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魔君与道姑

章节目录 第63章

    顾家一个鹞子翻身,从水底跳到船上去,紧紧扒住船舷的陈辉差点因为他突然出现,吓的松开手被海浪卷走。

    今生今世,这辈子他不再碰一滴水,短短一天的经历让陈辉感到噩梦般的可怕。

    “走了陈大叔,我们回去啦。”顾家利索的套好纸尿裤,拍了拍趴在船舷边上脸色煞白的陈辉。

    “大鱼找到了”陈辉有气无力的问道,艰难的往船上爬。

    “嗯,找到了。你看这颗珠子漂不漂亮送给颜色她一定会喜欢的。”

    浑身无力的陈辉趴在船舱底部,抬头看了看他手里的珠子,一颗璀璨夺目的红色珠子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红光。

    “咱们走吧,快回家。”顾家欢欣雀跃摇着桨,快速的往荒岛上划去,在那里停着一架私人飞机,林影等候他们半天,看到顾家过来,张开手,高兴地喊到,“小家家,快来叔叔的怀抱里。”

    顾家撇了撇嘴绕过他,随即跳进飞机的驾驶舱坐好,回头对迷迷瞪瞪,两眼无神的陈辉喊道,“快点儿上来。”

    在华夏国一个陌生的城市里,紫翎漫无目的的走着,头顶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她,让她浑身无力,口干舌燥。

    她和杜尘吵架啦,有史以来吵得最凶的一次。和杜尘认识,是参加玉龙雪山组织的爬山活动认识的。

    和杜尘在一起时,紫翎心中总是有些隐隐不安,但她又弄不明白这种不安到底因何而起。尽管心中常有疑惑晃过,但每每看到杜尘那张俊美得让人窒息的脸,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还能怎样呢

    自己的平凡和杜尘的出色,大家有目共睹,能得到杜尘的青睐,对自己而言已经是青春里最美的事情。

    还能奢望什么于是紫翎将心中的不安一压再压,一拖再拖,只要杜尘愿意呆在自己身边就好,只要他在自己身边一天,自己就有一天的幸福和快乐。

    她本来没有心思和凡人谈恋爱,自从老公去世之后,她心如死水,不愿意去接触异性,是烟雨道姑劝她放开心结,寻找自己的幸福。

    她尝试着和凡人沟通,也有男人对她动心,可是幸福呢,离她却越来越远。

    紫翎承认自己不懂的感情,不知道如何去维护感情,杜尘的出色,不仅表现在他在容貌上,他也是一位十分有才华的年轻人。

    和他吵架,两人竟然是因为顾家和颜色。

    紫翎没有告诉杜尘她的身份,本来这种事说出来徒增凡人的恐惧。

    顾家和颜色两个小孩儿,虽然刚出生,但是他们都是神的后代,生下来后虽然体型和一般的婴儿无疑,但是智商已经超过成年人,表现出来的样子也和成年人一样。

    惹到杜尘的是,顾家把他新买的一个手办给弄坏了,他就大发雷霆,差点把顾家摔到地板上。

    紫翎打了他的一个耳光,之后杜尘夺门而出,紫翎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就追出去向他道歉,不料杜尘在大马路上推搡她,并且也打了两个耳光。

    紫翎和杜尘同时惊呆了,因为杜尘根本就不是那种会动手的人。

    之后两人来到路边的咖啡馆,杜尘向紫翎到过歉后讲了一个故事给她听。

    他说他小学时候有四个很要好的玩伴,五个人亲如兄弟姐妹,但也经常打打闹闹。

    毕业后的暑假,其中一个女孩儿突然失踪,她家人以为女孩儿参加学校组织的夏令营,夏令营老师却以为她放弃了这个旅游机会,私自去玩儿啦。

    当大家发现她失踪后,都以为是被人贩子给拐走,杜尘并不相信,因为在他的记忆里,那个女孩很聪明,况且当时已经十二岁了,根本就不可能被拐卖,所以在女孩儿失踪的十三年来,他一直在寻找女孩儿的下落,就在前几天他发现一条重要线索,在顾家身上竟然发现当年失踪女孩儿最喜欢的饰物。

    “顾家还是个小孩子,就算他身上有这个饰物也不是他自己的,一定是别的人给他的呢,你为什么就不分青红皂白想去摔他”

    得知杜尘摔顾家的原因,紫翎简直被他气死了,这就是无理取闹嘛,他完全可以问问顾家东西是从哪里来的竟然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要摔顾家,如果让顾夕颜知道了,还不把他给杀了。

    “回去给顾家道歉,不然的话你一定会有大麻烦的。”

    “紫翎,你在吓唬我吗我凭什么要给一个小孩子道歉,就算那个饰物不是他的,你以为我没有问过他结果我一问他,那孩子竟然吐了我一脸吐沫。”

    与杜尘不欢而散,紫翎落寞的往家里走,到楼下的时候,抬头看看租住的三楼,房间窗户上,顾家和颜色朝她愉快的摆着手。

    “紫翎姑姑,你干嘛要去追那个男人啊你没闻出来他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吗”一进门,顾家就迫不及待的冲过来对她说道。

    紫翎一愣,惊讶的问道,“家儿,你闻到什么气味啦我真的没有感觉到啊!”

    顾家绕着她走了一圈儿,点头说道,“也难怪你没有发觉他是来自异界的灵蛇,你看他在你的后背上,吐了一块很小很细微的蛇毒。”

    紫翎惊慌地脱掉衣服,果然在她的外套后面,胳膊肘的下方有一块儿比小指盖儿还要小的黑点儿。

    拿到鼻子底下闻了闻,紫翎皱眉,的确有一股很骚的气味儿。

    “难道他也发觉我也是来自易界的灵兽吗”

    “哦,不会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一定会知道我俩的来历与众不同。”

    紫翎回过头,看到颜色正用满脸狐疑的眼神看着他她,心想她们肯定是在怀疑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为了在两个孩子面前证明清白,紫翎慌忙说道,“刚刚我已经跟杜尘说了让他过来跟顾家道歉,等他来的时候,你们好好观察一下,看他接近我有什么目的,我们提早做准备。”

    顾家和颜色两个小屁孩儿,坐在沙发里玩手中的小玩具,玩了一会儿之后,两人同时抬头,侧着耳朵听到走廊里的脚步声,对于厨房里给他们做饭的紫翎喊道,“人来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