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阴阳夺命师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三章 最终的故事

    我走到了她的身后,伸出了左手轻轻地触摸了一下她的肩膀,我的双手是颤抖的,我的呼吸,也不敢吐纳的太过于急促,我怕我会吓跑她。

    “死……是……是你么”我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怀中的林笑也在不断的扭动,似乎在告诉我,这个姿势,她睡的不舒服一样。

    她缓缓地转过了自己的身子,而后抬起了头,我的眼泪瞬间爆发,久久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像是一个小孩一样在她的面前啜泣。

    她是死,她真的是死,她……她回来了。

    “哭什么傻瓜,我不是回来了吗看,我给女儿带了什么东西雪山的千年灵芝,还有九幽的雨浮,这些东西,都对她很有帮助,我……”

    她还没有说完,我紧紧地就抱住了她:“你是混蛋么,知道去寻找那种东西,就不知道来见我是不是,我和林笑明明在这里等了你好久,好久,你难道一点都不想我们吗,你要是一个男人,我真的恨不得扇你两个嘴巴子。”

    死轻轻地将我的身子推开,我看到她的脸颊之上也早已经被泪水侵占,她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而后伸出那修长的手指摸了一下林笑的脸颊,小家伙手舞足蹈的对着她笑着,就像是她知道,这是她的母亲一样。

    “她叫林笑是……是我们的女儿”死轻轻地说道。

    我急忙点头,并且将林笑递给了死:“恩,这是我们的女儿,我从秦广王手中接过她之后,她就一直都在笑,遇到阴灵,遇到恶鬼,她也还是都在笑,这个小家伙很乖,却又有时候很淘气,一个晚上都不让我睡好觉,死,你看看她,眼睛多像你。”

    她将林笑抱在了自己的怀中,笑着说道:“是啊,她的眼睛像我,嘴巴和鼻子像你,只是这脾气,还真的不要像你。”

    我搂着她的肩膀,并且让她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之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死,答应我,永远都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永远不要再离开林笑了,她……不能没有妈妈。”

    而正当我以为她会点头答应我的时候,陈杰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背后,我和她齐齐的转身,看见他脸上那一副凝重的样子,我就觉得有些不妙,所以紧紧地拉着死的手让她躲在了我的身后。

    “陈杰,现在我没有功夫跟你说那些有的没的,识趣的你最好给我快点让开,不要逼我。”

    “对不起,林风,是地藏王菩萨和秦广王让我来接死回去的。”

    我这一听,马上将我周身的灵力全部打开,背后的那一柄巨剑瞬间驾在了陈杰的脖颈之间恶狠狠地说道:“滚……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的。”

    陈杰向前一步,手持振魂幡坚定的对着我说道:“我说过,死不会有事,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地府是她的归宿,当日你走了之后,秦广王派了大量的阴兵不怕坚信的将她从那些恶鬼冤魂的口中夺了过来,为此,还惊动了其他九殿的阎王,为的是什么救活她,救活她为的又是什么我心里清楚,你心里比我更清楚,林笑不能没有母亲,她现在的魂魄还不稳定,刚刚恢复没有多久就让我带她去雪山找灵芝,带她去九幽找雨浮,这一次,竟然趁我不注意,偷上凡间与你相见,她现在的魂魄很虚弱,我必须马上带她回去。”

    我眉目一皱,转身将死拉到了我的身边,疑惑的问道:“死,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半响之后,死在点了点头:“恩,我想我的女儿,我想你,我想要亲自将这些东西交给你,让你好好照顾她……“

    “不……我还是不相信,我和她的事情已经让秦广王知道了,他不可能会那么轻易的放过我们两个,即使她回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对不对”我摇头问道。

    只见陈杰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振魂幡收回,语重心长的说道:“糙,老子什么时候害过你,的确,秦广王是阴司的司法阎王,在他眼中,绝对不允许所属的阴使跟任何人谈情说爱,但是对于你们,他也在努力,还记得那个时候你去阎王殿不见他么他想让你们没有后顾之忧,就去了九幽翻阅了死的过去并且挖出了死的肉身,而且不惜和地藏王菩萨损耗五千多件公德,才帮助死重塑真身,可是你知道的,这是逆天而行,死的魂魄终不能见天日,所以秦广王顾虑你的性子,也顾虑林笑,最后才想出这个办法,让死的魂魄呆在地府,三年之内不能见天日,而后再从你身上抽取人的阳气和灵力度入她的身体和魂魄之内,再在地府之中重新创立户籍,直到她寿终正寝,而每一个阎王只有一次机会,失败了,万劫不复,成功了,也会损耗一定的精气神,到时候,死才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人。”

    听完陈杰说的这些,我微微一愣,虽然我没有完全听懂,但是他的大致意思,不就是说死可以在世为人那她……就可以永远陪在我和林笑的身边了

    我望了一眼死,而她却看着自己怀中的林笑,一滴一滴的眼泪滴落在林笑的脸颊之上,而那小家伙,却一点也没有对她感到陌生。

    “死,跟我回去吧,秦广王和地藏王菩萨,都在阎王殿等着你,想要见他们父女,你还有机会,没有必要在这里前功尽弃。”

    见死没有反应,我忍住了自己的泪水一把就将林笑抢了过来,并且拉着死的胳膊就推给了陈杰,转身说道:“都说让你走了,你怎么还不走,陈杰,好好照顾她,没有到时间,魂魄没有稳定,不准她在踏入阳间一步,告诉所有的阴兵,把她看紧了。”

    我现在没有镜子,有镜子我一定也不想看我那一张嘴脸,心中多痛,我自己知道,明明刚刚还让她永远都不要离开我,现在,却亲自将她推到了别人的手中,即使我知道,这种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但有秦广王还有地藏王菩萨,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林风,我爱你,所以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林笑,等我五年,五年之后你再来地府门口接我,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永远不会。”死在我背后轻轻地说道,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我知道,她的心,比我更痛。

