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寻唐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二十六章:最后的平静

    高耸的山崖之上,水流倒悬而下,如同一匹白练般披挂在整个崖壁之上,轰然之声中,水流冲击在崖底一块块巨大的石头之上,溅起无数大大小小的白玉珠子。然后劈劈啪啪地掉落在水潭里,荡起一层层的涟漪。

    水流之下的石头,原本或者也是头解峥嵘,但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的水流冲击之后,如今却只剩下了一个形状,那就是圆古隆冬,光可鉴人。

    距离瀑布不远的地方,却另有一个方圆亩许的大水潭,与瀑布那一边的激烈却又截然不同。湍急的水流经过蜿蜒曲折的溪沟,流到了这里的时候,却变成了温柔娴静的小姑娘一般,悄无声息的浸漫过岩石,然后汇集到了大水潭之中。

    山外天地如炉,将人炙烤得欲仙欲死,而这里,却是清凉雅静,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

    刘岩怀里抱着自家的小闺女,坐在离水潭不远的地方烤着今年刚刚收获的红薯。红薯已经烤得差不多了,一阵阵的香气透将出来,小家伙趴在刘岩的膝盖之上,两只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红薯,不时悄没声地吞一口涎水,竭力抵御着香气的诱惑。

    刘家虽然现在落魄了,成了占山为王的盗匪,但刘岩对于子女的教育,却仍然秉持着以前那种世家的作风。

    要是换一个地方,这女儿家虽然年纪小,但已经颇有了些大家闺秀的模样,换一个地方,绝不会有人会想到,这小姑娘居然会出自强盗窝子里。

    在这一方面,小姑娘的娘燕五,是帮不上半点忙的。

    此刻,燕五正赤着双足,站在冰凉的水中,手里握着一支前半头削尖的小酒盅粗细树杆子,腰略微前倾,两眼盯着微微荡漾的水波底下,一条条摇头摆尾的鱼儿。

    站在她身边的,则是她与刘岸的儿子。

    哧的一声响,树杆子破开水面,刺进水底下,一抹血痕旋即在浮上水面,燕五提起树枝,前方,一条鱼已经被穿在了上头。

    “看见吗?掌握要领了吗?”燕五盯着儿子道。

    小家伙点了点头。

    “好,你来试试!”燕五取下了鱼,将树杆子递给了儿子,“记着啊,你今天的午饭,就是你自己叉的鱼,叉不着,可就没得吃!”

    刘岩瓣开了红薯外面的枯壳,露出了里面热气腾腾的金黄色的薯肉,放在嘴边轻轻地吹着气,小姑娘的眼睛便也跟着抬了起来,瞪得大大的,似乎生怕父亲一口气便把这香甜的美食给吃光了。

    吹了一阵子气,递到小姑娘的嘴边,刘岩宠溺地道:“小心一点,很烫哟!”

    小姑娘张开了小嘴,果然只咬了尖尖上的那一点,连嘴唇都没有沾着,便闭上了嘴巴,缓缓地咀嚼着。

    燕五走了过来,坐在他们的边上,看了小姑娘的吃相一眼,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终是啥也没有说。

    “成梁还不到六岁,你指望他今天叉到鱼,只怕他是要挨饿了。”刘岩笑道。

    燕五将已经洗剥好的鱼穿在树枝之上,放在火上烧烤着,淡淡地道:“我在他这个年纪,已经自己在找吃食了。”

    刘岩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即便是他那样曾经豪奢过无数辈的大家族,对男孩子的教育,也从来都是极为严厉的。

    穷养儿子富养闺女,现在的刘岩依然保持着这样的家训。

    小子嘛,就要从小磨练着。从小,他虽然不愁吃不愁穿,但念书,习武,稍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挨饿,吃板子,那也是家常便饭。

    眼下的这一幕,倒是让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父亲督促自己和兄长两人的那些时光。

    他的眼睛不由得湿润了。

    时过境迁,他的那些亲人们,都已经不在了。他甚至都不知道父亲,兄长以及其它的那些亲人们的坟头在哪里,或者,他们有没有坟头。

    “今天范同从外头回来了。”看着刘岩的模样,燕五知道自己的丈夫又想起了往事,便岔开了话题,道:“邓景山的大军已经开拔了,三万战兵,一万仆从军,算得上是倾巢而出了。”

    刘岩点了点头,威虎山上的所有情报工作,本来就是由他的夫人燕五掌管的,范建,范同兄弟,便是燕五伸出去的两条手臂。

    “大唐军队采取了收缩防线的策略,主力向建昌方向撤退,其它的区域,只留下了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坞堡就地抵抗。”燕五接着道。

    刘岩吃了一惊:“如此的话,只怕这些坞堡里的守卫,生存的机率就不大了。算下来,也是好几千人呐!”

