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母吟,禁果的幽幽醇香

章节目录 【母吟,禁果的幽幽醇香】(第一章)

    作者:末将

    字数:4522

    20190414

    第一章

    初夏的正午,阳光明媚,锦城市一片安静祥和,蔚蓝的天空飘着悠然白云,

    微风轻抚荡着阵阵鸟鸣,一声声清脆悠扬。

    锦城的锦一中学,郎朗读书声此起彼伏的从各班里传出,萦绕在这青春活

    力的校园之内。

    初二四班,一名教师正在讲台上眉飞色舞的给台下的同学讲着课,声情并

    茂,摆放在桌上的讲义都没空去看一眼,显示着她浑厚扎实的功底,然而,这

    番富有感染力的演讲,并没有吸引到最后排学生的注意。

    坐在最后一排的活跃份子,此刻不是在睡觉就是在神游,其中有两名被称

    为害群之马的男生正压低着声音,唾沫横飞聊的热火朝天。

    “你真的去偷看你妈妈了?”

    “我靠。”其中一名学生左顾右盼了一番后冲他低吼道:”你到底有没有在

    认真听我讲话,我说的是摸啊,抚摸的摸!!!”

    “我靠!”同样充满了惊叹的声音,从另一名学生口中传出。虽然至今还没

    见过同桌的妈妈,但他这份不怕死的勇气,还真是值得让人敬畏啊:“你……你,

    他妈的,难怪别人都叫你傻彪,你还真敢去摸。”

    “这回听懂了?”傻彪面有得色,用着鼻孔瞧着对面的少年,语气很是飘飘

    然:“咱们说好的赌注,可以兑现了吧,拿来拿来。”

    “等一下,我可从来没答应要跟你打这个赌,是你自己一直在旁边嚷嚷着,

    说什么信不信我敢偷摸妈妈,我可从头到尾都没应你。”少年抬手打掉了傻彪探

    过来的手,道:“干什么手伸这么长,大白天的你就动手别脚。”

    “靠啊,莫小凡,你是不是想不认账啊!”伸过去喜滋滋的手被无情的打断,

    傻彪冲他不满的吼道。

    “你喊轻一点。”这嚷嚷的架势怕是要把老师给引过来,莫小凡小声的提醒

    着,说完用眼神警示了他,老师可还在上面讲课。

    此刻讲台上,任课老师正滔滔不绝的给优等生分析着各种难题,傻彪警惕

    的从书本后面探出半个脑袋,观望了一圈后,又小心地把脑袋藏回了书后面。

    两人隔书相望,半晌后,莫小凡忍不住开口,疑惑的问道:“你真的摸了?”

    “是,摸上她大腿了。”

    “???”

    “怎么摸的。”

    “先从她柔嫩的小腿开始……”

    “恩?”

    “顺着细腻滑嫩的黑色半透丝袜……”

    “一只手握着纤细的脚踝处,缓缓地慢慢地,一点点的往上,轻轻地摸上

    了那雪白修长的美腿……”

    “靠啊!说正经的,你别扯淡啊。”这回怒吼的人换成了莫小凡,傻彪这一

    套说辞,简直是天方夜谭:“你要真的敢这样子,恐怕早就被打死了,还能站在

    这跟我狂吹牛逼。”

    “切,小雏就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你懂女人吗?”书本后的傻彪一脸不屑

    的嘲讽道:“瞧你这小嫩模样……估计真的是一点都不懂。”说着话,还一边摇着

    头一脸惋惜的模样。

    “我不懂?我怎么不懂,她能让你随便乱摸?”古往今来,母亲是和贤惠成

    熟这一类词挂钩的,她能怎么可能应允儿子胡来乱搞。

    “我有说过是随便乱摸吗。”

    略带嘲笑的口气让莫小凡惊疑不定,又瞧见他脸上一丝得意,这会儿心里

    还真吃不准他,这货是出了名的先动手后想事,典型做事不用脑,也许他真的傻

    愣到去摸他妈妈,沉默了片刻后,莫小凡低声的问道:“那你怎么摸的?”

    闻言,傻彪发自内心的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随后他把手伸到了桌子底下,

    对着空气作着一个轻轻揉捏的动作,道:“像这个样子,非常温柔的抚摸。”

    他来回轻轻弹动着五指,眯着眼像是在享受着,莫小凡看的是一脸懵逼:“什

    么啊这是?”

