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格桑梅朵

章节目录 59 第 59 章

    .    钟奕铭回雁京之后,梅朵并没有立刻跟他提起他妈妈来找过她的事,她还在斟酌,要怎么跟他说。百度搜索八戒中文网.会员登入无弹窗广告

    看到茶几上放着一个精致的礼盒,梅朵打开看看,见是一只木烟斗,好奇的拿起来看看,烟斗上绘有花纹,摸起来非常光滑,问钟奕铭:“这烟斗是要送人的吗”

    钟奕铭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她拿在手里,告诉她,这是一只石楠木根雕成的烟斗,他从一位英国商人那里花高价买来,准备送给他爸爸当生日礼物。

    “我爸喜欢收集古今中外各种烟斗,产自地中海沿岸悬崖峭壁上的石楠根是制作烟斗最好的材料。”钟奕铭走过去从她手里把烟斗接过去,小心的放起来。

    “你打算回家去了”梅朵疑惑的看着钟奕铭,却见他摇了摇头。“下个月就是我爸生日,我虽然不能回去,寿礼却得送到,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爸,我是他儿子。”

    “其实……你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回家去的,总是飘在外面也不是长久之计,父母年纪越来越大,子女能陪伴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此时不尽孝,将来只怕会后悔。”梅朵很小声的说。钟奕铭微微的皱着眉:“你说什么”

    她这才抬起头:“我说,你总不能一直这样,该回家的时候还是回家吧,你爸爸过生日,你不回去他会很伤心。”“那你怎么办”钟奕铭轻抚梅朵的头发。

    “我在家里等你。”梅朵甜甜的笑,他能顾虑到她,她已经很感动了。钟奕铭俯,认真的看着她:“除非带你一起回去,不然,我不回去。”梅朵更感动了,搂着他抱着他腰,在他腰上蹭。两人抱在一起,非常亲昵,一起生活这么久,对方早已成了自己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程珊珊跟小姑子钟淑怡说起自己和钟孝礼的对话,钟淑怡撺掇她:“嫂子,听我哥的意思,还是很希望奕铭能回家来的,你跟奕铭说一下,叫他那天一定要到,自己爸爸过生日,不回家于情于理都不合。”

    “可他非得带梅朵不可,你哥偏偏不答应让梅朵进门。”程珊珊为难的就是这地方。儿子的态度她知道,离了那丫头不行,老公这边也强硬,让她夹在中间为难。

    钟淑怡给她出主意:“我哥那只是说说,到时候奕铭把梅朵带回家,我就不信他好意思当着宾客的面把孩子撵出去,接不接受是另一说,该热闹的时候也别扫了大家的兴,你说是不是”程珊珊点头:“我也是这样想,过生日总要热热闹闹的,儿子不在哪行。”

    “所以啊,你跟奕铭说,让他回来,他坚持带梅朵,你就答应他,你俩要是都唱白脸,奕铭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回家来”钟淑怡顺水推舟的说。程珊珊想想她的话,觉得很有道理,打电话给儿子。

    钟奕铭接到妈妈让他回家的电话,很有些为难:“妈,我还是那句话,不带梅朵我不回去。”“那你就带她回来好了,你爸爸的生日,你不回来怎么行。”程珊珊一心希望儿子能回家,对梅朵的事也不是那么固执己见了。

    “这可是您说的,到时候我带她回去,您可别给她脸色看。”钟奕铭兴奋不已,以至于程珊珊在电话里又说了什么,他都没听到。

    挂断了电话之后,钟奕铭想打电话给梅朵,看看开会的时间要到了,只得先忍住,收拾好东西离开办公室往会议室走,电梯里遇上夏檀,他微微点头,对方也跟他笑笑,彼此皆是一副井水不犯河水的表情。

