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棺爷饲龙记

章节目录 棺爷饲龙记 第17节

    秦兮瑶:“宿师弟,那我呢?”</p>

    宿遗祯:“女孩子站远点就行了,这边有老爷们儿顶着!”</p>

    秦兮瑶哪肯,她将苍铘扶到一边坐下,自顾持剑加入了战局。四面蝎的蝎尾竖起来有两个宿遗祯那么高,他催动宝剑上下翻飞,每每砍到蝎子壳上都迸出一片火花,叫人忍不住心疼会不会把剑刃给硌出豁来。</p>

    苍铘在旁边看着他耍剑,提醒道:“宿遗祯,别把剑使得像菜刀,用悬参剑术。”</p>

    嘿,谁把剑使得像菜刀了?老妖j-i,ng说话也不怕闪着舌头......好吧,宿遗祯承认刚才他耍了套刀法,没想到苍铘这人这么较真。他调整了元息,乖乖舞起悬参剑术。</p>

    苍铘又道:“宿遗祯,别躲那么远,亲自拿剑去。”</p>

    “......”宿遗祯无语,这人怎么那么多逼事儿?左闪右躲地上前接了剑,宿遗祯道:“师尊,它的蝎尾是有剧毒的,您就不能考虑一下安全问题?”</p>

    苍铘:“不敢冒险便不能突破。”</p>

    什么歪理,冒险也得分时候吧,没必要的话为什么要选择冒险的方式?宿遗祯讪讪闭嘴,抽了个空子一剑刺入蝎尾壳的缝隙中,扎中了躲藏其中的软r_ou_。四张脸忽然齐声嚎叫起来,抖了抖蝎尾便调转了目标,用那第四张脸面对宿遗祯。</p>

    “看什么看!”宿遗祯飞身纵跃便跳到了蝎尾上,掀开一节尾壳就把剑c-h-a了进去。四面蝎的毒勾反卷着朝他刺去,宿遗祯旋转落地又立即跳开,躲过了毒勾的接连穿刺。</p>

    “咚咚咚”的声音频频不断,是蝎尾的毒勾一直在敲击地面。宿遗祯速度快,每每都能在毒勾落到他身上之前躲开,却也因消耗过多而渐渐吃力。</p>

    四面蝎怒不可遏,四张嘴里同时往外喷出毒刺,像诸葛连弩似的。其余三人均在专注地挡刺,宿遗祯则要一边挡毒勾一边挡刺,左支右绌之下气得大骂:“你大爷的,看老子今天怎么把你这条大尾巴给切下来,叫你丫断子绝孙!”</p>

    杜若喊道:“大佬,它是用尾巴来干那事儿的吗?”</p>

    宿遗祯:“不知道!先切了再说!”</p>

    秦兮瑶:“你们能不说这些吗?”</p>

    宿遗祯:“不说了不说了,师姐见谅!”</p>

    齐销见他汗珠子都洒下来了,便对秦兮瑶道:“师姐撑住,我去帮宿师弟。”</p>

    他说着便移开了自己的位置,转而去帮宿遗祯挡掉了几根毒刺,宿遗祯得以换了两口气,忙喘着道谢:“谢谢,谢谢你啊!齐师兄宵夜想吃什么?出去我给你做!”</p>

    齐销:“先别说这个了,小心毒勾!”</p>

    宿遗祯擦着毒勾的边险险躲过,气得再次爬上了蝎尾,对齐销道:“齐师兄帮我顶住毒刺,我现在就把这大尾巴给切下来!”他说着竟真的一剑c-h-a入蝎尾的壳缝中,就着先前开拓过的位置用力一搅,三思剑便在蝎尾的r_ou_里搅了一大圈,整个蝎尾的筋脉似乎都断掉了,登时垂垂至地,再竖不起来。</p>

    宿遗祯哈哈大笑:“来啊,再硬一个给爷看看?看看谁更硬!”</p>

    齐销:“......宿师弟,别说了。”</p>

    四面蝎痛怒交加,几乎是耗尽所有,开启了自杀式的反击。四张脸挣扎着伸了出来,奇迹般地各自长出了一截血糊龇啦的脖子,接着便开始前后左右各处扭动,毒刺也不再针对特定的方向喷s,he,而是随着嚎叫声s,he向各处。</p>

    宿遗祯有些担心,他朝苍铘望去,却见这人身边的石子像是脱离了地心引力似的纷纷飘起,接着又像长了眼似的朝每一根毒刺砸去,一时间竟没有任何一根毒刺能接近他三步之内。</p>

    白替他担心。宿遗祯转过身来正面杠上四面蝎,他一边专注地挡刺一边耐心地等待时机。就在四张脸各自转至不同方向的瞬间,宿遗祯一跃而起落在了四面蝎的头顶,继而“噗”的一声响,三思剑深深c-h-a入了四面蝎的头顶,一直刺穿到底。</p>

    宿遗祯低喝一声,只见他手臂上爆出青筋,紧接着便听到一声轰响,四面蝎的头颅被炸开了花,那四张脸的龇牙咧口的恐怖模样也在瞬间定了形。其余三人各自掸掉身上的秽物,全都一脸怨怼地望着他。</p>

