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伪综漫]神之子他妹

章节目录 125.第一百二十五章

    盗文猖狂到我病从床上惊坐起, 盗文者祝你们原地炸裂!苏秦包揽了洗碗的活,做个乖巧贴心小棉袄!

    但在做完家务后,苏秦愉快的跑去了隔壁找小伙伴彼得:“彼得!你这边有没有磁铁, 很多很多的磁铁!”

    面对一路畅通无阻直接奔到他房间来的苏秦, 彼得是奔溃的就算他没有在看一些不可言说的东西,这好歹是他一个男生的房间吧, 这家伙怎么说来就来一点招呼都不打:“……我不确定,也许在车库里有更多, 你要干嘛”

    苏秦捞起了袖子一副要大干特干的姿态:“穆桂英大摆天门阵!”

    “……你刚刚说的话发音真奇怪……”被对方突然表了一脸听不懂的话语, 彼得茫然之余领着苏秦往楼下走;“你一个人拿不完,要拿去哪我帮你吧。”

    “我房间。”

    彼得脚步顿了顿, 然后继续往前走:“哦。”

    苏秦兴致勃勃的跟彼得分摊着抱了不少大小不一的磁铁块回了自己家,兴奋奋地领着他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然后本着有白工不用白不用的原则, 苏秦对着彼得指手画脚让他帮着自己把房间里铁属性的物品清理搬到了楼下杂物间,然后再安排这布置起了磁铁块要如何摆放。

    彼得被当苦力工当得无比郁闷,忍不住就开始絮絮叨叨的抱怨苏秦就会压榨他,从小就这样, 当他是免费劳动力巴拉巴拉……

    苏秦全当耳旁风, 一点都不在意,该怎么使唤他还怎么使唤他。

    两个人折腾了大半天, 苏秦一看时间快六点了, 就着衣袖擦了擦汗开口对彼得说道:“今晚在我家吃吧, 我做一顿给你当感谢。”

    彼得抬头看着苏秦, 他的目光有些复杂,像是在迟疑些什么,眉头都皱起来的盯着苏秦,这架势让苏秦感到了紧张。

    苏秦被他盯得有些毛躁,而紧接着彼得说的话让苏秦一瞬间心跳都停止了。

    他像是在怀疑又像是试探地问她:“……你真的是Suzy吧”

    苏秦端着内心混乱却一脸的冷静:“不然我还能是谁”

    彼得显得有些紧张无措,他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有些闪躲苏秦的目光注视的看向一边:“怎么说呢……我记得你很不擅长切东西,也讨厌数理化……Suzy你最近变化太大了,我可能有点不太适应你的变化……”

    看来这孩子比较单纯或者说还没看太多奇怪的电影,所以暂时没有对她的变化产生奇怪的联想,苏秦抿了抿嘴,她有些纠结自己应该怎么解释比较合理:“……彼得。”

    因为被呼唤了名字,彼得出于礼貌的转过脸跟苏秦对视,稚气未消的脸上有着几分困惑跟不安的看着她。

    苏秦缓缓深吸了一口气:“我希望你不管听到我说了什么都能冷静。”

    “呃,好的,没问题我保证。”似乎意识到苏秦接下来说话的严重性,彼得坐直了身体以表达自己会庄重对待。

    苏秦从未想过最先发觉到自己有问题的,居然会是这个不过十五六的初中生,但仔细想也不奇怪,两人是半路的青梅竹马,一起上同一个学校还一个班级,两者之间的接触甚至比Suzy跟格蕾娜的可能还多,毕竟格蕾娜平时上班,不太可能跟Suzy有很充足的时间相处,Suzy的性格很明显缺乏母亲的关爱跟管制,虽然这一切的形成各类那肯定也不想,她必须忙碌的工作赚钱才能够养活自己跟女儿,同时就丧失了对于女儿的陪伴跟管制,这是无可奈何的事。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维后,苏秦靠着门背脸色冷淡的说道:“事实上我确实不是Suzy。”

    彼得愕然的瞪大了眼,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想发出什么声音,但很快的闭上,身上在那一瞬之间气息都变化了,他像是看什么危险人物一样的盯着苏秦,只是紧紧地盯着却不说话,显然是在等着苏秦的下文。

    苏秦对他的变化只是轻轻瞥了一眼:“不用太紧张,虽然我不是她,但我确实是在她的身体里。”

    彼得的大脑是非常灵敏的,几乎一眨眼间就有了一个确切的结论:“你是里人格!”

