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凰道吉日:夜帝,来接嫁

章节目录 番外【32】至高黄昏

    80

    或许是平时在神界里闲来无事,如今忽然有了话题,众神聊得很是起劲,话题甚至从带孩子,延伸到了别的地方,好几次都拉不回来。

    这场有关于如何带孩子的讨论,持续了一整天。

    鸢受益颇多,感谢众神后,便从神界离开,回到了那个由她创造的九层空间。

    有神光的运转,空间并未出现什么问题。

    鸢到达第九层,那个仅有魇妖存在的半完成空间。

    听了众神们的建议后,鸢已经有与魇妖和解的信心了。

    比起刚回神界的一筹莫展,她现在心中已经构思好了数种方案。

    鸢刚出现第九层空间,就发现魇妖的气息朝她迅速靠近,她便停在原地,等魇妖过来。

    很快,魇妖到达她的跟前。

    鸢刚要开口,同它说一说先前的事。

    然而,不等鸢说话,魇妖抓住了她的袖子。

    “不走了”魇妖盯着她。

    鸢一怔,开口道:“我说过,在没有给你构建出正确的观念,将你拉回正道,可以让你去接触外界前,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教导你。”

    “可你离开了整整一年!”魇妖沉声道,看她的眼神,如同看一个骗子。

    鸢解释道:“我只是回了神界一天,先前你不愿同我说话,我回去询问众神,该如何解决。”

    魇妖闻言,沉默着,怔怔看了她好一会,才道:“下次……下次再发生这种事,你还会离开吗”

    “如果我解决不了,会考虑向其他神明讨教。”鸢一直谦逊好学。

    魇妖又一次沉默,抓着鸢袖子的手又紧了紧,像是要将鸢的袖子抓皱。

    “……下次,留在这里。”

    魇妖终于开口,声音低沉,带着落寞,亦或是请求。

    从他诞生之初,直至现在,他是第一次真心实意的求着鸢,并非先前那般别有目的,为了隐瞒真实想法,而编造的谎言。

    “不用向别人讨教什么经验,说好的是你教导我,又何必找别人”

    魇妖低声道:“是你就好了,不需要别人。”

    听到魇妖的话,鸢眼中掠过一丝不解。

    她无法理解魇妖此刻的心理,但最终,她还是点头:“知道了,下一次我不会回神界向其他神明求助,就留在这儿想办法。”

    “真的”魇妖湛蓝色的瞳孔中,总算恢复了一些神采,不似先前那般黯淡。

    “自然是真的。”

    鸢说道:“我没有骗你的必要。”

    魇妖却道:“若是有那个必要,你会欺骗我吗”

    鸢摇头:“我是光明至高神,这世上不会出现任何必要,需要我去欺骗你。”

    听到这话,魇妖才恢复了笑容,它点头:“知道了。”

    81

    时间匆匆,又是一年春去春来。

    夜来到九层空间时,是鸢给他放行,打开了第九层的大门。

    鸢看着夜身上有些压制不住的气息,问道:“你要成神了。”

    “是,今晚子时,暗系魂力最为浓郁之际,那时我就压制不住自己的力量了。”

    夜点头,“我这一次来,是有事相求。”

    鸢看着夜,说道:“我并没有义务帮助你。”

    夜并不意外鸢的回答,鸢本就是如此性格,再加上她身为至高神,一旦出手,将会在天地间引发剧变,为了这万千外域,鸢也不会有意做什么,影响这个世界。

    “我知道。”

    夜说道:“只是这个请求,并非什么强人所难。”

    “说来听听。”鸢便道。

    “若是我失败了,请你封锁我创造的那个空间……不需要太久,三五年就好。”

    夜说道:“我现在不敢随意动用我的力量,一旦出手,很可能压制不住体内魂力,猝不及防迎接神劫,先前的准备也就白费了。”

    “为什么”

    鸢问道:“你创造的空间里,那些生物虽不算无敌,可也有应对灾难的实力,你无需这般保护它们,更何况……我若是插手了它们的命运,它们原定的命运,可能会变得混沌,更为糟糕。”

    “因为弦与玄。”

    夜道:“你曾见过他们的。”

    “你要保护的,是他们”鸢问道。

    “是。”

    夜点头,“你看到他们的时候,应该已经看出来了,他们作为实验品,是本该不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生物,却被强行创造出来,尽管有诸多缺陷未能弥补,可这些作为代价,为他们换来了无比强大的天赋。”

