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寻唐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二十九章:战斗吧,兄弟们(2)

    从腰里掏出从不离身的哨子,崔大郎用力地吹响,同时一把抓起身边的火把,奋力掷进了一边的一个大盆之中,轰的一声,大盆里立时便窜起了火苗。

    做完这些,崔大郎已是窜到了强弩之旁,一把扯去毡布,扳动了强弩的机关。三声尖啸之声次第响起,下方,溅起了三蓬血雨。

    眼见得形迹败露,下方之人也不再掩藏形迹,大声呐喊着向坞堡扑来。

    堡内,唐军已经占据了各个防守位置,一支支的火把掷下去,点燃了坞堡之下早就准备好的那些草垛,草垛燃烧起来,将坞堡周边照得一片透亮。

    崔大郎终于看清了那些摸黑来攻的人。

    “罪奴!”他失声惊呼起来。“大家小心些,这些是辽人那边的罪奴,是最低贱的第四等人。”

    听到崔大郎的呼声,坞堡之内的唐军,并没有因为对方是罪奴便有所轻松,神情反而更紧张了一些。

    因为他们的一颗脑袋,便能让这些罪奴们升上一级,变成第二等人,五颗脑袋,便能让他们再升一线,十颗脑袋,就能让这些罪奴升为第一等人。

    对于这些罪奴们来说,改变他们命运的,唯有这么一条途径,所以,他们不会把自己的命当命,当然,也不会把唐军的命当命。

    拼一回,指不定就能改变他们悲摧的命运,他们自然是奋勇向前,死不旋锺。

    这些人,比起辽军的正规军更难对付。

    辽军的正规军会因为形式不利而退却,会因为战机不对而转进,不会耗损实力来攻打这种防守森严极难攻打的坞堡。

    但这些罪奴却不会管这些。

    他们只知道,坞堡内的这些人,足以改变他们的命运,以及他们的家人的命运。

    崔大郎终于明白了,难怪辽军正规军不理会他们,原来是准备好了用罪奴来对付他们。对于辽人来说,罪奴的命就不是命,死了无所谓,他们自会再去老林子去抓,去高丽那些地方逮便好了。

    “兄弟们,战斗吧!”崔大郎勾腰捡起一柄上好了弩箭的弩弓,对准了坞堡之下乌泱泱扑来的罪奴。

    咣当咣当的声音响起,一副副赶制的粗陋的梯子搭上了墙壁,罪奴们嘴里咬着刀子,蚁附而上。

    借着火光,坞堡之上的唐军看得很清楚,这些人,别说是盔甲了,竟然连弓箭都没有一副,好一些的,手里有一把横刀,差一些的,便只能提着一柄长矛了。

    破衣烂衫的这些人,咬牙切齿,面容可怖,前面的还在爬梯子,后面的却已经涌到了坞堡之下,竟是合身撞上冰冷的堡墙,

    崔大郎打了一个寒颤,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弯腰捧起了根擂木,举了起来,向着下面狠狠地砸了下去。

    一个罪奴的手攀上了垛口,不等他有下一步的动作,一柄刀便斩了上去,惨叫声中,那个失去了手指的罪奴仍然挣扎着攀了上来,但紧跟着一柄长枪当胸刺来,将他直接戳了下去。

    杀死一个,又来一个,那些架在坞堡墙壁之上的梯子上,罪奴们悍不畏死地蚁附而上,而看到坞堡之下那密密麻麻不知有多少的罪奴,崔大郎心里不由自主地有些寒。

    强弩每隔一会儿便会出尖啸之声,每一弩箭出去,都会在密集的人群之中犁出一道血色通道,粗如儿臂的强弩,能将这些没有盔甲保护的罪奴,串上好几个,但这并不妨碍那些已经扑到坞堡之下的罪奴们强攻。

    如果是在大军之中,这些罪奴们在唐军覆盖式的打击之下,早就伏尸遍野了,可是,他的麾下,只有一百五十人,而此时,在进行远程支持的,只有不到二十人。

    “金汁熬好了没有?”崔大郎一刀将一个罪奴劈了下去,大声吼道。

    “快了,快了。”后面传来了同伴的声音。

    就这么稍一分神,又一个人扑了上来,手里持着一柄长枪,正要扎向崔大郎,而崔大郎此时正挥刀劈向身侧的另一个敌人。千钧一之际,大黑狗却是从人群之中窜了出来,一口便咬在了那人的脚脖子之上,用力甩头撕咬,那人立足不稳,仰面朝天向后倒去,身后却并不是实地,而是空中,那人一个倒栽葱跌了下去。

    “大黑,好样的!”崔大郎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

    “金汁来了!”两个士兵抬着半锅金汁奔到了墙边,正好崔大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是将那气味吸了一个通透。

    两个士兵一翻手,大半锅金汁被倾倒了下去,下面立时传来了鬼哭狼嚎的声音。

    一锅锅的金汁倒了下去,坞堡之下的罪奴死伤惨重,嚎叫之声此起彼伏,让人肉麻。

    “倒,再倒!”崔大郎兴奋地挥舞着手臂叫道。

    “大郎,没有了!”