    我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随后陈杰和死的气息就在我的身后消失了,此刻,我叹了一口气,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等候的日子,终归是有个期盼。

    “妈,他们一定能够将死的肉身重塑的对不对,她一定会没事的,对么”我站在那一块墓碑之前,看着那墓碑之上的玛瑙项链,轻声说道。

    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光阴如箭,林笑一眨眼也已经五岁了,当年在死离开了之后,那些村民就从那些树丛之中走了出来,很显然的,他们并没有想到是这个结局,而我,却自然也翘首期盼着五年之后与死的相聚。

    之后的几年,阴阳两界一直都相安无事,需要去收复的魂魄,我也一手交给了胡东去打理,而我,则是和林笑回到了林家村生活。

    小家伙一天一天的长大,而我也觉得我的灵力正在开始慢慢地退却,我知道,他们是抽取了的部分的灵力,或许是在我不知不觉之中抽取的吧。

    “爸爸……爸爸……笑笑要吃冰淇淋,笑笑要吃冰淇淋嘛……”林笑站在一家冰淇淋摊位前面一手指着那个卖冰淇淋的大叔对着我大喊大叫的说道。

    我一把抱起了小家伙的身子,而后放在了我的肩膀之上,嘴角只见露出了一丝笑意:“这冰淇淋怎么卖”

    只见那个大叔无意之间笑了一下,而后再对着我木讷的说道:“五块钱一个……”

    “哦……五块钱我给你五十块,把你的魂魄给我可好”说完这句话,我这还没出手呢,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个结印猛地就敲在了那大叔的额头之上,魂魄一下就受到了牵绊,随后我拿出了手中的夺命瓶将他的魂魄收复。

    我正纳闷呢,头顶上的小家伙却得以的敲打着我的天灵盖:“嘿嘿,爸爸输了哟,要请笑笑吃两个冰淇淋。”

    我惊诧的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她的小手之上竟然都是老茧,随后我将她放了下来问道:“臭丫头,说,你是不是在偷偷地练习结印”

    我这还在等她回答呢,她就飞快的在手上打了一个结印,猛地就朝着我脑门拍了过来:“哎哟,卧槽,你个死丫头,明天不准吃冰淇淋,不……今天也不准……后天也不准,不是你快告诉我,是谁教给你的”

    小家伙跑的很快,不一会儿,她在人群中停下了脚步,在那乌压压的人群之中,我看到她正牵着一个女人的手笑着朝着我走了过来:“林笑,你给我过来,我有没有教过你不要搭理陌生人的”

    我有些气愤的走到了林笑的面前,而我的眼神,也自然是一直盯着地上的那个小家伙看,突然,一双修长纤细的脚就朝着我踹了过来,周围的群众一直都盯着我们看,我抬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是一个板栗朝我额头上袭了下来,这种感觉……尼玛,似曾相识啊。

    “是她妈教她的,怎么这也算是陌生人吗”我抬头一看,眼泪瞬间就像是喷泉一样爆发了出来。

    “我不是让你去地府大门口接我的么为什么我出来的时候你的人却不在”死牵着林笑冷冷的问道。

    我摸着自己的脑袋,一脸委屈的说道:“我……我这不是看着女儿么,她的体质不能去地府啊。”

    “哼,所以你才每次都偷偷地跑到地府看我一眼就溜走了你这个人好不好笑,明明四周的阴兵都是我的人,你却还要告诉他们不要告诉我你来过,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在这五年里面,你平均每个礼拜都来一次,来了还不敢跟我说,搞得连秦广王都知道你成了地府的常客。”

    “嘿嘿,我这不也是担心你嘛,看到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啊。”我挠了挠头,有些猥琐的笑道。

    死被我气得没有说话,只能拉着林笑的手假装不理我,其实看到她能够站在太阳底下,和林笑手牵着手,我真的已经很满足了,其他的,我却也不敢在有太多的奢求。

    “喂,扯什么扯,不知道今天我接你大嫂出狱吗我呸,被你气糊涂了,是出地府,怎么的,有事快说,有屁快放。”我拿着电话站在游乐场的中央大声的骂道。

    “哥,我这边山洪暴发,很多人都死了,阴兵人手不够,四处都是冤魂恶鬼,实在顶不住了,你快点来啊。”胡东的声音有些颤抖,听他那边环境也有些吵杂,所及我翻了一个白眼,开口说道:“你当老子是救世主啊,妈蛋,这么点小事都要叫我,我嫁给你得了,在原地等我,我马上就到。”

    说完这句话,我就屁颠屁颠的跟在了他们两母女的身后,帮他们拿包,付款,至于胡东那边,我也已经联系了吴勇他们,应该不会有事。

    “你有事就快去吧,等林笑玩累了,我就带她先回林家村等你。”趁着林笑上了旋转木马,死在我身边冷冷的说道。

    我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拿起了外套,并且将我钱包里面的一张卡递给了死:“那好吧,留胡东一个人我还是挺不放心的,这张卡你拿着,密码是林笑的生日,想买什么就刷吧,我去去就回,记得一定要等我回来。”

    说完这句话,我就转过了身子朝着游乐场的出口跑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都在盯着我,突然,我的余光一闪,竟然又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女人,但当我环顾四周的时候,那个女人却又消失不见了。

    我使劲的摇了摇头,心中暗想:“想什么呢,她不是早就被打入无间炼狱了吗,怎么可能在这里出现。”

    我又朝着四周看了一眼,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怪自己太多心了,就直接从游乐场的出口跑了过去。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