    “弦的天赋是掠夺与赠予,他能掠夺其它种族的天赋,无论多少,都能掠夺过来,被它掠夺的生命,唯一的结果只有死亡。”

    夜说道:“玄的天赋是接纳、转换,还有赠予,弦掠夺来的天赋,弦是无法收为己用,可却能赠予玄,为玄所用,若不是我庇护他们,他们早被那些别有用心利用了。”

    “弦掠过其它种族的天赋,赠予给玄,玄接纳后,收为己用,转换之后,可以赠予给除弦以外,那些本没有接纳天赋的生命”鸢也知道弦与玄的厉害之处。

    “是。”

    夜说道:“他们两人发动天赋所牺牲的,皆是他们的生命力,若是太过频繁的发动天赋,他们将会很快死亡……你应该能看出来,他们的生命力很弱小,比起人类都不如。”

    “所以,你要保护他们”

    鸢道:“你确定他们待在那个空间里三五年后,能找到解决方案”

    夜摇头道:“我不确定,但那里的其它生物,都在帮他们想办法,如今已经有了一些眉目,或许三五年后,他们将会有自保之力……我希望他们没了我的庇护,也能活得好好的,无论是弦与玄,还是其它不被外界接纳的黑暗生物。”

    鸢闻言,沉吟许久,点头道:“只是三五年的话……倒也可以,不过,我无法保证,我的出手,会不会为他们带来更灾难的未来,关于这点,你最好提前告知他们,若有谁不同意,我不出手便是。”

    “来之前,我已经问过他们,取得了他们的同意。”夜自然不会漏掉这些,他深知鸢的本性,尊重一切生命。

    “作为交换,我若是没有失败,而是成功,我将会打造一个以你的意志为中心的冥界。”

    夜道:“你喜欢冥界变成什么样子”

    他也知道一些有关鸢与帝风的事,明白鸢想要为混乱的冥界找一个主人,掌管秩序。

    “这倒不必。”鸢摇头,“冥界本该由冥王管控。”

    她为冥界寻找主人,是想让死亡神位发挥出它原本的力量,将冥界秩序稳定,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实力强大的鬼魂,会利用死亡神位的规则漏洞,逃出冥界,给人界造成混乱灾难。

    “那……”

    夜闻言,认真说道:“若我成了冥王,我会尽到冥王的责任,守护冥界秩序。”

    “好。”鸢闻言,淡淡一笑。

    这倒是不错。

    见鸢笑了,夜停顿了一会,继而道:“我先走了,是成是败,破晓之时,便能揭晓答案。”

    82

    夜走后,鸢感知到了魇妖的气息。

    魇妖落在她身边,向四周扫视,“我感觉到了陌生人类的气息。”

    “他叫夜。”

    鸢说道:“我在一百多年前遇见了他,为了解决我的麻烦,也帮他解决了麻烦。”

    “是么”

    魇妖对夜这个存在似乎很警惕,“他找你做什么”

    “他即将成神。”

    鸢将夜的委托告诉了魇妖。

    魇妖闻言,道:“他倒是有些良心,还知道保护那些弱小……是跟你学的吗如同当年你救了他一样。”

    “魇妖。”

    鸢说道:“人类也好,万千外域里那些数不清的生灵也好,大多皆是如此,他们的骨子里,便有一种名为善意的存在,这也是我要教导你的东西,你的诞生太过意外,也太极端,很多东西这天地并没有馈赠于你,所以我现在才留在你身边,将这天地欠你的,一点一点的给你。”

    “若是教会我了,你就要离开了”魇妖却问道。

    鸢点头:“自然,你的世界不该只有这里,你认识的生灵,也不该只有我。”

    “我觉得这就够了。”

    魇妖坐到地上,“我不需要再去外面的世界,也不需要认识别的生灵。”

    鸢坐在它的对面,一脸认真的说道:“你只是未曾领略过外面的美好,我曾走过万千外域许多地方,这个世界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美好,即便是数百年的时间,也不会厌倦。”

    “你很喜欢外面的世界”魇妖问道。

    “是啊。”

    鸢说道:“不过,其他神明对人界已经厌倦了,他们在人界待了数万年,或是更久,我醒来还没有三百年,并不知那种厌倦的感觉,也不清楚再过数万年后,我是否与他们一样,对这个世界不再喜欢。”

    “你会一直喜欢这个世界的。”

    魇妖看着鸢,忽然说道:“因为你太喜欢这个世界了。”

    鸢一怔,淡淡笑了,“洛也是这么说的。”

