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棺爷饲龙记

章节目录 棺爷饲龙记 第23节

    “噗!!”宿遗祯忍不住笑出声,这些人真是蛮会察言观色的。凤凰蛋,还龙蛋呢!</p>

    苍铘嘴角噙着笑意,问道:“为什么要送两枚j-i蛋?”</p>

    宿遗祯咳了一声,忽地伸手握住苍铘的手背,微一用力,j-i蛋“咔嚓”一声碎了。两枚j-i蛋全部碎在苍铘手中,蛋黄、蛋清顺着指缝往下淌。</p>

    堂内一众哗然。</p>

    罗未已惊讶道:“会玩,真会玩!”</p>

    杜若哈哈大笑,齐销瞪大了眼睛问这是什么套路,关河令则尴尬地别过脸去,始终不置一词,至于江上弦,他是不会有任何反应的。</p>

    苍铘心情甚好,闹到这么不给面子的地步他还是笑吟吟的,自顾说着:“你人来了就好,不用送东西的,所有物品我都已着人准备好了。”</p>

    “嗯?”宿遗祯彻底懵逼了,苍铘莫不是大半年没见面害了相思病,见着了人就连这种挑衅都能忍了?他伸手在对方眼前晃了晃,“喂,你疯了吧,我送你j-i蛋的意思是,如果你今天敢跟别人成亲,我就捏爆你的蛋蛋!”</p>

    苍铘点头:“好。”</p>

    宿遗祯:“哈?”</p>

    杜若笑出了猪叫,罗未已叹道:“尊主威武,我打赌今天不管宿师弟说什么他都会答应!”</p>

    苍铘:“你的头发长了不少,知道你没有剃度之后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以后不可再那样吓我,头发若能随意削剪,那我们的结发还有什么意义?”</p>

    宿遗祯再次:“哈?”</p>

    没弄错的话,今天是苍铘和秦兮瑶的大婚之日,所以在他的礼堂搞了这么一出之后,他不仅没生气还格外高兴?还当众调戏新娘之外的人?</p>

    “苍铘,我再跟你说一遍,我要,咳,虽然很对不住秦师姐,但两个人如果不是心意相通、两情相悦,是不可以成亲的,为了避免你们的婚姻悲剧,我今天特地来替天行道了!”</p>

    苍铘点头:“嗯,你打算怎么替天行道?”</p>

    宿遗祯习惯性挠了下鬓角,低声道:“我、我抢亲。”</p>

    罗未已起哄:“大佬!没听见!大点声!”</p>

    宿遗祯朝着桌子猛地一敲,大声喊:“我说我抢亲啊!”</p>

    “哈哈哈哈……大佬,大佬威武!哈哈哈哈…….”杜若笑出了驴叫,“快、快带人先走,我们断后!哈哈哈……”</p>

    宿遗祯红了红脸,问道:“不是,我说杜若,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你到底在笑什么?从一进门你就在笑。”</p>

    齐销:“就是啊,杜若你在笑什么?”</p>

    杜若:“啊?哈哈,哈哈,不好笑吗?你们没看见蛋蛋碎了吗?哈哈哈哈……”</p>

    畅言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终于叫他安静了片刻。</p>

    苍铘的目光更柔和了,从关河令那里接过帕子擦了擦手,又把帕子递了过去,叮嘱道:“不用洗,收进匣子里,保存好。”</p>

    “……”宿遗祯目露鄙夷,“这,神经病吧……”</p>

    虽然大不敬,但关河令默默承认,没错,她也是这么认为的。自打爱上宿遗祯这个神经病,她家主子也变成了神经病。</p>

    苍铘:“那是你的贺礼,当然要收好。我想再听你说一遍,你要抢亲,抢的是谁?”</p>

    看他一副循循善诱的模样,宿遗祯如临大敌似的,总觉得哪里不对。他嘟哝道:“抢,抢你。”</p>

    罗未已又高声喊:“听不见!大佬你没吃饭啊,大点声说话!”</p>

    宿遗祯凝眉:“你滚。”</p>

    然而苍铘竟然也跟着道:“他说得对,你声音太小了,大点声,要有诚意。”</p>

    宿遗祯突然就不敢说了,今天这一切太诡异。他转身朝门外走,像是计划落空了一样,不安,失落,烦恼。而后走到杜若身边小声道:“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啊……”</p>

