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傅郎

章节目录 74 七十四

    辉星一共要和云达打七场比赛,四场主场,三场客场。

    前两场辉星主场,中间三场云达主场,最后两场比赛还是回辉星。

    辉星在自己的主场打的云达“哭爹喊娘”,斯莫克犯规四次,差点儿集齐了五次被罚出场。

    而二十岁的小将邓朗程则直接被罚下了场,谁叫他再一次耍贱,故意摔到呢!

    第一场比赛结束,斯莫克是黑着脸离开的,但他是黑人,黑不黑的都一样。

    第二场比赛结束,斯莫克的心情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去,除了脸一直都很黑之外,他脱了自己的球衣,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他的脾气本来就不好,这是众所周知的,要不常规赛的时候,辉星也不会和云达干那一仗。

    不过好在,斯莫克是个长记性的,这一次他没再让镜头捕捉到他骂人的模样。

    不止是斯莫克,几乎是所有的云达球员都在想好了,好了,终于到我们的主场了,再也不会被压着打。

    只要主场三场皆能赢,说不定他们还能像逆袭昌海那样,逆袭了辉星。

    都说辉星是本季cba联赛的黑马,鹿死谁手,可还不一定。

    已经走到了决赛,任谁都想拼一把,成就自己。

    江小柒可管不了旁人的心思,其实就是管得了她也懒得管,不过就是按部就班做着自己该做的,然后偶尔神来一笔,就像个。

    辉星即将远赴云达作战的头一天,她钦点了三十名安保人员随行。

    还美其名曰“为了保证比赛能够顺利进行”。

    这就是啪啪打脸的节奏。

    上次打人的明明是她!

    有的时候,江小柒也会选择性失忆。

    如此一来,谁都知道她护短的个性。

    送走了辉星的球员,江小柒开始和国篮队的教练窦云山联系。

    窦教练也是篮球界的传奇,被成为中国篮球的“救火专家”,执掌过男篮,也接手过女篮,每次都是在低谷受命,高峰离开。

    五年前,带领中国女篮夺得了亚锦赛冠军,随后卸任。

    去年,接任男篮教练,随后对中国男篮进行了一系列的换血。

    江小柒找他,反正…没什么好事情,就是想要赞助中国篮球队的战服。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每一届的奥运会战服都是由著名的运动品牌精心设计。

    她和荣耀的“耀”才不过刚刚开始运营,知名度和品牌信任度不如人那是自然的事情。

    而且用谁的赞助,也不是窦云山说的算的事情。

    可她不找他,也没人可找不是。

    总得绑一个人上她的贼船。

    江小柒来找窦云山,其实挺让窦嘉木意外的。

    他向荣耀等人发出的邀请函,至今都没有非常明确的回应。

    按理说,一般很少会有运动员拒绝为国争光的事情。

    但,不落实下来,心里到底不够踏实。

    并且离奥运会的比赛只有四个月的准备时间。

    他原本在篮球馆上给已经到队的球员训练,一听见江小柒到来的讯息,就赶紧把训练工作交给了助教李林。

    江小柒的思路一直都很清晰,见到窦云山,连弯子都没绕,开门见山:“男篮的运动服交给我们吧”

    窦云山意外的很,怎么也想不到江小柒要说的是这个问题,他笑了一下,“来谈条件的是吧!”

    “不是,我是来请求帮助的。”江小柒笑的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谈条件!别傻了,这就好比市委遇上了省委,官大一级压死人,她就算有人有钱,也不想穿篮协给的小鞋。

    只是,这才见第一件就请求帮助……窦云山很为难,“你想办的事情……”

    没直接说不行。

    “这一季的cba联赛我们一定能赢。”江小柒好似一下子转换了话题,但试探和殷切的目光并没有从窦教练的身上撤去。

    窦云山的心里也有数,轻笑了一下说:“我承认今年的辉星不同往昔,但比赛这回事,不到最后时刻,谁也不能提前下结论。云达和昌海的比赛,没打最后一刻之前,大家都觉得赢的会是昌海,但是云达爆冷进了决赛。我的意思不是说不看好辉星……”

    江小柒眨了眨眼睛,还是很自信:“辉星一定会赢。”

    窦云山愣了一下,倒是也笑了,问她:“你知道你这个一定赢有多难吗”

    “知道。云达好不容易盼来了主场作战,这一场比赛……艰难。”

    “你很清醒。”

    “是,所以我才说辉星一定能赢。”

    窦云山还是第一次有被人牵着走的感觉,江小柒不像是其他求人办事的有股黏糊劲,她只是表明了来意,之后便一句也不提。

    但她走后很久,窦云山还在想她说的事情。

    奇怪,他明明是个特别怕麻烦的人。

    辉星客场作战云达,真的,可想而知会有多么艰难。

    江小柒见过窦云山之后,没有回上秋,直接去了云达。

    时间是挤出来的,她可以在云达呆上三个多小时,就得飞回上秋。

    而她可以呆的三个多小时时间,正是辉星和云达的比赛时间。

    一下了飞机,她没有赶去云达市的篮球馆,想想也是,去得一个多小时,回来一个多小时,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全都浪费在了路上,何必!