    直接就肯定句了,少年你行的啊苏秦虽然言语里就有着引导的嫌疑,但没想到这孩子那么聪明,帮她省了不少解释的事儿:“比起人格,我更乐意你把我当成是独立的一个人。”

    苏秦这模糊的概念,却让彼得放下了许多戒心:“你是对的……总之,我可以相信你不会伤害Suzy或者是格蕾娜,对吧。”

    苏秦觉得这问题很蠢:“你会伤害你自己的身体或者你妈妈”

    彼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这孩子长得特别乖,一露出这种不好意思的笑容,就让人有种想狠狠虐他的欲望:“我不会。”

    苏秦的内心憧憧欲动,所以她也行动了:“我觉得只有四个字形容你特别贴切。”

    “什么”

    “妈的智障。”

    “哦天啊你爆粗口!”彼得吓了一跳;“快别这样!Suzy虽然也脾气不好,但坚决不说粗口……嗯,她比较抗拒自己有丁点儿跟格蕾娜相似,格蕾娜生气就会说粗口,Suzy就怎么都不会爆粗口……”

    “所以她也是智障。”苏秦一点情面都不讲,苛刻地就像是斯内普教授附体;“基因都有一半是格蕾娜提供的了,还想怎么把自己跟格蕾娜区别开,有种就自杀重头来过。”

    彼得被苏秦的毒舌吓得缩起了肩膀,宛如受惊的鹌鹑鸟:“嗯,呃……那个,我觉得你不能这么想,要是Suzy自杀了……你不也跟着死了吗。”

    苏秦摸的停止开门的动作牛头冷冷的盯着彼得,那眼神如果能实质化,大约是枪口一样的存在吧:“彼得帕克,作为一个绅士,对于女生说话的漏洞装傻,是一种美德你懂吗!”

    彼得不尴不尬的转了转眼珠子:“哇哦,至少现在我知道了。”

    苏秦瘪了瘪嘴,拉开房间门走了出去,彼得紧跟在她身后:“哦,所以……其实我该怎么称呼你”

    大约是意识到自己这个话有点不太对,彼得比划着手有些紧张的解释起来:“你看,你不是让我把你当成一个独立的人吗,是人就会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对吧……嗯,所以,我总要知道你叫什么才好称呼你对吧”

    苏秦头也没回的钻进厨房,冰箱里已经没有什么存货,好在还有点土豆,她打算搞个醋溜土豆就好了,凉拌菜一样的食物,夹在面包里吃就是全素的三明治:“苏秦。”

    “Suchi”感觉不太对,彼得却因为无法发出跟苏秦一样的音节而为难;“等等好像不对,你再说一次。”

    苏秦一边切着土豆丝一边分神看了他一眼,然后垂下眼睑微微笑了笑:“苏,秦,QIN秦。”

    “这种拼法感觉真奇怪……嗯,SuQin”彼得学得倒是很快;“SuQin!这次绝对没错了!”

    苏秦觉得这有点好笑,居然有人学念她的名字学得这么卖力:“马马虎虎,至少我能听明白你是在叫我。”

    准备开火炒菜的时候,苏秦转过身看着彼得认真交代道:“记着啊,私底下叫叫就好,我可不想让格蕾娜担心,她够忙的了。”

    彼得连连点头,跟着又笑了:“这也很不一样。”

    “哈”苏秦一下子没转过弯,但很快就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了,她转过身去开火热锅:“当然不一样,天知道我想拥有真正的妈妈想了多少年。”

    实际答案是二十年。

    七岁以前的苏秦是保姆带大的,懵懂无知的时候曾一度把保姆当成自己母亲,人家下班都不让人走,赖着要人陪她睡觉,可惜保姆阿姨自己也有孩子要回去哄,着实没时间陪她一起躺在床上看天花板上的夜光星星。