    杜若推了他一把,又给他推回了苍铘面前,鼓劲儿道:“大佬别怂!抢了人就跑!不吝刀和量天尺在这儿呢,你别怕!”</p>

    宿遗祯:“不是,我觉得我们可能踏进别人圈套了。”</p>

    杜若:“什么圈套,没有的事儿!有我和畅言给你坐镇把关呐!”</p>

    宿遗祯心道,那有个屁用,俩笨蛋。但他知道必须给队友面子,哪怕是猪队友,于是振了振肩膀,握拳道:“好!我听你的!”</p>

    他转向苍铘,连吸几口气:“苍铘你听好了,我今儿是来抢亲的!你生是我宿遗祯的人,死是我宿遗祯的死人,我老宿家祠堂里的族谱上都给你准备好空位了,百年之后咱俩就躺在一口棺材里,埋在一个土坑里,名字刻在一块灵牌上,哪怕不能投胎也得做一对死鬼怨侣,你愿不愿意?”</p>

    苍铘不答。</p>

    宿遗祯急了,红着脸追问:“你到底愿不愿意?”</p>

    苍铘仍然不答,只一味地看着他。</p>

    宿遗祯跺脚:“妈的,不管了!今天抢也要把你抢走!都给老子让出一条道来!”</p>

    杜若把刀耍了一圈:“大佬雄壮!大佬威武!都闪开——”</p>

    宿遗祯上去拉苍铘,谁知对方却突然反手一挣,接着一片y-in影压迫而至,宿遗祯整个人就被他牢牢摁在了怀里。</p>

    两颗心都在扑通狂跳,宿遗祯头脑轰然,胸腔里的氧气不够,紧张得快要窒息。</p>

    苍铘伏在他肩窝里,声音带着颤抖:“我愿意,我当然愿意。”</p>

    堂内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在鼓掌欢呼,秦兮瑶喜极而泣,捂着嘴一边笑一边掉眼泪,对杜若道:“我终于看到师尊真心的笑了,他们终于能守在一起了,真好!”</p>

    杜若也感动哭了,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是啊是啊,真的不容易,大佬离开这大半年天天都在想他,经常在梦里都喊着苍铘这个名字,他还以为我们不知道呢……”</p>

    秦兮瑶:“师尊又何尝不难过,他们两个人总算是苦尽甘来了,我,我替他们高兴!”</p>

    杜若:“我也替他们高兴!呜呜…….哎,哎哎?等等,等等等等,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新娘子吗?你、你怎么回事儿?”</p>

    齐销终于等到有人反应过来了,说道:“就是这个问题啊!今天不是宿师弟和尊主的大婚之喜么,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来抢亲?抢谁?新郎抢新郎?”</p>

