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傅郎

章节目录 75 七十五

    荣耀快醉了。

    滴酒未沾,先醉的是心,紧接着理智放空,兽性钻营。

    这样都还能把持住的男人,真的,八成是那方面有问题。

    荣耀周身零配件运转正常,光是想想,都难受的紧。

    “今天……要不要在一起”

    江小柒又问了一遍。

    荣耀倒吸一口气。

    辉星酒店的客房顶楼,有一个风景最好的套房常年空置着,是专门留给江家人的。

    住进去的多半是江水企业的客户。

    江小柒和荣耀分开行动,江小柒去了大堂拿房卡,荣耀则直接从地下停车场上顶楼,尽量少被人看见。嗯,对,就跟做贼似的。

    “做贼”之前,江小柒还给江韶光发了条信息,很委婉,就是告诉他,他女儿今天不回家了,还有他女儿的未婚夫今天也不回俱乐部了。

    然后也不管她爹会是个什么心情,反正她要洗洗睡了。

    那什么,还怪紧张的。

    一会儿脱衣服的时候,说什么呢

    就说“快来数数我身上有几颗痣”,吼吼,原来也有她说不出口的话。

    套房的隔音效果不错,在卧房里隐隐约约可以听见洗澡间传出来的水声。

    水声戛然而止的时候,江小柒也没有在意。

    冷不丁,就有个移动的果体出现在了眼前。

    其实也没有,好歹还裹了条浴巾。

    但他个子高体积大啊,总感觉穿的少,就跟没穿似的。

    赤裸裸的男色勾引。

    原本以为自己也会害羞的江小柒,又干了件出格的事情。

    她扯了荣耀的浴巾,直接将他推倒。

    这男人也是奇怪的要命,里面穿着平角裤,外面还裹个屁的浴巾啊。

    江小柒伸手拉了他平角裤的皮筋,拉的很高,忽又一松,就听见皮筋崩打肉体的声音。

    这恶趣味,也是让人无语之极。

    听他“嘶”了一下,她呵呵地笑。

    后面的事情……不过是扯烂衣服,翻滚喘息。

    两个人都是不怕死的,一开始疼的要命,也没谁提起暂停。

    后来……记不太清了,迷迷糊糊的,如果她是块橡皮泥,早就被他从长的揉成了圆的,又从圆的搓成了长的。

    男人的好奇心,不管是他有的还是他没有的地方,他总要摸上一遍。

    尺寸,也记不清了,大概也许应该是够用的。

    技术,更加说不清,反正大概也许应该也是能用的。毕竟,就算现在还有点儿菜,做的多了,也能长进。

    总之,四个字少儿不宜。

    一不小心,彼此的身上都留有烙印。

    事儿挺大的,一大清早,还要去参加cba联赛的冠军加冕典礼。

    幸亏现在还是春天,江小柒换衣服的时候,不仅没穿低领,还特地给自己搭配了一条丝巾。

    荣耀高兴啊,原来如此这般就可以杜绝江小柒穿低领。

    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变机智了。

    cba的冠军加冕,其实也就那样了。

    有人讲话,有人表演,接着就是颁鼎,以及发戒指。

    cba冠军鼎,也就是牟作云杯,是选用整块上等翡翠雕刻制成的中国商代王鼎,其华贵与气势让人惊叹不已。

    杯重约10公斤,高45厘米,底座为边长22厘米的正方形。

    底座正面刻有“中国篮球至尊鼎”和“cba联赛总冠军牟作云杯”字样。

    每个赛季的cba联赛总冠军球队的名字都将被记载在底座的左右两侧。

    至尊鼎的底座内部套装了一个重达15公斤的翡翠印章。

    印章为边长20厘米正方形,高10公分。印章顶部是cba职业联赛的新标志“篮球的面孔”的球形浮雕。底面刻有“中国篮球至尊印”字样,字体和排列与故宫收藏的古代玉玺相同。

    为什么要用鼎

    则是因为鼎是历史上封王封侯的标志物,象征着总冠军的球队是cba联赛中的王者之师。

    这个鼎象征着荣誉,就和古代的传国玉玺差不多,它是流动性的,今年在我家,明年花落谁家还不一定。

    倒不如那个cba总冠军的戒指来的实际。

    原本是要等到新的赛季开始,才能领到上一季的总冠军戒指,毕竟要定做不是。

    但今年,cba的珠宝合作方下手超快,不过一个多月的功夫,就制作好了十八枚戒指。

    当然是钻戒,还是钻石很多很多的钻戒,每一枚戒指的钻石总重量不会低于五克拉,还都是vs级以上的纯净钻石。

    至于造型就不吐槽了,基本上每年都能丑出一个新的境界。

    当然,不管它多丑,它的意义都是非凡的,有象征意义。

    譬如正中间有二十颗稍大一些的方钻,象征着辉星俱乐部成立二十年。

    成立了二十年才拿到了第一个总冠军……也是不容易。

    郜青云发表夺冠感言的时候,飙泪道:“明年我们依然是冠军。”

