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七星枭雄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伐木造桥

    <!go>

    而武韦帝则带着一脸酒气就闯进了庆合殿,魏夫人在烛光下更显妖娆,她手里捧着一碗醒酒汤。款步向武韦帝走来,一脸关切的笑容道:“陛下,臣妾在这庆合殿已等候许久了,特意为陛下煮了醒酒汤。陛下还是先饮一些吧!”

    武韦帝看着魏夫人,顿时两眼放光。内心已是火起,他虽然在宫中已是阅美人无数,但像魏夫人这样成熟中透露出的那股风韵,如此令人热火酌心。直烧的武韦帝欲罢不能。

    他轻轻接过魏夫人手中的醒酒汤,并没有饮用,而是将其放在一边,随后抓起魏夫人的芊芊玉手,不停的怜惜起来道:“朕何须醒酒汤,美人便是朕的醒酒汤,有了美人,不饮也自醉了。”

    魏夫人笑了笑,挽起武韦帝的胳膊,甚是殷勤的道:“陛下真会说笑,臣妾怎能比这醒酒汤能得陛下心呢!臣妾又不是这烈酒,又怎会让陛下自醉。”

    武韦帝将魏夫人的脸轻轻托了起来,含情脉脉的看着魏夫人如此迷人的脸道:“美人的貌美如此另朕心动,又怎能不让朕自醉。春宵一刻值千金,美人还是早早侍奉朕歇息吧!”

    魏夫人轻轻一笑,看着武韦帝如此令人作呕的脸,心中虽然及其不愿,但一想到和他一样丑恶的孝嘉皇太后,再想想她死去的儿子武懿,魏夫人心中便怒火攻心,而在此刻她不得不假装对武韦帝甚是依从。

    她深深的知道,若自己侍奉了武韦帝,或者武韦帝因酒后性起,临幸了她。孝嘉皇太后知晓此事以后,必定气个半死。这种丧尽伦理纲纪的行为,若将传扬出去,武韦帝也必定遗臭万年,被千夫所指,成为千古昏君。

    与其一生在庆合殿里郁郁寡欢而亡,倒不如快意恩仇的死,即使不能将仇人置于死地,也要让她一生痛不欲生,这样她也值了。

    想到这里,魏夫人轻轻挽起武韦帝的胳膊,含情脉脉的抬头看向武韦帝,假装一脸爱慕的看着他,笑道:“陛下勿急,难道陛下就不想知道臣妾为何知道陛下今夜一定要驾临庆合殿吗”

    武韦帝将魏夫人搂入怀中,只觉得心中饥渴难耐。一团团火焰升腾。眼中已流露出了如饿狼般的眼神,恨不得立即将眼前的尤物,扑倒在床榻之上。然后美美的一餐。

    他哪还有心思理会魏美人方才说了什么,对于她的话也是草草的敷衍道:“唉此刻良辰。美人你我还是有话到床上说吧!哈哈,切莫辜负了这天赐良机啊!”

    魏夫人故作娇羞,轻轻推了一下武韦帝道:“陛下,你好讨厌啊。臣妾今夜自然只属于陛下一人,陛下何须这么着急。不如让臣妾为陛下献舞一支如何”

    武韦帝虽然此刻也无心看魏夫人跳舞,但也不好拒绝,于是笑了笑:“也罢,早听闻郭妃所言,魏夫人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今夜朕有幸,就先一睹美人的醉人舞姿了。”

    魏夫人将武韦帝扶在一边坐下,然后缓缓退到堂下。昏黄的烛光下,魏夫人翩翩起舞。更显她妖娆而柔软的身姿,那种别样的美。直接让武韦帝内心更加澎湃起来。

    他坐在大殿之上,轻轻拍打着手掌。眼神却始终离不开魏夫人的身体,虽然屋外已是大雪纷飞。而屋内却是武韦帝如初春而来的暖流。享受着这世间最美的烟火。

    而此时远在边疆奋战的贺斌,却在大营之中,点起篝火。一脸的惆怅,自起征以来,已是数月。二十万大军粮草已经消耗殆尽,数次上表请求朝廷拨发粮草,助军度过寒冬。

    却迟迟等不来朝廷的粮饷,如果再这样下去,二十万大军不等敌军来战,就先饿死冻死过半。将士们吃不饱穿不暖又如何与敌作战。

    这让贺斌苦恼不已,监军统领耿杰,以及几名将领分坐在大营两边。已是情绪激动,虽然耿杰乃国师的心腹,却是有一颗慈善的心。他所做的一切也只是迫不得已,在国师面前为保命罢了。