    “那个空间至高神你醒来时第一个看到的神明”

    魇妖听鸢提起过,它撇撇嘴,又道:“她或许是安慰你,我不是。”

    “哦”鸢失笑,看着魇妖。

    魇妖认真说道:“你会为了这个世界留在我身边,长久不再回到外头的世界,所以你会一直喜欢这个世界。”

    鸢说过,它骨子里缺少的,那个名为“善意”的东西,是天地,这个世界欠它的,没有给它的。

    所以,鸢留下来,将这个世界欠给它的东西,还给这个世界。

    魇妖就明白了,鸢对这个世界的喜爱。

    “我从未见过你喜欢什么。”

    魇妖说道:“这个世界是唯一的例外。”

    鸢想了想,摇摇头:“不止。”

    魇妖一愣,看着鸢。

    鸢也在看着它,“我还喜欢你,喜欢洛,喜欢帝风,喜欢夜……所有美好的生灵事物,我都很喜欢。”

    魇妖听到第一句时,手脚不知该往哪里放,听到后面的话,脸沉了下来,像是失望。

    但很快,它恢复了往常,哼道:“所有美好的生灵事物,不也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说到底,你还是最喜欢这个世界!”

    “或许吧。”

    鸢轻轻一笑,忽道:“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很期待,再过个数万年,我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喜欢这个世界。”

    “你会的。”

    魇妖用肯定的语气说道:“你不会变的。”

    鸢听着魇妖的话,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他们说着寻常的话,如同往常一般,潜默移化的,互相改变着对方。

    83

    时间稍晚,鸢感应到了什么,抬头朝上空望去,第九层里只有一片混沌黑暗,看不到其它。

    她身旁,魇妖问道:“怎么了”

    “子时已到。”

    鸢说道:“夜要开始历神劫,与死亡神位对峙了。”

    世间有许多生灵的力量足以成神,但能扛过神劫的,百不存一。

    成神难,成至高神,更是难上加难。

    鸢与洛皆是天地创造的躯壳与神魂,天生契合她们的至高神位,从诞生之初便是至高神,自然不存在任何困难。

    夜是唯一一个从凡人蜕变成神,向至高神位发起挑战的生灵。

    他的成神之路,注定不同寻常,万众瞩目。

    不过,神劫洗礼之地,可不是一般生灵神明可以窥探。

    这世间,也只有鸢与洛能看到夜的成神之路。

    鸢确定,此时此刻神界之中,洛与她一样关注着夜的成神过程。

    “你想去看看”魇妖问道。

    “与其说想去看看……”

    鸢说道:“我想要为他护道,助他成神。”

    “为什么”魇妖没想到,向来不会轻易出手的鸢,竟然会做到这一步。

    先前夜求鸢帮忙,鸢可是一口拒绝,后来才勉强答应。

    “因为他会是个好冥王。”

    鸢说道:“我不曾与你提起,诞生你的这个空间,我之所以将它创造,是想建造另一个冥界……原本的冥界因为无神明看管,秩序混乱,死亡神位太过骄傲,不轻易认主,留下不少后患,若是夜也失败,不知多少年后,冥界才能迎来第一位主人。”

    “若是冥界一直没有主人,会怎么样”魇妖问道。

    “会有强大邪恶的鬼魂不断从冥界逃出,扰乱人界秩序。”鸢说道。

    “这确实不太好。”

    魇妖默了默,看着鸢,说道:“不过……你以前告诉过我,每个人的命运是注定的,夜若是能成为冥王,无论神劫多难,他都能克服过去,若他的命运注定无法成为冥王,你的出手将会是灾难。”

    “我先前提到过,我曾帮助过夜。”鸢说道。

    魇妖闻言,恍然大悟:“他与我一样,皆是命运混沌的生灵”

    “是。”

    鸢说道:“他的灵魂不一定配得上他那具为了死亡神位而诞生的躯壳,所以经历神劫时,或许会因为这配不上,引来天地的劫难,这比神界更为艰难。”

    她想为夜护道,不是插手夜的神劫,而是提防天地降灾。

    夜是命运混沌之人,谁也不清楚他的灵魂是否与他的躯壳相匹配,未知性太大。

    “……你想去吗”

    魇妖说完一顿,又道:“你想去吧我第一次见你花费这么多口舌,去解释一件事。”