    杜若:“啥?谁和谁的大婚?不是尊主和秦师姐的大婚吗?”</p>

    秦兮瑶:“啊?谁告诉你是我和师尊的大婚了?别闹了。”</p>

    杜若望向江上弦,江上弦杵在一旁当人形立柱。</p>

    杜若:“不是不是,江护法,这到底是你自己的主意还是尊主指使你干的?”</p>

    江上弦目不斜视,正气凛然。</p>

    杜若一拍脑袋:“大佬说得对,果然是中了圈套了!关护法,你也知道这件事?所以从一开始就是他们俩的婚礼,对吗?哎?哎哎?”</p>

    关河令哂笑:“我只能告诉你,有些人看起来一脸佛相,其实一肚子坏水,鬼话不可轻信啊。”</p>

    这次换罗未已笑出了猪叫:“刺|激,真刺|激!咯咯咯咯哈哈哈哈……”</p>

    杜若和畅言:“……”</p>

    宿遗祯也听到几人的声音了,挣开了苍铘的怀抱,一会儿看看苍铘,一会儿又回头看看秦兮瑶,一会儿又看看齐销他们。</p>

    苍铘被他懵懂的反应逗笑,对左右道:“更衣,拜堂。”</p>

    宿遗祯被江上弦亲自拖走,临走他扯着嗓子喊:“更什么衣?更谁的衣?苍铘你给我讲清楚,怎么回事儿?!苍铘,苍铘你个骗子,混蛋——”</p>

    第85章 拜堂</p>

    宿遗祯被换上了大红的喜服,又被簇拥着返回礼堂,全程懵逼脸,仍然不敢相信这是他自己的婚礼现场。</p>

    杜若在旁边喊:“大佬你笑一个呀,怎么还被押着出来的?快点醒醒!”</p>

    宿遗祯搓了搓自己的脸:“完了,我醒不过来,我是不是在做梦?抢亲,结婚,都是我在做梦吧!”</p>

    苍铘把他的手从脸上拿了下来,柔声说:“你不是在做梦,我们成亲了。”</p>

    宿遗祯呆头呆脑,听见旁边有人高声喊:“一拜寰宇天地,生生世世为夫妻。”他浑身僵硬,被江上弦按着弯了腰拜了这一下。</p>

    关河令在旁边“噗”地笑了一声,见江上弦望向她便翻了个白眼。</p>

    “二拜日月晨昏,千帆过尽不离分。”</p>

    这些词不都是上辈子苍铘和陆拾遗拜的时候念的么,这司仪是谁啊?宿遗祯转头去看,又被江上弦按着弯了腰。</p>

    “大佬,你这到底是愿不愿意跟咱尊主成亲呀,怎么还要人按呢!”说话的是罗未已。</p>

    有不清楚情况的人也开始嘀咕:“是啊,看起来是被逼着成亲的,牛不喝水强按头啊这是……”</p>

    关河令冲弟子使了个颜色,把说话的人拖了出去。</p>

    苍铘道:“还有第三拜,你若再不主动弯腰,那天下可就要盛传苍铘宫主强娶弟子之事了。”</p>

    宿遗祯恍惚回神,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是,我、我、我紧张,我不明白怎么成这样了,我们怎么突然就成亲了,我还没准备好……”</p>

    苍铘忽然握住他的手,眼神闪烁:“你说你还没准备好,你不想跟我成亲?”</p>

    “不不不,不是,我当然想跟你成亲,”宿遗祯深呼吸,“我就是紧张,我还没当众成过亲,我是第一次!”</p>

    苍铘的神色稍稍放松,安慰他道:“别紧张,这里没有人会说你不喜欢听的话,你大可把自己当成苍铘宫的主人。”</p>

    宿遗祯露出笑容:“我成主人了?”</p>

    苍铘点头。</p>

    宿遗祯:“那我是老大还是你是老大?”</p>

    苍铘:“你是老大,从今往后我什么都听你的。”</p>

    一旁的人都开始搓膀子,尤其离得近的关河令,她瞧见自家主子那宠溺的眼神简直要疯,只觉得浑身上下起满了疹子,搓一搓就扑簌簌往下掉,瘆得慌。</p>

    杜若开口道:“实在是受不了了,大佬,再不三拜就只能赶夜场了,加把劲儿啊!”</p>

    宿遗祯:“好,好好好,我们三拜,拜吧。”</p>

    “三拜九天司命君……”</p>

    “停!”宿遗祯打断,“怎么又拜司命君?咱这辈子跟他有毛关系啊!”</p>

    “咳,咳咳!”一旁的司仪刻意地咳了几声,宿遗祯转头再看——呵呵,是乔装下界的司命君。</p>

    宿遗祯惶恐地做着嘴型:他怎么会在这儿?</p>

    苍铘淡淡道:“巧合。”</p>

    呸,谁信!</p>

    宿遗祯还没来得及反驳就听见罗未已嚷嚷:“还拜不拜了呀!大佬别磨蹭,有什么难言之隐直接说出来,大伙儿好帮你解决!”</p>

    杜若:“就是!大佬不会是那个什么,那个婚前恐惧症吧?”</p>

    齐销:“什么是婚前恐惧症?”</p>

    杜若:“我也不太清楚,是大佬以前提的,说他以前的那个对象着急结婚。俩人还没亲过嘴儿呢就想着结婚以后的事了,把大佬给吓得也不敢再处了!哈哈哈……”</p>

    罗未已:“大佬还跟别人处过对象呐!哈哈哈……”</p>

    哈哈个屁啊!苍铘的脸都黑了呀各位!</p>

    宿遗祯指着杜若的鼻子开骂:“你丫给我闭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这什么场合你就敢胡言乱语,你给我等着!”</p>

    苍铘面色沉静,低声问:“和谁处的?”</p>

    “啊?没有啊,别听他们胡说,那都是上辈子的事儿了,”宿遗祯陪着笑脸,“老公,咱们三拜吧,别耽搁了,待会儿还得进洞房呢!哈哈,哈哈!”</p>

    苍铘眼眸深邃:“再叫一声。”</p>

    众人都在看着,宿遗祯有点不好意思了:“那个,进洞房再叫行不行?”</p>

    苍铘:“和谁处的?”</p>

    “……”刚才还说他是老大的来着,宿遗祯无奈妥协,“老公!老公老公!好了没,可不可以三拜了?”</p>

    苍铘:“不恐惧了?”</p>

    宿遗祯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恐惧!和别人肯定要恐惧的,但是你是谁,你是我老公呀,和老公成亲有什么好恐惧的?哈哈,成亲,拜堂!来,三拜九天司命君,感谢他的命盘,让我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快快快,弯腰!”</p>

    于是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终于拜完了三拜,杜若拉着畅言率先冲过来,推搡着两个新郎,要带着众人一起玩速问速答的游戏。</p>

