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深入浅出

章节目录 17 17

    脸上的血色霎时殆尽。

    邢薇抱着手臂,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嘲,“哟,邢家的二小姐怎么跑到这餐厅里来当佣人了,”

    邢嘉不想理她,随手扯了张纸巾擦干净手就要走,邢薇却一把拉住她,不让她离开,“怎么了,不爱听了,真是清高,怎么,张总最近没有联系你”

    邢嘉一把甩开邢薇拉着她的手,嫌恶的瞪了她一眼,“你有完没完,”

    “我有完没完,我可是你姐姐,关心你是应该的啊,对了,妹夫昨天还差人给家里送去了一大堆补品,可惜你都不在家,啧啧啧,真是出手阔绰啊。”

    “喜欢你就都收着,等着下一个男人来给你送。”

    邢薇一下子被她噎住,脸上一恼,却在一瞬间换上一抹娇艳的笑来,“怎么不爱听了,女人嘛,迟早都是要结婚的,嫁给谁不是嫁呢,何况你嫁的还这么有意义,我们全家人都是会感谢你的,对不对。”

    邢嘉拢紧了自己的背包,回头冷冷的看着她,“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相信我,很快就到你了。”

    邢薇被她那句很快就到你了给刺激到,扬手朝她的脸上扇去,怒道,“你一个收养的女儿有什么资格来说教我。贱人、。“

    邢嘉早就察觉到了她的动作,身体往一边一偏,邢薇的动作就落了空,高跟鞋此刻也好像忽然罢了工一样,一歪,整个人忽然就那样倒了下去。

    冯迟来的时候,刚好碰上了这一幕。

    邢薇也是从北市大学毕业的,自然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现在看到邢薇整个人倒在地上,而邢嘉却完好无损甚至有些愤怒的看着邢薇。

    每个人,似乎都很相信眼睛看到的一切,冯迟也不例外。

    连忙走过去把邢薇扶起来,可能是摔倒的动作太大了,她疼的眼睛里都聚起了眼泪,可怜兮兮的顺手拉住冯迟的胳膊,嘤嘤嘤的哭着,“师兄,我的脚好痛,好痛。”

    美人再怀,又是这么可怜兮兮的口吻,男人大多数都有怜香惜玉的情怀,冯迟也是其中之一,当即都蹲下身体来检查她脚上的伤口,

    “怎么回事,怎么会不小心摔倒了呢。”冯迟小心的脱掉她的高跟鞋,而她的脚踝处早已经高高肿起稍微碰了一下就惹得邢薇哭的更凶,

    “谁说我是不小心摔倒的,别碰,疼啊。”

    冯迟手一顿,疑惑的抬头看着邢薇,“你什么意思。”

    邢薇可怜兮兮的伏在冯迟的胸前,像一朵娇弱的玫瑰花一样,受不得一点风吹。“我知道嘉嘉不喜欢我,所以你别怪她了。”

    一句话,风头逆转。

    邢嘉冷冷的看着伏在冯迟胸口装可怜的邢薇,冷笑,这个女人,除了装弱小,是不是没有别的招数了。

    冯迟一怔,不敢置信的抬眸看着邢嘉,清秀的俊颜上都是不敢置信,“邢嘉同学,是你推的”

    邢嘉同学,依旧是熟悉字眼,可惜语气却早已经变了调。

    她想,这世界上的所有人,是不是都站在邢薇那一边了呢。

    邢嘉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初一的时候,满世界的鄙夷和唾弃的目光,像一把尖刀一样刺入自己柔软的心脏,但是邢嘉却感觉好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心脏地方,没有流出一点点血呢。

    或许吧,她的血液,早就在几年前,统统流光了,所以才会在今天被冯迟质疑的时候,她竟然察觉不到一点痛意。

    邢嘉的目光慢慢冷了下来,淡淡的看着那两个人蹲坐在哪里好像一对伉俪佳人一样,冷笑出声,“冯师兄,你怎么看呢。”

    女孩子眼底的冷意好像加重了她的嫌疑,冯迟觉得她太过冷清,为什么做错了事情就是不懂得道歉呢。

    “邢嘉,跟你姐姐道歉。”

    冯迟第一次,对邢嘉说了重话。

    邢嘉看着他,忽然就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太过仓皇,太过凄美,不知道为什么,冯迟忽然生出一种感觉,他可能今天,是真的伤害到邢嘉了,可是转念一想,跟邢薇扭伤的脚踝相比,又算的了什么呢。

    只是冯迟不知道的是,他就是在这个时候,亲手推开了对他有了一丝丝好感女孩,可是人生就是这样,机会稍纵即逝,你没有抓住,只能往后的岁月如歌里,安静缅怀了。

    邢嘉忽然像后退了一步,唇角的冷笑更大,笑的更加凄凉,冷冷的看着冯迟,话却是对着依偎在冯迟怀里的邢薇说的。

    “邢薇,你赢了,你再次赢了,可是你没有第三次了”

    说完,邢嘉扭头就走,不再看身后的冯迟,走的干干脆脆,头也不回。

    冯迟很想把邢嘉叫住,可是怀里的邢薇死死不撒手,他没有办法,只好先安慰邢薇,将她抱起来,往包厢里走去。

    邢薇伏在他的胸前,勾唇一笑,她邢薇,在欺负邢嘉的事情上,还从来没有输过。

    邢嘉直接乘电梯下了楼,出了餐厅一口气跑出了好远,直到肺里的那股浊气再也吸不上来才狼狈的停下脚步,瘫坐在地上,膝盖被水泥地擦破了皮,却浑然不觉,红着一双眼睛,那双眼睛里聚满了水汽,却倔强的不肯掉下来。

    为什么,她总是一次又一次要被邢薇伤害,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把一切的事情都要诬陷在她的身上。从前,和现在,她都是邢薇犯了错误的替罪羔羊,她没有权利辩解,也没有办法辩解,因为只要邢薇说的话,全世界都会相信。

    就连冯迟也不例外,邢嘉眼里那抹亮光忽然熄灭,抱着膝盖,哭的像个小孩。

    她觉得自己的心,一定碎成一道道口子,可是为什么不流血,只难受呢。

    哭的很累,周围路过的人都把她当作怪物一样,指指点点,再指指点点,最后带着一个看神经病的目光远远离开。

    这个世界上,多的是看热闹的人。

    一张纸巾自头顶上递了过来,随即一个低沉的男声在她耳畔响起,很熟悉的男声,可是邢嘉听来,却似乎带了救赎。

    邢嘉飞快的抬着脑袋,眼泪婆娑的眼睛就那样直直的看着头顶上的男人。

    还是黑西装白衬衫,可是看在邢嘉的眼里,此刻的他清俊非凡,似乎是乘着这清幽的月色踏月而来,清俊的如同画里的仙。

    “怎么是你。”邢嘉不客气的扯过纸巾,擦擦自己的脸,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偶遇乔慕深。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