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魔君与道姑

章节目录 第60章

    “不知者无罪,况且你之前被人用银针压制了神魂。”颜三听完林影的话,大度的摆摆手,这几日除了被白巫师用噪音攻击,其他的简直就是在享受生活,所以他并不想怪罪谁。

    姚德海逼他交出三百万,当时在车里用枪管顶着他的头,颜三用力把装钱的编织袋往后面一甩,姚德海眼睁睁的看着钱袋子凭空消失,实际上那一袋子钱进了颜三的隐形饕袋之中。

    把颜三交给白巫师的原因,姚德海希望他能发现颜三身上的古怪,可惜白巫师一心想培养一个纯种吸血鬼,并没有为他效任何力。

    烟雨手托着下巴,看到白巫师终于醒过来后,巧笑着问道,“血浆你一共吃了几袋”

    白巫师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扔在床上,想挣脱开,结果越挣扎绳子勒的越紧。

    “快放开我!”白巫师躲开烟雨凑过来的小脸。

    道姑两只手在扒他的嘴巴,“好臭啊,你是不是吸血鬼”

    白巫师像遭受奇耻大辱一样用唯一能动的头去攻击烟雨,道姑直接甩过来一张黄符贴在他的额头上。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喝了那些血浆,里面养着一种蛊虫,它会把你的身体当做发育的温室,再过些日子它就会从肚子里面钻出来。”

    “呕!”白巫师吐的脸色煞白,本来他的皮肤就很苍白,现在看来跟干尸一样灰白没有一点光泽。

    “你、你说的可是真的”白巫师痛苦的扭曲着身子,这些年他都没有去碰血浆,唯独这次鬼使神差的喝了一口,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喝血,只一口他就醉的不省人事。

    听完白巫师的话,烟雨顿时舒了一口气,这事让她碰着,不管也得管,可是她对湘西的蛊毒一点也不了解,要是真有蛊虫在他的肚子里,最后只能像颜三说的那样,把他的肚子剖开取出来。

    “白巫师!”等烟雨问完话,忍了很久的林影站出来,眼神狠厉的看着他。

    “我变成一只德牧犬,是不是你搞的鬼”林影被控制心神的时间太久了,他完全忘记自己怎么来到的凡间,又怎么认识的白巫师。

    “你是谁”解开绳索的白巫师很害怕林影的气息,惊恐的往后面退着。

    林影看看烟雨,摇身一变恢复德牧犬的样子。

    白巫师惊诧的揉揉眼睛,表情夸张的尖叫,“不,你是姚先生领回来的。”

    他在自己的国家就听说了古老的东方国家有一种法术,人类可以自由变幻不同的相貌,和他朝夕相处的德牧犬能变成人形,这让他十分的震撼。

    “那你的禅房内挂着的兽皮呢”林影明显不相信他的解释。

    每次姚德海来别墅,都会给他带美味可口的肉骨头,相反白巫师对他却是非打即骂。

    “是、是我收集的。”白巫师浑身颤抖,三年来每次看到这只德牧犬,他就浑身的不自在,总觉得德牧犬锋利的牙齿有一天会咬断他的喉管。

    众人是越听越糊涂,他们都认为白巫师是个坏人,现在他承认自己是一只变异的吸血鬼,按照他们的认知,吸血鬼残暴冷酷,不过他却是胆小怕事。

    “我的真名叫做怀特,认识王富翁只想让他保护我,而我用占星术帮他算出好运气。”

    白巫师低着头将自己的经历缓缓道来,最后于明明诧异的问他,“你不是会占星术帮助王爷爷改运的吗为何他还会生病卧床不起”

    白巫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占星术是我最弱的一项,我、我也是勉强混口饭吃。”

    “呸,外国大骗子。”于明明很不耻他的为人。

    “道姑,看来王爷爷是被人害的才变成现在这样,你能不能帮我救救他”于明明人小机灵,看出这个傻道姑有一身的本事。

    烟雨回头去看颜三,后者做了个无所谓的表情。要不然他也会去找姚胖子,准备找回自己的七色花。

    派黄飞出去查看外面的情形,他回来时说道,“外面很热闹,好像有人在家里举办宴会。”

    几人悄悄从地洞里出来,已经是夜幕降临,烟雨担心回去又被月白骂,央求于明明跟他爸爸打个电话,就说两人在一起,晚一点回去。

    现在庭院里灯火通明,在草地上搭了一个白色的帐篷,里面穿梭着各色美女和宾客,每张桌子上都放着上等的美食和美酒,这对于吃货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

    差一点就没拽住扑过去的烟雨,颜三指指她身上的衣服,好好地一条连衣裙,现在像破布一样套在她身上,而且道姑脸上红一道黑一道的,跟外面流浪的叫花子一样。

    于明明忍不住笑,“你等着,我去楼上给你找一套新衣服。”

    王富翁的败家儿子,专门有一间屋子放女装,因为每次他带回来的美女,第二天都会没有衣服可以穿。

    五分钟后,烟雨重新梳洗打扮一番,出现在颜三面前时,活了九千年的魔君大人第一次被女人的美色打动了。

    “你离那些男人远一点。”

    颜三很不满意于明明找来的衣服,这都是什么啊前后都露着肉,道姑肤白貌美,只是简单地把长发绾在脑后,整个人空灵的人仙子一般。

    急迫的想尝到美食的烟雨,不管颜三说啥一律点头,终于在他絮絮叨叨的嘱托中解放,拉着于明明冲向食品台。

    颜三则是在白巫师的掩护下直奔三楼王富翁的房间,只等烟雨填饱肚子在这里汇合。

    埋头猛攻各种美食的烟雨和于明明,没有注意到斜对面,水池旁边端着酒杯的王大少。

    王大少爷近来空虚无聊,老爹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三年,公司的业务他一窍不通,好在老爹找了个得力助手,姚德海每个月都会往他的账户打一笔钱供他吃喝玩乐。

    他玩腻了那些风月场合的女子,她们每天与他打情骂俏,无非是看上他丰厚的家底,跟他上过床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没有一个人是真心对他好的。

    王大少饶有兴趣的看着嘴巴吃个不停地烟雨,这么纯情的女孩子绝对不是他请来的。吃惯了大鱼大肉,忽然有一道清心开胃的小菜,的确不错。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