    就是没想起来她来云达,又是何必!

    她去了机场宾馆,开了个房间准备看直播。

    客场作战肯定没有主场作战顺利,不止是江小柒,只要是关注cba决赛的人都知道这将是一场艰难的战役。

    辉星是一路高调走到的决赛,本以为辉星已经算是本届比赛的最大黑马了,谁又能想到云达爆冷赢了昌海呢!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谁也不甘心冠军的宝座被对方拿下。

    从比赛一开始,就是揪心的状态。

    比赛不过进行到第二小节,欧玉树已经被判罚四次,不需要气愤,反正在辉星的主场,也是这么对待云达球员的。

    郜青云不得不将他替换下场,换上了连续三场都没有首发的利司道。

    按理说,利司道比欧玉树更难缠。

    但是利司道有脚伤啊,而且自从脚伤,上场就没有什么规律,有几场状态不错,但紧接着还有几场上场的时间不足五分钟。试想,若是利司道复原的很好,郜青云不可能不先用他这张王牌。

    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云达的教练也就只能祈求他的猜测是对的。

    云达采用的就是挨个击破的战术,趁着利司道刚刚上场,他和荣耀的配合还不是很顺畅,云达的教练叫了暂停,指示在场的五名球员,五防一,争取一个小节的功夫让荣耀下场。

    五防一,哪有那种打法,是什么概念呢就是让他寸步难行,而且让他一出手就犯规。

    先把辉星的主力弄下去,剩下的水平也就是一般化了,鹿死谁手还真是不一定。

    荣耀被防的太紧,几次出手不成,不用郜青云叫暂停,他和利司道交换了个眼神,改变了打法。

    荣耀斯文了太久,倒叫许多人忘记了他曾经也是nba中数的上号的野兽派,三分球是后来才投准的,一开始会的可是猛冲猛打。

    想要防住荣耀,必须得云达的五名球员挡在他的面前。

    荣耀也果然不负众望,以一己之力,牵制了云达的所有力量。

    但是,很快云达就防不住了。

    荣耀那个疯子为什么每次都能把球传出去

    云达的球员想不通,云达的教练干着急。

    江小柒看的呵呵直笑,其实她也觉得挺神奇的,明明没有出手的空间,荣耀硬是将球从斯莫克的传了出去。

    一个女人看篮球直播,还能看笑,只能有两个原因,要不就是直播比较奇葩,要不就是这个女人比较奇葩。

    奇葩的江小柒乐呵呵地看着直播……看睡着了。

    最近实在是身心俱疲,而且她不是和窦云山虚张声势,而是坚信荣耀可以。

    信心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反正她就是相信。

    等到闹铃将她叫醒,辉星正在和云达打第五个加时。

    要不是云达难缠的紧,豁出去了不要脸,也想赢了这场比赛的话,这场比赛怎么也不可能打进加时。

    江小柒整理好了发型,拉着行李箱去机场换登机牌,大概是觉得就这样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不符合自己的个性,和登机牌一起拍了张自拍,发到了朋友圈里。

    已经是第五个加时了,每到关键的时刻,裁判的哨声总是偏向云达,丛向北已经快按耐不住暴脾气了,想要缓解一下心情,掏出了手机。

    一旁的郜青云还瞪了他一眼,现在还在比赛的时间,助教就这么“心不在焉”的玩手机,不一定会被媒体报道成什么样子。

    就是这个时候,丛向北“嘿”了一声后,指着手机道:“真假boss来了,又走了。”

    郜青云和荣耀同时伸头去看他的手机,同时惊了片刻,然后对视了一眼江小柒看着呢!

    郜青云叫了暂停。

    换人。

    歇够了的荣耀,势必要还以云达之暴击。

    雷霆暴击,要不是打了五个加时,没准儿他还能赶的上和他未婚妻见上一面呢!