    鸢虽贵为神明,却远离尘世,对于人情世故并不通晓,甚至还有些迟钝。

    甚至会因为不知道怎么哄它,跑去神界请教众神。

    可现在,鸢却为了夜的事,解释了这么多。

    鸢想要给夜护道。

    魇妖明白,鸢不希望冥界继续无主,因为秩序漏洞,连累人界受难。

    “……是啊。”

    鸢点头,“我想去。”

    “那就去吧。”

    魇妖说完,又补充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待他成神后,我就回来。”鸢说道。

    “那是什么时候”魇妖追问。

    “我并不清楚死亡神位的态度……”

    鸢还记得那个脾气很臭的死亡神位,“若是顺利,破晓时我便能回来。”

    “可这里没有光。”魇妖说道。

    “若是不顺利,可能要一段时日。”

    鸢继续说道:“我无法确定我的归期,但我会尽快回来。”

    “你一定要尽快回来。”魇妖说道。

    “好。”鸢点头。

    “拉钩。”魇妖伸出了手。

    鸢哭笑不得,“你是如何知道这个的”

    这是人界小孩喜欢的。

    “你偶然提过。”魇妖摊开了手掌。

    “拉钩不需要一整只手的。”

    鸢帮着魇妖收起了四根手指,只留下小拇指,接着她也伸出了小拇指,勾起魇妖的小拇指,说道:“这样,就是拉钩。”

    “嗯。”

    魇妖若有所思,“既然我们拉钩了,你就得早点回来。”

    “我会的。”鸢点头,收了手,准备离开。

    可她刚站起,又一把被魇妖拉住了衣角。

    鸢疑惑的低下了头。

    魇妖指着她脚边的花草,忽道:“今天开的花……很漂亮。”

    鸢想了想,说道:“时间尚早,我帮你编个花环再走,如何”

    她记得众神与她提过,对于小孩子并不算无理的请求,可以直接点头同意。

    “好。”魇妖闻言,笑了,“那我戴着花环等你回来。”

    “嗯。”

    鸢看着魇妖如梦如幻的脸,缓缓说道:“那一定很好看。”

    84

    天镜之域,夜创造的独立空间之中。

    弦与玄,以及一众黑暗生物,从地下宫殿离开,走出了迷宫,聚集在空地中,看着上空。

    尽管这个独立空间看不到外界,他们却能感知到外面的风云变幻。

    “主人要成神了!”

    “已经开始了。”

    “主人会成功吗”

    “你在说屁话!主人当然会成功!”

    “要不要给主人准备庆功宴”

    “可我听说成神后,就不会留在人界,而是去神界,主人吃不到我们准备的庆功宴吧”

    “主人走之前,不是说会回来的吗肯定会回来,参加庆功宴的!”

    “对哦,主人有说过这个话!”

    ……

    一堆黑暗生物议论纷纷,体型或大或小,长相怪异的它们认真讨论这样单纯的话题,竟然有种别样可爱的感觉。

    弦仰望上空,感受外界的魂力变化,面色沉沉。

    玄在他身边,抓紧了他的袖子,瑟瑟发抖的问道:“主人……没事吗他说,他要成为至高神,这样……似乎比成为普通的神明,更难吧”

    “主人会成功的。”弦面色不改,对夜十分有信心,“我们安心等待即可。”

    玄听了弦的话,轻轻点了点头。

    可忽然,弦抽出被他抓紧的袖子,一把将他推到了后面。

    玄踉跄倒地,不解抬头,就见弦绷紧了身体,如临大敌看着前方。

    下一刻,空间被撕裂,从中走出一名身穿紫袍的男子,周身环绕邪异之气,即便是在场的黑暗生物,也无法比拟。

    男子刚走出空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眉头一皱:“竟然不是这里……”

    说着,他就要再次撕开空间,离开此处。

    可是,他刚抬起手,空气中一道无形之力激射而来,打断了他的动作。

    男子迅速收手躲开,他原本站立的地方,被炸出一个大坑。

    他面色阴沉的转过身,盯着那个向他出手的少年,语气冷漠:“找死”

    “你是来找主人的吧”

    弦开口,好似看透了男子的行动,“之所以找错地方,是感觉这儿主人的气息最浓郁吧”

    “是你搞的鬼”男子明白了什么,若有所思,“果然是在找死。”

    “留住他!”

    弦没有与男子废话,与一众黑暗生物,朝男子进攻!

