走到了萧红阁顶楼。严熊熊虽然害怕,但她想了想,现在大白天的到这里应该也没什么事,况且据说那鬼是晚上才出现的。纪律主任每天白天的都呆在里面,也没发生过什么怪事呀!

    风诺彦与严熊熊一路上如好奇宝宝似的东瞧瞧西瞧瞧,跟着路标上的指示直走,拐弯走到了末头的训导室。

    严熊熊把手上流出的细汗抹在运动裤上,勾了勾碎发到耳边深吸口气推门而入,亮起嗓子精神道:“蔡主任好。”

    蔡主任表情不温不火地盯了严熊熊他们几眼,不说什么。

    她朝旁边的咖啡机慢慢地磨了杯香醇的黑咖啡回坐到位置上,抿了一小口品尝后,她坐直身子抚摸着杯沿说:“你们知道一杯好的咖啡是怎么来的吗”

    这什么奇怪的问题一杯好的咖啡当然是用上好的咖啡豆冲泡出来的呀!当然,严熊熊不敢把她内心所想的那么直白说出来。她装出一副傻白甜的模样回复道:“蔡主任,我不知道呀,我家都是泡速浓咖啡喝的。”

    蔡主任朝严熊熊露出了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微侧头向双手插在裤里的风诺彦问说:“你呢知道为什么吗”

    风诺彦靠着墙壁,磁线慵懒地缓缓说,“首先最主要的是选择一台好的咖啡机和择鲜质特优的咖啡豆,咖啡豆手动细磨后,再用过滤纸过滤咖啡粉用85C至95C的温度泡冲搅拌。以上,就是泡出一杯上好咖啡的由来。”

    “说得好,就是这个。”蔡主任不禁发自内心地为他分毫不差的解释鼓掌赞叹。她感慨地叹了口后气柔和接着说:“那你们现在可明白我所要表达的意思了”

    严熊熊愣了楞,纪律主任不是抓她们来骂一顿的吗怎么聊起咖啡来了,一杯好的咖啡的制作过程和她们有关系吗……果然女人心海底针。

    过了半响,严熊熊与风诺彦都不明白地双双皆摇头。

    蔡主任表情一变,嘴角绷成一条直线,不满地随手拿起本放在桌旁的书往风诺彦身上砸去。

    风诺彦动作敏捷地侧身躲开,迅速仰头斜视蔡主任,吼道:“你到底想说什呢,痛快点,第一堂课的钟声都敲了。”

    哇,所谓的新生啊.....勇气可嘉。严熊熊发出内心的第二次感叹。

    “给我站好!你这什么态度,对待老师该有这样的态度吗”蔡主任掌上蓄力“磅”地一声拍向桌子,震得杯里的咖啡猛地摇晃,洒得满桌子都是咖啡渍。

    愚蠢的女人,若你知道本少爷是风诺集团的唯一继承人,是这间学校的新董事长的儿子,你还敢用这样的语气对我说话么风诺彦呵呵两声,回她一个充满不屑的笑容。

    蔡主任气得直发颤,咬牙切齿地起身走到风诺言彦前面,一手抓住了他栗色的毛发,拔高声量道:“觉得自己很酷是不是!犯了校规染发还不知悔改地顶撞老师,是想被踢出学校吗”

    严熊熊瞧局势似乎越演越烈,同学一场的,她轻轻扯了下风诺彦的衣袖,希望他不要冲动,把事情息事宁人。不然若是蔡主任真的较劲起来的把他踢出学校,那可就大件事了。

    风诺彦狠狠甩开扯他头发的手,嚣张地挑衅道:“我就在这里等着,有本事你就把我立刻赶出学校啊!”说完,他走到一旁的橘色沙发,翘起二郎腿的坦然坐下。

    在美国的时候,谁都知道他风诺彦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任何人动他的头发。因为有一次,街上有个毛头小子不小心把水洒了点在他头发上,他很生气。

    结果从那一天起,那个小子的头发就消失不见了,一直保持着光溜溜的光头模样。

    大家都清楚,是风诺彦干的。

    训导室的气氛逐渐凝固到零点,周围的空气静谧得仿佛一根针掉落地上都听得到似的。严熊熊感觉处境十分尴尬,其实说起来这些事都与她无关呀,为啥让她来训导室的,她想尝试缓和下气氛。

    可看起来怎么做都里外不是人的。所以,她可以溜走吗.....

    “你等着,我待会儿再收拾你!”蔡主任自从上任成为了光刃高中的纪律主任后,从未有学生这么胆敢在她的面前作对。唯一敢这么嚣张对她的,就是眼前的这位男同学了!

    为了光刃高中的美好将来,她身为纪律主任,必定会把这种品行恶劣又不尊重师长的学生给踢出去。

    蔡主任双手环胸,扭头瞧向严熊熊:“哟,差点漏了你了呀!”她阴阳怪气地接着说,“你以为这样乖乖站着的就没事了吗

    严熊熊怔了怔,惊得一脸懵逼,犹如木头人般呆楞站住。

    她沉淀了下上下乱窜的心跳,蹙起眉头指向自己错愕地问道:“我我有犯了什么错吗”除了昨天差点气晕了宋老师,她什么也没干过呀。

    蔡主任把从风诺彦受到的气撒在严熊熊身上似的,使劲戳着她脑袋厉声斥骂道:“还说没犯错。哎哟,现在的女学生都个副什么德行,快要接近高考了还不晓得抓紧时间勤奋学习,在学校瞧见帅一点点的男同学就勾勾搭搭的像什么话!身为女子,你知不知羞呀!”

    “我没有勾搭人啊,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蔡主任你可别胡说。”严熊熊急得跳脚,心急如焚否矢道。

    蔡主任语里带刺地嘲讽说:“没有我都看见你们喝同一杯饮料了,不是谈恋爱了还能是什么”

    严熊熊语塞,蔡主任的思想也太迂腐了吧。安照她说的话,若是同喝一杯饮料就是谈恋爱了,那如要他们是抱在一起的话,不就要被她认为搞在一起上床了

    严熊熊不知该说什么回应蔡主任,她抖着眼皮子,使着拜托的眼神暗示风诺彦,希望他能说几句话帮忙澄清下,最好说他们俩只是萍水相逢,刚认识的同学。

    风诺彦接收到了她的眼神,看着她了然地发出“啊”的一声点点头,撑起膝盖站起身走到严熊熊身边,搭着她的肩膀,道:“主任啊,你也管得太宽了吧就算我们谈恋爱的又怎么了,是妨碍你还是妨碍社会了吗”

    严熊熊震惊得边听边移开脖子试图与风诺彦保持距离,他不是明白她的意思了吗!为什么她觉得他说得有种越描越黑的节奏呀......

    风诺彦感到说不够似的,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继续道:“我知道......也很明白您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看见其他人谈恋爱会嫉妒吃醋,可你也不能够老是阻挡那些两情相悦的同学交往呀,我之前听我妈说过,毁人姻缘会遭天谴的。”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