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寻唐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二十八章:战斗吧,兄弟们(1)

    一连数天,薛大郎站在坞堡的顶楼之上,看着一支支的辽军向着建昌方向开拔,有骑兵,有步兵,也有运送后勤辎重的车队。但不管是什么样的队伍,他们的规模,都不是薛大郎这百把人无法招惹的。

    一支辽人的军队,故意停顿在了距离坞堡不远的地方,然后尽其所能地对坞堡之内的唐军从语言之上进行侮辱,从祖宗十八代一直骂下来,想要激怒薛大郎等人出坞堡去对他们展开攻击。

    但这样的行为,在薛大郎看来,简直就是在秀智商下限,你要是只有百把人,老子一定出来砍你丫的,但你们动不动就千把人数千人的规模,想要老子出去找死,这不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吗?

    薛大郎回应他们的方法很简单。站在坞堡顶端,解开了裤腰带,掏出自己胯下的那玩意儿,然后对着他们,尽情地洒上一泡尿。

    这一泡尿是如此的悠长,以至于在堡内的那些唐军都有些吃惊了,薛老大这是憋了多久啊?特别是薛老大在终于尿完之后,身体那一哆嗦,紧接着还举着那玩意儿抖了两抖才塞回裤档的举动,在他们看来,当真是帅极了,酷毙了啊。

    于是乎,辽军没有把薛大郎激怒,倒是被薛大郎的这个举动给激得暴怒起来。当下便有数十名骑兵跃马而出,向着坞堡而来。看他们的顶盔带甲的着装,应当是辽人中的第一等人。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好的甲胄。

    距离坞堡数十步远的时候,马上的骑士们取下弓箭,抬手之间,羽箭呼啸而来。

    薛大郎却是早已经跳下了跺碟,躲在垛口后面,眼见着自家的大黑狗仍然趴在垛口之上狂叫,一伸手便将大黑狗给拖了下来。然后目视着离自己不远处的操作那台弩机的两名士兵。

    话说这两台强弩,平时都用毡布给遮盖着,并没有让人给瞧见。那几十个辽军,也是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明显被唐人给遗弃了的坞堡之内,居然还藏着有强弩。

    要知道强弩这东西,可算是这时代的军之利器,工艺复杂,打造困难,每一台都在耗费不少的银两,在辽军之中,这样的东西,都是集中使用的。

    当他们看到坞堡之上的唐军猛然扯去一块毡布,露出里面的强弩之上的那三枚闪闪亮的箭头的时候,都有些愕然。片刻的怔忡之后,他们才恍然大悟过来,这东西对他们可是有着致命的伤害的。当下不假思索,转身打马便欲远离这个坞堡。

    尖厉的呼啸之声便在这个时候响起。三枚强弩自堡顶闪电般地射将下来。

    出其不意之下,却是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效果,当然,这大部分要归功于这几十骑辽军本身的大意。他们或许想到了坞堡之中有弓箭,但弓箭对于他们身上的甲胄来说,伤害是有限的。怎么也想不到,唐军竟然如此奢侈。

    三枚弩箭,两枚命中。

    一枚直接将一名辽军骑士贯胸而过,将人带得斜飞起来,然后再嗵的一声钉在地上。另一枚没有射着人,却是将一匹战马给生生地钉在了地上,马上骑士被甩了下来,就地连着打了好几个滚,然后爬起来,头也不回的向着远处逃去。第三枚,却是走了一个空。

    坞堡顶端,薛大郎等人快活地大笑起来。

    对面的辽军大部一阵骚动,本来很休闲的他们,却是在瞬息之间列起了军阵,数名军官裂阵而出,遥看着坞堡。

    看到如此阵仗,薛大郎等人亦不在觉得轻松,而是开始忙碌起来,既然见了血,今日只怕就不能善了了。

    眼前的虽然是一支运送后勤粮草的军队,但战兵也有一两千人,再加上那么多的青壮民夫,真要动起手来,便是一场死战。

    薛大郎遥遥看见,几名辽军军官之间似乎爆出了激烈的争论,片刻之后,其中一人似乎是占了上风,刚刚还剑拔弩张的局面,却是瞬间又松驰了下来,已经完成整队的辽军开始督促着民夫赶着牛车,推着独轮车向着大军离开的方向前进,唯独在原地留下了一名军官和十几名士兵。

    大概是不打了!