    85

    鸢将编好的花环戴在了魇妖的头上。

    湛蓝色的长发,配上纯白与翠绿交织,还有些许色彩点缀的花环,很是好看。

    魇妖的外貌一直很美好。

    鸢看着它,忽道:“终有一日,你的内心,也会像你的外貌这般美好。”

    “那你可得努力一些了。”

    魇妖笑了笑,邪气盎然,尽管它那般喜欢鸢,将鸢视作亲人,可对于鸢以外的生物,它半点都看不上。

    尤其是人类。

    竟然能让鸢主动帮忙护道。

    魇妖没有反对鸢的做法,却嫉妒着那个名为“夜”的人类,哪怕知道鸢是为了这个世界,而不是单纯的某个人,它也放不下心中的嫉妒。

    “早点回来。”魇妖仰头看向站起身的鸢,“我会等你回来的。”

    “我会尽快回来的。”

    鸢说道:“这是我给你的承诺。”

    魇妖闻言,脸上绽放出一个笑容,邪肆又纯真。

    鸢想了想,忽道:“你要去别的层面看看吗”

    魇妖一怔:“这个空间里你不是禁止我与其它生物接触么”

    “可以让你看看”鸢说道,“我怕我有事去了神界,时间流逝与人界不一样,你像上次那样,一个人留在这里太久太久。”

    “你先前还说你会早点回来……”

    魇妖嘀咕了一声,又道:“那好吧。”

    鸢拉起它的手。

    下一刻,他们出现在另一层。

    鸢为魇妖制造了一个空间。

    “这里除了你以外,不会有其它生灵踏入,他们踏入的瞬间,就会被驱逐出去。”

    鸢并没有给魇妖任何犯错的机会,所以将一切前提条件都设置,“你的力量,我将会封锁其中一部分。”

    魇妖没有反抗什么,它知道鸢对它并不放心。

    事实上,若鸢不给它任何束缚,面对这里的魂兽生灵,它的确会难以克制自己的本能,去对它们下手。

    做好一切,鸢对魇妖说道:“等我回来。”

    魇妖扶正有些歪掉的花环,对鸢点头,一副认真的模样,回答道:“我会的。”

    鸢笑了笑,在它眼前消失无踪。

    86

    满地的鲜血残尸,看不到半分生机,只有绝望的死亡。

    弦跪坐在血泊中,怀中抱着玄的残躯。

    夜制作的傀儡外壳早就被打碎,无论是他,还是玄,都暴露出了部分拼接出的,满是疮疤狰狞伤口的本体。

    他们前方,伫立着一名手持长剑的男子,那把长剑上满是符文印刻,寒光凛冽,让人不敢直视。

    男子嫌恶的看着暴露本体的弦与玄,淡漠的声音响起:“原来你们和那些东西是一样的。”

    “那些东西”,自然是指的那一地奇形怪状的黑暗生物。

    如今,那些黑暗生物的身体都被斩断,只剩残躯散落一地。

    弦抱着生机渐微的玄,好似没有听见男子的话,也没有在意即将到来的危机。

    他轻声说道:“转生后,哥哥希望你能快乐的活下去。”

    话音落下,无数天赋从弦的身体中剥离,包括他的生命,被他的天赋之力从他体内抽出,尽数灌入玄的残躯内。

    玄的身体发出微光,残躯上的血肉不断剥离重组,以极快的速度缩小成一个核心。

    仿佛虫成茧。

    男子意识到了什么,眼神一冷:“这种小手段,也拿出来丢人现眼么”

    说着,他抬手,一剑刺入弦的心脏。

    弦喷出一口鲜血,松开了怀中的玄,双手抓住了男子手中的长剑。

    玄的身躯滚落在地,傀儡外壳崩碎,从中滚出一颗白色的小圆球,像是一颗蛋。

    “你在嫉妒主人么”

    弦看着男子,眼瞳变成了银色,仿佛能看透男子的内心。

    只是,眼瞳变为银色的瞬间,弦本就飞快流逝的生命力,一瞬间耗干!

    生机尽绝的最后,弦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扯了扯嘴角,留给男子一个嘲讽的笑。

    男子瞳孔一缩,手腕转动,黑色的火焰在弦的身躯上熊熊燃烧,最后一粒灰都没剩下。

    收回长剑,男子瞥了眼地上那颗蛋,随手一挥,足以破开空间的恐怖力量朝那颗蛋打去,将它击飞。

    一阵轰鸣声响起,那颗蛋沉入地下宫殿中。

    男子却感知到,它似乎并没有如自己想象中那般破碎,反倒完好无损。

    皱了皱眉,男子并未追击,他还有别的事要做。

    撕开了这片空间,男子看到风云变幻的夜空,一股连通天地的玄奥之力在遥远的某方。

    “在那里么海边”

    男子眯起眼,视线跨越长长的距离,似乎看到了什么,冷笑一声:“倒是会给自己选个不错的葬身之地!”