    宿遗祯:“玩什么游戏啊,我们还得入洞房呐!”</p>

    杜若:“人家女孩子需要挑盖头,你又没盖头,着什么急进洞房?再说你俩在山居的时候哪天不入洞……唔!”</p>

    宿遗祯赶紧捂住了他那张破嘴,斥道:“你给我闭嘴啊,不许再往外捅了!”</p>

    “哇哦!什么情况?在山居的时候怎么啦?哈哈哈!”罗未已起哄不嫌事儿大。</p>

    宿遗祯笑骂:“滚滚滚!”</p>

    秦兮瑶:“什么是速问速答?”</p>

    杜若:“这游戏是大佬教给我们的,就是一个人快速问问题,回答的人要及时回答,不能思考,就看本能反应!这样,咱们问问题,让尊主和大佬同时速答,要是答的不一样就要一起罚酒!怎么样?”</p>

    秦兮瑶:“好,那就速问速答啊,我先来打头阵!”</p>

    宿遗祯苦笑:“秦师姐,你怎么也跟着学啊!”</p>

    秦兮瑶:“第一个问题,你们俩谁先喜欢谁?”</p>

    宿遗祯迅速回答:“他先喜欢我。”</p>

    苍铘也答:“我先喜欢他。”</p>

    秦兮瑶:“行吧,第一个问题过关。”</p>

    杜若:“秦师姐你这个问题太简单,看我来一个。请问第一次亲吻是在什么地方,快速回答!”</p>

    “床上。”</p>

    “水里!”</p>

    众人乌央起哄。</p>

    齐销道:“一个说在水里,一个说在床上,喝酒喝酒!”</p>

    宿遗祯嗔怒:“哪里是在床上啊,不是在水里吗?”</p>

    苍铘:“在浮屠塔,你扯落了帷帐那次不是第一次么?”</p>

    宿遗祯:“……”靠!他把那个当成亲吻。服了服了!</p>

    罗未已:“我也来一个,咱们大佬爱做菜,尊主爱吃菜,请问尊主他最爱吃的菜到底是什么?”</p>

    “手擀面。”</p>

    “虾子!”</p>

    宿遗祯:“啊啊啊啊!!你不是爱吃清泉小白虾吗?”</p>

    苍铘:“手擀面蕴含更多的情份。”</p>

    众人捂嘴偷笑:“咦……”</p>

    关河令挤了过来:“你们都让开点儿,下一个问题我来。”</p>

    宿遗祯:“关护法,你就别凑热闹了吧,你不是最忠心护主了嘛!”</p>

    关河令:“请说出宫主夫人最大的缺点。”</p>

    “没有缺点。”</p>

    “谁是宫主夫人?!”</p>

    杜若笑弯了腰:“哈哈哈!啊哈哈哈!大佬,宫主夫人就是你呀!噗哈哈哈……这题、这题没答上来,喝酒喝酒!哈哈哈……”</p>

    关河令成功灌了他们一杯酒,但仍然哀悼自家主子不争气,竟然说没有缺点,明明浑身上下全是缺点。</p>

    罗未已:“再来再来!现在请说出大佬最明显的优点!”</p>

    “贤惠。”</p>

    “有男子汉气概!”</p>

    贤惠?宿遗祯怒目圆睁:“你说谁呢,你说谁贤惠!”</p>

    杜若笑得上次不接下气:“大佬、大佬就是贤惠!啊哈哈哈……我来、我来一个,这个问题我们大伙儿一直都很好奇,请大声告诉我们,你们在床上最喜欢什么姿势!”</p>

    “……”</p>

    “……”</p>

    齐销尴尬地道:“杜若,没人好奇这个问题,只有你自己想知道。”</p>

    “啊?不会吧,”杜若的脖子转了一周,一个个征问,“真的不好奇?你不好奇?你们都不好奇?”</p>

    宿遗祯咬牙切齿:“杜若,你给我等着啊。”</p>

    杜若惊恐地捂嘴,躲到了畅言的身后,畅言又拿胳膊肘捣了他好几下,眼神责备他怎么就不能老实点。</p>

    秦兮瑶提醒:“好啦好啦,速问速答就到这里吧,该走的流程得走完,成亲是要图个吉利的!接下来请新郎和新……郎进入洞房,大家伙儿可以去闹闹洞房!但是先说好啊,只准闹一小会儿,闹完赶紧出来喝酒啊!”</p>