    如今看着将士们忍饥挨饿,也是于心不忍。焦急万分,其他将领更是义愤填膺,对当今朝廷甚是不满。今夜召集众将领中军大营议事,正是为朝廷粮饷一事。

    贺斌手握竹简,眉头紧锁。却迟迟不言,众将领却早在下坐不满起来。

    左将军张梵,右将军白志。两人性情鲁莽,脾气火爆,率先不悦起来。张梵大拍几案道:“哼!朝廷迟迟不派发军粮,岂不是要将我等众将士饿死冻死在这寒冬里。要我看这昏君根本没将我等性命当回事儿,他此刻歌舞升平哪顾我们死活。”

    右将军白志接话道:“是啊!大都督,照这样下去。我们熬不过几日,就要彻底断粮了,到那时该如何是好,恐军心有变啊!”

    耿杰道:“二位将军还是再等等吧,切勿焦躁,说不定军粮器械已经在路上了,近日又连降大雪。只怕是耽误了行程也是有的,望都督以及众将再耐心等几日。”

    张梵两眼怒气,仿佛就要喷出火球来,他怒视着耿杰道:“哼!等怎么等军中一日无粮,众将士吃什么你能等,我一干众兄弟等不得。你本就是国师的一条狗,谁知你此言居心何意若不是大都督阻拦,我现在就将你狗头斩下,以正军心。”

    白志同样不待见耿杰,藐视的看了他一眼道:“哼,一个村野莽夫,只知卖弄蛮力。甘心做人家走狗,又怎能知晓这征战之事。要我看,先将耿监军拖出帐外,冻他一夜饿他一夜。他才知晓将士们此刻的处境,才不会再在这里说风凉话。”

    两位将军冷嘲热讽,对耿杰一番污辱后,耿杰却并未动怒,只是尴尬的笑笑道:“两位将军性情鲁莽,如莽夫无异,本监军又何须与之生气。我倒是想问一下两位将军,除了在此不满以外,可有解决粮草的良策。”

    “数月来,我大军几次攻打阑珊郡,敌方却只死守,却不应战。这是何为白将军倒是英勇过人,为何连个阑珊郡都拿它不下倒是在这大帐中逞口舌之快无人能敌嘛!”

    耿杰很明显这是在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对着白志又是一阵冷嘲热讽,白志虽然气的满脸通红,却是无话可说,只剩下断断续续的怒气道:“你,你……”

    张梵见耿杰如此说话,当即为白志打抱不平道:“哼,耿监军。阑珊郡为达木洲的门户,若取此城,就如同打开了达木洲的大门,这一点任何人都深知其厉害关系,敌军又怎会不知,况且城墙易守难攻。敌军必定死守,以保达木洲不被我军攻陷。”

    “莫说我们一时拿它不下,难道耿监军就能拿的下大都督让我等帐内议事,自然是粮草之事,难道耿监军就不知道孰轻孰重,还有脸在此数落我们的不是”

    正当耿杰欲与其争辩之时,贺斌突然大呵一声道:“好了,敌军还没消灭,自家人却先剑拔弩张,唇枪舌战起来了,成何体统。若被敌军知晓岂不是让人笑话。”

    随着一声暴呵声过后,大帐内才稍作安静。贺斌环顾众将之后又道:“大敌当前,我等应该同心协力,一致抗敌。尔等在此做口舌之争有何用处大帐外已是白雪皑皑。粮草将绝,我等前不能进,后不能退。我叫众将前来,难道是看你们争吵不休的”

