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盛世好逍遥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初入留华山庄

    苏飞虎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接着仔细打量来人。

    那人身形颀长,与柳未谋身高相若。

    一身宽袖白袍,再看其面貌,是女子也少有的柔美,亦带着很多男子也望尘莫及的英气,加上他冷淡的表情,衬得他更是气宇不凡,姿容绝世。

    当视线转到那人虚虚搭在柳未谋腰上的手时,苏飞虎识相地低下头,做出无措的姿态——原来古人也如此不忌这个……

    正在苏飞虎吐槽间,一旁从头至尾都迷惘着的小龙突然开口:“爹爹,原来你是女的啊!”

    苏飞虎:“……”

    “……呃”柳未谋一脸尴尬窘迫,眼角瞟向花暮期,“这……小龙小虎啊,这个,虽然……我们……那个……是夫妻,但我们都是男子的”

    苏飞虎:“……”

    小龙疑惑:“哦!原来爹爹是断袖啊!”

    苏飞虎:“……?!”

    这个连死都不懂的小屁孩竟然知道这么隐晦的词?

    “小龙,你怎么会知道……嗯……断袖的?”柳未谋也很震惊。

    “在怡春楼的时候,张九他们总是在说两个男的或者一男一女的事,不过我听不太懂,只知道两个男的在一起叫断袖而已。”

    这下大家都知道小龙这么变通的原因了。

    柳未谋开心道:“那,小虎,你也?”

    苏飞虎:“……嗯,我也知道的。”而且了解得更透彻。

    这般,柳未谋原先以为要费劲口舌的解释就这么直接跳过了。

    接下来,还有一个问题……

    “那既然如此,”柳未谋把花暮期朝前推出一步,“那么这位,花暮期就是你们的父亲,来,叫父亲。”

    苏飞虎、小龙乖乖唤道:“父亲。”

    “嗯,”花暮期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看向柳未谋,眼底带着深意,“怡春楼?孩子?”

    苏飞虎:“……”这语气颇有些微妙。

    柳未谋微笑的脸僵了一下,惊觉自己光顾着让他们交流感情,却忘了跟花暮期解释孩子的来历了,看花暮期面无表情,心道不好,连忙赔笑:“暮期,别误会,他们是逃出怡春楼的时候碰巧被我救下的。”

    花暮期脸色稍稍缓和,拉起柳未谋的手:“回庄再说。”

    柳未谋知道他是信了自己了,心里一暖:“嗯!”

    上山庄的路上,四人都是徒步。

    苏飞虎和小龙走在两个爹的后面。

    柳未谋似在向花暮期诉说着自己这次游历的经历,隐约听到了捡到两人的过程,而花暮期只是偶尔回应几句,但柳未谋仿佛已经习惯,也知道花暮期其实是在很认真的倾听着,自顾自开心地说着。

    斜阳照在他们身上,有种相携而行的暖意。

    看着他们牵着的手,苏飞虎不自觉想起前世那对感情淡漠的父母,心下不自觉地叹息一声。

    人世相伴之人若有情,其他又何须介怀。

    对于苏飞虎和小龙这两个小屁孩来说,爬到这么高的山的山腰是很不现实的,所以,在走到一半的时候,两人便是被花暮期和柳未谋抱着到达目的地的。

    到了山庄门前,花暮期把苏飞虎放下来。

    本来苏飞虎是想被柳未谋抱的,因为他直觉花暮期是个很冷的人不好相处,可花暮期说了一句“你要重些,我来抱”。

    那时,苏飞虎第一次了解到了父亲对爹的关切之情。

    苏飞虎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建筑群,入眼的是一个接一个独立的院子,被灰瓦白墙围了起来,大门内一条青石路直达一座院子,应该就是主院了,也是爹他们住的地方了吧?