    87

    鸢来到夜接受神劫洗礼的地方。

    她没想到,夜选择的成神之地,会是海边。

    风景倒是不错。

    鸢坐在神劫洗地之地的边缘,没有做什么。

    她说过,她不会插手夜的神劫,只会在天地降罚时出手。

    冥界需要一个冥王来掌管秩序。

    鸢不想再等了。

    “即便是你的灵魂与这具躯壳并不匹配,有我在,天地的降罚对你也无用。”鸢看向那雷电轰鸣的中心,隐约看到了一个渺小的身影。

    然而,那渺小身影,却在与天地对抗。

    天上降落的神劫。

    地下涌动的死亡之力,那是死亡神位对这位想收服它的新神的质问。

    鸢静静守候。

    忽然间,她感觉到远方一道夹杂死亡之力的气息飞射而来。

    速度之快,若是常人连看到的机会都没有。

    鸢面色不改,闪身出现在某处,抬手降下光明神力,抵挡在前。

    只是凡界的力量,是无法伤害到她的。

    然而

    “嗤!”

    一把满是符文印刻的长剑,穿透她的神力,刺透她的心脏!

    自诞生以来,鸢第一次尝到了疼痛的滋味。

    她咳出一口鲜血,低头看向那把穿透她神躯的长剑,眼中浮起了然之色:“原来……是这样……”

    抬起头,那张熟悉的面庞出现在眼前,带着震惊,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但早已泪流满面。

    “是我……为你打造的弑神之剑啊。”

    鸢恍然,“原来……一切是因我而起。”

    “鸢……”

    帝风张了张口,泣不成声,绝望在他的脸上浮现,他想要做什么,却怕给鸢造成更大的伤害,僵持在半空,不知所措,只是哭着。

    “轰隆!”

    凡界的上空,银色的雷点划破天际!

    这一瞬间,整个天镜之域都被照亮!

    鸢身后的空间如同一张被撕开的巨幕,露出深渊般的可怖的裂缝。

    一个人影从贯穿天地的深渊裂缝中踏出,周身的空间被她撕裂。

    她没有动作,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帝风却好似遭受了巨大的打击,直接从半空被轰落在地!

    海滩上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

    她在半空中行走,来到鸢的身后,抱住了鸢,降落在巨坑旁。

    88

    “我要死了。”

    鸢周身的白光褪去,露出她的真容,如洛与她初见那般纯净美好。

    即便是面对死亡,鸢也如往常那般平静,仿佛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时。

    洛抱着她,眼角泛红,“我会去冥界,将你的神魂带回来,若是死亡神位不愿,我就打破冥界的空间,毁掉它的冥界。”

    “那是我造的剑,足以弑神,即便是我,也不例外。”

    鸢缓缓说道:“我的神魂,已经与这具躯壳剥离,正在消散……你去冥界,也找不到我的神魂。”

    “我会找到的。”

    洛轻声说道:“冥界找不到,我就在你最喜欢的人界中找,人界找不到,我就回神界……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的。”

    鸢轻轻笑了:“你找不到的。”

    洛抓紧了她的手。

    “我的死……是我亲手所致。”鸢道,“是我亲手推动了我的命运,你无法阻止我的命运崩坏。”

    洛没有说话。

    鸢看到空间裂缝的间隙里,那张被泪水浸湿的脸庞,她抬起手,为洛拭去泪痕。

    “没事的。”

    鸢轻声说道:“没有我的万万年里,你一样好好的,神界、人界、冥界……一样好好的,所以……没事的,我的死,不会改变任何东西,唯一改变的……只有我自己。”

    说到这里,鸢似乎想起来什么,她微微一怔:“还有……魇妖。我……答应过他,会回去的,可我好像要食言了……洛,魇妖会变成帝风那样吗因为我的食言。”

    “帝风变成那副模样,与你无关。”

    洛咬紧牙关,“那是他自己的意志,与你无关!”

