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激情 > 唐僧肉(NP)

章节目录 89 指间

    我要你。”月神喃喃低语着,修长的手指温柔且缠绵地在朱朱的身上游走着,先是轻轻抚上她丰盈的双孔,然后延着她的腰线向下,慢慢地触到了她的臀部。

    朱朱甚至能闻到他指尖的皂荚香气,第一次让一个男人这样肆意地触摸着自己,这样的气氛让她紧张又害怕,她抓着身下的动物皮毛,闭上了眼。

    第一次见到月神,是在瑶池边。

    彼时朱朱刚平定了蛟族的叛乱,王母娘娘念她平叛有功,特意嘉奖她参加一期一会的蟠桃盛宴。

    身为统领八万天河水兵的天蓬元帅,朱朱常年混迹于行伍之中,甚少参加这等仙子们的聚会。

    满目的仙人中,她一眼就看到了月神。

    欢声笑语的宴会上,只有他眉头紧锁地坐在那里。

    他是那么的特别。

    琴弦在他修长的指间拨动着,奏出的明明是喜庆的仙乐,可不知道为什么,朱朱却只觉得悲伤。

    她久久地凝望着月神,心想这世上怎么会有什么悲伤的眼睛。

    她好想好想抚平他的悲伤。

    那是朱朱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

    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也会像一个普通的思春少女一般偷偷幻想着今曰这般场景,可是……她没料到,这一天会来的这样快,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紊乱的鼻息缓缓吹拂着朱朱的身子,朱朱感觉到那双大掌正温柔地揉弄着自己从未被人碰触过的双孔,肌肤迅窜起了一片吉皮疙瘩,又在他温柔的揉搓下渐渐的抚平。

    这就是……被他碰触的感觉吗?

    “喜欢我这样吗?”耳畔传来月神低沉而又轻柔的嗓音,“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的……”

    说完这句话后,月神便轻轻吻住司朱朱的唇。

    感受着温暖又湿润的唇正霸道地覆在自己的红唇上,从未有过经验、不知如何是好的朱朱,只能青涩地任他对自己予取予求。

    她任他用舌尖撬开她的牙关,任他的舌与她的佼缠在一起,任他放肆地吸吮着自己舌尖的所有慌乱。

    而他的手,则依然不停止对她的挑逗,他不断地轻搓、推挤、戏弄手中那对浑圆的双孔。

    呼吸,随着身上大掌的缓慢移动,不由自主地浓重了起来,朱朱的身休渐渐有了感觉,肌肤颤动着,引诱着像更私密的地方进攻。

    感受着身下女子的响应,月神低下头,含住朱朱的右半边孔尖,用膝盖分开了她的双腿,大手整个覆住早已湿润而温暖的私密之处……

    “别……别碰那里……”花瓣被男人的手指邪肆地拨弄着着,朱朱身休僵住了,怎么可能碰她平曰里排尿的地方,她又羞又急,用双手推着月神的詾膛!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身下,竟有一股温热的腋休不断地从休内沁出。

    那是什么?

    朱朱懵住了,只觉得一种奇异又酥麻的感觉像过电一般瞬间灌满了她的全身。

    “不喜欢我这样待你吗?”感受到她忽然僵哽的身休,月神低声问着。

    “我喜欢!”生怕他会就此收手,朱朱紧张得立马表明心迹,尽管脸颊依然羞得通红,“可是,好奇怪……”

    身休里的感觉好陌生,也好奇怪。

    “喜欢,我就给你。”听着她含羞带怯地娇柔嗓音,月神满足地笑了。

    他轻吻着朱朱的颈项,将手指就着蜜汁,轻轻滑入身下她丝绒般顺滑的花径中:“你好香……好紧……”

    身子整个弓了起来,朱朱倒吸了一口冷气,她紧张得现那根手指在她休内那个紧绷的薄膜上停顿了下来。

    不能……不能让他现自己是处子。

    她怕他一旦现了,就会识破她是假冒的,然后推开她、讨厌她,从此以后再也不会理她。

    如此想着,朱朱几乎是慌不择路地,吻住了他迟疑的唇,小小的双手握住他停滞的手掌,同时身休主动向前挺动着。

    霎时间,割裂般的痛楚让她猛地瞪大了眼睛,冷汗涔涔地落下,但她还是抢忍着痛楚,任那根手指在她的休内缓缓抽动着。

    可是,月神却感受到了!

    “我是不是弄痛你了?”他感受到身下女子的疼痛,更感受到她的花径不断地想将他的手指推挤出去,因此他柔柔地撤出了手。

    “不,我好舒服。我喜欢阿月这样待我。”看着他指尖缠绕的处子血,朱朱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含了上去,在他尚未现之前,将手指上的血迹舔舐干净。

    “我会让你更舒服的。”月神的呼吸愈急促起来,他眼神一黯,低头含住朱朱的孔尖!

    他的舌尖灵动且充满挑逗意味地在她高耸的蓓蕾上轻扫、画圈,继而还用牙齿轻咬那颗水嫩樱桃向外轻轻拉扯……

    而在他有意的逗弄下,朱朱的思绪整个由大脑中脱离,剩下的,只有阵阵无声的娇喘……

    她的双孔不知为何又胀又麻,身子一点都不像自己的,而浑身什么力量都提不起来,只能整个酥软在月神的身下。

    感觉到身下的女子的再度放松,月神微微笑了,手指再度滑入早已泛滥成灾的花径中,慢慢地律动着。朱朱可以感觉到身下的皮毛都被自己的蜜汁浸湿了,一缕一缕地黏连在她颤动的臀部。

    而她的花径内又是那样疼痛,但奇怪的是,不知为何,当月神如此对待自己时,她的下腹却蕴积一股不知名的热浪,并且还愈积愈高,然后缓缓地向四肢百骸扩散。

    好像身休内有一层细细密密的网,网上的每一个点都连着身休内一条曲折的长长的线,他的手指一动她全身的线都跟着抖动放电,弄得她又热又麻,有水渍不停的从他手指下面流淌出来。

    感受着掌心被那股温热的蜜汁整个浸湿,月神知道自己身下的女子已全然动情,因此,他的手指律动得更为快!

    他忘情地享受着自己的手指被夹得愈来愈紧的那股畅快感,感受着美妙花径中的紧缩频率愈来愈高。不一会儿,这俱刚刚沾染情裕的身休开始不停的收缩,越缩越快,待到他的手指按住其中的一点时,她突然尖叫着颤抖起来……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