    “呵呵呵呵,这叫摸奶十三式,甭管什么样的女人,只要到了手里,都得被

    摸的全身酥软无力,然后就轻轻地倒在我怀里!”傻彪表情认真,还不时地点着

    头。

    “你刚才不是说摸腿吗?”

    “摸腿我也有绝活啊,三十六式的,非常的厉害,轻轻一上手就能让女人缓

    缓地出水,紧接着我就……”

    “妈的。一节课就光听你在这扯淡了!”

    傻彪说的话莫小凡本就半信半疑,现在这他妈说的也太夸张了,按他这么说

    那满大街的女人不都随便他摸了,莫小凡低声怒骂了一句,亏自己还傻傻的当真

    了。

    顿时有些莫名的愤怒,转过头不再搭理他。望着讲台上老师不停的在黑板上

    比划着,那舞动的粉笔渐渐地变得遥远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在莫小凡心里竟隐

    隐的生出了一种失落感。他恍惚的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清醒。

    “女人她就像是一朵花,一朵美丽的鲜花,她需要阳光需要滋润,需要时不

    时的去灌溉……”一旁的傻彪还在自言自语,像是个拥有着丰富人生阅历的学者,

    向莫小凡传授着经验。

    “没完了啊你。”莫小凡很无奈。

    “小雏儿,我听说你好像是单亲家庭吧,看你这模样,平时应该没少受你妈

    妈影响,你这是典型的被世俗观念给羁绊住了,逃不开那些旧时代的破封建思想。”

    “让彪哥来告诉你,别把妈妈看的太过神圣,要换一种眼光去看,她们同样

    也是女人,而且是到了如狼似虎年龄的成熟女人,经过了岁月的打磨,她们现在

    充满了诱人的魅力。”

    傻彪一边说着话的同时,还一边在桌子底下笔画了一个的s型的曼妙曲线:

    “女人处在饥渴的年龄段并且充满了魅力,你说她们最渴望想得到的是什么?”

    看到莫小凡怔怔的望着自己,一副愣头楞脑的傻样。终于体会了一把被人敬

    仰的感觉,这让傻彪兴趣大增,他语重心长的对莫小凡道:“凡啊,你要改变以往

    的格局,把目光放远一点,你仔细想一想,女人最需要的是什么,是相伴一生的

    男人,人生伴侣啊,古人有云朝夕相处,日久生情,孝子,你表现孝道的时候来

    了。我说着说着,突然发现你成功的几率居然比我大。”

    “另一种眼光,把妈妈当成普通的女人?人生伴侣?”莫小凡果然被傻彪唬

    愣住了,嘴里轻轻的反复咀嚼着这句话,连后面的话都没听清。

    “是的,阴阳调和,给她许久未尝的滋润和灌溉,用你真情去呵护她换来柔

    情蜜意,这就是人生的真谛!不然呢,你这平凡的一生还能拿什么去报答她?”

    该拿什么去报答?傻彪的话顿时让莫小凡如遭电击,刚刚平复下来的心,

    仿佛被投掷了一颗重磅炸弹,瞬间激起了千层浪。无数深埋的念头沸腾了起

    来,眼中满是呆滞之色。

    从刚才一直听着傻彪的歪理邪说,莫小凡此刻脑海中的答案居然是抱着赤

    裸的妈妈缠绵在床上,亲吻着妈妈娇艳欲滴的红唇,轻抚着她乌黑的秀发,望

    着她迷离勾魂的水眸,这一画面瞬间让莫小凡涨的满脸通红,心狂颤不已。

    微妙异样的神情并没有引起傻彪的注意,他此刻正忙着一个人独自感慨,

    我这他妈有感而发的,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想着想着又忍不住发出一串贱

    笑:“我这十多年来悟出的人生真谛啊!”