    “对、对不住啊......”宿遗祯满脸歉意,“事急从权,没来得及提前通知。”</p>

    杜若碎碎念:“这可怎么洗啊,这个洗不掉的吧,好恶心,又腥又臭,呕......”</p>

    秦兮瑶扬起衣袖轻轻嗅了一下,登时捂住了口鼻,看起来十分不适。她道:“还好没有听宿师弟的去切四面蝎的脸,不然真不敢想象后果是什么。”</p>

    齐销也不圆场了,点点头表示赞同,还瞧着宿遗祯长长地叹息。</p>

    宿遗祯受了打击,垂头丧气地走到苍铘身边,满怀希望地问:“师尊,这次我发挥得还行吗?”</p>

    苍铘:“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p>

    靠,原始人怎么也兴这一套?宿遗祯道:“客观地评价就行。”</p>

    苍铘:“不怎么样。”</p>

    宿遗祯有点不高兴,又问:“再具体点呢?”</p>

    苍铘:“乱七八糟,毫无章法。在没有看透敌人的底细时就盲目出击,既没有准确估测出双方的实力差距,又没有制定合理有效的对战策略,更在自顾不暇的时候随意移动位置,致使战友深陷危险之中。你们是团队作战,本座没有看到应有的团队作战意识。”</p>

    宿遗祯:“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可取之处?”</p>

    苍铘:“没有。”</p>

    宿遗祯不服气,又问:“至少有勇气吧,至少取得胜利了吧!”</p>

    苍铘:“有勇无谋,匹夫之勇。至于胜利,也不过运气罢了。”</p>

    “......”宿遗祯噌地起身,作死地说,“算我自讨没趣,就不该跑来问你,老妖j-i,ng也不一定说得都对,一把老骨头能有什么新见识。”</p>

    苍铘一把揪住他,双目微狭:“你说什么?”</p>

    “我说,”宿遗祯只硬气了两个字,底气便尽数消失在对方威慑力十足的目光下,挤出笑脸道,“我说咱们已经快一天没吃东西了,大概赶不上晚饭啦,师尊宵夜想吃什么?我给您做!”</p>

    苍铘松手,道:“你除了做饭,还有别的拿手活么?”</p>

    宿遗祯眨眨眼:“有啊,师尊您不是知道的嘛,马杀j-i呀,嘿嘿。”</p>

    苍铘:“好,就这个吧。”</p>

    宿遗祯:“啊?不是,师尊啊,您现在还受着伤呢,身体吃不消的。”</p>

    苍铘:“待伤好之后。”</p>

    “......师尊,”宿遗祯道,“您不会是以此为借口,想多留我几天吧?”</p>

    苍铘冷哼:“本座说过,你可以随时离开。回头你把这套功夫教给你师姐,她也可代劳。”</p>

    宿遗祯满头黑线,好嘛,合着他宿遗祯就是一个技术员,技术传下去之后就没有任何价值了。随便,随便老妖j-i,ng怎么折腾,随便他跟谁马杀j-i,杀到肾虚,杀到j-i,ng尽人亡才好!于是梗着脖子道:“行,就这么定了。”</p>

    苍铘却转言道:“宿遗祯,你好大的胆子。”</p>

    宿遗祯:“又怎么了?”</p>

    苍铘:“是谁教你用太一心法凌空催剑的?是段教习还是关护法?”</p>

    宿遗祯忽地一惊,心道糟糕,竟然忘了太一心法是从藏书楼里偷学来的,刚才大战四面蝎时还明目张胆地耍了半天帅。妈呀,这可是犯了苍铘宫的大忌!</p>

    他嘿嘿一笑,狡辩道:“没有人教我,我就是有一天晚上做梦,梦见有一位穿着红衣服的白胡子老爷爷驾着驯鹿雪橇来给我送礼物,说把一本武功心法放进了我的袜子里,只要穿上了袜子就能把心法吸收。师尊您猜怎么着,等醒来之后我立刻去穿袜子,结果真的就会太一心法了,还自己悟出了凌空催剑术!”</p>

    苍铘:“继续编。”</p>

    “师尊!”宿遗祯忽地扯住他的衣袖,额头抵在他肩上装可怜道,“师尊原谅我一次吧,我再也不敢偷学武功了,真的不敢了。”</p>

    苍铘把他推开,冷漠地道:“不行。”</p>

    宿遗祯又上来,扯了苍铘一绺长发捋了捋:“师尊,师尊最好了,师尊最疼徒儿了......”</p>

    苍铘:“不行。”</p>

    宿遗祯暗自啐了一声,忽然变了脸色趾高气扬道:“不原谅拉倒,根据苍铘宫的宫规,偷学武功者逐出师门,反正我是要走的,不用你逐了。”</p>

    苍铘:“考虑清楚再说话。”</p>

    第61章 地下</p>

    宿遗祯言之凿凿:“考虑清楚了!”</p>

    秦兮瑶蓦然走了来,把宿遗祯拉到一边蹙着眉小声地说道:“宿师弟别说气话,难道你不知道么,太一心法除了四大教习和两位护法可以学,其他弟子一概不许碰的,你这是关铁崖笼的大罪,不是逐出师门就能了事的。快向尊主说几句软话,求他原谅。”</p>

    “啊,这么严重吗?”宿遗祯怔住了,想到那铁崖笼他还心有余悸呢,不禁吞咽了一下,道,“秦师姐,不是我不肯说软话,是师尊不接受。”</p>

    “再去,你惯会见风使舵的,拣尊主爱听的说就是了,”秦兮瑶搡了他一把,催促道,“快去快去!”</p>

    嘿,什么叫见风使舵,姐姐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宿遗祯默默嚼着舌头根。</p>

    但她说的确实有道理,好汉不吃眼前亏,宿遗祯灰溜溜地跑到苍铘面前,低声下气道:“师尊您刚才说想做马杀j-i了是吗?哎呀这个我做得好呀,要不怎么人称‘马杀j-i小王子’呢!师尊啊,回头还是由徒儿服侍您吧,秦师姐毕竟是姑娘家,男女有别不说,手上也没力气的。”</p>