    这是一不小心,也被传染上了江小柒的嚣张霸气。

    戒指才拿到手,荣耀这儿还没能以求婚的半跪姿势将戒指戴到江小柒的手上,那边的欧玉树拿着戒指,还从钊大致的手上接过了一束红色的玫瑰花,扭扭捏捏地向着篮球宝贝坐席走去。

    按理说,颁鼎典礼已经没篮球宝贝什么事了,但是同喜不是,好歹也算是一个团队的。

    穿西装打着领带的欧玉树正儿八经的小鲜肉一枚,早在他走过来的时候,辉星的篮球宝贝们已经乱成了一团,叫问着“是谁,是谁”。

    只有赵豆豆吓的一激灵,站在人堆里,挤不出去。

    认真起来的小欧还是很帅的,径直走到赵豆豆的跟前。

    钊大致在他身后提醒:“半跪,半跪。”

    欧玉树纠结了半晌,声音很轻地说:“我不求婚……”

    话说了一半,看见了赵豆豆警惕的小眼神,有点儿囧,索性大声道:“赵豆豆,做我女朋友吧1

    辉星的球员都是奇葩啊奇葩!比赛的时候,经理和球员秀恩爱。比赛结束了,球员又和宝贝秀恩爱。

    这算不算“上梁不正下梁歪”呢!

    赵豆豆接了玫瑰,死活不要戒指,又不是个铁圈,18k金的钻戒,至少值个五六十万。再说了,意义非凡的东西,套在手上那叫压力。

    两个人,一个人“我给你戴上,戴上”,另一个“我不能要,不能要”,看那架势,一时半会牵扯不清。

    荣耀和江小柒站在一块儿看热闹。

    江小柒问:“小欧和豆豆啥时候对上眼儿的”

    荣耀也不知道啊!同觉得好玩儿又惊奇。有一种“我是过来人,在看小孩儿胡闹”的莫名优越感。

    他看了看媒体焦点中稚嫩的小欧和豆豆,又看了看自己身旁的江小柒,轻轻地将总冠军戒指放到了她的手心里。

    江小柒低头看了一眼,撇嘴说:“丑。”

    荣耀附和:“嗯,确实有一点。”

    江小柒将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拇指上,当做扳指倒是挺合适的,她举起了手让他看,还仰了头看他:“还丑吗”

    荣耀摇了摇头,把她的手攥在了手心。

    “一个星期以后要到国家队报道。”江小柒叹口气,提醒。

    “嗯,准备好了。”

    “能不能进八强又和美国分到了一组。”

    “争取进四强。”

    “和美国争冠军怎么样”

    “嗯,有难度。”

    “奥运会结束了,还想去nba吗”

    “去,我必须得和欧克打一场比赛。”

    “欧克!为什么非得和欧克打”

    “你不知道吗”荣耀翻了眼睛。

    “不知道啊!比三分球的命中率”

    “比谁更帅气。”

    “幼稚!”

    “……江小柒,我爱你。”

    “切,都已经说过八百遍的事情。”

    ……

    本来以为这是得让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被小欧这么一搅和,忽然发现两个人的感情,两个人温馨。

    和篮球运动员恋爱,就得承受的了异地的压力。

    江小柒的神经还是足够强大的。

    男人的荣誉自然有男人自己去争取和护卫,女人要干的事情也不少,因为女人也是独立的个体、不依赖,不攀附,独自进取。

    未来的人生,他们一定会走在一起。但是,各自的人生价值,还得由个人来实现。

    放他飞,飞的多高都没有关系,因为她也是向上的姿态,将要一飞而起。

    对,她是江小柒,嚣张是本能,努力是惯性。

    没有一个篮球运动员会知道自己还要打多少场比赛,更加不清楚能赢多少场又会输多少回。

    谁的人生都是未知的呢!

    而荣耀唯一清楚的事情,那就是爱上江小柒,是他最大的幸运。 166阅读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