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大清香妃

章节目录 第338章 冲突

    第338章

    “紫薇、小燕子,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明珠格格觉得在外边,都要站的海枯石烂啦。

    才终于等着里边出来一宫女。

    神态端的不行,虚点了一声说是:“太后娘娘有请。”

    乾隆爷松了一口气,以后太后娘娘点了头,想来也就不太介意之前那两个丫头出丑的事啦。

    令妃也是这么想的。

    刚才还装的和个鹌鹑似的,这会儿却有八面玲珑起来。

    “紫薇这丫头,刚进宫的时候还在臣妾的延禧宫住了些日子,懂事儿着呢。”令妃说着一笑,唉声叹气。

    还颇为遗憾的道:“看的啊,臣妾只眼馋恨不能七格格一夜之间也能长成,这么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姑娘来。”

    看着皇上的意思,紫薇以后就是福家的人了。

    怎么也算是半个亲戚,便是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样面子上也还是要过的去的。

    说完了,自己也像是被逗乐似的咯咯的笑。

    伊帕尔罕轻轻的抚摸着肚子出神,盯着地面恨不能天后娘娘家的青石板上看出一朵花来。

    她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出来。

    还盼着七格格一夜之间长大,您那不就是盼着自己一夜之间白头吗

    还好有个乾隆爷跟着捧场哈哈了两声。

    哦……完全是雪花在飘啊。

    乌拉那拉氏抿着嘴角,偷偷的笑,心想着:“令妃一向是解语花、百灵鸟似的,竟然也有马屁拍在马腿上的时候,还真是新鲜着呢。”

    她才不会帮着解围,窃喜还来不及。

    晴儿站在一边儿,可就有点看不下去了。

    她还疑惑着呢,太后娘娘并不是一个随意会迁怒的人。再说之前不是一直很喜欢十四阿哥的吗,即便是没见过面,还送了好几次的东西回来。

    怎么这才一回宫,竟给了令妃一个没脸来。

    更何况她还是尔康的姨母,晴儿瞧着于心不忍,上前一步亲自端了一盏茶:“老佛爷,这枣子还是咱们慈宁宫的好,您快尝尝。”

    看着太后娘娘终于端起茶来,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晴儿再接再厉,笑着道:“晴儿看着啊,因为太后老佛爷回来,宫里啊,可是难得的热闹。

    万岁爷与各位娘娘就不用说,只怕是这两位格格也是变着法子的哄着您开心呢!”

    呵呵……那这法子,还真新颖。

    容妃看了一眼,还傻傻蒙在鼓里的晴儿。

    在座的怕是对于晴格格的印象,还停留在福侍卫求而不得的印象里呢。

    不过伊帕尔罕却知道,只怕这会儿晴格格已经对尔康情根深种了吧。

    这会儿回来了,又明显是太后娘娘的心尖子。

    以后啊……怕是热闹少不了呢。

    对于晴格格的这点小心思,太后娘娘何尝不知道。

    不过,还真就是舍不得不给晴儿这个面子。

    “哦,果真如令妃说的,那哀家还真是要看看。”太后心里一叹。

    晴儿那知道这里头的事情,她们人不在京城,还真就有胆子大的,竟然快成了瞎子聋子一样。

    人都快到了京城才知道。

    福尔康好大的胆子,竟然与民间来的格格搅合在了一起。

    吃着眼里的,又看着锅里的。

    世间哪有那么这么便宜的事。

    还有那个夏紫薇,好端端的在民间一直待了这么多年,怎么一下就找到京城来了。

    哪有这么巧合的事儿

    太后娘娘认定了这里头事情不简单。

    令妃好歹是捡回来一点面子,心里默默的跟自己说:“也不知道太后娘娘,又是哪阵风没吹对!”

    金锁再担心,也是白扯,只能依旧在外边候着。

    紫薇与小燕子两人跪着,分明请了安,可却并没听到叫起的声音。

    乾隆爷瞧了一眼,他皇额娘那张脸已经冰若寒霜啦。

    知道太后娘娘重规矩,要是现在求情,让太后存了气,以后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事端出来。

    嘴巴张了张,还是乖乖的选择做璧上观。

    万岁爷都没开口呢,太后娘娘一看就来者不善。之前皇后与令妃已经先后炮灰了,哪个还有不怕死的往前冲。

    像是过了一一年的时间那么久。

    紫薇毕竟是从小就打好的底子,规矩好着呢。这会儿即使有些吃力,但好在还算是挺得住。

    小燕子就不一样了。

    在民间混着的时候,她长得漂亮,还算是机灵可没吃过这种亏的。

    进宫之后,也误打误撞的投了皇上的眼缘。

    没规矩,倒还得了一个天真的好名声。

    这会儿的功夫,又是脖子疼,又是膝盖疼的。

    刚要忍不住的时候,终于听着老佛爷发话了:“你,就是夏紫薇”

    声音严厉,没有丝毫的温度。

    小燕子还在庆幸的时候,紫薇脸却已经更白了。

    以前她与母亲相依为命,住在济南府,当然是随了母亲的姓氏。

    可自从进宫以后,就没有人再说起夏这个姓氏来。

    她已经是爱新觉罗家的女儿,太后娘娘这话,分明还是不认可她呢。

    “回禀太后娘娘,紫薇给您请安。”

    “你以前住在济南,和谁一起住着,一路上是由谁护着往京城来的”太后娘娘语气丝毫没有回暖。

    问话里的漏洞多着呢,处处都是坑,只等着紫薇往下坠。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闻一知百的。

    听着太后娘娘的话,互相换了个眼色,眼神都有些莫测起来。

    看来这位明珠格格,以后怎么样,还不一定呢。

    毕竟……

    虽然这天下是皇上的,但后宫却还是要听太后娘娘的。

    小燕子还在庆幸的时候,紫薇脸却已经更白了。

    以前她与母亲相依为命,住在济南府,当然是随了母亲的姓氏。

    可自从进宫以后,就没有人再说起夏这个姓氏来。

    她已经是爱新觉罗家的女儿,太后娘娘这话,分明还是不认可她呢。

    “回禀太后娘娘,紫薇给您请安。”

    “你以前住在济南,和谁一起住着,一路上是由谁护着往京城来的”太后娘娘语气丝毫没有回暖。

    问话里的漏洞多着呢,处处都是坑,只等着紫薇往下坠。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闻一知百的。

    听着太后娘娘的话,互相换了个眼色,眼神都有些莫测起来。

    看来这位明珠格格,以后怎么样,还不一定呢。

    毕竟……

    虽然这天下是皇上的,但后宫却还是要听太后娘娘的。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