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魔君与道姑

章节目录 第55章

    于老板的家在省城,处理完田辉的事情,也知道自己躲过了大劫,此时他的心情无比的轻松愉快,路上不时和烟雨拌个嘴弄个笑话,时间过去很快,三小时后他们已经站在省城恢弘的楼群之间。

    “月大师,烟大师,我家地方大,到那里住上几日,总比旅馆要方便的多。”

    于老板有一栋独门独户的别墅,月白想了想后应允,一方面答应给他家看风水,另一方面不舍得师妹饥一顿饱一顿吃不好饭。

    烟雨无所谓,她算出师弟的位置正是他们现在去的方位,她没把这事告诉月白,即便是告诉大师兄,大师兄的脾气未必会去找颜三,不如她自己找到更放心。

    她偷偷回头看了眼跟在远处的黄飞,心里佩服这只黄鼠狼的道行,不知用啥法子避开月白师兄的耳目,在后面安全的跟着,看来他对师弟是忠心耿耿,倒是一只好妖。

    车驶入郊外一条偏僻的林荫小道,从大都市的繁华到田园诗意般的小桥流水人家,烟雨更喜欢后者。幸亏师弟的痕迹在附近,要是在城里的高楼大厦中,她的寻找机会几乎等于零。

    “月大师,烟大师,我家里只有老婆和儿子,人口少很清静,二位有啥要求尽管提,我一定满足二位。”于老板喜形于色,这次乡下没白去,请回这样两位大师,自己以后的生意一定会日进斗金,生活幸福美满。

    “不必了,只要给我们提供一个休息的地方就可以,另外最好带独立的厨房。”月白看看车上打盹的烟雨,小师妹形色有些憔悴,这几日的奔波着实累坏了她。

    日落西山,睡足了觉的烟雨小心翼翼推开门,趴在对面房门听了小半天,房间内月白正在打坐,养精蓄锐准备晚上给烟雨画符。

    戴好乾坤帽,烟雨溜进厨房拿走锅里蒸好的一只烤鸭和几个大饼子,推开后面的窗户,仔细的瞧了一圈后,对着黑暗的树丛扬了扬手,黄飞神色慌张的从里面站出来。

    “黄飞,你收到我给你发的信息了吧”烟雨高兴的跑过来。

    “嗯,收……收到了。”黄飞挠挠头答道。

    “这片儿你熟不熟我要去找师弟,你能不能带我去”烟雨吐掉嚼了半天如同嚼蜡的大饼子,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怀疑这个饼子同样被贪食鬼吃过了。

    “可以带你去。”

    黄飞见她把大饼子扔到地上念了个咒语,饼子发出焦糊味之后融进土壤之中,吓的紧了紧自己的衣领,担心烟雨不高兴把自己也给烧了。

    出租车上,黄飞安装了一个导航系统,这种荒郊之地,竟然也能在上面搜索到。车行了十几分钟后在另一所别墅门口停下,从里面冲出一条大黑狗,黄飞刚刚打开的车门飞速合上,一脚油门后,车子飞出去十几米远,想甩开飞奔过来的大狗。

    “哇,竟然是一只幻狼。它与你不是同族的吗”

    脸贴在后车窗上,烟雨兴奋地看着越追越近的幻狼,当然它现在已经是一只血统纯正的德牧犬,烟雨很好奇是什么让它忘记自己来自异界。

    “它不是妖族,幻狼已经进入魔界,生活在魔界的齐那山附近。”黄飞将油门踩到最底并且把自己的法力发挥到极限,勉强与那只被控制了的幻狼拉开安全距离。

    “黄飞,你这样逃跑累不累啊”烟雨回头看看黄飞因为用尽了法术,脸憋得通红要死掉的样子。

    “你停车吧,难道你忘了我是茅山捉鬼降妖师”烟雨正了正自己的草帽,外面那只泯灭了天性的幻狼一点不恐怖,恐怖的是控制它神魂的那个人。

    紧急刹车之后,烟雨在惯性的作用下直接穿过前面的挡风玻璃滚落在草地上,没有起身就被追过来的德牧犬咬到了脚脖子。

    桃木剑不偏不倚正指在德牧犬的脑门上,几近疯狂的德牧犬嘴角留下的涎水打湿了烟雨的袜子,她嫌弃的踢了一脚,“幻狼,你醒过来吧。”

    有一次烟雨跟随山南真人去魔界办案子,他俩被一只疯狂的魔兽追赶躲进一个山洞之中,后来来了一位修行者,温柔的抚摸了魔兽的脑门之后,那只疯癫的魔兽变得极温顺就跟着他走了。

    山南真人没有瞧出那人当时是把一根很细的银针插进了魔兽的脑袋,回来之后以此方法想收服那些在凡间作乱的妖孽,可想而知并没有成功过一次。

    此时烟雨的桃木剑已经逼出德牧犬头顶的银针,“啪”的一声银针落地,万兽灵火从烟雨的掌心飞出,把那颗银针烧成了灰烬。

    烟雨眨巴眼睛,这是她一贯表达诧异的表情,最近万兽灵火好像不受她控制,想干啥就干啥,好在没有给她添乱。

    “唔,好冷啊!”趴在地上的德牧犬浑身抖索,脑袋被烟雨又踢了一脚,“喂,你弄脏了我的袜子。”

    幻狼竭力抬起头去看谁在跟他说话,他是夜视动物,看得一清二楚,一个人类的小女孩坐在地上,尖锐的牙齿狠狠的撕扯着一只干硬的烤鸭。

    “你……是谁我在哪里”幻狼从骨子里的冷,所以他的话都是飘忽不稳,从齿缝间挤出来的。

    “我是茅山的烟雨,你在……在这里。”烟雨指指自己所在的位置,大眼睛紧盯着眼前颤抖的幻狼。

    “你有没有值钱的东西,可以跟我换一颗药丸,能帮助你稳定神魂。”

    四个小时前月白检查了她的行李,清点了她的药丸数量,下命令说除非用钱财换,不然烟雨胆敢再送出去药丸,他就跟她翻脸。

    幻狼吃惊的抬起头,他浑身上下最值钱的东西就是右后肢上的一块脆骨,如果这个人类女孩可以救他,他愿意拿来换命。

    烟雨的桃木剑戳进幻狼的身体时,惊吓过度的黄飞痛苦的捂着脸蹲在后面不敢看。

    “这个是你的魂骨,给我你的修为就会消失,重新归零。”烟雨手握着一块晶莹剔透的骨头,眉头紧皱,想了想又把他的魂骨给按了回去,“算了,你有值钱的东西再送给我好了,我不能做这么不仁义的事情。”

    吞了烟雨的药丸,幻狼重新振作了精神,皮毛一抖化成一只四肢强壮有力,头颅高高昂起,浑身皮毛光亮的中级魔兽。

    他的身高足足有两米之高,比起瘦小的黄飞简直就是一座小山一样。

    “道姑,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请问我能为你做什么”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