    “什么人生真谛,跟我讲讲。”

    “我的人生真谛就是……”话接到一半瞬间止住了,这问话声音怎么听着不太

    对啊,傻彪缓缓地抬起头,瞧见任课老师黑着脸,正直挺挺的站在自己面前,

    一脸灿烂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吓的一阵发白。

    “讲啊,怎么不讲了,你这么喜欢讲我把讲台让给你,好好的给同学们讲

    讲,你悟了十几年的人生真谛。”

    话完一瞬间,班里同学响起了一片欢快的笑声,起此彼伏荡在整个教室,

    班内气氛是无比的活跃。

    任课老师插着腰竖着眉,看他低头闷不啃声,怒吼道:“陈彪,你给我站起

    来,滚到教室外面去。”说完大手一挥。

    傻彪默默的站起身,走出了教室,莫小凡在后边咧着嘴,望着他孤独的背

    影,心里一阵好笑,也幸亏老妖婆来的晚,没有听见前面的对话,不然这下场

    恐怕要罚站悲壮的多。

    活跃份子离开教室后,课还得继续,但此刻的莫小凡已无心其中。一个

    人默默地回味着傻彪之前的话,隐隐的感觉好像有点道理,又觉得哪里不对。

    但不可否认,傻彪这一番高谈阔论的瞎掰,带给他的触动非常大。

    莫小凡出身于单亲家庭,单亲家庭中成长的孩子普遍存在一个毛病,就

    是依赖性太强,可能因为他妈妈独立开朗的性格,这通病并没有在莫小凡身

    上发生,但很可悲,他有另一个难以言说的情结,影响他的这件事大约发生

    在五年前。

    记忆中的那天,是一个晴朗的周末。

    莫小凡像往常一样盘腿坐在客厅的毛毯上,一边写着习题一边听着收音

    机里播报的新闻。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身穿着淡粉色浴袍的美丽妇人,妇人

    明显刚洗完澡,乌黑的秀发还有些湿润,此时玉手托着香腮,轻轻地翻阅着

    桌上的古医书。

    这本书莫小凡听妈妈说过,好像是华佗那年代流传下来的,她可宝贝

    了,都不知道翻了多少遍,反反复复看还这么津津有味。见妈妈偶尔停下

    来,饶有兴致的看上一会儿,莫小凡心里不禁有些好奇。

    苏茜,莫小凡的妈妈,在锦城市医院当外科医生,听说每周只需要做三

    台手术,工作量不大,不过工作时间却很难说,偶尔遇到难度高的手术,术

    前准备就可能要花上大半天,妥妥的是一位善良纯洁的白衣天使。

    沐浴完后的她,随意地将秀发披散在香肩两侧,两条修长的玉腿交织盘

    坐着,窗外的微风偶尔轻轻拂过,带起湿漉的发梢,露出滑腻玉颈下一片雪

    白肌肤。只见她神情专注,轻抬小手翻着书,宁静的女人模样,无形中散着

    一种自然成熟的美艳。

    今天妈妈感觉比照片上要更加漂亮。抬着头瞧着妈妈身后的墙壁,在客

    厅的那面墙上挂着苏茜身穿着白大褂的美照,莫小凡目光来回欣赏着,心里

    忍不住作着比较。

    照片中苏茜嘴角轻扬,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温柔笑意,身穿得体的白大

    褂仿佛是为她量身定做一般,窈窕而丰腴的身段完美的呈现在眼前,曲线玲珑。

    那对遮掩在白大褂之下,丰满浑圆的酥胸,有一个微微挺翘的弧度。皱拢

    衣料下微微的紧绷感,可以看得出那对挺翘玉峰,是何等的饱满和柔软。

    白褂过膝下修长而纤细的玉腿,被一条几乎透明的肉色丝袜紧紧包裹着,

    滑嫩圆润。温柔的模样宛如圣洁的仙女一般,美腿的淡色丝袜,在这份纯洁之

    中,隐隐地增添了一份性感妩媚。

    妈妈的美照莫小凡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但再看时,还是会让自己感到

    惊艳。莫小凡收回了目光,很自然的看向了的妈妈。

    就这一眼,让莫小凡顿时身心剧震,差点流出了鼻血。

    单手拖腮聚精会神的苏茜,柔软娇躯轻侧半斜靠在小矮桌上,胸前宽大的

    浴袍有一个不高不低的开口,从对面莫小凡的角度望过去,正好可以看见藏在

    浴袍下,一对雪白浑圆的丰满酥胸。