    对上回的事,钟奕铭倒很佩服夏檀事后的态度,起码她没有像一般女人那样着急跳脚,也没有把事情扩大化,因为她不傻,知道这种事若是嚷嚷出去,除了越描越黑不会有更好的结果,还不如吃下哑巴亏,先求自保。

    而对于钟奕铭来说,他给对方一个教训目的也达到了,没必要把对方逼急了鱼死网破,他还准备慢慢的把背后的那条大鱼调出来,说到底,那条大鱼才是罪魁祸首。

    “ing,能跟你谈谈吗”出电梯前,夏檀忽然站住,扭头看向钟奕铭。钟奕铭诧异,没想到夏檀会主动跟自己说话,随即问:“有什么事”“你会感兴趣的事。”夏檀嫣然一笑,转身离去。

    钟奕铭拿不准她这是故弄玄虚还是真有其事,并没有立刻给她打电话,他知道,若是她真有要紧事,她会比他还急,心理较量,谁着急谁落下风。

    夏檀等了两天,钟奕铭也没有主动联系她,不由得有些沉不住气,主动打电话给他:“你今天下班后有空吗”“我要加班。”钟奕铭的语气淡淡的,知道自己越是疏远,她就越是急不可耐,有秘密的人往往经不起等。

    “那就现在吧,你只要抽一个小时,我会给你看点东西。”夏檀颇有些着急的意思。钟奕铭这回倒没推辞,他听出来了,夏檀急于告诉他的事不会是事出无因。

    公司附近的茶馆里,夏檀开门见山的告诉钟奕铭,她手上有一份跟梅朵有关的重要资料,钟奕铭若是有兴趣,可以开个价卖给他。

    点了一支烟,夏檀轻轻吸了一口,姿势优雅的用手指夹着烟卷儿:“跟聪明人,我就不说题外话了,我没有确实证据,也不会找上你,你不要,我可以卖给别人。”钟奕铭凝视她眼睛,未置可否,眉头轻锁:“我凭什么相信你呢”

    “司徒慧蓝找上我,利用我报复你,我想你应该已经有数了,不然上次不会布那个局害我,你会这样反击,我不奇怪,但是我也不能白白当你们的棋子。”夏檀并不想隐瞒她的真实目的,拿出口红在餐巾纸上涂抹三个字,推给钟奕铭看。

    钟奕铭看到餐巾纸上写着“徐天朔”,心中一惊,目光不知不觉就凝重起来,可还是沉住了气,缓缓地抬起头看着对方。

    夏檀对他的表情很满意,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对着他的脸吐了个烟圈:“别不相信女人的直觉,尤其是我这样的女人,我和徐天朔虽然只见过一面,却能感觉到他对梅朵不一般。”

    “怎么说”钟奕铭的声音里分明有了一丝紧张。夏檀靠近他:“不如先说说,你能给我什么好处”钟奕铭知道这女人贪得无厌,可还是耐住了性子:“你想要多少”

    “不多,对你钟少爷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我夏檀不是个贪得无厌的人,你低估我了。”夏檀淡淡一笑,要让对方相信自己的话,首先要把态度亮给对方,钟奕铭这种世家子弟,平时可能骄纵,关键时刻脑子绝对好使,自己犯不着跟他死磕。

    夏檀在纸上写了一个数字,钟奕铭看到之后眼睛眨了眨,虽说不是十分巨大,也算是几辈子都不愁了,定住心神:“除非你告诉我的话值这个价,不然也别把我当冤大头。”“我这么急着把消息卖给你,你觉得会是无关痛痒的消息吗”夏檀瞥着钟奕铭,跟他笑。

    “我只有一个条件,交出所有资料,严守秘密,并且尽快出国,永远也不许再到雁京来。”钟奕铭目光锐利的看着夏檀。夏檀点了点头:“事实上,出国的事我一直在办。这次我之所以选择把消息卖给你而不是司徒慧蓝,是觉得你会对这件事更感兴趣,出更高的价。”