    燕五道:“这些坞堡都装备齐全,而且也都早有准备,辽军想要拿下来,付出的代价,很有可能也是他们承受不住的。就算是抵挡不住被攻破,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情。迟滞敌人的行动,便于我们的主力部队做好与敌决战的准备,这些牺牲都是必须的。”

    刘岩看着燕五,半晌才道:“我们威虎山,也是可以牺牲的那些人吗?”

    燕五一笑,看着刘岩怀里的小姑娘终于没有忍住咬了一大口红薯,以至于嘴角之上沾上了不少,便从怀里掏出一条手帕,替女儿轻轻地擦拭了一下。

    “如果有必要的话!”

    听着燕五斩钉截铁的回答,刘岩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不过我们这里,足足三千战兵,想要把我们吞下去可并不容易。而且,我们并不会去招惹辽军的主力。”燕五接着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张仲武完成秋收之后,大军也向建昌方向开拔,后方完全空虚之后,才是我们动手的最佳的时候。”

    “即便是牺牲,我也不在乎。”刘岩咬了咬牙道:“我只求能够干掉邓景山,张仲武便足矣。”

    “你放心,这一次,他们跑不了的。”燕五道:“当然,目标是肯定是能达成的,不过过程肯定是很曲折的。二郎,你放心,我们不会是单独作战的。”

    “萧璟那些人虽然说投靠了我们,但他们除了在最初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帮助,让我们能打破对手的封锁之外,再往后,能起的作用就不大了。”刘岩道:“而我们所处的环境,可是辽军的核心区域所在。即便张仲武主力齐出,留下来的人,也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

    燕五微微一笑道:“到时候,会有援军的。而且是一支强大的援军。”

    看着笃定的妻子,刘岩没有再问。他知道唐军的密谍的纪律极其严苛,如果妻子不愿意跟自己说,他也不好再问。

    “如果到时候真有什么问题,我希望你能利用你们的途径,把成梁和成慧送到武邑去。”刘岩看了一眼还在水里扑腾的儿子,低声道。“你在哪边不是有很多兄弟姐妹吗?他们总不会苛待了你的儿女,等他们长大了,能够进入武威书院就读,那将来,总是会有一个前程的。”

    “二郎你放心吧!”燕五摇了摇头:“这一次,我们是必胜无疑的。也罢,我跟你透露一点情况吧,不是我不愿意跟你多说,而是事实上我也知道的不多。”

    燕五之所以决定违反一些纪律,也是因为有些担心在以后作战的时候,刘岩因为牵连孩子而三心二意,不能专心作战,那反倒是坏事了。

    “在高丽,张仲武的力量会很快彻底完蛋。”燕五的声音,低到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当然,还有一个啥事儿不懂,只顾对付香甜的红薯的刘成慧小丫头。

    刘岩的眼睛霍然睁大,脸上的兴奋之色再也难以掩饰。

    原来如此!

    如果高丽方向突然出现了一支强大的唐军,在张仲武主力倾巢而出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营州,那对于辽军在精神上的打击,将是巨大的。

    “李相,当真用兵如神啊!这,这是怎么做到的?”他喃喃地道。

    “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内卫在高丽已经经营了好几年了。”燕五道。

    刘岩连连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这三千战兵,不不不,如果加上萧璟联络的那些人,我们并不多有近五千人,便可以成为一支左右战场局面的奇兵了。”

    “正是如此!”燕五道。

    水潭边上,突然传来了刘成梁欢快的大叫之声:“爹爹,娘,我抓住了,抓住了。”

    二人闻声抬头,却是满身湿淋淋的刘成梁正举着那根树杆子,杆子头里,一只大约三四两的鱼儿正在竭力挣扎着。小家伙举着他抓着的鱼,正颠颠地向着他们跑来,每跑一步,都有无数的水球从身上迸溅出来,在阳光的映照之下,化为一粒粒彩色的珠子落下来。

    “不愧是我的儿子!”刘岩放声大笑起来。“来来来,爹爹今天亲自跟给烤制。”

    作为一个对儿子一向极为严厉的父亲来说,刘岩今天的和煦,让刘成梁反而有些不适应起来,跑过来的步子,居然慢了一些。

    威虎山里,还是一片平静,除了战兵在励兵秣马进行训练,准备作战之外,其他的人,却是在忙着准备马上就要到来的秋收了。

    但在威虎山外,在平州边境之上,残酷的战争,却是已经拉开了序幕。</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