    当看到山庄大门上那大大的“留华山庄”时,不禁笑想:留华,柳花,这还真是会起名字,不知他们的关系这个庄子里的人知不知道。

    一路走到主院,苏飞虎只看到几个奴婢和小厮。

    走入内里,才了解庄子之宽广,建筑之朴素大方,到处都有绿树鲜花,景色宜人,倒是不怎么像江湖人士的居所。看来爹他们蛮有品味的。

    走近主院,苏飞虎才看清院门上的牌匾上书着“留华院”。

    苏飞虎:“……”

    进了屋,几人围着桌子坐下,柳未谋倒茶:“小虎、小龙,来,喝茶。”

    苏飞虎、小龙:“谢谢爹。”

    柳未谋笑道:“跟爹客气什么?”

    在旁自顾自倒茶的花暮期突然道:“既然做了我们的儿子,可愿易名?”

    柳未谋接道:“当然,若你们不想也是可以的。”

    苏飞虎心想:改名?也好,既已再世为人,就要与前世断得彻底,这个世界也本就没有苏飞虎这个人。况且这个“小虎”也根本算不上名字,改了又有何不可?

    苏飞虎答道:“我愿意。”

    小龙也没有异议:“我也愿意,这个名字是楼里的人随便取的,我们本没有姓的。”说完,小脸上难得的浮现了低落的情绪。

    柳未谋摸摸小龙的头,道:“我比暮期年长一岁,小虎你也比小龙年长,索性大的跟我姓柳,小的跟暮期姓花,好不好?”

    苏飞虎、小龙:“嗯。”

    柳未谋看向花暮期,道:“暮期,你比我有学问,这取名之事可就拜托你了。”说着,转身吩咐小厮拿来笔墨纸砚。

    花暮期放下茶杯,垂眸思索,片刻后,执起毛笔,沾了沾墨,在纸上挥舞片刻后落笔。

    柳未谋俯身去看,乐道:“柳遇安,随遇而安;花翛然,翛然而来,翛然而往。好名字!暮期,真不愧是武林第一才子!”

    花暮期听了柳未谋的夸奖脸上难得泛起一点笑意。

    柳遇安,随遇而安,还真是适合自己的境遇啊。苏飞虎,不,柳遇安叹道。

    小龙也在一边开心:“花翛然,花翛然,好好听哦,大哥,你的名字也是,柳遇安,柳遇安!”

    柳遇安心不在焉:“嗯。你也是,翛然。”

    “哈~那以后我就叫你们小安和小然了。”柳未谋沉思了一下,“小安、小然,不知你们可想习武?”

    “想的!想的!”两人点头如捣蒜,毕竟都是男孩子,都有当大侠的心性。

    “好,我先前摸了一下你们的骨骼,你们都有些练武天赋。”说到此处,柳未谋心里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不过,你们天赋却是各有所长,小安骨骼较轻,更擅长轻功;小然骨骼奇特,除了轻功将会稍逊于小安,其他方面却会是有所大成的,当然,小安也不要担心,这些都是相对于你们两人之间而言,况且还有我和暮期亲授,将来在江湖上,你们定会有些地位。”

    “嗯!”柳遇安和花翛然雄赳赳道。

    花翛然问道:“爹和父亲都很厉害么?”

    柳未谋看了花暮期一眼,笑道:“爹虽比不上你们父亲,但在江湖上可是很厉害的呦!将来你们也一定会变得跟我们一样,成为高手的。”

    花暮期道:“明天开始,上午去夫子那里,下午便来这练功。现在跟着韶星去熟悉庄子吧。”

    花暮期一说完门口突然出现一个黑衣男子。柳遇安一惊,而花翛然吓得叫了一声。

    柳未谋笑道:“别怕,这是我的暗卫,你们到时候也会有的。”

    柳遇安突然觉得自己好装b……

    就在柳遇安等人要出门时,柳未谋突然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了,你们父亲是华留谷的谷主!”

    柳遇安:“……”华留谷?不会又是江湖上的大门派吧?