    ……</p>

    这夜苍铘酩酊大醉,他酒量本就一般,纵然被宿遗祯挡去了大半还是醉得够呛,回了新房之后直接压着人倒在了床上,宿遗祯推了半天才把他推开。</p>

    宿遗祯帮他收拾了一下自己也脱了喜服爬上了床,两人终于在时隔大半年之后重新躺在了一起。他支着手肘望着苍铘的睡颜,空落落的心总算被填满,觉得人生活到此刻才是真的够本了。</p>

    他低下头亲吻在苍铘的唇上,轻轻拍着对方的胳膊,问道:“睡着了?”</p>

    苍铘却忽然抓着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颈上,眼睛仍然闭着,嘴里细碎地嘀咕:“宿遗祯……宿遗祯……命拿去……不要分开……”</p>

    宿遗祯一下子呆住了,他的手指已经触到了苍铘颈上的龙鳞,这条龙在睡梦中把逆鳞现了出来。</p>

    “不分开,以后都不分开了。”宿遗祯摸到双织刃,放在苍铘的头上比划,想着这对龙角在人形的苍铘身上该是什么样的,该以何种角度生长。他心里又酸又痛,又气又恨,不知道有多希望它们还能再长回去。</p>

    “傻龙,你把角都给我了,我该给你什么呢?三思剑哪里比得上你的龙角啊,你可戳了我的心了。”</p>

    苍铘仍然不肯歇下:“宿遗祯,宿遗祯……”</p>

    一板一眼的人,成了亲了还是要连名带姓地喊。</p>

    “傻龙……”宿遗祯笑着,扯了艳红的喜被把两人盖在一起,伸手紧紧抱住了苍铘。</p>

    作者有话要说:</p>

    没存稿了,最近会更得比较慢,小可爱们可以去看新文《这碗软饭我干了》,么么么!</p>

    临近考试,沈桐在厨房里抱着磨粉机鼓噪,苏烈忍无可忍,跑下楼来制止。</p>

    沈桐说:“等会儿吃核桃黑芝麻糊啊,纯天然零添加的,补脑补肾,你放心吃。”</p>

    补肾?</p>

    苏烈听到了这两个字,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来,脑子里乱糟糟地想着沈桐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企图……</p>

    沈桐:“还有那个九蒸九晒大力丸,也没什么难弄的,卖那么贵不如直接去抢银行。马上我给你搓几斤出来,你上学时带着,饿了乏了就拿出来吃两粒。”</p>

    大力丸?!</p>

    苏烈惊呆,心道没跑了,沈桐就是有那种爱好!好一个小白脸儿,傍完了富婆又想傍阔少,他还打算左拥右抱、母子通吃?野心够大的!</p>

    于是苏烈脸红脖子粗地吼了一嗓子:“不要脸!”</p>

    沈桐:“???”</p>

    我是谁?我做错了什么?</p>

    第86章 洞房</p>

    凌晨时分,苍铘忽然醒来,看见宿遗祯正窝在自己的怀里睡得香甜,终于松了口气。他把宿遗祯摇醒,惹得对方生了好大的气,直接翻身背对着睡了。</p>

    苍铘在他背后轻声说:“我刚才竟然做梦了。”</p>

    宿遗祯嘟哝:“嗯……”</p>

    苍铘:“我梦见你又弃我而去,无情的嘴脸实在可恨。”</p>

    宿遗祯稍稍清醒:“嗯?扯犊子……”</p>

    苍铘:“今夜洞房花烛,马上就要天亮了,得抓紧时间。”</p>

    宿遗祯打了个呵欠:“不了,谢谢,我好困。”</p>

    但苍铘的手已经伸去解他的衣衫,待一件件剥落,苍铘的亲吻落在了他的耳根,搔得他浑身炸毛。宿遗祯无奈地睁开眼,鼻音浓重:“我真的好困,明晚再洞房好不好?”</p>

    苍铘:“你睡,我自己来就行。”</p>

    宿遗祯:“好吧,你自己来,别打扰我睡觉啊。”</p>

    过了一会儿,宿遗祯凶猛翻身,把苍铘压在了身下,气赧道:“我信了你的邪!一睡着就被你摸醒,再睡着又被你亲醒,老子不睡啦!”</p>

    苍铘眉眼含笑:“不睡正好,来。”</p>

    “……”宿遗祯伸手在他脸上色眯眯地摸了一把,“来是可以来,你让我来,能不能答应?”</p>

    苍铘很大方:“答应。”</p>

    “好嘞!保证把您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宿遗祯激动不已,难得能够翻身做主人,立马使出浑身解数去招呼。一时心急扯不掉苍铘的衣裤,还是苍铘自己动手帮了一把才解决的。</p>