    七岁以后太后突然嫁到,太后对苏秦吧,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好是好,始终有一层隔阂,看不清说不明,苏秦也不愿意跟她撒娇,她也不会主动跟苏秦温情脉脉。

    生活物质上的满足,并不意味着人就能真的满足,苏秦就属于贪得无厌,有了生活上的物质,就还想要精神上的温暖,尤其在父亲也走之后,这种对于精神上的温存的渴望就越发明显。

    来到Suzy身体里的苏秦之所以会那么主动的想要跟格蕾娜亲近,并不是出于对暂居Suzy身体想要回报什么那么简单。

    事实上更多的是,她想要借此机会享受真正母女之间的关系,她想要感受这种血脉上羁绊的温暖。

    所以任何破坏到,或者是危害到苏秦享受目前生活的家伙,苏秦都会毫不犹豫的铲除。

    晚餐准备好后苏秦将还在睡着的格蕾娜叫醒,看彼得把她家当自己家一样非常自在地坐在餐桌前,苏秦觉得Suzy的日记果然不可全信,虽然总在抱怨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个青梅竹马,但显然Suzy跟彼得之间的关系远比苏秦猜测的要好得多。

    格蕾娜看到彼得的时候也没有多惊讶,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跟彼得打招呼:“彼得,来跟Suzy一起写作业吗”

    “是的,我觉得Suzy可能物理上有些问题不太好解决,要期末了,我很担心她能不能拿到合格的学分。”彼得说得情真意切,苏秦几乎都要以为他们之前在房间里写了一下午的作业,而不是捣鼓了她的房间一下午。

    苏秦在内心翻了白眼,果然小蜘蛛看起来纯良无害,实际上肚子里全是黑水。

    这餐饭吃得有些敷衍,毕竟苏秦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好在量是足够了,好不好吃都在说,吃饱了就不错了。

    格蕾娜临走前塞给苏琴一些钱,交代她去隔壁街区的那个大超市买一些打特价的蔬菜跟水果回来,苏秦当然不会拒绝,在送别格蕾娜之后,赶紧把碗筷洗赶紧了就出门。

    原本彼得还说要陪她一起去,被苏秦拒绝了,苏秦觉得跟他还没关系好到可以一起进出超市买菜的地步。

    虽然苏秦不会这么直白的说,任何人都不会喜欢被告知人家觉得跟你关系不够好,所以苏秦只是委婉的说明自己还会需要买些女性用品,彼得这鹌鹑般可爱的男孩子立马就表示自己作业还差点要回家写作业了。

    所谓的隔壁街区其实有点距离,苏秦必须要搭乘公交巴士,四个站之后才能抵达米尔斯购物中心,那个大型超市位于这个购物中心的二层D区。

    苏秦刚溜达进去还没开始扫货呢,突然响起了广播,听上去是有个孩子不知道玩疯去哪了,家长通过广播正在寻找。

    苏秦一开始也没怎么在意,这光天化日的,那么大个购物中心,几乎处处都有摄像头,傻子才会在这里诱拐孩子,多半是熊孩子自己玩的没谱了,听到广播了应该就能收心滚回去找爹妈了。

    没想到十多分钟后,当苏秦挑挑检检了一些蔬菜的时候,广播画风突变了请所有贵宾注意!紧急通知!我们将立即对商场进行封锁,请听从执法人员和安保人员的指示!请所有贵宾注意,紧急通知!我们将立即对商场进行封锁……

    苏秦内心一阵卧槽,但手上还是继续挑选着自己需要的蔬菜,大降价意味着这里是今天摆上货架里最后剩下的东西,不仔细点,很容易拿回去一些内里烂透的,又或者是因为别人挑选时候随意丢回来已经损害了的。

    没办法,家里穷啊,只能买这些别人选剩下的。

    之前去玛莎农场坐飞机,看起来很土豪,其实一是苏秦有学生证机票半价,而是纽约飞堪萨斯机票成人价也没超过四百美元,格蕾娜大概是存了很久的钱财攒着这机票过去又回来,而这也是为什么两位堂姐妹好久都没见的真实原因吧……

    好在赶在所谓的执法人员跟安保人员来把超市的顾客也给赶到指定区域问话前,苏秦已经成功的给自己调好的货品结账买单!

