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佔有姜西

章节目录 第52章 陪他一晚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直到秦佔把一小串葡萄全部吃光,闵姜西没觉得整个过程有多久,殊不知外头的人早就吵翻了天,毕竟桌上只缺他们两个,两人的座位又是并排的,想不显眼都难。

    本打算等人回来好好调侃一番,谁料闵姜西跟秦佔再次现身,不待旁人说什么,秦佔已是率先发话,“叫司机送她回去。”

    有人说:“还早呢,这么快走干嘛”

    秦佔道:“她明天有课。”

    荣一京说:“就在这里睡,楼上有的是地方。”

    闵姜西微笑着道:“谢谢荣先生,不打扰大家了,我回去还有些事要做。”

    秦佔自顾道:“我送你出去。”

    有他替闵姜西保驾护航,其他人也拦不住,荣一京跟他们一起出了别墅,特地嘱咐司机慢点开,安全送到家。

    闵姜西跟两人告别,弯腰坐进车中。车子驶出院子,秦佔却站在门廊下没动,掏出一根烟点上,他是喝多了想吹吹夜风,清醒清醒,荣一京却显然会错了意,似笑非笑道:“人都走了,还想呢”

    秦佔面无表情,懒懒的道:“你哪只眼睛见我想了”

    荣一京眼皮一垂,视线下移,瞄着秦佔的裤链处道:“老二,没擦干净。”

    他这话大有一语双关之意,秦佔低头一看,黑色的裤子上星星点点的白色痕迹,眉头一蹙,他刚想说什么东西,结果脑海中突然出现那杯酸的他差点儿喷掉的酸奶,明明之前已经用纸巾沾水擦干了,怎么这会儿又显出来了

    见他只是皱眉却不解释,荣一京笑得更浪,“不行啊你,才几分钟什么时候身体变得这么差了”

    秦佔往回吸了口气,拉着脸道:“今天你生日,给你三秒钟,消失。”

    荣一京习以为常,面不改色的道:“既然喜欢就留下呗,楼上那么多房间,想多久就多久,何必躲在洗手间里着急忙慌的还是你就好这一口”

    秦佔缓缓吐出一口烟,侧头看向荣一京,“我要谁用得着遮遮掩掩偷偷摸摸”

    荣一京乍一想也是,可随后狐疑着道:“怕不是这个太漂亮,想要金屋藏娇”

    秦佔说:“好看的一抓一大把,能让嘉定老实的,她是第一个。”

    荣一京笑着道:“是啊,我看荣昊对她也不排斥,有点手段。”

    秦佔眼睛看着前方,慵懒的口吻道:“所以你别去招惹她,好老师难找。”

    荣一京说:“好看的皮囊三万一晚,有趣的灵魂倾家荡产,我没那么大胃口,三万一晚的就够了。”

    秦佔抽完一根烟,跟荣一京一起往里走,路上荣一京低声说:“栾小刁给你留着呢。”

    秦佔淡淡道:“三万一晚的适合你。”

    荣一京挑眉,“瞧不起她还是瞧不起我啊,三万连她手指头都碰不着,不过看样子她对你很有兴趣,以你的姿色,估计只要你肯,她倒搭都乐意。”

    秦佔说:“你也不赖,别闲着,去挣她一晚的快钱。”

    两人一路说着回到饭厅,隔着两米远,栾小刁已是注意到秦佔裤子上可疑的白色斑点,不止她,好些人都看到了。

    有人问:“阿佔,干嘛把人送走屁股还没坐热呢。”

    荣一京抢先回道:“她不走,阿佔怎么露出本来面目”

    有女人笑着接茬,“二少本来面目是什么样的,我们都没见过。”

    荣一京说:“见过的都说好。”

    桌上一片笑声,秦佔是话最少的那个,不是还不上嘴,是困了。之前替闵姜西挡酒,这帮畜生玩命儿的敬,他又不是酒量多好的人,全靠一口气撑着。

    想到闵姜西就想到葡萄,好像真的比之前好了一些,最起码不想吐了。

    荣一京撩他,“想什么呢”

    秦佔一时走神儿,脱口道:“葡萄。”

    “什么”

    秦佔抬眼道:“酒,你们不是想喝吗,来,今晚谁先下桌谁是儿子。”

    他发起狠来六亲不认,桌上的男人们连连摇头摆手,一致决定让各自身边的女人替。闵姜西走后,栾小刁就成了离秦佔最近的女人,不待秦佔发话,她已率先倒了一杯酒,举杯说:“姐妹们,我替二少,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对面的女人嗔怒道:“你这是翻脸不认人吗,你这是重色轻友。”

    栾小刁笑了笑,二话不说一仰而尽,高脚杯倒过来,一滴不剩。

    秦佔替闵姜西挡酒,栾小刁替他挡酒,秦佔不置可否。

    男人负责给钱,女人负责消遣,有人图钱,有人图乐。

    夜半的别墅依旧灯火通明欢声笑语,钱是一沓一沓的往桌上垫,酒是一杯一杯的往肠中灌,喝到兴奋,喝到麻木,喝到身体不受意识的驱使,回归到动物本身。

    有人靠在座位上接吻,有人霸占了客厅沙发,也有人随手推开一扇门,也不管那是储物间还是洗手间。

    荣一京撑着不断下垂的眼皮,招呼栾小刁,“你送阿佔上楼。”

    栾小刁替秦佔拼酒很卖力,他之前才喝了不到两瓶,她是他二倍,还不算其他洋酒。扶着桌子站起身,把椅子拉开,她去搀秦佔的胳膊,秦佔起身的时候晃了一下,她马上抱得更紧,低声说:“二少小心。”

    两人晃晃悠悠的上了二楼,秦佔还认得哪间是自己的房,他不择床,但是嫌脏,在这里会有固定的一间住处,来到门口,栾小刁替他打开门,刚要往里跨,他开口道:“不用扶了。”

    将手臂抽出来,秦佔头也不回的往里走,栾小刁顿了一秒,忽然从后面抱住秦佔的腰,紧紧的。

    秦佔站在原地没动,昏暗中,他沉声道:“去找别人吧。”

    栾小刁软声说:“二少,我不要别人,让我照顾你一晚。”

    秦佔说:“我没兴趣。”

    栾小刁手臂紧了紧,“我不要钱也不要名,我就想陪着你。”

    她看不见秦佔脸上的表情,但自问一个女人软声软气的哀求,还是个漂亮女人,应该没有哪个男人会拒绝。而且他喝多了,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

    秦佔沉默片刻,慵懒的声音回道:“你要钱要名,我都能给,你要我,是不是过分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