    饱满酥胸像一对俏皮的雪白玉兔,在淡粉色的浴袍下若隐若现,颤巍巍的

    耸立着,微微挺翘的角度,透着桀骜不驯的骄傲姿态,动人心魄。

    莫小凡目光涣散,游离之间扫荡着妈妈,明眸,烈唇,皓齿,一只雪白无

    瑕的手撑着性感丰腴的娇躯,姿态慵懒随意的半躺着,平日里常见的侧躺姿势,

    在此时忽然变得异常的妩媚诱人。

    脑中“轰”的一声,白茫茫一片,眼前似乎只剩下了那一对浑圆而富有弹性

    的挺翘玉峰。

    “我,我,妈妈,……我口渴,去喝口水。”莫小凡面红耳赤,低着头结结巴

    巴说着话,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驱赶着他,要他赶快离开这里。

    一边说一边连忙起身,快步来到了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水压压惊。

    之前的画面让他的手克制不住的的微颤着,拿在手中的杯子也跟着轻轻颤

    动,清冷的水随着晃动滴落而出。莫小凡被冷水惊醒,低头看去发现不知道什

    么时候,下面已经撑起了一个高高帐篷。

    这种窘迫的状态让他无所适从,慌张的用手强压着高挺的裤子,一手拿着

    水杯不停的往口中猛灌了几口,似乎是想让自己冷静冷静。越是克制越是控制

    不住,散乱的目光总会不由自主的望向客厅里的妈妈。

    “小凡,厨房里还有温水吗?”

    此刻正在作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的莫小凡,听到妈妈轻柔的问话,连忙应了

    一声:“有,我给你拿。”

    说完,慌张的放下了水杯,拿起了另一个给倒满了温水,又无比心虚的在

    厨房待了片刻,才缓缓地走出去。

    来到妈妈面前,莫小凡递上水杯,道:“给,温的。”

    已经在极力的克制,但莫小凡的目光还是忍不住瞟向妈妈,来回闪烁在那

    春光外泄的挺翘酥胸。苏茜并没有注意到儿子的略带炙热的眼神,惬意的伸了

    一个懒腰,说道:“中午吃点清淡的冬瓜骨头汤,好不好。”

    这一伸懒腰顿时春光乍泄,本来只看到饱满雪白双峰的莫小凡,这下连最

    顶端可爱的娇嫩乳头都看的清清楚楚,雪白如玉的酥胸前,那一点如少女般粉

    嫩的殷红,极为醒目。

    粉色的,粉色的,妈妈的奶头是粉色的。小巧殷红的模样说不出的可爱。

    诱人的画面一闪而逝,瞬间就被浴袍挡住了,但那外泄的迷人春色,留给

    莫小凡的冲击却远不止于此。

    莫小凡当场楞在其中,空白脑海纷乱无比,却又清晰的浮现着妈妈雪白挺

    翘的双峰,和宛如鲜红樱桃一般粉嫩的迷人乳头。

    “好吧,我去给你买点炸子鸡,但你不许吃多。”汤是昨天吃不完留下的,

    这让苏茜难免有些不好意思,又瞧见儿子怔怔的模样,估计他也不太想吃,索

    性就下楼再多买点。

    苏茜一边轻轻的合上书本一边起身,伸手接过了水杯喝了口,随后走向了

    卧室。

    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一身休闲的装束,清淡简约的成熟模样,在莫小凡眼

    里却更显异常俏丽妩媚。

    瞧见儿子还站在那里,苏茜浅笑着走过去,弯下柳腰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

    眸子里尽是温柔:“乖乖等着。”说完,轻轻的在莫小凡额头留下了一个柔软而

    湿润的吻。

    望着妈妈向往常一样探过来绝美俏脸,莫小凡此刻生出了一个让自己都感

    到心颤的念头,他想和妈妈热情的拥吻,吮吸着妈妈娇嫩的红唇。

    目送着妈妈的背影,消失在门后,莫小凡心里一阵失落,感觉像是什么重

    要的东西不见了。从那天以后,莫小凡的目光停留在妈妈身上越发的长久。

    那天晚上,是莫小凡人生中第一次做春梦,他到现在还记不起梦中人的模

    样,但他心里很清楚,那个人就是他的妈妈。

    ……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