    谁也想不到,在常规赛时上演的十秒绝杀,再一次出现了。

    荣耀上场的第一秒钟,持球进了半场,在斯莫克严防死守的情况下,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会像刚刚的打法一样,寻找巧妙的时机将球传给利司道,云达的球员已经自动分成了三组,两人严防荣耀,两人防备利司道,还有一人紧盯着辉星的其他小将。

    荣耀上场的第二秒钟,忽视了斯莫克的防守,三分线外起跳投篮。

    斯莫克在他投篮的瞬间,也跟着跳起,谁能相信呢,荣耀跳的居然比他还要高。

    荣耀上场的第三秒钟,三分进账。

    紧接着是第四秒钟的抢下篮板,第五秒钟的勾手投篮,势不可挡。

    第六秒钟得到利司道的助攻,第七秒钟再一次有三分进账。

    第八秒钟还是利司道的助攻,第九秒钟三分线内起跳,投篮的位置不是很好,依旧有两分进账。

    太快了,快的裁判根本就没找到吹哨的时机。

    十秒内得了十分,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着仅仅十秒的时间,便打碎了云达所有人的希望。

    希望是什么呢

    要不是有着这一丝丝的希望,云达和辉星怎么也不可能打到第五个加时。

    现在,全完了。

    真的,全完了。

    不会再有第六个加时了。

    甚至……不会再有赢的机会了。

    五分钟的加时很快就过去了,裁判吹响了结束哨声的时候,正是云达的攻击时间,斯莫克持球,哨声响起的同时,他投篮出手。

    如果这个球进了……就是个压哨球。

    压哨球是篮球比赛中最为激动人心的时刻,伴随着终场哨声响起,篮球划出那道美丽的弧线直入篮筐,那种绝杀对手的快感每每让人荡气回肠激动不已。

    然并卵,云达的这个压哨球并不能改变它的命运。

    最终的比分定格在133:144,辉星领先了云达足有十一分。

    看着篮球入筐,斯莫克偏了偏头还摊了摊手,向球迷们表示着自己的无奈。

    这一季的黑马注定了只有一匹,那是有了荣耀的辉星,如虎添翼。

    不服吗

    赛场上找荣耀,赛场外找江小柒。

    好久没干和人吵架的事情,一回了辉星的江小柒就立马披了个马甲,上网发帖斥责云达的无赖以及裁判的偏心。

    发贴的目的就是挑事的,帖子的标题“哈哈,叫你偏心,叫你偏心,还不是辉星赢!打脸啪啪的!”

    真是要命啊,但凡是云达的球迷都有一种快疯了的感觉。

    赢就赢吧,赢得那么高调,是不是太没品

    还有,主场的那点子不能说的事情,都抖出来又是何必,就好像辉星不会有主场似的。

    太窝心了,以至于帖子无人问津。

    江小柒凝聚了全身的战斗力,就好比一只斗鸡,已经竖起了鸡毛,我去,就是没人来和她掐架哩!

    求掐架没求来的江小柒,转而找她未婚夫聊天去了。

    两个人视频,荣耀刚洗完澡还没来得及穿上上衣,有一种故意卖弄男色的风情。

    江小柒故意捂了捂眼睛,从指缝中看他坐立不安的表情,又挪开了手,嘻嘻一笑:“转个圈我看看。”

    “看什么看”荣耀嘴上反对,身体倒很听话,不止转了一圈,转过来之后,一脸的妻迷表情,然后道:“我们赢了三场了,只要再赢一场……”

    七场四胜,只要再赢一场,辉星就注定了是本季cba的冠军。

    江小柒又不是不识数,还用他来告诉她!好不容易抽空视个频,也不是为了说这件事情。

    荣耀的话忽然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江小柒正在动手解自己的白衬衣。

    要疯了~

    “你,干,什,么”明明是福利,荣耀却是咬牙切齿说话的。

    江小柒已经解开了最后一颗扣子,两手捏着衣襟道:“不干什么啊,转一圈给你看看。”

    紧张,太紧张了!

    我去,江小柒的衬衣里面居然穿着运动背心。

    就是那种将曲线包裹的很紧,偶尔露一点点的沟,仅此而已。

    “呵呵,失望了吗”江小柒问。

    那是一种,惊个半死,心都跳到了嗓子眼边,忽然“咣”的一下,直接摔到了底的感觉。

    并不能简简单单地用“失望”两个字来形容。

    荣耀偶尔也能在江小柒的面前机智一把,他强行转了话题:“锁骨不错!”

    “第二性征呢”江小柒下意识挺了挺胸。

    荣耀很快瞟了一眼,“也,还行。”

    “切。”她忽地一挑眉道:“看的见,摸不着。”

    江小柒笑的时候,俨然就是一只狡猾的狐狸…精!

    一夜春风,吹绿了青草,骚动了人心。

    春梦有痕迹!