    薛大郎心中一片欢喜,感觉今天自己是占了一个老大的便宜。

    那名军官下了马,冲着坞堡方向而来,手里挥舞着一块白布,一边走,一边指着那名被钉死在地上的辽军士兵。

    薛大郎会意,对方这是想收尸了。

    “随便,老子们是大唐兵马,是王者之师,不会趁这个时候攻击你的。”薛大郎扯开嗓子吼道。也当过军官的他,对于这样的敌人,也还是有几分敬意的,不管怎么说,这个时候还想着替部下收尸,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长官了。

    听到薛大郎这样说,那名军官停下了脚步,挥了挥手,身后数名士兵疾步而来,有些战战兢兢地奔到了那名死去的士兵跟前,费劲儿地拔下了弩箭,抬起了那名死人,又疾步向着远方跑去,这个距离之上,如果堡上的强弩再射击的话,地上肯定又会添上几具尸体。

    薛大郎当然不会这么干。

    真要这么干了,只怕今天就得与敌人血拼上一场了。他纵然悍勇抱定了必死之心,但能多活一天,也总是好的。

    多活一天,便多一份指望不是吗?

    要是能不死,那自然是不死最好了。

    大好的日子还等着自己去享受呢!

    当然,如果不得不死,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把那死马也拖走,把弩箭给我留下来!”薛大郎站在堡顶,大声喊道。

    那名辽军军官回过头来,竟然冲着薛大郎笑了笑,道:“那匹马送给你们了,可以让你们吃上一顿好的,没多少顿可以吃了!”

    说完这句话,对方扬长而去。

    薛大郎啐了一口,对方真是见识短,马肉算是什么好东西啦?一点也不好吃好不好?在堡内的地窖里,他们可是腌制了不少的羊肉,猪肉以及鸡鸭鱼等肉食,这些都是以前大家家养的,大撤退的时候带不走,便只能制成腌制品。

    看着大队的辽军逐渐远去,薛大郎倒也真是用绳子坠了几个兄弟下去,一是收回三支弩箭,二来嘛,马肉虽然不好吃,但总是新鲜的,而且任由其在外面腐乱,这天气,只怕那味儿也真不好闻。至少弄回来,人不吃,可以让自家的大黑能顿顿吃上好的

    趁着这个机会,将自家的大黑也吊了下去,让它在外面去尽情地撒撒欢。

    除了这个插曲之外,这一天,又这么平静地安然渡过了。

    当夜幕降临,天上繁星点点,大部人都在堡内睡得鼾声震天的时候,独自一人躺在堡顶的薛大郎,心里却是愈地不安起来。

    没道理的。

    辽人不可能就这么放任他们在这里好好地待着。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的主力不想在自己这些人身上浪费力气,或者说他们不想付出更多的正规军的性命在攻打这些坞堡之上。

    说起来他们这些人虽然像个钉子一样钉在这里,但对于大局的影响,其实一点儿也不大,当辽军的主力理都懒得理他们的时候,就更是这样了。

    最初的时候,薛大郎认为自己这些人的作用就是阻滞辽军的行动,并在辽军攻打这些坞堡的时候尽量地给敌人带来一些杀伤。但当辽军不打,这个作用就失去了。

    很显然,辽军的头头脑脑们,一眼就看穿了薛大将军的这点儿谋算。

    事实上,薛大郎虽然想到了这一点,但却还是小看了那些大人物们之间的算计,韩琦,薛冲他们不仅仅是在想着利用这些坞堡来迟滞对手的军事动作,更是想要给邓景山等辽军脑人物带来一种错觉。

    如果邓景山要拔除这些坞堡当然是最好,就算他不理会,也要派出人马牵制,哪怕是仆从军,对于接下来的决战,也是可以为唐军减轻压力的。

    而最重要的一点,则是韩琦想让邓景山对唐军的主力估算错误。这些坞堡之中的兵,绝大部分都是已经退役的唐军,但这些人回归之后,稍加训练,便能恢复战斗力,而重新给他们配备了制式武器的这些人,与正规军的差距并不大,只要辽军一开打,便会领教到他们的战斗力。

    如此一来,必然会让辽人对于唐军的兵力产生迷惑。上百个坞堡,可是分布了上万这样的人。他们当真不打而放任的话,这上百个坞堡要是在决战时期突然弃堡而出联结起来,那是能要命的。

    计中套计,环中套环,这便是一个老奸巨滑的将领的谋算。

    而在这个谋算之中,这些坞堡之中的唐军的性命,是早就被算成了阵亡的一部分了。

    每一个成功的将领脚下,都是士兵的累累白骨,这句话,是绝对没有说错的。

    此时此刻,在将领们的眼中,士兵的数量,只是一个数字,只是沙盘之上的一面可以随时拔除的小旗子。

    薛大郎想得没有这么多,他只是单纯的有些不安。

    在虫蚁的鸣叫声中,他终于睡了过去。

    只到他被自家的大黑挠醒。

    夜色之中,大黑的一双大眼着幽幽的光芒,龇牙露齿,低低地呜咽着。

    薛大郎一下子从躺椅之上站了起来,扑到了墙头,努力地睁大眼睛,看向远方。

    星光之下,影影绰绰的一大片,正悄无声息地向着坞堡接近。</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