    “是吗”

    鸢松了口气,笑了笑:“那样就好,魇妖就不会变坏了。”

    “只有别人吗”

    洛颤声说道:“这种时候,你想到的,只有别人吗你自己呢你难道……想这样死去吗”

    “也没有办法了。”

    鸢抬着手,指尖还残留洛的泪痕。

    然而,细看之下,透过她的手,能看到雷点交错的夜空。

    她在消失。

    “我也……不想死。”

    鸢怔怔说道:“我还不知道千万年后的我,是否还喜欢这个世界……现在死掉的话,就不会知道答案了,可是……没有办法了。”

    已经,结束了。

    这一瞬间,天地失色,黯淡无光。

    无情的天地,此刻仿佛在哀痛,暴雨倾盆而下,洒落在这片神陨之地上,哀伤笼罩。

    鸢的身躯化为点点白光,融入地下。

    先前插在她心口的长剑,“铿”的一声刺入海滩。

    洛看到有一束白光没有融入地下,而是投向天空,仿若流星。

    那是……

    洛惊疑不定。

    鸢的神魂!

    神魂……

    没有消散!

    洛立刻追了上去。

    然而,作为空间至高,竟有追不上一道光的时候。

    眨眼间,那光消失无踪。

    洛停在云层之上,眼前天幕苍茫,她怔怔无言。

    89

    破晓之际,夜与死亡神位融为一体。

    他降落在海边,脸上却没有成功的喜悦,也没有任何表情,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夜看到了那个巨坑,以及旁边的斜入海滩的长剑。

    他走了过去,将长剑拔出,跳入巨坑中。

    坑底,满是如岩浆一般炽热的鲜血。

    血泊中躺着一个不成形状,却仍留着一口气的人。

    夜从天而降,一剑将那人的心脏穿透,抬起另一只手,摁住那人的头颅,用力一扯,一只巨大的黑色凤凰,被夜从那人的体内抽出

    那不是凤凰。

    那是凤凰的魂魄。

    “我以冥界之主的名义,降罚于你,堕入第十八层地狱,永生永世不得超生!在接下来无尽的岁月中受尽折磨,忏悔吧!”

    夜掐着凤凰魂魄的喉咙,与凤凰一同坠入地底。

    下一瞬,他们出现在冥界上空,仍未停止降落,从第一层地狱,坠入第十八层地狱!

    “哗啦啦!”

    第十八层地狱的规则锁链从黑暗中飞出,刺入凤凰魂魄之中,凤凰的惨叫刺破第十八层地狱!

    整个冥界,都能听见规则锁链响起的死亡之音。

    那是他们的王,宣告诞生!

    冥界,再也不是无主之地!

    今日起,不再会有逃亡之魂!

    冥界秩序,由冥王来守护!

    90

    神界。

    洛出现在众神阶梯上,召唤命运之神。

    命运之神还未归位,她身侧的空间被一道力量撕开,死亡之力从中涌出。

    夜从裂缝中踏入神界。

    洛看了他一眼,漠然的收回视线。

    接着,命运之神来到众神阶梯下,他的脸上带着哀伤。

    光明至高神陨落的那一瞬间,整个神界都得到了消息,包括他。

    “鸢的神魂没有消散。”

    洛对命运之神说道:“告诉我,她在哪里。”

    命运之神苦笑说道:“并非我不愿意告诉您,只是……神明一旦陨落,神位将会归于天地,不再认她为主,至高神也不例外,即便您找回了光明至高的神魂,与她的神躯融合,她也无法再登神位……没有神位,却拥有神魂神躯,她便没了承载天地祝福的力量,迎接她的将会是再一次的死亡,无论您多少次将她找回,结局都不会变的。”

    “告诉我,她在哪。”洛没有理会命运之神的话语。

    命运之神除了继续苦笑,也没了别的反应。

    众神皆知两位至高神的感情深厚。

    光明至高此次陨落,不是没有为空间至高挡灾的原因。

    哪怕是一旁的冥王,死亡至高,同样脱不了干系。

    可以说,光明至高是以她的死亡,抵消了一位至高神的罪孽,以及另一位至高神的诞生。

    这样的死亡方式,即便是至高神出手,也无法挽回。

    “没有光明神位,她也会有新的神位。”

    这时,命运之神听到了夜的声音。

    他知道,这是新的冥王,死亡至高。

    下一刻,他听到夜说道:“我会将我的神位给她。”

    命运之神猛地抬头,震惊的看着夜。

    洛也看向了夜。

    “所以,告诉我们,她在哪。”夜面色不改,对命运之神说道。

    “您……要把您的神位给光明至高神”命运之神以为自己听错了。

    夜的成神之路有多坎坷,他们这些神明也能窥见一二,他们都知道夜为了抵抗命运,都做了怎样的努力。

    众神也能感觉到夜对成神的渴望,想要与天地抗争的斗志。

    可现在,夜竟要将他得来不易的至高神位拱手相让

    “有何不可”