    就是凌晨的时候,有人惊醒,换了条平角裤而已。

    紧接着一大早,去了健身房消耗体力。

    没办法,比赛是第二天的事情。

    所有人都以为接下来的这场比赛,一定激烈的要命,毕竟那将是云达最后的翻身之机。

    赢了这一场,希望还有一点点。

    输了这一场,后面……没有后面了,已胜四场,比赛到此结束。

    输红了眼的云达,本应该像只疯狗,不放过任何时机,拼尽了最后一点力气。

    实际上,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荣耀就像是吃了兴奋剂,昂奋了整场比赛。

    让云达叫苦不已。

    这场比赛居然还没有上一场比赛精彩,从一开始云达就是被辉星压着打,居然没有翻身之力。

    打到第三小节的时候,云达已经溃不成军。

    这一季的决赛再一次刷新了cba的记录,连胜四场的辉星,给无数的球迷带去震撼的同时,在球迷的不舍中,提前结束了赛季。

    辉星的球员们以王者的姿态回归上秋,更得到了王者的待遇。

    但是紧接着,还有三场表演赛要打。

    本来以为要打七场的嘛,票都卖了出去。

    没办法,“只好”请了明星来打表演赛。

    说的真的好像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吼吼吼,江小柒睡着了都能笑醒。

    请来的明星,当然少不了“耀”的其他代言人。

    这完全就是宣传以及推广品牌的最佳时机。

    有些人的运气,真是好的让人忍不住去嫉妒。

    但,更多的人……窦云木找了个时机,去见了他任职于国家体育总局的老友陈君,并且表明了来意。

    陈君有些好奇,一心钻进篮球教育里的老友,怎么也沾染上了俗气!

    他道:“云木,这可不是你的作风。”

    窦云木笑了笑:“没见到那丫头时,我也不会相信我愿意来当她的说客。”

    陈君更加好奇:“她拿不给人要挟你了”

    窦云木笑出了声音,摇头:“一共聊了二十分钟,她先告诉我她的来意,然后一句请求的话没有,又告诉我辉星一定会赢……好多年,没有见过这么自信的人了。”

    “你确定是自信,不是嚣张”

    窦云木往沙发上靠了靠,不甚在意:“噢,我就喜欢她那股疯劲。再说了,仅仅是篮球运动服,又不是要承包所有运动员的服装。我倒是觉得,她会是专业的,毕竟……”

    后面的话还用再说嘛,毕竟人家老公就是搞篮球运动的。

    窦云木不是个邀功的人,做了江小柒的说客,半点风声不露。

    江小柒还是那个得得瑟瑟的个性,有的时候低调的要命,有的时候高调的不行。

    更是撩汉界的翘楚,撩的明明说过不结婚就不睡一起的荣耀,恨不得随时随地都想摁倒她办了才甘心。

    她要是软一点,荣耀没准真如愿了。

    但,她的战斗力,实在是叫荣耀都头疼的事情。

    未婚妻的战斗力爆表,想想很放心,实际上很糟心。

    打架挠不到脸,但人家能踢到呀,呀,呀,呀!这是发自荣耀内心的绝望声音。

    身高一米七,腿长一米五,除了胸就是腿,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长的!

    荣耀快疯了,不仅仅是因为睡不到未婚妻,还因为他未婚妻越穿越低的衣领。

    快要去国家队报道的荣耀,终于逮到了忙的团团转的江小柒。

    太不容易了,他从早上蹲点一直蹲到晚上八点三十七。

    还来不及欣喜,便意有所指地道:“天,越来越热了。”

    江小柒还真不知道他意有所指指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偏了偏头,看着他不语。

    荣耀支支吾吾,最后小心翼翼地指了指她的衣领。

    江小柒今天穿的是一件一字领的黑上衣,不止露了锁骨,还露出了圆润的肩膀。

    她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这一回抬了抬眼睛,还是不语。

    荣耀还是了解她的,她头一次没有说话,那是个问号,这一次没有说话,就是感叹号了。而感叹号前面的话则是关你屁事!

    荣耀挠了挠头,居高临下地望着她衣领的…缝隙。

    “想看”江小柒扯了扯自己的衣领。

    三秒,荣耀便抱上了江小柒,将她抵在了墙上。

    别的情侣站立亲吻的姿势,多是男低头,女垫脚。

    荣耀和江小柒却是男弯腰,女垫脚。

    弯腰的姿势只适合浅浅一吻,如果长时间的亲吻,看起来略蠢。

    看似很温柔的荣耀总是喜欢一把将江小柒抱起,让她双脚离地,与他平齐。

    势均力敌的亲吻姿势,也就适用于这样的身高差了。

    但有利就有弊,这样的亲吻姿势,解放不了双手,那个……手想干点什么坏事都不行。

    饿了吃两口就会饱。

    但,情是越吃越饿的东西。

    恨不得吞了她才行。

    荣耀好不容易才放开江小柒,她却伸出了手在他的心口挠来挠去。

    “今天……要不要在一起” 166阅读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