    “没有了就再熬!”

    “大郎,没有了!”士兵道:“咱们就这些人,每天也就这么一点点产出,这十几锅下去,早就没了。只能煮开水了。”

    所谓的金汁,其实便是人拉的屎尿,这玩意儿被熬开之后浇下去,被烫伤的人,是极难复原的,最大的可能,便是在哀嚎之中逐渐死去。就算是正规军中有医师,能不能治好也要看运气,更何况这些罪奴?

    崔大郎怀疑他们连最基本的一些伤药都不会有。

    罪奴们似乎被这些撕心裂肺的哀嚎之声给震住了,潮水般的退了下去,隐入到了黑暗当中。

    崔大郎松了一口气,探头看向堡底,下面尸体叠着尸体,竟然已经码了好几层。而在这些堆叠的尸体之下,居然还有活着的,在竭力地挣扎着想要爬出来。

    而另外一些受伤的,眼见着同伴退走,便只能在地上艰难地爬着,想随着同伴一起退去。

    一名弩手抬起了手中的弩箭,对准了那些伤者。崔大郎却是一伸手将弩弓给压了下来,道:“放他们走。让他们去同伴哪里哀嚎乞命,也给那些活着的人看一看,想要我们的人头,他们有不有那个资格。”

    “大郎高明,要是能将他们吓走,那就好了。”一个唐兵笑着道:“估摸着这些人也是欺软怕硬的,见我们这里硬扎,指不定就想去找一些好打的了。”

    说完这话,看到崔大郎冷眼看着他,顿时明白过来,不管是好打的,还是不好打的,那都是自己的同胞呢,而落到这些罪奴的手里,唯一能剩下的,也就是一个脑袋罢了。

    黑暗之中,传来了一连声的惨叫,然后,便安静了下来。

    崔大郎一时没有明白过来,怔了片刻,才突然反应过来,这是那些罪奴将伤兵们宰了。

    “日他娘的。”崔大郎吐了一口唾沫。

    “清点一下,我们的伤亡如何?”他转过身来,道。

    “大郎,没人死,就是二狗子和大牛被砍了两刀,好在盔甲挡下来了,只受了一点点轻伤,已经包裹好了。今儿个幸得大郎机警,不然让这些摸上来,我们即便能守住,只怕也会有不小的伤亡。”

    崔大郎嘿嘿一笑,伸手摸了摸一边蹭着自己大腿的大黑狗,道:“今儿个你功劳最大,待会儿赏你一块肥肉!”

    天色渐渐大亮,崔大郎终于看清楚了外面的状况。入目所及,让他心不由自主地沉了下去,外面密密麻麻地或席地而坐,或四仰八叉以躺在野地里的罪奴,只怕有一两千人的模样,而在更远处,却立着一顶军帐,在军帐的左右,却有十几个顶盔带甲全副武装的辽兵。一看就是辽人中的一等人,而军帐中的大概率的就是指挥这些罪奴的官员了。

    “大郎,吃饭了!”两个士兵抬了一筐馍馍,一锅肉汤上来,往堡顶一放,香气立时随风四散。坞堡之下,那些本来了无生气的罪奴们,却是一个个的站了起来,贪婪的眼光,看向了坞堡。

    虽然没有军令,但这些人的脚步,却在不由自主地向着坞堡方向移动。

    “日他娘,不是吧?”坞堡之上的唐军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崔大郎伸手拿了一个馍馍塞进嘴里嚼着,一边走到了强弩那边,伸手握住了机关,眯着眼睛看着对面。

    随着他扳动机关,三枚强弩应声飞出,将那些缓缓移动而来的罪奴当场便射死了十数人,但这,并没有影响更多的人向着坞堡移动。

    “操,把东西抬下去,二十人一组轮换着吃饭,这些家伙,又来了!”三两口将嘴里的馍馍吃完,崔大郎一把操起了脚边的横刀。

    远处那顶军帐的帐门一撩,一个辽人官员走了出来,挥了挥手,身边一人立即便拿起号角,吹了起来。

    呜咽的号角声中,脚步本来还有些迟缓的罪奴们嚎叫了一声,突然又加扑了上来。

    “战斗,战斗!”崔大郎一手抓着一个馍馍,一手挥舞着横刀,“弩手,弩手,先给他们一轮!”

    数十支羽箭射了下去,在疯狂冲来的罪奴之中放倒了十几个人,但却如同大海之中的泡沫一般,瞬息之间就被罪奴们给淹没了。</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