    安保先生来指挥超市顾客们顺序前往指定区域时,正好看到苏秦一脸得意把自己的商品装进购物袋的样子,小姑娘这么可爱的表现让他们没忍心对着她给黑脸,特别温柔又耐心地对她表示:“只是做一个简单的排查,帮妈妈买菜吗”

    “是的!她要上班比较忙,所以我需要给她减轻点负担。”苏秦从善如流地给这位叔叔一个甜甜的笑容。

    大老粗对十五六小女孩这种天真可爱最没辙了,忍不住就摸摸孩子的脑袋:“你可真是天使一样的好姑娘,去那边领个椅子坐一会,等排查完了,你就能回家了。”

    苏秦点点头表示明白了,转身就去领椅子,也不知道排查具体会多久,轮到自己也要时间,一直站着多累啊!

    另一边接到紧急报告要求抵达现场调查的FBI小组成员们,边走边听着联络员报到有关这次事件的大概,摩根一个晃眼感觉好像看到了谁,下意识的再扭头过去看了下,反射性的说了句:“Suzy……”

    “谁”离他最近的瑞德跟着看了过去,那边应该是顾客们排查区,能看到很多人都在排队领取安保人员派发的椅子。

    摩根倒也没详说,毕竟现在是在工作时间,随口提起一样的回答了瑞德:“就那个黑色马尾,皮肤特别白的小姑娘。”

    瑞德在人群里扫了扫,根据摩根那句皮肤特别白,还真是一眼就看到了个瘦瘦的,身高大约一米六左右,面容透着稚气,苹果肌非常饱满,应该是十四五岁左右的女孩,那皮肤真是白得反光,但是:“那是深海藻绿,不要是黑色。”

    “什么”摩根一下没明白瑞德说的是什么。

    瑞德指了指自己的头发:“你眼睛不行啊摩根探员。”

    摩根无语了,特别嫌弃的看了看他:“观察那么仔细,看来你跟她聊的不错啊。”

    瑞德顿了顿,再次看向了那边已经坐下了的小姑娘:“……事实上我认为,也许她上次个你说的话真的就是开玩笑……”

    “哇哦,她居然没联系你吗”摩根像是非常遗憾似的;“我还期待了好久呢!”

    “……并且对方未成年,就算她联系我我也只会教育她专心读书。”瑞德对于同事一副想看戏的样子十分无奈。

    “未成年总会成年的嘛!”摩根笑了,他其实也没把当初Suzy说的话当真,就是抱着万一呢,那就有戏看了的想法,才把瑞德的邮件地址给出去的。

    “你们如果闲聊够了,去跟保安队长联系,我们需要所有的搜擦数据。”霍奇的语气不轻不重,但摩根跟瑞德听着心里很羞愧正在工作的时候居然闲聊,这是一种失职。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害得两个人心情沉重的苏秦,正在无聊的坐在椅子上思考菜谱。

    越思考越觉得难过,看来她除了打工,还要接着想想其他赚钱的路子,这么穷下去,想自己做顿好的吃都困难,太悲哀了!

    “我房间。”

    彼得脚步顿了顿,然后继续往前走:“哦。”

    苏秦兴致勃勃的跟彼得分摊着抱了不少大小不一的磁铁块回了自己家,兴奋奋地领着他进入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本着有白工不用白不用的原则,苏秦对着彼得指手画脚让他帮着自己把房间里铁属性的物品清理搬到了楼下杂物间,然后再安排这布置起了磁铁块要如何摆放。

    彼得被当苦力工当得无比郁闷,忍不住就开始絮絮叨叨的抱怨苏秦就会压榨他,从小就这样,当他是免费劳动力巴拉巴拉……

    苏秦全当耳旁风,一点都不在意,该怎么使唤他还怎么使唤他。

    两个人折腾了大半天,苏秦一看时间快六点了,就着衣袖擦了擦汗开口对彼得说道:“今晚在我家吃吧,我做一顿给你当感谢。”

