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殡仪馆工作的日子

章节目录 第六章冰冻库

    怎么回事我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了起来,连忙给学姐打了给电话过去却发现学姐的手机已经关了机。

    内心急切的我连忙向表叔表婶告罪离开了四合院,打了一辆车去到了殡仪馆。

    到了殡仪馆的时候已经是快天黑了,出租车师傅在殡仪馆旁就将我给放了下来,转头迅速地离开了原地。

    “切!有什么好怕的。”我不由得有些鄙夷地看向了逃得远远的出租车司机。

    其实自己的内心也在打着鼓,傍晚的殡仪馆看上去更加地阴森恐怖,特别是大铁门里面黑漆漆的像通向深渊的入口一般。

    我壮着胆子来到了殡仪馆里面,“小玲学姐!”

    我大声地呼喊着,寂静的殡仪馆内都能听得见我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声,“小玲学姐!”

    我自己越来越紧张地环顾着四周,再次拨打了小玲学姐的手机,却是还是传来了关机的提示音。

    “砰!”

    “谁!”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将我猛地吓了一跳,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我看着远处的地面上,一个本应该摆在墙壁上的抬尸体的架子倒在了地上。

    “应该是风!”我自己安慰着自己,转身朝着小玲姐平时工作的房间内快步地走去,也是小玲姐给死人的化妆的地方。

    “这儿也没有”我不禁有些纳闷了起来,平时小玲姐一般都是在这里工作的啊。

    “小玲姐!”“小玲姐!”我大声地喊着,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回应我。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声极其细微的拍打铁门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来。“嗯”我仔细地聆听着,这个声音的方向好像是从冷冻室那边传来的。

    我缓缓地靠近冷冻室,心已经踢到了嗓子眼了,冷冻室都是些死尸啊!怎么会有人在敲门呢

    背后的冷汗已经将我的衬衣都给润湿了,这股敲门的声音随着我的靠近越来越大就像是敲击在我的心上一般。

    “不会是小玲姐被锁在了里面吧!”我的眉头紧皱着,随手从一旁的墙角拿出一根钢筋壮胆。

    果然手里握着一个有分量的武器,心也安定了不少。

    我一手握着钢筋,另一只手扒开了冷冻库的门栓。

    只听见“吱”的一声尖锐的摩擦声,一阵阵白色的冷气如同白雾般涌到了我的脚踝处。

    我把门拉开来一看,门口处正躺着的就是小玲学姐。

    我心想不妙,连忙将小玲姐抱了出来,在接触的瞬间小玲姐的浑身上下都是冰凉的,声带也冻得发不出声儿来,只有右手还能活动着。

    我连忙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小玲姐的身上,然后紧紧地抱着小玲姐在一旁取暖。

    看着眉毛上都是冰霜的小玲姐,平日里清丽的脸蛋都冻成了淡紫色,我的心中就感到一阵阵的心疼。

    “小玲姐,你好点没”我疼惜地问着,一边将小玲姐的双手放进怀里揉搓着。

    小玲姐没说话,只是紧紧地依偎在我的怀里,身躯还在细微地颤抖着,显然之前的那段时间内,小玲过得并不好受。

    大概过了一会儿,小玲姐的体温渐渐地回升了起来,四肢的麻木感都在缓缓地减退。

    一阵红晕渐渐地蔓延在了小玲姐的脖子上和耳垂上,我右手揽住的小玲姐的小蛮腰能清晰地感觉到一阵温润如玉的触感。

    就在我们两人在心猿意马的时候,一阵冷风拂过,冷冻室的门突然猛地关了上去。

    “砰!”的一声,我和小玲姐都吓了一跳,这时候小玲姐的脸色猛地一变,急忙对我说道:“李凯!我们快离开这里!”

    小玲姐的面色有些难看,先前得救的喜悦心情也被冲淡了下来。

    我不疑有他,连忙搀扶着行动还比较迟缓的小玲姐,快速地离开了殡仪馆,不知道为什么,在走出殡仪馆的瞬间我能感受身后黑漆漆的殡仪馆内,有着一道阴冷的气息注视着我们两人。

    按捺住心中的悸动,我拉着小玲姐两人来到了另一条街的人流中,我们两人才停了下来,小玲姐都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小玲姐。”我疑惑地问着。

    小玲姐面露紧张之色,环顾了一下四周,才轻声地在我的耳边说着,“我好像被脏东西盯上了。”

    “什么!”我微微一惊,连小玲姐这样的老人都会触犯到忌讳吗

    “是这样的。”小玲姐凝重地对我说着,“今天我和一个同事去冷冻库取东西,然而在快到冷冻库的时候,我的心中就有着一种不安的情绪,进了冷冻库后,我总是疑神疑鬼,浑身的汗毛都不自觉地竖了起来,然后我和我同事说话的时候,他就像听不见一样。

    就像我和他之间隔着一堵墙,无论我如何叫他,他都没有反应,然后冷冻室的大门就被他关了上去,我怎么叫喊都没有人听到。”

    学姐想起了当时的情景,眼眸中都有着极深的恐惧和慌乱,“当时在冷冻室我很害怕那些死尸中会跳出来来什么东西。”

    学姐的声音都有了一些哽咽,我用手擦拭掉学姐眼角的泪珠。

    “后面我就给你发了一条信息,手机就没电了。”

    “我也不知道你到底看不看得到。”

    “我不是来了吗”看着鼻头微红,眉眼如细雨晕染后的魏小玲,我紧紧地将她搂进了怀里,就如同搂着一块珍宝一般。

    “差点就见不到你了。”我在心中呢喃着。

    送魏小玲回家后,我回到了职工宿舍,正好碰到了晚上回来的赵师傅,我连忙将赵师傅拉到了一边,给赵师傅点上了一根烟,将小玲学姐的事情和赵师傅说了一遍。

    赵师傅听完后眉头紧皱着,也没说什么,只是交代我明天要和小玲学姐还有那位同事一起去他那儿找他。

    我点了点头,和赵师傅拜别后回到了自己的单人宿舍内。

    殡仪馆的待遇还是真的好,有自己套间不说,里面的家具啥的都挺齐全的。

    我到了浴室冲了下冷水,将浑身上下的疲惫和不安都清除出自己的脑海,回到床上给魏小玲发了一句晚安后就陷入了睡眠中。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