    夜反问,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她到底在哪”

    “光明至高神的神魂似乎到达了另一片天地,那儿是我的神力,甚至神界所有神明都无法触及的天地。”

    命运之神的眼瞳中泛起迷幻的光彩,他缓缓说道:“我们无法插手那片天地的运转,唯有等光明至高神的神魂自行回归我们的天地。”

    “她什么时候能回来”洛问道。

    “大概……两万年后。”命运之神说完,眼中的迷幻之色褪去,他扭头喷出一口鲜血。

    算出这个答案,差点伤及他的本源。

    即便是陨落的至高神的命运,也不是他能窥探的。

    “两万年么”

    夜垂下眼眸,“那我再等两万年便是。”

    洛在一旁,看了夜许久,才道:“在神界,时间会比外界要快。”

    夜摇头:“我答应过她,成为冥王后,会好好守护冥界的秩序,做一个负责的冥王,所以……我不能留在神界,我要回冥界,为混乱了万万年的冥界,建立新的秩序。”

    洛不再劝说。

    命运之神退下,他得养伤。

    夜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将视线放到了洛的身旁,那纵横的空间裂缝,给周围带来了很大的破坏,也只有特殊材质的众神阶梯,才能勉强承受。

    “你无法控制你周围的力量么”夜忽道。

    洛没有说话。

    “所以她才用神力遮掩了自己的真容”

    夜自顾自的说道:“原来是这样……”

    话音落下,夜的周身涌动死亡之力,将他包裹,看不清原貌。

    如洛一般。

    如鸢一般。

    做完这些,夜离开了神界。

    洛坐在寂静一片的众神阶梯,默默无言。

    91

    洛来到了天镜之域,并非是鸢陨落的地方,而是一个海岛之上。

    站在海岛的岩石上,洛遥遥看着远方,那片鸢陨落的土地,似乎被天地迁怒、诅咒。

    洛收回视线,打开空间。

    这里的生灵看不到她,她却能看到它们。

    包括那个坐在乱石地最高处,穿着一身白袍的单薄身影。

    湛蓝色的长发散批而下,头上戴着一个已经枯萎的花环,仿佛一个失去了生命力的人偶,仰望上空,神色呆怔。

    “又回神界了么……”

    那“人偶”喃喃,“真讨厌啊……神界的时间流逝……”

    它的花环都枯萎了。

    她还没有回来。

    本想再编一个新的花环。

    可这里有她的束缚,除自己以外,不可能有别的生灵存在,哪怕一根草,一朵花。

    自然无法编出新的花环。

    早知道,就不到这儿来了。

    在第九层等她该多好

    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只能戴着一个枯萎的花环。

    多难看啊

    魇妖叹着气,喃喃道:“你快回来吧……”

    这里……太无聊了。

    没有你。

    即便看着外头那些蠢笨的魂兽撒欢,也没什么好玩的。

    ……

    洛在上空看着魇妖发呆,过了许久,没有再靠近,而是打开空间,离开了这里。

    她想,比起打碎魇妖心中的希望,不如让魇妖继续期待。

    终有一日,魇妖会见到它想见到的人。

    即便离别,也能迎来重逢。

    92

    人间有四季。

    春了有夏,夏去秋来,秋末冬至,冬尽迎春。

    世界的颜色交错循环,缤纷多彩又单调无比。

    冥界的景色一如既往,两万年不变。

    他经过三途河畔,走过奈何桥上,路过三生石边。

    冥界十八层,都被他看了个遍。

    尽管早早知道了她的归期,他每天却过得像下一刻就能与她重逢一般。

    洛笑他越活越回去,比起十几岁的毛头小子还不如。

    他没说话,只是想起某日去神界参众神晚宴时,看到洛站在神界门边,俯瞰下方如星河般的万千外域。

    看的不是景色最好最奇的五大天域,而是一个不起眼的,名为天镜之域的地方。

    看着那具躯壳呱呱坠地,风华正茂,坎坷逝去,归于尘土,又在新一年重生于世……

    等待总是这样漫长又枯燥。

    他满心期待,向生而死。

    一切如他预料一般。

    再重逢,该换我来护着你。

    护你得道,护你升仙,护你重归神界,坐上三座之首,俯瞰世上万千,荣光无限。

    或许,终有一日,你我能再再重逢。

    s:book5353079506092667.ht

    一秒记住 海岸线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