    他趴在苍铘的身上各处揉捏,耍流氓似地念叨:“老色龙,大宝贝儿,哥哥疼你!”</p>

    苍铘不动声色地看他耍,问道:“你叫我什么?”</p>

    宿遗祯吻上对方的唇,舌尖探进去一番搅弄,尝到了久违的亲切滋味,开心地眼尾都要笑出一朵花来。他哼哼唧唧地回答:“哥哥叫你大宝贝儿呢,高不高兴?大宝贝儿,让哥哥好好亲亲你!”</p>

    苍铘抚上他的后背,在流畅的曲线上滑动,欣慰地说:“你高兴我就高兴。”</p>

    宿遗祯亲得脸颊泛红,兴奋道:“高兴,你能天天让我上我更高兴。”</p>

    苍铘:“你上就是了。”</p>

    宿遗祯被他这话激得差点流鼻血,窸窸窣窣地褪掉了自己的亵裤,扳过苍铘的两条腿就要入库。但他实在太结实,两条腿沉重得超乎想象,宿遗祯觉得自己抬的是两根承重梁。</p>

    哼哧哼哧了好一会儿都没能成功,宿遗祯拍拍他的大腿,说道:“你能不能自己抬高一点,我一凑过去就被这两条腿给别回来,进不去啊!”</p>

    苍铘:“可以,但我的腿没地方放,放你肩上?”</p>

    宿遗祯:“行,我扛着。”说罢大包大揽地接了苍铘的腿。</p>

    然而就那么落肩的一下子差点把他给砸成残废,那两条腿看着明明是细长j-i,ng壮型的,怎么扛起来跟泰山压顶似的。宿遗祯脸红脖子粗地问:“你腿里灌了铅吧?怎么那么重?”</p>

    苍铘:“我毕竟是龙,变成了人也不会轻的。”</p>

    宿遗祯:“是这样吗?”</p>

    苍铘:“嗯,现在怎么说?”</p>

    宿遗祯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你坐上来,自己动。”</p>

    苍铘再次大方答应:“好。”</p>

    宿遗祯可乐坏了,现在的苍铘很明显是体会到了失而复得的心情,知道该对爱人有求必应了。他兴冲冲地平躺在床上,摊开手招呼:“来吧宝贝儿!”</p>

    苍铘:“我先不进,坐一下看看你能不能承得住。”而后他就轻轻下压,坐在了宿遗祯的腰胯部位。</p>

    “噗!!!”宿遗祯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你起开起开起开!”</p>

    苍铘起身半跪在他两腿间,问:“还好吗?”</p>

    宿遗祯:“不好,不好!太重了,得有好几吨……咳,你从前没这么重吧,最近是不是吃太多了?一把年纪了得注意养生,吃那么多没好处!”</p>

    苍铘:“唔,那现在怎么办?我有心让你上的,可惜不能实现,还挺遗憾。”</p>

    真的假的?宿遗祯瞧着他的表情明显很惬意。他一拍大腿:“有了!你跪趴着,我们来老汉推车!”</p>

    苍铘:“什么是老汉推车?”</p>

    宿遗祯贼兮兮地催促:“马上就知道了,你先跪趴一下,快快快!”</p>

    苍铘果真跪趴在了床上,让人想都不敢想的美好景象就展现在眼前,宿遗祯眼睛都快瞪直了。他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还没、没见过你的后面……你,大宝贝儿,你要是当个受也是能迷死人的类型,老天,我真是捡了大便宜了!”</p>

    苍铘:“真的?”</p>

    当然是真的!苍铘的t-u,n肌是能令所有直男艳羡、弯男垂涎的形状,从腰线到腿长,从皮肤到肌r_ou_,整个完美到爆炸!</p>

    宿遗祯也要爆炸!他突然觉得鼻子下面有一道凉飕飕的液体流过,伸手一碰,尼玛,真的流鼻血了!他慌慌张张就下了床,想找条帕子先堵一堵再说,无论如何这次都得把这伟大的使命完成。</p>

    苍铘忙跟着起身,焦急地问:“怎么了?怎么流血了?”</p>

    宿遗祯微微仰头:“没事,天气干燥,毛细血管破裂而已!手帕有吗?”</p>

    苍铘找来帕子帮他擦,宿遗祯接了过去将帕子捏了个卷儿,堵住了自己不争气的鼻子。</p>

    形容有些狼狈,微弱的灯光中只有那双亮晶晶的眼睛还颇有j-i,ng气神儿,他囔囔地道:“大宝贝儿,你可别往歪处想啊,我这真不是没见过世面,可能平时大鱼大r_ou_补过头了。一会会儿就好,给我一会会儿。”</p>

    苍铘嘴角噙笑,将他鬓角掉落的发丝别在了耳后,宠溺地说:“别这么心急,我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还有许多时间可以努力。”</p>