    他说完就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顿:宿遗祯,你就是个没骨气的孬种,怂蛋,欺软怕硬的窝囊废!骂完觉得舒坦了些,忽又觉得不对,翻着眼看了看天默默作揖,心道天上的那个宿遗祯啊,这不是在骂你哦。</p>

    苍铘早将他性子摸了个透,料到他会这么做,便毫不意外地应了一声:“嗯。”</p>

    嗯,嗯什么嗯,瞧把他给得意的,要是还在苍铘宫里,老妖j-i,ng这会儿一定化龙飞上天了。宿遗祯忿忿地想着,朝着那个答应要给人做马杀j-i的宿遗祯狠狠抽了几个大嘴巴子。</p>

    “大佬,我发现你怎么特别容易被他骗?”杜若趁苍铘被秦兮瑶搀扶走之后溜了过来,蹭在宿遗祯旁边小声地叨咕,“苍铘到底是给你使了什么法术,他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他叫你不要走的话你是不是就不走了?”</p>

    “走走走,我肯定走!”宿遗祯不耐烦道,“只是不是立即走,你也看到了,是我一剑刺进人家胸口的,我不用承担责任的吗?我不用等人家伤好了确定有没有留下后遗症的吗?”</p>

    杜若惊呆了:“你就是不想走了!分明就是不想走了!”</p>

    “你......”宿遗祯捂住他的嘴,“你小声点行不行?都跟你说了肯定走,等他伤好了我立刻就走,放心放心啊。”</p>

    杜若瞪着红通通的眼,扁着嘴像是要哭出来,道:“骗子,我要是相信你这张破嘴,我还不如相信世上有鬼!”</p>

    “......”宿遗祯无语,怨妇啊这是。他怕杜若真哭出来,赶紧伸手拍拍他的后背,哄道,“好好好,我是破嘴,我说话不怎么算数,但是这次不骗你,等他伤好了我们真的走。”</p>

    杜若斜着眼睛睨他,吸了下鼻子道:“真的?可别再骗我。”</p>

    “啧,你丫是被谁给骗怕了还是怎么的?”宿遗祯道,“骗你我是小狗!”</p>

    杜若:“好,我看在畅言的面子上再信你一次。”</p>

    宿遗祯松了口气,摸摸他的头道:“乖,信祯哥,没话说。另外,这世上不是真的有鬼嘛,你还被吓哭了好几次......哎哎别走呀,我还没说完呢。”</p>

    这次在苍铘的带领下几人终于走出了山腹,天色都已黑沉沉了,站在半山腰放眼一看,天与地全都是一片漆黑,要不是几人的刀剑都在亮着,根本说不清哪里是天地的分界线。宿遗祯感慨万千,他脚底下踩着的这些黑岩石要都是煤矿该多好,那起码他也是个煤老板,下半辈子的吃喝嫖赌都不用愁了。</p>

    这时,齐销突然指着天道:“快看那些是什么?”</p>

    宿遗祯:“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p>

    杜若:“大佬,天上一颗星都没有。”</p>

    宿遗祯:“我在开玩笑听不出来吗?我看见了,这种时候还在天上飞的肯定是蝙蝠,昼伏夜出的动物就这样,要出来觅食的。”</p>

    秦兮瑶:“我总觉得不是寻常蝙蝠,我们可能又有麻烦了。”</p>

    “秦师姐,”宿遗祯闪着点清亮的眸光道,“你说这话的时候特别像名侦探,真的。”</p>

    秦兮瑶:“名侦探?是谁?”</p>

    宿遗祯干笑了一声:“没谁。”</p>

    齐销:“秦师姐的推测应该没错,这些蝙蝠也带着邪气,不可能是吃飞虫的。”</p>

    三思剑出鞘,宿遗祯以剑指天,豪气干云道:“走吧,能出现在魔山的肯定不是正经东西,干就是了!”</p>

    杜若:“大佬,我可不承认自己不是正经东西。”</p>

    齐销:“我和秦师姐也不会承认的。”</p>

    “......你们可以啊,都很会嘛!”宿遗祯道,“废话别多说啊,看这满天黑压压的一片,没上万也得有几千只,待会儿比比谁捕得多,捕得最多的可以吃j-i腿!”</p>

    “好!”齐销道,“不过说来也奇怪,蝙蝠不是x,ue居的么,这附近除了魔山便没了别的山,更没有一棵树,这些蝙蝠怎么是从天上飞来的?”</p>

    苍铘:“你看到的并不是天,而是地。”</p>

    “嗯?”宿遗祯想到了封魔镜中的经历,连忙道,“我知道了,以上为下,以下为上,我们脚底下踩的才是天,对吗师尊?”</p>

    没料到,苍铘竟然很不屑地哼了一声,这让宿遗祯再次受到打击。</p>

    秦兮瑶:“尊主的意思是,这魔山是在地下的?”</p>

    苍铘:“嗯。”</p>

    嗯,哦,嗯,啊。了不起了不起,你们都很了不起。宿遗祯小心眼地腹诽,问道:“所以现在打还是不打?”</p>

    苍铘:“你不累吗?”</p>

    宿遗祯:“当然累,一天没吃东西了。”</p>

    苍铘:“那还打什么。”</p>

    宿遗祯:“......那就放任这些蝙蝠不管了吗?”</p>

    “管,收了吧。”苍铘摊开手掌,封魔镜赫然出现在手中,他又把伏魔鼎交给秦兮瑶,说道,“兮瑶,你带队往西走,伏魔鼎会用吗?”</p>

    秦兮瑶点头:“师父已经教导过弟子。”</p>

    苍铘:“好,若在封山的时候有妖魔逃出就立即收进伏魔鼎里,本座稍后与你们汇合。”</p>

    宿遗祯瞧着他的封魔镜气不打一处来,合着几人费那么大的劲跟魔斗跟鬼斗,其实就是人家一面镜子就能解决的问题,那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为什么不?</p>