    那个“华留”不会是自己想的华留吧?这名字真没创意……

    韶星带着柳遇安和花翛然花了一个时辰才把整个庄子逛了个遍,伴随着韶星的细致介绍,自然而然地,庄里的人都知道了庄里有了两位少庄主,纷纷对两人一阵恭贺,却是毫不惊讶他们的庄主为何突然间蹦出两个这么大的儿子。

    柳遇安哑然,看来庄里的人都是知道花暮期他们的关系了。

    柳遇安和花翛然的住处并不在花柳夫夫的院子里,而是一同被安排在另一个与其隔的最近的院子里。

    当柳遇安和花翛然跟着韶星进入那个院子时,看见一个青年站在院中的一棵树下微笑着看着他们。

    “你是谁啊?”花翛然跑到那人身前好奇道。

    青年道:“禀二少庄主,在下宇文刻。”

    花翛然恍然:“韶星叔叔说会有一个夫子叫我们读书,是不是就是你啊?”

    柳遇安:“……”语文课?

    “没错,正是……在下。”宇文刻将“在下”两字咬得很重。

    柳遇安听出他话里的不屑——这人对于夫子这个称呼很是抵触。

    也是,这人一看就是个笑面狐狸——不是一肚子坏水就是一身高强武艺,委身为教书先生,心里怎么说也会不好受吧。

    柳遇安目前可得罪不起什么人,毕竟他和花翛然的少庄主位置站的不是很稳,尽量讨好一些人也是好的。

    “宇文先生看起来如此年轻,一点也不像他们说的古板老头,我和小然就叫你宇文大哥好不好?”

    花暮期也很真诚地拍马屁:“宇文大哥长的真好看,跟父亲一样好看!”

    这话可是不假的,宇文刻剑眉星目,完全没有书生的柔弱之气,正是闺阁女子喜爱的俊朗之姿。

    宇文刻见他们竟然拿他跟花暮期比,心里乐开了花,深深地沉浸在两人的赞美之词中。

    走神了片刻,宇文刻脸色比之前友好了不少,“是朽木还是栋梁,就让我见识见识吧。”

    柳遇安:“我和小然一定会好好学的,绝不让宇文大哥失望。”

    ……

    宇文刻看着这两个古灵精怪的Xiong-Di,心中的不满渐渐散去。

    唉!自己本只是想在好友柳未谋这山庄白吃白喝逍遥几个月,却不想今儿个花暮期和柳未谋突然拜访,说什么认了两个儿子,要自己去当教书先生,开什么玩笑!!

    他们把他宇文刻当什么了!!教书先生!死也不干!

    可无奈于花暮期的威逼、柳遇安的利诱,他最后还是不得不从了。

    于是宇文刻怀着一肚子火早早地等在这,准备狠狠捉弄一下两夫夫的儿子,没想到却被这两个小鬼头给逗得心情颇好。

    于是乎,现在是怎么看两Xiong-Di怎么顺眼了。

    柳遇安看宇文刻脸色不复方才不满,松了口气地把他请进屋子,拉着花翛然给他端茶倒水捶背。

    宇文刻看他俩如此殷勤,享受的同时突然想起自己出来逍遥时跟师傅告别,老人家要自己趁早找几个徒孙给他,反正教书也是委屈自己,不如再教点更厉害的,也不至于掉了身份,再看这两人为兄的心智老成,弟弟又单纯机灵,都是好苗子,又是两位挚友的孩子,不如……

    “不知你们可对易容术和医术感兴趣?”宇文刻悠悠问道。

    柳遇安隐隐猜出他言下之意,直接问道:“宇文大哥的意思是要教我们这些么?”

    宇文刻瞅了他一眼,“没错,若你们有意学,便挑一样拜我为师吧。”

    柳遇安想了想,道:“我想学易容。”虽然医术的实用性更好,但他更加好奇这古代易容术有何奇妙之处。

    花暮期激动地扑进宇文刻的怀里:“那我要学医术!”

    柳遇安突然发现这孩子格外地不见外。

    宇文刻摸着花翛然的小脑袋,笑的豪迈:“那好,即日起你们便是我宇文刻的徒弟了,日后,我定当对你们倾囊相授。哈哈哈哈!”

    柳遇安连忙拉过花翛然跪在宇文刻身前,磕头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宇文刻扶起两人:“还是叫大哥吧,师父叫老了。”

    柳遇安:“……”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