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殡仪馆工作的日子

章节目录 第八章麻辣烫

    “可是我不记得殡仪馆的后门有这么多的骨灰盒啊。”学姐的身体颤抖着,手机的灯光照过的地方全是一排排的骨灰盒,而且每个骨灰盒上都贴着照片,瘆人至极。

    我猛地一惊,转过头发现自己的身边也是摆满了骨灰盒,就像是大山一样的。

    而且最让我的心头一紧的是我的灯光的照射下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照片面孔,便是很我最早的时候遇到的那个红衣女鬼的照片!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哪儿我不由得有些毛骨悚然地看着四周的阴森森的成堆的骨灰盒。

    而这时,学姐却转过头满脸泪痕地看向我,“你能救救我吗!”学姐缓缓地说道,声音陌生地宛如另外一个人,但是却如银铃般动听。

    “你不是学姐你是谁”我的冷汗已经将内衬的背心给汗湿了好大一片,我猛然意识到自己牵着的居然不是学姐,那会是谁呢

    “你能救救我吗!”学姐的泪水一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飘落在了半空中。

    我看着面前的泪流满面的“学姐”心中竟然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憋闷,没地方发泄。

    “李凯!李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边响起来一阵阵模糊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空间内传过来一般。

    “李凯!李凯!你快醒醒!”渐渐地声音越来越大,像是半空中的惊雷一般响彻在我的脑海,我看着自己面前的荒山野岭中的学姐正在缓缓地消散开,就像是一张被扔到了水里的水墨画一般。

    一阵很强烈的光照射进了我的眼睛里来,将我的一切的看到的景象全部都消融不见了,我连忙闭上了眼睛,再一次睁开的瞬间,我看到了自己面前的有着两张熟悉的面孔。

    “学姐!赵师傅!”我呢喃着开着口,窗户外的晨光有些刺眼。

    “你小子终于醒了。”赵师傅笑着说着,“你都把人家小玲给急坏了。”

    “李凯你没事了吧”小玲学姐在一旁关切地问着,眸子中满是担心之色。

    “我......这是怎么了”我疑惑地开口,颇为头疼地转了下脑袋,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员工宿舍内。

    “你还说呢!昨天你一出殡仪馆就倒在了地上。”赵师傅没好气地说,“还是人家小玲打了我的电话我们俩将你抬回来的。”

    “不是,我......”我的头脑一片的混沌就像是被棍子搅了一下,“我们不是......”

    我揉了揉疼痛的眉心开口道。

    脑海中却是一片的浆糊,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尖叫声从别处传了出来,接着连绵不断的议论声传进了三人的耳中。

    “我去外面看看怎么回事”赵师傅说着便走了出去,留下了我和学姐在卧室内。

    我看着面前的学姐,脑海里却是浮现出那张杏花带雨般神情的面庞。

    “学姐”我试探着问着,心底还是在有些丝丝的疑惑。

    “怎么了李凯。”学姐柔声地答应着,就像自己在校园中第一次见到她时的记住的声音一般,柔弱地想要呵护一般。

    谁知道这样柔弱的女孩子居然会选择殓妆师这样的行业,白白受别人的冷眼。

    看来那是一场梦,我对于自己脑海中的那些画面选择性地遗忘了过去,然而赵师傅冲进来的一句话又将李凯的神经再次绷紧了起来。

    周铁柱死了!

    周铁柱是死在了自己单人宿舍内,死状极其地怪异,整个人的手脚都翻转了好几个角度,嘴里还塞着大量的纸币,这可不是人民币,而是殡仪馆内烧的冥币。

    赵师傅毕竟还是老江湖了,一出手便将整个场面稳定了下来,周铁柱的尸体被赵师傅用白布盖了起来,周围围观的人员都被赵师傅给打发离开了现场。

    随后而至的王经理看到了周铁柱的死状后选择了报警,这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谋杀的,自杀不可能将自己折磨到这种程度。

    同时那些闹鬼的传言也被王经理给压制了下来,大家都只在私底下默默地交流着自己知道的信息。

    而唯有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我记得自己曾在殡仪馆的门前看见过一步步往自己走来的周铁柱。

    那是时候,周铁柱就是没有影子的死人,老人们都讲过,鬼魂是没有影子的,因为鬼魂本就不应该存在在阳间,所以鬼魂就如同浮水之萍一般是没有根基的。

    更令李凯费解的是,那一场的经历到底是不是梦都不得而至,一切都像是一团迷雾一样笼罩在李凯的心头无法解开。

    按照惯例被录了口供之后,我和魏小玲等人离开了警局,学姐像是看出了我心中有心事一般,主动请我去吃新开的一家麻辣烫店。

    那是在一家里学校很近的店铺,先前的店铺老板是一个开自助餐的,但是他错误的低估了大学生的食欲,被吃倒闭了。

    火热的麻辣烫却是能让人很快地忘记掉那些压抑在心头的事情,我放下了已经被喝干了的啤酒瓶,浑身上下都暖暖的。

    “我好久都没有过来这边了,学姐。”看着自己身边都是些新来的学弟学妹们不禁有些感叹时间流逝得总是那般的快速让人猝不及防。

    “呵呵!我还记得当时第一次的聚餐你便是请我来这儿吃得自助餐的。”小玲学姐俏皮地说着,“当时你还说这里不仅经济实惠,最主要的是还能管饱。”

    “我当时不是和现在一样的穷嘛。”我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当时自己还是个毛头小子根本就不懂太多的人情世故。

    “不过,那一顿我确实吃得很饱很开心。”小玲学姐笑着说着,两个大眼睛都笑成了俩瓣月牙。

    “我一直很疑惑,学姐你怎么会去殡仪馆工作呢”我看着已经被麻辣烫辣得面若桃花的学姐,问出了我心中一直有着的疑惑。

    “我啊!”学姐说着,捞起来沸腾的汤汁里面的牛肉,“我不想和人打交道,我更适合的是那种很安静的,不用溜须拍马的事情。”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