    宿遗祯“嗯”了一声,鼻音更浓了:“等等,那你今晚不给我机会了?”</p>

    苍铘:“天快亮了,还是让我来吧。”</p>

    宿遗祯侧目:“不太好吧,说好了的不能变卦啊,苍铘,苍铘你不能这样……唔……”</p>

    苍铘已经打横抱了人,压在床上的同时也堵住了那张素来不饶人的嘴。</p>

    两人大半年没开荤,一开起来就没完没了,宿遗祯是爽完一轮稍稍不过瘾,第二轮之后就足够了,第三轮就有点受不了了,第四轮整个就是虚脱。再观苍铘,他自始至终就一轮,持久性惊人!</p>

    “你还真是,铁打的汉子啊!”宿遗祯赞叹之余忍不住打趣,“也不怕被磨细了。”</p>

    苍铘:“还有力气开玩笑,再来一次?”</p>

    宿遗祯:“不来了不来了,酒再好也不能贪杯,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p>

    苍铘道了声“好”便拿了衣衫把他裹住,说道:“别着凉了。”</p>

    下床之后宿遗祯两腿发软,他扶着腰走去洗漱,苦着脸埋怨:“老妖j-i,ng真磨人,老子都要被你榨干了!”</p>

    苍铘却道:“小声些,别被人听去了。”</p>

    “被人听去?谁会那么无聊跑这儿听墙角。”宿遗祯打开了窗户透气,太阳已经升高了,凉风吹进来一些,吹得人神清气爽。</p>

    突然“咔嚓”一声响传来,顿时警觉,斥问:“谁在外面?!”</p>

    而后,一个脑袋慢慢从窗台下升高。</p>

    糖糕笑嘻嘻地打招呼:“早啊大佬,好巧,在这儿遇上了!”</p>

    “巧什么巧!”宿遗祯瞪着眼睛,“你在这儿干嘛?还真无聊到听墙角?你丫找抽吧!”他想到两人的这个那个可能全被这家伙听去了登时恼羞成怒,挽着袖子就要出去揍人,结果一打开门,呼啦啦掉了好几个人进来。</p>

    杜若、畅言、罗未已都在其中……</p>

    宿遗祯张口结舌:“你们,你们是不是闲的?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听多久了啊?!”</p>

    杜若:“没有没有!刚来,真的刚来,我们来叫你和尊主起床吃早餐呢,是不是啊畅言?”</p>

    畅言连忙点头。</p>

    宿遗祯:“畅言,不许撒谎。”</p>

    畅言立刻心虚转脸。</p>

    “都给我回去,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宿遗祯默默扶额,“砰”地关上了门,又返回去把窗户也给销死了。</p>

    苍铘从容起身,抱了人在怀里,安慰道:“别担心,他们没听到什么。”</p>

    宿遗祯气不打一处来:“你知道他们在外面还不提醒我,还由着他们听,你也是心宽!”</p>

    苍铘亲了他一下:“害羞了?”</p>

    “谁像你脸皮那么厚,竟然允许别人偷听这种事,”宿遗祯不满地嘟哝,“这以后出门多尴尬呀,见了面怎么打招呼?人家都没法直视咱俩了。”</p>

    苍铘看起来并不在意,反倒蹲下去替他揉起腿来了,揉了一会儿问道:“还酸吗?”</p>

    宿遗祯拉着他的手叫他坐在旁边,说道:“不酸了,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p>

    苍铘:“嗯,你说。”</p>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关河令在外面禀报:“尊主,东天际出现异象。”</p>

    宿遗祯霍地站起,望向苍铘:“东天际有异象,镇妖封印……”</p>

    苍铘把他拉到自己怀里,压着他坐在自己腿上,说道:“早晚都是要来的,别担心。”</p>

    不担心就怪了,如今苍铘没了神力,跟段教习较量起来恐怕也强不到哪儿去,如何能跟万千妖魔抗衡?这是真正的命劫。宿遗祯仿佛已经看到了成千上万的妖魔鬼怪在冲苍铘招手,它们要把苍铘拖进地狱。</p>

    “苍铘,我要说的也跟东天际有关,”宿遗祯定下神来,“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p>

    苍铘:“你说。”</p>

    宿遗祯:“我要去一趟天界,我要你答应我,在我回来之前不要迎战狐娄巫,我很快就会回来,向你保证。”</p>

    第87章 末日</p>

    苍铘在山顶站了三天,眼睛始终盯着宿遗祯飞离消失的地方,静静地等他回来。期间关河令和秦兮瑶来劝,屡屡被逐回去配合段教习做好东天际的疏散事宜,渐渐便也不再有人来了。</p>