    他lū 了袖子摆出一副要干架的表情,结果刚伸出食指指着对方时就被齐销拦了去,连杜若也跑来架着他两臂往西边拖,还一本正经地规劝:“好了好了大佬,现在大家都累了,就让尊主用镜子收了山魔吧,咱们不打了,不打了啊。”</p>

    宿遗祯:“你松开我,不是这个问题。”</p>

    杜若:“明白,明白!大佬你淡定一下,尊主他现在受伤呢,你打他也不合适呀,打出点故障来还得负责修,别给自己添麻烦。”</p>

    “不是,杜若你是不是傻?说的好像我现在就打得过他?”宿遗祯挣脱他的钳制,说道,“我就是想跟他理论理论,带了封魔镜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不然咱们至于费这么大劲吗?他自己也能免了受那一剑。”</p>

    齐销道:“宿师弟,既是要我们历练又怎能直接封魔?尊主用心良苦,你懂点事,乖乖走吧。”</p>

    “我......我有那么不懂事吗?”宿遗祯抱着臂生闷气,到头来他还成了不懂事了,他也就是想帮忙理一理苍铘的脑回路而已。</p>

    历练归历练,也没有必要拿自己的生命安全作赌注吧,要是早点把山魔封进镜中的话就能避免生受那一剑了,那可是三思剑,可差点就刺中心脏了!怎么会有这么一根筋的蠢龙,捷径造出来就是要给人走的,他偏偏要去绕弯路,真是个食古不化的老顽固!</p>

    瞧着苍铘还站在那边的黑岩山上吹着邪风,青衫猎猎袍袖招展,宿遗祯有点担心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能不能收得了一座山,况且除了山魔本身,里面还有许多尚未碰到的妖魔。挣扎了一会儿,他对几人道:“你们先走,我丢了个东西,得回去找找。”</p>

    秦兮瑶拦住他:“宿师弟别回去,我们必须一起走。”</p>

    宿遗祯:“师姐别担心,我找到找不到都会及时回来,我保证。”</p>

    “不行,”秦兮瑶很坚持,“尊主叫我带队我便不能由着你走,任何人都不能擅自离队,宿师弟别任性。”</p>

    宿遗祯:“我不是任性,我真的丢了东西,很快就回来,一盏茶,一盏茶的功夫就回来。”</p>

    秦兮瑶:“不行就是不行,尊主的命令不能违背。”</p>

    宿遗祯:“我说师姐,你就圆滑一点嘛,别被条条框框禁锢得那么死板好吗?况且师尊他也没说不可以回去找东西,更没说这队伍里必须有我......”</p>

    秦兮瑶神色冷峻下来,站到他身后拦住了往回走的路,严肃地道:“宿师弟,别让我难做。”</p>

    杜若:“就是啊大佬,你到底丢了什么东西?</p>

    “我丢了狐狸!”宿遗祯白了他一眼,暗示他站自己这边来,谁知杜若竟然假装没看见,还很白痴地问:“什么狐狸?没看见你带宠物来啊。”</p>

    “你!”宿遗祯气馁,道,“没说完呢,狐狸皮领子!”</p>

    杜若:“哎呀丢了就丢了呗,大不了再打一只狐狸做条新的。你要是非得回去的话也得我陪着你一起走,我得看着你。”</p>

    宿遗祯:“你滚蛋。”</p>

    齐销也劝:“宿师弟听话,你丢的狐狸领子很重要吗?如果不是很重要就算了吧,尊主那边还等着我们走远了好封魔呢。”</p>

    啧,重要吗?重要不重要不好说,反正挺重的。</p>

    第62章 马群</p>

    宿遗祯忍不住问道:“你们就不担心师尊封不了山魔吗?他现在还流着血,待会儿要是被反噬了怎么办?不如我们回去帮个忙,起码能在紧要关头助他一臂之力,也好防止意外发生。”</p>

    齐销:“尊主的本领能通天,他办不到的事情我们更别想了,宿师弟,我们能做的就是别去给尊主添麻烦。”</p>

    宿遗祯:“我的天,你们这种思维模式真的好奇怪,这是什么安贫乐道的小市民思维?就对自己的能力那么没信心吗?”</p>

    齐销:“并非对自己没信心,而是相信尊主。”</p>

    “我不跟你争辩,”宿遗祯转向秦兮瑶,“师姐,难道你也不担心?”</p>

    秦兮瑶紧握剑柄,答道:“宿师弟,我们这样的凡人本没有资格站在尊主的身边,作为他的弟子,我只愿完成好他交代的每一个任务,无条件的相信他,仰望他,等他来,这些就够了。齐师弟说得对,我们不该去添乱,你也别去。”</p>

    宿遗祯颇有些无奈,什么无条件的相信他,仰望他,就不能自己跑过去找他吗?想站在他身边就站过去呗,他还能一巴掌把你扇开是咋滴。不过若以他宿遗祯的脾性,一巴掌扇开讨厌的人也不是不可能,但以苍铘的修养,不会,他干不出来这种事。</p>

    唉,这些原始人,心眼太耿直,脑子也不大会转弯儿。宿遗祯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我听你们的行了吧。”</p>

    几人乘剑飞离黑岩山,待已经彻底看不见苍铘的青影时才落下来徒步行走。宿遗祯见杜若始终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他,便问:“你老看着我干什么?”</p>

