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寻唐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二十五章:解除后患

    薛冲的左金吾卫正在大步后撤,放弃了大片的区域而退守到了一些主要的城市当中,在撤退的过程之中,原本分散的兵力被集中,很显然,对方是想集中兵力守卫一些重要的区域从而与辽军打一场持久战。

    这在邓景山与张仲武看来,自然是最正确的反应,说明了薛冲对于双方的实力对比有一个充分的认识,很清楚如果在全区域内与辽军展开较量,只会输得更惨。

    于薛冲而言,压根儿就不需要与张仲武争一时之短长,只需要将张仲武拖住,守住辽军进入北地核心区域的咽喉,就算是很好地完成了任务。

    等到李泽攻下了长安,形式自然就反转了过来。

    “如今薛冲的主要兵力集中在建昌,约为一万五千人。另外,在建源,绥化各驻有一支近万人的部队,形成了他们的主力防线。同时,在平州,莫州等地,王温舒,包慧等人正在大规模地征召本地青壮组建成军。”邓景山道。

    “青壮不必太在意,他们最多只能作为辅助使用,只需击败对手主力,青壮自然便会星散!”张仲武道:“如此看来,我们可以直捣建昌?”

    邓景山道:“理论上是如此,但还有一些麻烦,在平州莫州境内,原本就存在着大量的坞堡,这些坞堡现在都是唐军的军事屯垦点,据探子探得的情报来看,这些坞堡之内的屯垦军士的家眷虽然都已经撤退了,但军队却仍然驻扎。人数虽然不多,但却有些棘手。而像这样的军事屯垦点,大大小小的有上百个之多。”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类似的军事屯垦点,坞堡在辽地之内也大量存在着。别看这些坞堡不大,最多的也就最多驻扎个一两百人,但这种纯军事化的坞堡想要攻打下来,却是极为费劲的,特别是在对方作好了准备之后。

    一个两百人驻扎的设施齐全的坞堡,想要打下来,那就得至少需要上千人的队伍,至于耗时多长,损失多大,那就要看具体的情况而言,没有一定之规了。

    “薛冲这是想要借这些大大小小的坞堡来迟滞我们的军事行动啊!”张仲武笑道:“完全没有必理理会他们。一个大型的坞堡,也最多不过驻扎一两百人而已,这点人手,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了不起也就是骚扰而已。我们的主力完全不必理会他们,径自只扑我们的主要目标,将这些坞堡交给那些仆从军来做,他们一定会非常有干劲儿来拿下这些坞堡的。”

    “我也是这么想。”邓景山笑道:“不过王爷您也知道,我哪边,仆从军的数量是远远不够的。”

    “这个没有关系,我会派遣一部分先期去你哪里,帮着你一个个的拔除这些坞堡。”张仲武点头道。

    “除开这些坞堡之外,我还有一个担心。”邓景山沉吟道:“不知王爷有没有考虑到大漠方向有可能会出现敌人?”

    漠南漠北,现在实际上是控制在张嘉手中的,虽然说张嘉的主力距离这里极其遥远,但这并不妨碍唐军有可能在大漠之中隐藏了一支骑兵。而广袤的大漠地区,你根本就不可能探知到底有没有这样一支军队的存在。对于拥有大量夷人的唐军来说,组建这样的一支骑兵,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我已经派了大量的斥候进入这些地区了。”张仲武道:“对此,我们只能加强预警,以期尽早侦知,但在我看来,更重要的还是我们能够迅地击溃薛冲的主力,只要完成了这一点,那即便有远道来袭的敌人,也够不成什么大的危胁。”

    “原来王爷早就有了准备。”邓景山笑道:“高丽那边,现在还安稳吧,前一段时间,您不是说要换了李载道吗?”

    “这厮倒是机灵得很。”张仲武道:“约摸听到了一点点风声,立时便变得老实听话了。不但对于我军的敬奉大规模地增加了,更是把檀道济派出来与他商谈和议的使者交给了承佑,那人可是檀道济的族叔,是檀道济一方非常重要的人物。这也惹得檀道济勃然大怒,连接向李载道控制的区域起了猛烈的进攻,其主力,大有从山中杀出来的意思。这样的时候,一时之间,倒是不好动他了。先将檀道济的势力拔除了再说吧!”

