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自请下堂:公主要改嫁

章节目录 新书已开,求支持

    <!go>

    新书已开,求支持。

    书名机关算尽,谋个你

    简介:

    “待我金榜题名,我便娶你可好”

    因为这一句幼年时的承诺,她跋山涉水,孤身一人前往京城寻他。

    谁知他却佳人在侧,红绡帐暖。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真当她秦苏好欺负的么

    且看她如何踩渣男虐渣女,笑傲江湖。

    链接::book89274

    第1章牢内受刑

    大苍,京都,京兆府衙门。

    冰冷的牢房里,刑具凌乱的堆放着,上头有干涸的血迹,森冷,骇人。

    秦苏手脚都带着铁链枷锁,被压着跪在地上。

    “画押吧。”牢役将认罪书放在秦苏的面前,“省得受皮肉之苦!”

    秦苏伸手拿起那张认罪书。

    看完之后,秦苏冷笑一声。

    随着“呲啦”一声脆响声,所谓的认罪书在秦苏的手中撕开。

    手中的碎纸犹如雪花一样纷飞撒下,秦苏面无表情道:“我没罪,我不认。明明我才是受害者,凭什么我被抓了!有本事把他们都抓来啊!”

    想到害自己被抓来的人,秦苏眼睛都红了。

    “你疯了吧,竟然要抓宰相大人的女儿”牢役看了她一眼,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怪我们手段狠辣,手下无情了!”牢役冷声说着,叫来另外两个牢役将她压在凳子上,拿起一旁的板子就开始冲秦苏的身上招呼。

    “啊……”秦苏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板子,旋即死死的咬着唇,不肯再狼狈的叫出声来。

    唇被她咬出血来,铁锈味在唇齿间迷漫,秦苏眼前有些晃悠,却始终硬撑着,半点求饶的意思也没有。

    “画押!”牢役这次直接丢了一张认罪书在她面前,凶恶的低喝。

    “少白费心思了。你最好打死我,否则今日的事,本姑娘记下了。”秦苏恶狠狠的说,盯着牢役的目光满是狠辣。

    朗朗乾坤之下,就是因为有这些以权谋私、阿谀奉承的人在,才导致了那么多的肮脏和罪恶。

    牢役被她的目光骇得倒退两步,旋即觉得丢人,“不知好歹!”

    “再打!”这话是对着另外两个牢役说的。

    一板子接一板子落在秦苏的身上,砰砰作响,秦苏眼前模糊一片,身子剧痛,但更痛的是心。

    “不能再打了,再打要把人打死了。”其中一个牢役见秦苏没有了动静,忙停下动作。

    此时的秦苏早已经昏了过去。

    早先拿着认罪书的那个牢役见状再次上前,抓着秦苏的手在上面按了个手印。

    “自讨苦吃!”不屑的嘀咕一声,那牢役站起身来:“好了,带下去。”

    说着便匆匆离开了。

    秦苏再醒来的时候,是在牢房里。

    全身痛得像是要裂开了似的,她趴在用稻草铺就的床上,眼中满是黯然之色。

    她没想到,自己此番进京来找王晋鹏,会演变成如今这样的局面。

    想到当时王晋鹏狠心的不相认,那一脸陌路的模样,还有对身旁女子呵护备至的样子,她就觉得一阵心痛。

    这就是她心心念念要来找的人,这就是曾经口口声声说要娶她的人。

    安静的牢房里忽然响起了脚步声,由远及近。

    秦苏所处的牢房门被打开,从外头进来一人。

    秦苏抬眼看去,只见之前对她动刑的牢役站在门外,正拿钥匙开门,脸色并不怎么好看。

    “还能动吗起来,跟我走!”牢役恶声恶气的说着。

    “你要做什么打算打死我直接结案吗”秦苏冷笑一声。

    牢役冷着脸道:“你的案子结了,有人来接你出去,快跟我走,难不成牢房待上瘾了么!”

    秦苏有些错愕,不可置信道:“有人接我”

    第2章谁接走了

    秦苏听了牢役的话很错愕。

    她在这京城无亲无故,孤身一人,怎么可能有人来接她

    唯一一个认识的人就是王晋鹏,可是王晋鹏可能会来接她吗如果会的话,她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模样了。

    眼看着牢役不耐烦,即便脑子里有万千疑惑,身上疼痛欲裂,也只能勉强自己站起身来,踉跄的跟在他的身后。

    出了衙门的大牢,外头的夕阳还残留着余热和红艳。

    “人已经带出来了,这位就是秦苏,烦请告诉老先生一声。”牢役收敛了面对秦苏时的不耐,对着外面候着的一个侍卫模样的人行礼。

    “有劳了。”侍卫微微颔首,随后对着秦苏客气道:“秦小姐,随我来。”

    好不容易出了牢房,秦苏虽然对眼前这人有万般的不解,但是却也没有开口问,而是跟在他的身后,朝着一辆马车走去。

    “老爷,人带来了。”侍卫对着马车恭敬道。

    车帘随后被撩起来,露出一张苍老的面孔。

    老者约莫有六十岁的模样,慈眉善目,须发皆白,看着秦苏的目光也是温和的。

    秦苏虽然全身都痛,但是依旧恭敬的冲着老人家行礼:“多谢老先生搭救之恩。”

    老者微微一笑,道:“我与你母亲相识之人是故交,今日之事也不过受人所托,不必言谢。”

    顿了顿,复而开口:“你伤得不轻,在京城无亲无故,不如先去舍下暂住如何”

    母亲的故人吗

    秦苏犹豫了片刻,想着总归也是对方救了自己,终是点头:“那就劳烦先生了。”

    秦苏上车之后,马车渐渐远离。

    停在不远处的另一辆马车车辕上坐着的岳封见状低声道:“主子,事儿成了。”

    车帘闻声被撩起,露出一张清隽俊逸的脸,那双眸子像是惊艳了时光一般,叫人下意识的便能被他吸引,随之安静下来。

    “主子为何不亲自出面呢”岳封不解。

    “还不到时候。”看着已经走远的马车,被岳封称为主子的人随手放下车帘,淡淡道。“回府。”

    如今还不是见面的时候,初出茅庐,天真又自以为是的小家伙,总要现实给她迎头一击,她才能认清现实。

    今日这事儿,还不够让她死心的。

    京兆府衙门牢房。

    “这位差爷你好,我来保释秦苏,这是手令。”王晋鹏面上含笑,将手令递给面前看门的衙役。

    衙役接过之后看了一眼,旋即面色困惑道:“可是秦苏已经被保释走了啊,你怎么还来”

    “你说什么她被保释走了怎么可能”王晋鹏顿时惊讶的轻呼出声。

    不怪王晋鹏震惊了。

    毕竟秦苏的父亲不过就是个江南之地的把总,没有什么权势,而秦苏此番又是孤身一人前来的,更不可能有什么帮手。

    最主要的是,秦苏入狱的时候,几乎所有的牢役都知道她得罪的宰相的女儿,普通人是捞不出来的。

    可如今秦苏偏偏被人带走了,那么那个人是谁竟敢和宰相之女作对

    王晋鹏感觉有些什么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心里有些发慌。

    被人质疑,衙役感到很不爽,冷着脸道:“说被接走了就是被接走了,还有必要骗你不成,快走快走,别在这里影响公务。”

    那不耐烦的态度,像是赶苍蝇似的。

    王晋鹏从当上状元之后,还没有被人用这样的态度对待过。

    但是这种情况他也不好正儿八经的表明自己的身份,只好灰溜溜地先离开了。<!ove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