    杜若:“大佬,你对某人是不是关心过头了?人家俩在苍铘宫待了都多少年了,也没像你这样紧张。”</p>

    宿遗祯每次听到他说这些有的没的就会觉得烦躁,这会儿为了显得正常些硬是耐着性子没骂他,只反驳了一嘴:“这算什么关心?我只是内疚自己刺伤了他。要是你受了伤还只身一人去封一座魔山,我肯定早就飞扑过去帮你了。”</p>

    杜若:“你猜我信不信?”</p>

    宿遗祯:“爱信不信!”</p>

    杜若摆出一副看穿了一切的表情,故作深沉地叹道:“你就自欺欺人吧,早晚有你苦头吃。”</p>

    宿遗祯:“你话多呢,都快赶上罗未已了。”</p>

    “我是在给你敲警钟,要时刻谨记自己的承诺,别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对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杜若正说着,突然瞧见前面有个白点正在逐渐变大,他眯了眼睛仔细瞅,问道,“大佬你看看,我是不是眼花了?怎么看见前面好像有东西在晃?”</p>

    宿遗祯琢磨着他说的那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头也没抬便随口胡扯道:“你这叫飞蚊症,是眼病。”</p>

    杜若:“真的,我看到一个白点,好像还有很多黑点,一晃一晃的。”</p>

    宿遗祯:“飞蚊症,确凿无疑。”他刚说完就被一阵地动震得趔趄,回头一看,黑漆漆的夜幕中隐约有一抹y-in影慢慢飘浮起来,应该是黑岩山。他心知是苍铘正在收服黑岩山,可脚下的地动却没有随山体离开地面而消失,反而愈发强烈起来。</p>

    杜若喊道:“都说了真的有东西朝这边来,秦师姐快准备好伏魔鼎!”</p>

    秦兮瑶道了声“好”便亮出伏魔鼎,手印结于身前,听不清是什么的口诀由她j-i,ng准地念出,伏魔鼎立即爆发出刺眼的光亮,也叫这几人终于看清了来的是什么东西。</p>

    “无面马!”宿遗祯大叫一声,又莫名兴奋道,“好啊,先前让这鬼东西跑掉了,没想到是钻到地下来了。杜若你说的没错,我误会你了,道个歉!这无面马最喜欢拐带别人家的好马,你看到的那些黑点应该就是它拐来的马群,从前我吃过它的亏,今天正好新仇旧仇一起报!”</p>

    杜若被他说得一阵心潮澎湃,提刀站到他身旁,慷慨激昂地道:“我帮你!”</p>

    “好!”宿遗祯说着便拉他跳到秦兮瑶旁边,打着拍子开始喊,“师姐加油!师姐加油!加油!加油!”</p>

    杜若一脸不可思议:“......你搞什么鬼?”</p>

    宿遗祯:“我在帮师姐加油打气啊,一起来!”</p>

    杜若:“来你个头!我他娘的刀都抽出来了,还以为你要亲自动手降服无面马,结果就是跑来给人打拍子?这就是你的报仇方式?”</p>

    宿遗祯:“这不有伏魔鼎呢嘛,何必多费力气。师姐加油!师姐加油!”</p>

    “......”杜若哑口无言,搡了他一把便嫌弃地远离了几步,生怕被白痴传染。</p>

    就在马群近到已经可以看清无面马的脸时——看清它没有脸时,齐销突然道:“师姐,后面的黑马全都是活的,不是死马!”</p>

    秦兮瑶赶紧转移了伏魔鼎的方向,收了几只从山魔那边逃过来的蝙蝠。眼见马群从他们身边经过,继续朝着东方奔去,秦兮瑶不甘心地跺了下脚,问道:“如何才能叫这些活马不再跟着无面马?它们不分开的话会被一起收进来,进了伏魔鼎必成妖魔腹中餐。”</p>

    宿遗祯:“无面马是妖兽,它不解除控制的话那些马会跟它跑到死。”</p>

    齐销:“宿师弟,你从前不是骑过无面马么,现在能不能再试一次,或许有用呢。”</p>

    “我那也算骑?那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不过......”宿遗祯想了一下,好像确实成功转移了无面马的奔跑方向,或许他这辈子在驯兽方面真有天赋?</p>

    这时秦兮瑶已经飞身上剑,对他们道:“马群朝东去了,决不能让它们冲撞到尊主的封魔阵,不管是死马还是活马,只能全收了。”</p>

    “我跟你一起去!”宿遗祯也乘剑飞起,追上秦兮瑶后对她道,“师姐先让我试一下,或许能在马群到达黑岩山之前叫它们调转方向。”</p>

    秦兮瑶:“你有把握吗?”</p>

    宿遗祯:“试试看,驯畜生我还是颇有心得的。”</p>

    秦兮瑶点头应允,加快了速度超越马群,又在距离黑岩山十丈开外停住调头,做好了随时收服马群的准备。</p>

    马群距离这边已经不远了,秦兮瑶瞧见宿遗祯跨坐在白马背上,没有马缰他就双手揪住马耳朵,没有马鞭就用两腿抽打马肚,时不时还附到马耳朵旁边说上几句话。秦兮瑶疑虑难消,但很快便见马群的速度降了下来,而后竟真的开始调转方向了。紧绷的神经终于得以放松,秦兮瑶乘剑朝宿遗祯追去。</p>

    “秦师姐,这马不错,越来越顺手了!别看它很丑,内心很温柔——哟吼——”宿遗祯驯马上瘾,领着马群在这地下魔域中扬尘狂奔,兴奋得不行。</p>

    秦兮瑶:“宿师弟,你骑的可不是一般的马,是妖兽!快想办法叫它解除对马群的控制,我好把它收进伏魔鼎里!”</p>

    “啊,我差点忘了这茬,”宿遗祯有些犹豫,“不过师姐,仔细想想这马好像也不是十恶不赦,收进伏魔鼎里是不是有些过了?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p>

