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佔有姜西

章节目录 第211章 女子报仇,只等一晚

    莱茵湾小区的室内体育馆只是个摆设,平日里鲜少有人光临,更何况是晚上的乒乓球台。闵姜西跟秦嘉定刚一进门就发现秦佔的身影,他穿着深蓝色的高领运动卫衣,黑色休闲裤,正坐在台边看手机,理得短短的头发让他乍看像个学体育的大学生。

    听到动静,秦佔眼皮一掀,看到同样一身运动装扮的闵姜西,他默默地关掉了手机中正在看的乒乓对打视频,坐在桌子上没下来,等着她走近。

    闵姜西走近后叫了声:“秦先生。”说着,从袋子中掏出一只乒乓球拍递给他。

    秦佔摸了摸拍面,有点儿硬,跟下午训练时用的好球拍差了很多。

    他什么都没说,闵姜西却道:“文体店随便买了一副,您对付着用。”

    秦佔从桌子上一跃而下,秦嘉定又好奇又担心的问:“二叔,你乒乓球打得好吗”

    不怪他有此一问,实在是下午看到闵姜西的水平,明显不是插科打诨的。

    秦佔说:“好久不打了,手生,先试试手感吧。”

    秦嘉定没说闵姜西练了一下午的事儿,默默地坐在一旁准备观战。

    闵姜西掏出一颗乒乓球,问:“谁先发球”

    秦佔说:“你先。”

    闵姜西首轮发球,发了个中规中矩看不出水平高低的,秦佔中规中矩的回击,同样不辨深浅,两人你来我往,乍看倒也只是打得顺,会玩儿。

    秦嘉定知道闵姜西实力不止如此,只是不知道他二叔发挥到几成,前几个球二人各怀鬼胎,打得波澜不惊,期间还不忘互相吹捧。

    闵姜西道:“原来秦先生不光大球打得好,小球也很上手。”

    秦佔道:“你乒乓球比蓝球好得多。”

    互相试探了几局,闵姜西这边率先调整节奏,先从加快速度开始,秦佔感觉到无声的攻击,同样默不作声的给予回击,一连又试了几轮,两人输赢各半,难辨高下。

    秦佔隐隐猜到闵姜西今日的来意,定是不爽昨天蓝球被他压了一晚上,憋着气来报复的。

    既然如此,“我们就这么干打友谊赛没有竞技赛有意思吧”

    中场休息时,秦佔提出质疑。

    闵姜西喝了口水,侧头道:“您想怎么打”

    秦佔云淡风轻的说:“赌点什么。”

    闵姜西道:“我小家小业,八成赌不起。”

    秦佔道:“输得起就行,我输了,给你添一百节课,你输了,给秦嘉定做一个月的晚饭。”

    秦嘉定闻言,登时眼睛一亮,这场比赛越来越有意思了。

    闵姜西说:“赌饭可以,课就不必了,您换一样。”

    一百节八十万,跟赤裸裸的赌钱有什么区别,赢了都怪尴尬的。

    秦佔问:“你想要什么”

    闵姜西想了想,“先存着行不行”

    秦佔回的爽快,“随便。”

    秦嘉定道:“现在不说清楚,万一到时候提个你做不到的要求呢”

    闵姜西看向秦嘉定,对于他实力护叔的行为表示鄙视,“我能提什么无理要求”

    秦嘉定想也不想的回答:“你让我二叔娶你,他也得答应”

    闵姜西猝不及防的笑了,笑秦嘉定的脑洞之大,心眼儿之小。

    秦佔将闵姜西的笑容理解为嘲讽,怎么着,瞧不起谁呢

    “的确有这个风险,还是说清楚的好。”

    秦佔面色无异,神情认真。

    闵姜西一时间无言以对,沉默片刻,开口道:“那还是赌一百节课吧。”

    秦佔拧上瓶盖,起身道:“来。”

    闵姜西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跟有钱人可以谈钱,千万别吓唬人,让他们误以为要谈感情,他们真的会慌。

    有了赌注的比赛就不是友谊第一而是输赢第一,闵姜西不为这一百节课,主要为了脸面,秦佔更是,八十万不算事儿,但一个月的晚饭很吸引人。

    休整过后的第一局,两人身上已经染了火药味儿,刚上场从发球开始就带着凌厉之气,你来我往,皆是按倒对方的战意。

    秦嘉定是唯一的观众,头不动,眼球左右来回,看得眼花缭乱,心说鹿死谁手,这次还真说不定。

    五局三胜制,前两局闵姜西跟秦佔各有一胜,第三局从最开始,两人比分就相互焦灼,最后还是闵姜西凭借着早年的经验,一记扣杀解决了秦佔。

    饶是她这样平日里淡定到近乎淡漠的人,都难免握拳给自己鼓了下劲儿,太爽了,像是盖了秦佔的火锅。

    秦佔不爽,现如今自己的处境像极了昨晚在篮球场上的闵姜西,真是风水轮流转。

    偏偏闵姜西还特别气人,明明心里爽得很,面儿上却做出一副谦虚内敛的模样,对秦佔道:“多谢秦先生手下留情。”

    秦佔内心狂风卷浪,脸上不动声色,“下局你自求多福。”

    闵姜西微笑着点头。

    第四局是关键局,决定是闵姜西赢,还是秦佔再有一次翻盘的机会。打从最初闵姜西就没留情面,下手又快又狠,别看两人没有身体接触,但球已经代表了一切,不光秦佔,就连秦嘉定都看明白了,千万别得罪她,她是一定会讨回来的。

    闵姜西憋着这局KO秦佔,秦佔调动百分之百的精力应付,毕竟他是今天下午才开始碰乒乓球,能打成这样,就连教练都忍不住夸赞,如果他打小儿学,金牌早不知拿了多少块了。

    秦佔对世界冠军没什么兴趣,他只想把闵姜西给打服了,让她由里到外,心服口服外带佩服。

    两人站在桌台两侧,你来我往,闵姜西胜在底子厚,秦佔胜在动作快体力强,所以谁输谁赢,只能看运气。

    大家都拿到了十分,来到赛点,又是几轮拉锯,这一次幸运女神站在了秦佔这边,闵姜西差一点儿就能接到他的球,但还是差了一点儿。

    秦嘉定紧张到不自知的啃手指,尘埃落定,他这才舒了一口气,四局,二比二平。

    站起身,秦嘉定道:“我去趟洗手间。”

    他的意思是他要走了,这会儿别打,可以休息一下,不料闵姜西跟秦佔都在气头上,他前脚一走,两人后脚马上进入决赛局,闵姜西上来就是一记偏角扣杀,秦佔接飞了。

    抬眼看着对面朝她微笑的女人,秦佔舌尖轻触左侧口腔,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吧

    锱铢必较,睚眦必报。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