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中城高中的日常生活

章节目录 232 第232章

    第232章迟来的婆媳矛盾

    “卡洛斯,让你那个糟心的翅膀离我远点儿,羽毛都掉我嘴里了!”

    洛基一早就揉着眼睛,嚷嚷了起来。

    “混账!那是你的荣幸!你对我漂亮的翅膀和羽毛有意见吗我还没把你那个碍事长角的破头盔扔出去呢,驯鹿!”

    哪怕还在睡梦中,可听到有人指责自己漂亮的翅膀,卡洛斯也会立刻挣扎着,哪怕眼睛还没睁开,都要不甘示弱的大声反驳。

    “放肆的家伙!我得警告你,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你最好对我态度好一点儿,否则……”

    “否则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的眼睛里盛满的都是野心,洛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巧言哄骗我妈妈的,但我看得出来,什么合作关系你简直等不及地想要立刻举行仪式,统领地球了。如果这事你自己做不了……假如你能独自完成这件事,早就把我踹到一边了。所以,别在我跟前提什么虚假的合作了,我才不信。”

    “……没想到在这点儿上,你到是颇有一些自知之明。”

    “哼!”

    “既然你知道,那昨晚又是怎么回事你装的”

    “没装,我的确和你和好了,可是,你又不是朋友!我对陪玩的玩伴儿一向没太多要求。”

    “狡猾的家伙。”

    “稀奇,乌鸦居然也会笑别人黑!”

    “你现在怎么不装了”

    “谁叫你一大早吵我睡觉的,混账,快闭嘴!”

    洛基愣了一下。

    他缓慢地抬起头,上上下下打量着趴在床上、睡眼惺忪,用翅膀努力遮挡阳光的卡洛斯。半响,才不可思议地问:“你一早莫名其妙地突然摊牌,是因为我吵了你睡懒觉”

    “你还说我的翅膀糟心,嫌弃我漂亮的羽毛。”

    “就为这个”

    “对,就为这个!”

    “你知道吗我讨厌长不大、情绪化、还翻脸不认人的家伙!”

    “索尔也是这么想的。”

    洛基抿着唇生闷气,在心里默默地把卡洛斯放血拔毛了一百回。

    然后,他用左臂支起身体,半侧躺,若有所思地盯着正闭着眼睛,继续赖床的卡洛斯,默默思索着整件事,总觉得这个事情发展过程,看似顺利,但总有点儿不太尽如神意。

    爱神和美神的行为规律,比较易懂,尚且可以推测。

    然而,卡洛斯这个看起来什么都不懂的小傻子,却总给他一种状况外的感觉,所思所想都有点儿让他摸不准。

    而这种难以琢磨地感觉,莫名的,总让他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卡洛斯毫无所觉,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洛基的眼中已然高深莫测起来。

    他幸福地抱着自己的翅膀,一转眼就又没心没肺地睡起来,还一起一伏地打起了小呼噜。

    但很遗憾,他这个懒觉,今天是注定睡不成了。

    足足忧心了一个晚上的沃伦,在得知定位地点后,就一路赶了过来。

    他甚至来不及走正门,直接破窗而入。

    玻璃哗啦啦清脆破碎的声音,瞬间让卡洛斯顶着鸟窝头,从床上惊坐了起来。

    洛基神色一变,身形立刻如雾一般的渐渐模糊,消失在了屋子中。

    这头,卡洛斯傻乎乎地抬起头。

    清早的阳光刚好升起,沃伦恰好一把扯开了碍事的窗帘,白色的羽翼在身后轻轻挥动,每一根羽毛仿佛都闪着光。他神色间有些焦急,却在望向卡洛斯,发现对方安然无恙时,瞬间流露出一抹由衷地放松和欣喜。

    “宙斯啊!”卡洛斯不由得惊叹了一声。

    然后,他忍不住骄傲地对一旁隐身的洛基炫耀地宣告说:“瞧啊,我男朋友多漂亮,他是我的。”

    “谁在乎”

    隐身的洛基冷笑了一声,无声地说。

    但是,看不到洛基的沃伦,显然以为这句话是在对自己说。

    他唇角不由得愉悦地轻轻勾起,露出了一个更漂亮的笑容,然后,他急切地快步走过来,俯下身子,吻了过去。

    卡洛斯懒洋洋地仰躺在床上,伸出手臂,自然地搂住他的脖子,将沃伦的身子拉下,闭上眼睛享受这个吻。属于恋人的气息紧紧围绕在身边,这让他觉得无比安心,唇与唇一下下轻轻地碰触,温柔到了极点,然后是湿热灵活的舌,彼此缠绕,缱倦缠绵。然而,他适才太过配合的行为,以及刚刚的那句话,都让沃伦不由自主地有了一瞬的失控,吻逐渐下移,顺着脖颈到了胸口处……