    秦兮瑶:“收起你的想法。”</p>

    “......”宿遗祯干笑,“你还没听我说呢。”</p>

    秦兮瑶:“你不用说,尊主不会同意的。”</p>

    “我偏要说,”宿遗祯道,“好师姐,让我把它带回宫吧,它能控制马群,也方便我们把马群集体带出去呀。而且它这特异功能挺有用的,等回去我把它驯好了,以后咱们就不用再靠人力放马啦!”</p>

    秦兮瑶断然拒绝:“不行。”</p>

    宿遗祯:“怎么就不行?万一师尊也觉得这样挺好呢,多好的主意,师姐再好好品味一下嘛。”</p>

    秦兮瑶:“宿师弟,我坦白地跟你说吧,刚才尊主已经叮嘱过我,如果你有任何不合理的要求或者不合常理的想法都要拒绝,如果你一意孤行不肯听话就直接打晕了带走。”</p>

    “什么鬼?”宿遗祯哭笑不得,“他真这么说了?”</p>

    秦兮瑶:“当然。”</p>

    宿遗祯满脸黑线。WTF?真是个迂腐又霸道的老妖j-i,ng!还特么挺有先见之明。</p>

    秦兮瑶:“师弟,你要带走这马其实是想自己留着用吧?别想了,这太冒险了,尊主绝不会同意的。”</p>

    宿遗祯:“师尊自己就是个喜欢冒险的人,他会同意的。师姐你最好了,你是世界第一大美人,是我们苍铘宫最优秀、最通情达理的人!你就让我把白萝卜带回去吧,以后住进了浮屠塔我天天给你做好吃的。”</p>

    “......”秦兮瑶犹豫了,语气稍稍软了些,“什么白萝卜?这么快就取好名字了?”</p>

    宿遗祯:“昂,我刚才搜肠刮肚想出来的,接地气的名字才好养活。”不像他宿遗祯的名字,更不像陆拾遗这破名字,一听就是苦情短命的人。</p>

    秦兮瑶无奈道:“这个我真的做不了主。这样吧,你等尊主来了求他答应你,但是你要保证能驾驭得了它,别叫它在尊主面前闯祸。”</p>

    “好嘞!那这事就算成啦!哈哈哈......”宿遗祯夹着马肚朝杜若那边驰去。</p>

    第63章 坚果</p>

    宿遗祯说得没错,苍铘没能经得住他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答应了把无面马带回宫。原本宿遗祯还担心苍铘的伤势问题有意放慢速度行进,谁知苍铘却嫌太慢而兀自化龙飞走了,齐销和秦兮瑶只得乘剑跟上,剩下宿遗祯和杜若二人在后头苦哈哈地策马狂奔。</p>

    秋风已染凉意,杜若搓了搓膝盖埋怨道:“大佬啊,你就从来不能干一点好事,我屁|股都快被颠开花了,腿也麻,膝盖缝里都灌风。”</p>

    宿遗祯:“你要是老寒腿的话怎么都灌风。”</p>

    杜若:“强词夺理。苍铘他们说不定已经到地方了,就我们俩还在半道上龟爬。”</p>

    宿遗祯突然就勒马停了下来,对杜若比了个禁声的手势,放低了声调道:“你听,那边的林子里是什么声音?”</p>

    杜若也跟着警惕起来,摇头道:“我听见了噼里啪啦的声响,难道有埋伏?”</p>

    宿遗祯望向他:“没有杀气。你在这儿等我,我去看看。”</p>

    杜若:“你小心点,随时叫我!”</p>

    宿遗祯这一去好半天都没回来,杜若心急,正打算撇下马群跑进去找人时宿遗祯终于出来了,还带出来一大包东西。杜若拍了拍圆鼓鼓的麻布包,问:“这里头是什么东西?”</p>

    宿遗祯神秘兮兮地打开了袋口,两眼放着大丰收的光彩,喜滋滋地道:“全是坚果,这片林子可不得了,噼里啪啦往下砸的都是核桃,我还顺便打了些榛子、松子之类的下来,回去炒熟了给你们当零嘴儿吃。”</p>

    杜若听到“零嘴儿”三个字比宿遗祯还高兴,连忙帮他把袋口扎了起来驼上马背,赞叹道:“哇塞,大佬你是真的了不起,这都能被你发现,不愧是被称为你说的那个,那什么‘行走的美食探测仪’的男人,太厉害了!”</p>

    宿遗祯忽地又“嘘”了一声,再次问:“别说话,听见了吗?”</p>

    “啊?还有好东西在往下掉?”杜若激动坏了,把马往树上一拴,道,“这次你带我一起去,咱不把那树给摘光就不回去了!”</p>

    “不对,”宿遗祯猛然一惊,“是狗!有人放狗来了!”</p>

    杜若:“哈?!这不是野林子啊,那快跑!”他一着急就手忙脚乱,偏偏那拴马的绳结一时还解不开。眼看着五六条大狼狗龇牙咧嘴地就冲他们狂奔而来,他还把绳结给弄成了死扣,气得直想骂娘。</p>

    宿遗祯宽慰道:“别急别急,我听说狼啊狗啊一类的动物都爱恃强凌弱,你强起来它们自然就弱了。我教你一个方法,你先待在这里和它们对峙,装成比它们更凶狠更可怕的样子,我打赌它们立马就得夹着尾巴逃跑。”</p>