    彼得抬头看着苏秦,他的目光有些复杂,像是在迟疑些什么,眉头都皱起来的盯着苏秦,这架势让苏秦感到了紧张。

    苏秦被他盯得有些毛躁,而紧接着彼得说的话让苏秦一瞬间心跳都停止了。

    他像是在怀疑又像是试探地问她:“……你真的是Suzy吧”

    苏秦端着内心混乱却一脸的冷静:“不然我还能是谁”

    彼得显得有些紧张无措,他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有些闪躲苏秦的目光注视的看向一边:“怎么说呢……我记得你很不擅长切东西,也讨厌数理化……Suzy你最近变化太大了,我可能有点不太适应你的变化……”

    看来这孩子比较单纯或者说还没看太多奇怪的电影,所以暂时没有对她的变化产生奇怪的联想,苏秦抿了抿嘴,她有些纠结自己应该怎么解释比较合理:“……彼得。”

    因为被呼唤了名字,彼得出于礼貌的转过脸跟苏秦对视,稚气未消的脸上有着几分困惑跟不安的看着她。

    苏秦缓缓深吸了一口气:“我希望你不管听到我说了什么都能冷静。”

    “呃,好的,没问题我保证。”似乎意识到苏秦接下来说话的严重性,彼得坐直了身体以表达自己会庄重对待。

    苏秦从未想过最先发觉到自己有问题的,居然会是这个不过十五六的初中生,但仔细想也不奇怪,两人是半路的青梅竹马,一起上同一个学校还一个班级,两者之间的接触甚至比Suzy跟格蕾娜的可能还多,毕竟格蕾娜平时上班,不太可能跟Suzy有很充足的时间相处,Suzy的性格很明显缺乏母亲的关爱跟管制,虽然这一切的形成各类那肯定也不想,她必须忙碌的工作赚钱才能够养活自己跟女儿,同时就丧失了对于女儿的陪伴跟管制,这是无可奈何的事。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维后,苏秦靠着门背脸色冷淡的说道:“事实上我确实不是Suzy。”

    彼得愕然的瞪大了眼,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想发出什么声音,但很快的闭上,身上在那一瞬之间气息都变化了,他像是看什么危险人物一样的盯着苏秦,只是紧紧地盯着却不说话,显然是在等着苏秦的下文。

    苏秦对他的变化只是轻轻瞥了一眼:“不用太紧张,虽然我不是她,但我确实是在她的身体里。”

    彼得的大脑是非常灵敏的,几乎一眨眼间就有了一个确切的结论:“你是里人格!”

    直接就肯定句了,少年你行的啊苏秦虽然言语里就有着引导的嫌疑,但没想到这孩子那么聪明,帮她省了不少解释的事儿:“比起人格,我更乐意你把我当成是独立的一个人。”

    苏秦这模糊的概念,却让彼得放下了许多戒心:“你是对的……总之,我可以相信你不会伤害Suzy或者是格蕾娜,对吧。”

    苏秦觉得这问题很蠢:“你会伤害你自己的身体或者你妈妈”

    彼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这孩子长得特别乖,一露出这种不好意思的笑容,就让人有种想狠狠虐他的欲望:“我不会。”

    苏秦的内心憧憧欲动,所以她也行动了:“我觉得只有四个字形容你特别贴切。”

    “什么”

    “妈的智障。”

    “哦天啊你爆粗口!”彼得吓了一跳;“快别这样!Suzy虽然也脾气不好,但坚决不说粗口……嗯,她比较抗拒自己有丁点儿跟格蕾娜相似,格蕾娜生气就会说粗口,Suzy就怎么都不会爆粗口……”

    “所以她也是智障。”苏秦一点情面都不讲,苛刻地就像是斯内普教授附体;“基因都有一半是格蕾娜提供的了,还想怎么把自己跟格蕾娜区别开,有种就自杀重头来过。”

    彼得被苏秦的毒舌吓得缩起了肩膀,宛如受惊的鹌鹑鸟:“嗯,呃……那个,我觉得你不能这么想,要是Suzy自杀了……你不也跟着死了吗。”

    苏秦摸的停止开门的动作牛头冷冷的盯着彼得,那眼神如果能实质化,大约是枪口一样的存在吧:“彼得帕克,作为一个绅士,对于女生说话的漏洞装傻,是一种美德你懂吗!”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