    他俩的动作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激烈。

    洛基还维持着隐身的状态,站在床角,目瞪口呆地盯着这一幕,耳朵已经有些泛红。

    他下意识地用手挡住眼睛,露出了点儿嫌弃的神色,可紧接着,又觉得这举动有点儿弱势,于是,果断拿开手,一如既往地装出满满恶意的表情,实则眼神好奇地侧头去打量。

    受到家庭影响,作风一向比较我行我素的卡洛斯,丝毫不在意洛基的围观。

    他用手指在沃伦的腰背处轻轻地划动,绿眼睛盈满笑意,有几分意乱情迷地愉悦赞美了一句:“沃伦,你最好看了!”

    沃伦习惯性地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

    他目光专注地凝视他,身子猛地前倾,舌尖又一次缓缓地舔过卡洛斯的唇……

    这时候,门开了。

    一众人突然一下子全涌了进来。

    “oh~!”冰人鲍比下意识退后一步。

    他看了看两个人此时的姿势,没说话,却调侃意味十足地吹了一声口哨。

    “别挡路,鲍比。”火人从后头一把推开冰人,正对上这一幕。

    他吓了一跳,直接大声嚷嚷起来:“喂,你们!该死的,fck前,看看场合啊!”

    本来站在最前头的斯科特,脸一下子红了。

    他视线有点儿飘忽地望着天花板,努力镇定地建议:“咳,沃伦你先放开卡洛斯,让他把衣服穿好。”

    琴和凯蒂直接惊呼一声,退了出去。

    “oh,god!”两个女孩子愤愤的抱怨着:“真不敢想象!大家都快担心坏了,他们俩居然还有心情……等等,男人都这样吗该死的,简直就是两个混蛋。”

    夜行者恶作剧地瞬移到了床角,琥珀色的眼睛饶有兴趣的盯着两个人:“早上好啊,卡洛斯。”

    卡洛斯并没有被吓到,反而懒洋洋地给蓝皮小恶魔回以自然一笑,摇晃了一下手掌:“早上好,科特!”

    “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卡洛斯,你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失踪。”

    勉强算是长辈的汉克,努力忽略其它,试图把话题拉回正确的道路上来。

    “你看见我弟弟洛基了吗”雷神索尔镇定地拎着锤子,直接走进屋子里。

    他神色郑重地环视了一圈,自言自语地插嘴说:“为什么我总觉得,洛基就在附近。”

    “这个……”

    卡洛斯正想解释,却突然传来一声:“奉劝你们,不要打听和你们没关系的事情。”

    大家齐齐顺着声音的方向转头。

    只见阿佛洛狄忒婀娜多姿的从门外款款走来,厄洛斯则背着金弓,英气勃勃,走在她身后不远处。

    前者,神色间其实看不出有多严肃,但举止之间旁若无人,颇有一股对所有人都视若无睹的感觉。然而,幸运地是,她容貌太美,哪怕不笑,目光处也有三分含情,即使能够感觉到她那种傲慢,也让人升不起一丝恶感。

    而后者就更有趣了,厄洛斯面带笑容,神色无比的欣慰。

    他猛地一个大步,冲到卡洛斯的床前,拍着自家弟弟的肩膀,满脸自豪地说:“干得漂亮,卡洛斯!!我看得出,他爱死你了,是不是昨晚上那个呢搞定没”

    “哥!”卡洛斯喊了一声。

    “昨晚上”沃伦疑惑地重复。

    但这个时候,没有人给他解释了。

    洛基显然不想和索尔碰面,所以,他一直保持着隐身的状态,看热闹。

    不过,x学院变种人们和索尔找过来的行为,又让他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安。

    这个狡猾的家伙,为了原订计划不被破坏,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卡洛斯那边,他悄悄地潜行到阿佛洛狄忒身边,在她耳际轻轻地劝说:“尊敬的美神,我是洛基,为了不和我那个爱管闲事的哥哥碰面,避免麻烦,我暂时隐匿了身形。但现在,我不得不出声来提醒您一句,我们之前订好的封神时间,已经快到了。”

    阿佛洛狄忒立时回过神来。

    她上前两步,朝着卡洛斯伸出了雪白的手臂说:“我亲爱的儿子,不要和这群凡人们继续耽搁下去,我们该离开了。”

    “你要带他去哪”沃伦下意识地抱紧了卡洛斯,警惕地望向阿佛洛狄忒。

    “我哪也不去了。”卡洛斯突然回答。

    隐身状态的邪神,神色立刻一沉。

    他知道,自己担心的变故,果然还是发生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的儿子我们昨天说好的。”阿佛洛狄忒诧异地问。