    杜若:“真、真的?那你呢?”</p>

    宿遗祯:“你还不信我嘛,我把马群带到远一点的地方就回来接你,不然待会儿马群绝对要被这些狼狗惊吓冲散。”</p>

    想着他说的也有道理,杜若视死如归地点点头,道:“好,我等你!”</p>

    “嗯!”宿遗祯跨上马背,“记得要凶狠!”</p>

    见他引着马群疾驰远去,杜若大义凛然地拦住了几只狼狗,一声怒喝:“谁敢造次!”他这一嗓子亮如洪钟,狼狗果真全都被他的气势唬住了,但也只是一瞬,随即火力全开,龇着牙朝他围了过去。</p>

    杜若的声音回响在林子里。</p>

    “汪!汪汪汪汪!啊汪!咬死你们!”</p>

    “来啊!爷不怕你们!一群垃圾!”</p>

    “别过来啊,不许过来!不许过来!”</p>

    “别过来啊啊啊啊——大佬救命!救命啊!!”</p>

    一番斗智斗狠之后杜若还是寡不敌众败下阵来,吓得直接拔刀砍断了缰绳,夹着马肚一路奔逃,哭得像个可怜的亡命之徒。</p>

    他本以为是自己太怂了,没能坚持到宿遗祯回来接他,谁知这一循着马蹄印追出去足足追了有半个时辰才追上,而追上的时候宿遗祯仍在马不停蹄地快速前进,丝毫没有要调头的意思。</p>

    杜若狠夹马肚追到了宿遗祯的“白萝卜”旁边,侧着头道:“大佬?”</p>

    “妈呀!”宿遗祯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又立即神色如常地喊,“你来啦!我正打算回去找你哪,瞧着这边应该安全了,也不用担心有人会偷咱的马。”</p>

    杜若目露质疑:“真的?”</p>

    宿遗祯:“你还不相信我嘛,我像是那种会坑队友的人?”</p>

    杜若:“不是像,你就是!”</p>

    宿遗祯“啧”了一声:“你这么说话我可要生气了,我真的要生气了啊,我就是打算这会儿回去接你的!哎哎哎,杜若你别跑那么快!你回来!你怎么还把马给撇了呀,不许飞——”</p>

    “你自己往回赶吧,我就不奉陪了,宫里头见吧,放马倌儿!”杜若这个“护花使者”终于当够了,任由宿遗祯的叫喊声埋没在马蹄声里,兀自凌空飞远。</p>

    宿遗祯的马群到达苍铘宫之后直接带到了马仓交给焦武看管,昔日的放马倌儿摇身一变成了宫主首徒,焦武再也不敢在他面前趾高气扬了,见了面也只敢低着头行礼。</p>

    宿遗祯道:“焦武哥哥,这白马是我专用的,任何人来借都别答应,另外也决不能松开缰绳,更不能换绳,否则出了事你可担待不起哦。”</p>

    焦武连连应声,悄悄抬头一看,这白马的脸上竟然是光秃秃的一片,鼻子眼睛一个没有!他吓得“哎呀”一声跌倒在地,连一屁股坐在了墩布上都没意识到。</p>

    宿遗祯把他拽了起来,道:“别怕,白萝卜就是长得奇怪了点,本性不坏,嗯......不怎么坏。这样,我明天有空就给它做一张漂亮的面罩罩起来,不怕啊。”</p>

    焦武蒙着自己的眼睛对他点头,察觉到缰绳被递到了手里便赶紧牵着往马厩走,最后把它拴在了飞霜的厩格旁边。</p>

    “哟,飞霜呀,”宿遗祯抱着臂感慨,“老冤家聚了头,你俩还挺有缘。”</p>

    不像他宿遗祯,再也见不着风荷了。</p>

    扛着一麻布包的坚果去了厨房,宿遗祯和焦文他们打了声招呼便开始忙活起来,先是把坚果全都炒熟,又用防水的油纸包分装成若干份,最后把j-i,ng挑细选出来的一些拿回了浮屠塔。</p>

    夜晚,宿遗祯的房间传来连绵不断的“咔嚓”声,苍铘被吵得无法休息,隔着墙叫了他几声还被他假装听不见直接忽视了。苍铘起身,披了件外衫就去敲了他的门。</p>

    宿遗祯开门的时候手上还是黑乎乎的,足尖抵着门框问:“师尊什么事?”</p>

    苍铘:“你在做什么?”</p>

    宿遗祯摇头:“没有啊。”</p>

    苍铘:“吵得本座睡不着觉,伤口无法愈合。”</p>

    “......”这理由真牵强,宿遗祯道,“抱歉啊师尊,我不知道龙是靠做梦来长伤口的。”</p>

    苍铘:“就算本座不需要休息,你秦师姐也需要休息。”</p>

    “秦师姐,秦师姐已经住进浮屠塔了?这么快啊......”不是还没拜师么,这就先住进来了?宿遗祯挠了挠脸,留下几道猫抓似的灰印子。</p>

    苍铘:“你不希望她住进来?”</p>

    “没有啊,怎么会呢!”宿遗祯嘿嘿笑着,又道,“那明早就给师尊和师姐都送早餐。”</p>

    苍铘:“你刚回来多休息,明早叫后厨做就行了。”</p>

    哟,老妖j-i,ng会关心人了。宿遗祯受宠若惊,当即立正站好,答道:“是,师尊!”</p>

    就这么一挪脚,苍铘霍地推门而入,直奔桌前。宿遗祯跑过去遮挡时已经来不及了,苍铘忽然转身,竟叫他横冲直撞地扑进了怀里。</p>

    宿遗祯的脸被这一撞挤变了形,他推开对方慌忙后退,觉得不妥又一步跨近,非常礼貌地把对方敞开的衣衫拢了拢才重新退回去,道:“师尊要进来就说一声呀,吓我一跳。”</p>