    “檀道济现在盘踞山区之中,势力愈来愈大,不尽早除去的话,必然成大患,如今他有出山的趋势,倒是一个好机会。不妨让李载道和承佑他们向其示弱,诱其出山,然后一举歼灭,彻底消除了这个后患!”邓景山建议道。

    张仲武大笑起来:“英雄所见略同。承佑已经在这么做了。”

    “哦,已经开始在引诱檀道济了吗?”

    “不错。承佑设下了圈套,假意其在高丽的主力,因为要参与我们的这一次攻打唐地,所以正在6续撤出。而维持高丽治安,对抗檀道济的军队,将以李载道的军队为主,你也知道,檀道济一向是瞧不起李载道的,如果知道我们的军队走了,他必然要大举出山向李载道起进攻。在我看来,近期檀道济一系列的军事行动,正是在试探我们的反应。”张仲武道。

    “如果我们当真已经撤走了主力,对于檀道济的试探必然无力作出回击,这会给他吃一颗定心丸。”邓景山道。

    “你来之前,我刚刚接到了最新的军报,檀道济已经攻取了三个州府了。”张仲武笑咪咪地道:“离其主力离开老巢之日已经不远,承佑还会继续给他一点甜头,让檀道济离他的老巢更远一些,最好是将他引诱到平原地区,远离山区所在,这才截断他的后路,然后一举而歼之。”

    “承佑现在是愈老辣了。”邓景山竖起了大拇指,“如此说来,离彻底解决高丽问题已经不远了,只消拿下了檀道济,高丽之内的反抗势力就将烟消云散,而借着这个机会,我们还可以对李载道更进一步的控制。我觉得到了那个时候,这个人也不必存在了,他不是已经生了儿子吗?倒不如扶他儿子上位,一个幼龄稚童,更易于让我们操控。”

    “这些事情,等到灭了檀道济以后,承佑可以慢慢来做,不必着急!”张仲武道。

    “既然一切都已经在王爷的掌控之中,那接下来的时间,我倒是可以心无旁骛的向建昌方向起进攻了。”邓景山道:“王爷,怎么不见仲文兄啊?”

    “知道你要来,所以兄长他去为你准备一些礼物了。”张仲武道:“总不能让你空跑一趟,军械,物资,粮草,包括开拔的银钱,等你离开的时候,都会随着你一起走,一支一万人的仆从军,也将跟着你回去。这些人现在急于获得土地,获得身份,想立功的心思急切得很,是一把极好用的刀子。”

    邓景山大喜,站起来向张仲武深深一揖:“多谢王爷。景山必然不负王爷所望,奋勇前进地,直捣建昌,争取能在建昌击溃薛冲主力,为王爷大军打开通道。”

    摁着对方的肩膀坐了下来,张仲武道:“你回去之后,立即便向建昌起进攻,而我将在九月初大军前来,兄长留在后方坐镇,一来是应对秋收,二来,也是为我们筹集粮草,让我们的进攻,无后顾之忧。”

    “如果能顺利地拿下建昌,将整个平州之地收入囊中,那平州之地这一季的收获,便能大大地补充我们的粮食所需,也避免了长途运输之苦。”邓景山道。

    听到邓景山的话,张仲武不由大笑,马上就要到秋收季了,如果一切顺利,的确是可以就食于敌,从敌人手中掠取更多的补给,这几年,平州,莫州等地展迅,是一个很不错的劫掠对象。

    邓景山在张仲武的王爷府盘桓了二日,又急急回还,他自是带着亲兵先期返回,而张仲武许诺给他的仆从军和大量的军械粮草,却也是在他身后立即起运,浩浩荡汇地向着锦州方向前进。

    而此时,在武虎山,刘岩,范建等人,却也是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正如先前所预料的一般无二,因为辽军不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进攻威虎山彻底剿灭这股山贼,但只能一方面派出使者与刘岩进行谈判,进行贿赂,以迷惑刘岩使其不在这个阶段捣乱,同时又招集了仆从军配合一部分辽军正规军对威虎山进行封锁,以防备刘岩下山。

    而契丹人萧璟,正是封锁威虎山的仆从军之一。在范同送给了萧璟大笔的银钱之后,拿着这笔银钱,萧璟终于是打通了关节,避免了自己被征去大军之中攻打唐军,而是弄到了一个轻松的活计,前来封锁威虎山。

    拢共两千人余人的部族,把帐蓬一卷,架上车子,整个族群便搬了过来,与萧璟一样的,还有不少的其它蛮族,一时之间,威虎山周边,倒是星星点点的布满了各色夷族的帐蓬。</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