    卡洛斯犹豫地看了一眼沃伦,又转头继续望着自己的母亲,突然说:“其实,昨晚我和自己打了一个赌。”

    “别玩了,宝贝儿。”

    阿佛洛狄忒微微蹙眉,但还是继续柔声唤着他说:“快,来妈妈这里。”

    “不,你听我说,妈妈。我昨晚和自己打赌,如果沃伦不来,我就和你一起去做该做的事情,但是,他找到我了,我就要和他在一起。”

    卡洛斯抓紧了沃伦的手臂,有些紧张地说:“其实,我也没那么想成神,我更想和沃伦,和大家在一起。”

    “你成神了,也可以和他们在一起,想干什么干什么。”美神不以为意地回答说。

    “但那不一样了啊。”卡洛斯一向无忧无虑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有些难过的神色:“伽倪墨得斯因为美貌,被宙斯掳走,成为了诸神的斟酒人,幸运地获得了永生。但是,作为我的伴侣,我却没有能力,同样让沃伦永生,成为不朽的神。”

    “凡人总是如此,但你可以找个同样永生的伴侣。”

    阿佛洛狄忒安慰他说:“不喜欢的话,在这个凡人死后,你也可以再找一个更好的。相信妈妈,寻求新爱,就能有效地治愈旧爱的创伤。”

    “不,我只要沃伦。”卡洛斯认真地说。

    “卡洛斯!”这位雍容华贵的女神严厉地说:“我再说一遍,过来,离开那个凡人。或者,你想逼我,现在就把他变成一只昆虫,喂给麻雀吃。”

    “妈妈!”卡洛斯一下子跳起来。

    他用自己的身体将沃伦紧紧地挡在了身后,两只翅膀展开,羽毛全都炸起来,保护地站在那,一副气冲冲地样子:“你不能这样!”

    “你为了一个凡人,想和我开战吗”阿佛洛狄忒厉声问。

    厄洛斯慌张地飞过来,站在母亲和兄弟中间,试图阻止他们的对峙:“卡洛斯,你不要任性,听妈妈的话。妈妈,卡洛斯只是没有想太好!”

    “不,哥哥,我主意已定!”

    卡洛斯随口嘟囔说:“永生,也没什么好玩儿的。妈妈,如果你要把沃伦变昆虫,连我也一起变好了。不过,请把我变得漂亮点儿,蝴蝶也算昆虫吧那蓝色多瑙河蝶怎么样”

    阿佛洛狄忒恶狠狠地瞪着他。

    这位素来讲究仪容姿态的美神被儿子气的几乎要晕厥过去。

    在厄洛斯左右为难的时候,她突然扯开了发髻,披散着头发,瞪着眼睛,愤怒又悲伤地指着卡洛斯,哭泣着破口大骂了起来:“你这个狠心的家伙,你要你的母亲在有朝一日眼睁睁地看着你衰老死去吗你对她是多么地狠毒啊!你真的是她生下来的吗不,你根本就是从冥顽冷酷的高加索山生出来的,是残忍的老虎把你哺育大的,所以,你才会为了一个凡人,这样丧心病狂地对待你的母亲!我哭泣的时候,你没有叹过一口气,没有看过我一眼,而那个凡人仅仅一个拥抱一个吻,就让你忘恩负义的抛弃你的母亲和哥哥……”

    别说卡洛斯了,所有在场的人都为这突变的一幕惊呆了。

    一众变种人脑子里都是:神,居然是这样的!!

    唯一的北欧神索尔整个人都木了。

    他复杂地想:奥林匹斯那头神明的画风……真是能屈能伸,该上天的时候上天,该接地气的时候接地气,瞬息万变的……难以言表啊。

    正当形势僵持,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种诡异的家庭斗争中时,隐身的洛基却悄悄地来到了卡洛斯的身后。

    他趁着沃伦和卡洛斯都被阿佛洛狄忒的语言弄得心慌意乱,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的时候,猛地举起手中的法杖,一杖下去,就把卡洛斯砸地晕了过去。

    沃伦猝不及防,只见卡洛斯突然就倒了下来,他直觉伸手要去接住。

    但旁边的洛基动作更快,直接抢过晕倒的卡洛斯,顺着之前破裂的窗户,一跃而出,绿色的披风一闪而过。

    兔起鹘落之间,卡洛斯就这么又一次消失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

    “是洛基!”索尔大喊。

    阿佛洛狄忒瞬间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厄洛斯:“走!” 166阅读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