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魔君与道姑

章节目录 第58章

    烟雨借机悄悄靠近林影,“你在外围守着,今天一定要把师弟救出来。”

    “快走啊!你跟一条狗说啥话”站在大门口的于明明郁闷的摇了摇头,这个道姑傻里傻气的,到底有没有真本事啊!

    于明明带着烟雨直奔三楼王富翁的卧室,在门口被里面出来的人拦住,“明明少爷,主人现在正在休息,一个小时后你再进去吧!”

    烟雨很奇怪说话人的声音,于是就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他应该就是林影说的白巫师,身材又细又高,穿着得体的黑色西服外套,鼻梁很高,上面竟然架着一副墨镜,一头棕色的卷发,说话时身子微微前倾,很有礼貌。

    尽管没戴阴阳帽,烟雨也认为这个白巫师不是人类。

    “这位是……”

    她在打量白巫师的同时,他也在打量烟雨,白巫师惊奇烟雨的容貌,白色的连衣长裙把她衬托的如圣洁的仙子一般璀璨夺目。

    “你没必要知道。”于明明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不满的说道,“你看看手表再撒谎,现在9点钟是王爷爷读书看报的时间。”

    拉着烟雨的手,于明明撞开白巫师推门进去,房门在白巫师的眼前“砰”的一下合上,而他还沉浸在烟雨的美貌当中。

    “白巫师,是谁来了”走廊里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边走边擦汗,在他手里捧着一盆盛开的鲜花。

    “姚先生,是明明过来了。”白巫师恭敬的站在门边,朝他微微鞠躬,喉结不由的滚动一下。

    “噢!”姚德海递给他一个盒子,每天他都会为白巫师提供一袋新鲜血浆,今天他很好奇白巫师为何没有好好掩饰他对血浆的渴望

    姚德海是个心思缜密,极会钻营的人,不然也不会从两年前王富翁聘请的普通司机,迅速变身为掌管整个王氏集团的幕后高参。

    王富翁只有一个儿子,这个花花公子每日花天酒地,吃喝玩乐,根本就不管他老爸的死活,庞大的家财已经被姚德海蚕食,现在就剩一个空架子摇摇欲坠。

    站在窗口看着白巫师进入他的禅房,烟雨收回视线,接过姚德海削好的苹果,轻轻的咬了一口。

    “姚大叔,这盆花好漂亮啊!”来的路上于明明告诫烟雨千万别做出奇怪的吃相引起姚德海的注意,同时也把他怎么认识颜三的过程告诉了她。

    “姚德海这个人比白巫师还讨厌。”这是明明对他们的评价。

    “漂亮吧!这还多亏了明明,是他先发现这盆花,王董事长需要每天吸收这盆花的精华来提高免疫力,这可是花了我三百万呢!”

    姚德海伸出三根粗短的手指头比划一下,目光移向坐在床前的于明明,眼底闪过一丝阴狠。

    “噢,能治病的花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啊!”烟雨本来就是萌萌的迷糊样子,现在扮演于明明的小学同学一点也不费力。

    “小孩子懂啥,你要是晚上看见这盆花就不会这么说了。”

    姚德海耻笑她的无知,回头板着脸对守在王富翁身边的佣人说道,“10点的时候把花移到董事长床前,若有半点闪失,小心你们的脑袋。”

    “走吧明明,你也看到了董事长在睡觉,改天再来吧!”

    姚德海催促于明明下楼,倒是对烟雨和颜悦色,甚至送到门口,抓着烟雨的手不放,“我把电话号码留给你,你有什么事可以向我求助,我是有求必应。”

    烟雨单纯的脑袋并没有把姚德海的骚扰放在心上,于明明看不过眼,推开姚德海,“少打我同学主意,她和你女儿一般大,你丢不丢人”

    被一个小学生抢白,气的姚德海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去去去,快回家,少了这里讨嫌。”

    趴在狗窝边上的林影抬头看烟雨,道姑做出一个无功而返落寞的表情,走在前面的于明明心有不甘,停下脚步斜着眼睛看着姚德海上了一辆小轿车。

    “烟雨,我们今天来个釜底抽薪怎么样”小胖子把牙齿咬的“咯咯”响,双手用力好像要捏爆姚德海的头。

    “啥叫釜底抽薪”烟雨本来想打发走于明明,自己到白巫师的禅房探个究竟。

    “就是……”算了,于明明气呼呼的叹口气,他也是胡乱想了个词,反正今天说啥都要再见颜三一面。

    两人悄悄来到别墅的后面,为整个大楼提供新鲜空气的机房就在这里,于明明看多了侦探类的电视,觉得有必要从通风口钻进去,因为上次他闯入白巫师房间就发现墙上有个巨大的换气扇。

    “你怎么也跟着来了”于明明驱赶跟在身后的德牧犬,这条恶狗是白巫师养的,每次都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他是我的朋友。”烟雨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桃木剑,轻轻一挥,德牧犬就变成林影的样子,他站起身朝烟雨道谢。

    “林影,药丸三天后才会发挥极致,明日你就不需要我的帮助自由变幻身形。”

    于明明吓的跌坐在地,惊恐的看着烟雨和林影,半天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们都不是人类。”

    “他不是我是。”烟雨往旁边拽了拽于明明,单手把罩在外面的排风机罩打开,露出一个黑乎乎的风洞。

    跌坐在地的于明明比较了自己和烟雨谁的力量更强后颓废的叹口气。

    “道姑,让我先下去看一看。”林影身子矫健的跳进风井之中,还没有从颓废中缓过劲儿的于明明,眼睁睁看到一个人从坚实的墙壁闯了过来。

    “道姑!”黄飞把早上烟雨交给他的阴阳帽递过来,于明明短短的时间内遭受三次惊吓,舌头已经打结,半天说不出话来。

    “走吧。”戴上阴阳帽,烟雨撕掉长裙的裙角,回头对于明明笑笑,和黄飞一前一后跳了进去。

    于明明总算把飞走的魂魄找回,站起身拍拍屁股,用力吸口气闭着眼睛也跳了下去。

    几人在黄飞的带领下爬过很长很长一段黑暗的排风道,停在一个换气口的旁边。

    “幸好这里没有布置结界,黄飞你先过去接应一下。”烟雨用一张开路符试探了周围,墙后面的屋子既没有人看守,也没有让黄飞害怕的结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