    苍铘捂着胸口,蹙眉道:“伤口裂开了。”</p>

    “啊!”宿遗祯惊慌失措,“怎么办怎么办,快解开衣服我看看,我给你吹吹!”他说着就去扯苍铘的衣服,扯开一看,伤口并没有裂开。</p>

    正打算发作,苍铘却一把将他箍在了怀里,道:“你担心我。”</p>

    宿遗祯毫不客气地推开他,白了一眼:“有意思么你。”</p>

    苍铘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回,捏了半粒核桃仁,睨着眼睛道:“本座还当你是在忙什么正经事,竟然是在砸核桃仁?”</p>

    宿遗祯理直气壮:“”</p>

    苍铘:“馋嘴也该分时辰,夜已深,不许再砸了。”说罢便把一小碗核桃仁端了起来,径自跨出门去。</p>

    嗯???核桃、核桃仁......</p>

    宿遗祯怒摔门,合着费了半天劲砸出来的核桃仁,人家一声不响的就给弄走了,还特么连句谢谢都没有!他气得当即又倒出一袋核桃,拿着小锤子重新“咔嚓咔嚓”地敲了起来。敲了几颗之后又泄气了,怎么说也不能叫人家秦师姐刚搬来就被s_ao扰得睡不着觉啊......</p>

    左思右想之后还是理智打败了情绪,宿遗祯收拾好工具朝后厨走去。</p>

    第二天上午宿遗祯照常去练功,刚到午时就赶去给苍铘做伤号餐,下午帮他收拾完房间又赶去驯白萝卜,驯完了回来趁着天没黑又紧赶慢赶地打了张面罩,还没来得及把面罩给白萝卜送过去,天色已经开始催着他准备晚上的伤号餐了。</p>

    第三天也是差不多的繁忙,只是把打面罩的时间拿来往各处送坚果了。杜若还在气他把队友坑给狗那件事呢,宿遗祯哄了半天才给他哄好。畅言就懂事得多,嗑了颗松子频频点头,竖着拇指直赞他家少爷炒得好。除了这两人,齐销和罗未已他们也都给送去了,只是没给秦兮瑶留。</p>

    到了晚上,苍铘的餐桌上就多了包零食,他打开一看,是一些切成了片的半透明糕点。</p>

    第64章 爷爷</p>

    苍铘捏着一片问:“这是什么?”</p>

    宿遗祯:“桃胶糕,师尊尝尝。”</p>

    苍铘犹疑地咬了一口,登时愣住了。</p>

    宿遗祯:“吃不惯吗?不会吧......”他自己做好之后也尝过的,微甜不腻,略带桃香,而且里面加了松子和核桃仁,嚼着酥香弹牙,没道理吃不惯吧。</p>

    苍铘望着他不说话,少顷又吃了一片,问道:“你夜里砸核桃就是为了做这个?”</p>

    宿遗祯:“嗯,怎么样?桃胶是我夏天在桃山采的,那会儿可热了,但是能采到更多的桃胶。”</p>

    苍铘:“以后别做了。”</p>

    宿遗祯:“不好吃?”</p>

    苍铘:“我说好吃你会一直做么?”</p>

    宿遗祯半真半假地答:“当然!徒儿是世界上最孝顺的人,师尊想吃的东西自然是上天入地也要给做出来。怎么样,有我这样的弟子是不是忒幸福?”</p>

    苍铘:“不好吃。”</p>

    “......”宿遗祯“哦”了一声,热脸贴了冷屁股,他觉得没意思。</p>

    失望地朝门外走,却听苍铘又问:“你去哪里?”</p>

    宿遗祯头也不回:“给师姐送桃胶糕去,女孩子或许会喜欢。”</p>

    吃了桃胶糕的第二天苍铘的伤口就恶化了,宿遗祯百思不得其解,桃胶和坚果都不是发物,怎么就导致伤口发炎了?他不肯承认是自己的作品出了问题,可每天的伤号餐也都是他特别准备的,没道理吃了好几天都没事,唯独今天就有事了。</p>

    搞不好是老妖j-i,ng自己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或者叫伤口沾了水了。可龙的皮肤有那么娇弱吗?宿遗祯捏着下巴左思右想,拐弯抹角地问:“师尊啊,当时我见那地下喷出一道冲天大火,那是什么魔物?”</p>

    苍铘:“极北冰原下镇压的魔流。”</p>

    宿遗祯微微一惊,极北冰原下的魔流可是苍铘他老爹拼了命才镇压住的,如今竟然叫它们另辟蹊径了?又问:“后来呢,师尊把那魔流怎么样了?”</p>

    苍铘:“吃了。”</p>

    “......”宿遗祯不由自主吞咽了一下,“吃、吃了?”</p>

    苍铘:“那只是出来探路的,本座尚能消化掉。东天际的镇妖封印即将崩裂,极北魔域伺机而动,两股势力恐怕是要结合起来。”</p>

    天嘞,这是要遭逢毁天灭地的劫难了啊!</p>

    他还记得那阵大火冲出地表时苍铘叫他们几人快走的情形,如果那只是探路的小兵,那极北冰原下的魔流该是什么样子?宿遗祯心道歇菜,这是到了个什么时代啊,他可以肯定自己不用再担心十来年以后会被雷劈死了,绝对会被妖魔先灭了。</p>

    苍铘:“怕了?”</p>

    宿遗祯擦了把虚汗:“我怕什么呀,天塌了还有师尊顶着呢,嘿嘿。不过师尊啊,这人间的事该是天界的责任,师尊其实不必牺牲这么多的,我就不信他们真的会甩手不管?”</p>

    苍铘:“天界忌惮本座,自然不会管东天际的事。本座赌得起,黎民苍生却赌不起。”</p>

    </p>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