    苍铘不敢离开半步,他知道即使宿遗祯能凭龙角的神力助他进入天界,可天界众仙神会怎么对他都未可知。而他能寻求帮助的也只有一个司雷殿和半个司命君,他们还并不是宿遗祯所认识的那一个半,而是有十年时差的一个半。</p>

    如果司雷殿不相信他说的话,或者相信了却不肯帮助他,那就算见到了天帝也并不能说服其派兵下界降妖除魔。风险太大了,本不该答应他去天界的。</p>

    没了神力的苍铘连龙形都变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守在这山顶等着他回来,上万年的时光里从未有哪一刻是比这三天更煎熬的,像是时时在等待死亡对他爱人的审判,而他却只能这样干看着。</p>

    东天际最近这段时间天光都比平时亮,太阳下山之后还能看见那边的山影形状,这不是好兆头。苍铘计较着,镇妖封印的破裂恐怕就在这几日了,到那时如果天兵未到……</p>

    三天之后,异变终于发生。</p>

    鸟雀低飞,山兽奔逃,乌云陡翻如滚粥,雷电呼啸劈至山头,天界重兵驾云而下,压城欲摧。苍铘立在山头一动不动,稳如劲松。青衫猎猎,松影绰绰,寒风中的水汽冻凝成冰,刮在脸上像砂砾般粗糙,但这并不能动摇青衫之人信念之分毫。</p>

    少顷之后,乌云向东移走,山顶上多了一人。苍铘走近,青衫敞开,罩住了他。</p>

    宿遗祯在他怀里搓了搓手,呵着白雾说:“你一直在这儿等吗?”</p>

    苍铘:“嗯。”</p>

    “死心眼儿,”宿遗祯把双手塞进他腋下取暖,“回去等也是一样的,在这儿傻站着干什么,不冷吗?”</p>

    苍铘:“龙不怕冷。”</p>

    宿遗祯:“不怕冷?那你从前还叫我去给你暖床。”</p>

    苍铘不接话,腋下紧了紧,把一双冰凉的手完全压住。他捧着宿遗祯的脸颊,拇指摩挲唇边,而后将自己的覆盖上去,极其认真地吻过。</p>

    宿遗祯笑道:“行了老妖j-i,ng,我已经回来了,没事了。”</p>

    苍铘却问:“什么条件?”</p>

    宿遗祯促狭道:“也没什么要紧的条件,我就是替你答应接受东天际的神职了。”</p>

    苍铘投去疑惑的眼神。</p>

    宿遗祯哈哈大笑:“对,没错,天帝看见我有龙角为信物就真的信了。”</p>

    苍铘目光凝重:“天帝不会信的,你不必瞒我。”</p>

    宿遗祯收了笑,缩在苍铘怀里听着他的心跳,说道:“是啊,他怎么可能信。我找到司雷殿,跟他掰扯了半天他都不信,后来又找了司命君,看了命盘,好说歹说,说得我嘴皮子都快起泡了他们才答应帮我。”</p>

    “我没有见到天帝,他的旨意都是一个小男孩儿代传的。一开始他坚持不派兵,还扯什么妖、魔、人、鬼都在六界之中,神族遵循自然法则,不参与纷争。我心想着假如天界真的要独善其身,那四方天的守护神都是摆设吗?神族原本就是要制衡六界,现在却说不参与,不是自打嘴巴?”</p>

    苍铘:“人、鬼、妖、魔对于天帝来说其实并无差别,只有神族至高无上的统治权才是他会在意的。当年我父神与魔界通好,惹怒了天帝,天帝碍于我父神手中的神魔两界不战之约而不能拿他如何,私下里却使了别的手段,利用狐娄巫挑拨了魔界大军与我父神的关系。”</p>

    宿遗祯僵了一下,抬头望向苍铘:“所以你父神的死……”</p>

    苍铘:“你说的那个小男孩儿,他不知道是什么变的,或许只是天帝的一根头发丝。天帝隐匿凡尘无数载,我也从没见过他。”</p>

    宿遗祯吃惊:“那天帝有可能就隐匿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啊,搞不好天天打照面?”</p>

    “嗯,”苍铘定了定神,“之前的易形魔之事还未查清楚,他的魔气被藏得太好了,我总觉得与天帝脱不了关系。”</p>

    宿遗祯略一思忖也觉得事情不简单,但眼下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考虑这个,对苍铘道:“我跟你商量一件事呗?天界已经派兵往东天际去了,此次妖魔联手,人族的力量微乎其微,我不建议苍铘宫参战。”</p>

    </p>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