    说罢,贺斌将竹简重重的摔在了几案上。方才彻底压制住了众将。沉默不语的底下了头,甚是忏悔。

    这时耿杰道:“大都督,末将以为敌军数月以来,只守不攻,必定是在消耗我军粮草,而且我军多为南方人,耐热怯寒。而此时又是深冬之际,大雪纷飞。极不利于我军作战,而敌军却是极其耐寒,又善于在冰天雪地里作战。”

    “末将实为担心啊!现在我军粮草短缺,朝廷军粮又迟迟不到,骑兵在此时难以发挥作用。若此时敌军向我军发起进攻,恐怕对于我军极其不利。”

    贺斌赞同的点点头,异常担心道:“是啊,耿监军言之有理,本都督正是在为此担忧。唉,我等已出征数月,却未曾攻下阑珊郡,又遇粮草冰雪之事,实在对我军无利啊!”

    “众将可有良策应对”

    此时却无人应声,只是你看我,我看你。都显得束手无策,耿杰思索片刻道:“禀大都督,末将有一计不知可行否”

    贺斌一脸惊讶道:“哦耿监军有何妙计但说无妨。”

    耿杰点点头道:“大都督,我军可后撤二十里安营扎寨,以末将近日来观察,我军后方有一道深坑。此坑长数十丈,宽十余丈。且深不可测,近日来大雪纷飞。已将此坑掩埋,末将已经做好了标记,只要我军撤到深坑后方,在用木板架起木桥,用大雪掩埋。虚做出一道行军大道,敌军不知实情必定由此经过。”

    “到那时我军只需要派出探骑,随时掌握敌军动向,待大军来袭。我军可撤去桥板,埋伏弓箭手,在深坑中射杀便可,必能大败敌军。”

    “再者,敌军善于骑兵,而且善于雪战。而我军则不行,敌军也必定看到了我军弱点,又深知粮草之重要性。待我军粮草消耗殆尽,又遇大雪之时。正是我军最脆弱的时候。敌军必定大显神威,这也是他们避而不战,只顾死守的原因所在。”

    “待我军后撤二十里以后,若敌军不来袭。我军可暂且杀马充饥,以待后援。若敌军来袭,那葬送在深坑里的敌军战马便是我军暂且的军粮。”

    贺斌听后当即大笑连连拍手:“妙,甚妙。此计必可大胜。没想到耿监军竟有如此过人之处,本都督甚为欣慰。”

    “来,我们一起为耿监军举杯。”

    其余几名大将虽有不悦,但见贺斌已将酒爵高举,碍于贺斌的情面,也不得不情愿的举起了酒爵。敷衍的将酒爵中的烈酒一饮而下。

    贺斌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众将可有异议”

    张梵看了一眼白志,白志像他点点头。张梵才道:“末将认为不妥,我军不战而撤。军心必乱,影响士气,若遇敌军来袭,予军不利。还请大都督不可采用耿杰之言,乱我军心。”

    贺斌冷冷一笑,又看向白志道:“右将军何意”

    白志想都没想道:“末将认为张将军言之有理,与敌作战,军心乃是重中之重。我军后撤,必定士气低落,又如何与敌作战呢还请大都督酌情考虑。”

    听罢,贺斌哈哈大笑起来,众人有些不解,疑惑的看着他大笑不止,笑了一会儿。贺斌才止住笑声道:“难道粮草一事就不影响军心吗我军粮饷只够五日之用。两位将军到那时该如何是好难道我们坐着等死不成”

    张梵道:“大都督,方才耿监军有言,我军可杀马暂且充饥,以待后援。也可不必后撤暂缓燃眉之急啊!”

    贺斌反问道:“若马杀完了呢又该如何若敌军突然来袭,我军又如何迎敌”

    众人哑口无言,一时语塞。因为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之所以阻止大军后撤,那也是为了自己心里那点不甘与不平,说白了就是与耿杰呕气。

    贺斌可不会拿着数十万大军的性命,拿来让其呕气。见其不语,摆摆手道:“既然众将没有更好的良策,就依耿监军之计行事。明日天亮,我军伐木造桥,越过深坑,后撤二十里安营扎寨。以防敌军来袭。”<!ove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