    “行,只要你证据确凿,我愿意买,你说。”钟奕铭决定先听听她说的。夏檀喝了口柠檬水,才缓缓告诉他,那次在酒会上看到徐天朔,她当时就觉得不对劲,随即开始调查。

    “我原本以为,梅朵跟他有暧昧关系,或者说,他对梅朵有不正常心理,后来我找人调查过之后推翻了这个想法。”夏檀慢悠悠的说。钟奕铭赞同的点点头:“他是梅朵爸爸的朋友,也是同学。”

    “对,这一点我费了很多工夫查过,他俩的确是大学同学,而且关系还很不错,属于经常有联系那种。我前段时间去成都,找到他们当年的一个同学,证实了一件事情。”夏檀有意顿了顿,卖关子。

    “什么事”钟奕铭有些着急的问。原先他调查徐天朔和梅朵关系的时候,也是到这里戛然而止,相信了徐天朔的解释,之后他和梅朵渐渐相爱,调查的事也就搁置了。

    “梅朵爸爸出车祸的地点是成都,而不是家乡的县城,我找关系到当地交警队证实过,有当年的现场笔录和事故处理结果。”夏檀的语速渐渐加快,见钟奕铭完全进入她的思路,她也就不再停顿。

    “然后呢”

    “梅朵爸爸之所以会去成都,是为了参加毕业十五周年同学会,那次同学会因为很有纪念意义,他们的很多同学都去了,包括远在雁京的徐天朔。老同学很多年没见,那场面可想而知,喝多了喝醉了也很正常,你说是不是”

    钟奕铭点了点头,心中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夏檀幽幽的叹了口气:“可悲啊,梅朵一直敬重的徐叔叔,就是间接害死她爸爸的凶手!”

    “你说什么”钟奕铭激动地声音都变了。夏檀见他脸色发白,自然猜到他情绪的变化,安抚他:“你激动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

    钟奕铭好不容易才抑制住情绪,向夏檀摆摆手,示意她继续说。夏檀这才道:“徐天朔酒量不怎么样,所以他并没有多喝,但是他一个同学却醉的不省人事,而且那个同学是开车来的,眼看着瘫倒在酒店,徐天朔出于关心,把他架上车以后,自己替他开车,准备把他送回家再回自己住的酒店,结果在回酒店的路上,发生了惨剧,结果你知道的,梅朵的爸爸被撞死了。”

    “这么说,徐天朔就是那个肇事司机”钟奕铭觉得这事儿难以置信,这类事故,交警只要一查就能查到,梅朵和她妈妈没理由不知道肇事司机是谁,怎么可能堂而皇之接受他帮助那么多年。

    夏檀摇了摇头:“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徐天朔为了避让一辆逆向行驶的摩托车,把车转向道路一侧,结果后面的车来不及反应,急转方向盘之后冲下快车道,撞倒路边的两个行人之后撞到了行道树上,司机和其中一个行人当场死亡、一个行人重伤。当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路上没有任何目击者,甚至连监控录像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徐天朔为了自保,开车跑了,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出事的是自己的好朋友。”

    钟奕铭震惊的无以复加,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说,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可是为什么,他的潜意识却相信了夏檀的这番话。徐天朔那时候太过反常的举动,是不是已经在他脑海深处留下了疑云

    “你有什么证据监控录像都调不出。”钟奕铭恢复了些许理智,质问夏檀。夏檀道:“我父亲的一个朋友在成都颇有人脉,我找到他,打通了一些关节,调出了交警队的笔录,当年那个重伤的行人,目睹了事件的经过,但是因为肇事车主一个逃逸一个死亡,警方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也就不了了之。”

    “这也不能证明那辆肇事车的司机就是徐天朔。”钟奕铭虽然在某种程度上认可了夏檀的推论,却还是想知道她到底掌握了什么进一步的证据。

    格桑梅朵59格桑梅朵全文免费阅读59第59章更新完毕!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