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妇科乡医

章节目录 【妇科乡医】第六集 金屋娇娘 第二话 得到王姐

    作者:萧九

    字数:7828

    20190414更新6.16.2

    第二话 得到王姐

    “还不是因为很久没有在你面前脱光光的了。”嘟喃着,陈甜悠就背对着妈妈脱奶罩和内裤。

    脱内裤的时候,陈甜悠就习惯性地弯下腰。这举止很平常,但因为李燕茹就站在女儿后面,所以当女儿弯腰撅起粉臀时,李燕茹就看到了女儿那略显肥沃的阴部,中间略微凹陷的肉缝还露出两片非常嫩红的阴唇。

    因为年纪还小的缘故,陈甜悠的阴唇只露出那么一点儿。

    看到女儿那如此粉嫩的地带,李燕茹不免感慨道:“年轻真好。”

    抱着奶罩跟内裤,陈甜悠就道:“在我心里头,妈妈是最年轻的。现在是,以后也是,下辈子也是。”

    说实话,在李燕茹这辈子里,她最感到光荣的就是有这么一个伶俐可爱的女儿。不过因为她的婚姻超级失败,她又怕女儿的婚姻也很失败,所以跟女儿在一起的这些年里,李燕茹都不让女儿跟男生接触。这也是为什么,陈甜悠已经十八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读书的时候,她这个宝贝女儿可是校花啊!

    李燕茹确实很久没有看到女儿的裸体了,所以见女儿已经发育得这么好,李燕茹都有些惊讶。

    身材是娇小,可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下面还长着一小丛草儿。

    瞧着那挺有料且形状特别好看的胸部,李燕茹就微笑道:“要是哪个男人看到你这身子,他绝对把你扑倒的。”

    “听起来好恶心。”做了下鬼脸,陈甜悠就遮着胸部往外走。

    走到厨房并掀开木锅盖,陈甜悠就道:“妈妈,他们一定好多天没有回家了,水都是冷的,你叫我这澡怎么洗啊?”

    “烧就是了,反正现在是夏天,你多光一会儿也没事的。”说着,李燕茹就坐在灶台前开始生火,还让女儿先把锅里放了太多天的水舀掉,再倒一点干净的水下去。

    水倒得差不多,陈甜悠就盖上锅盖,并坐在了妈妈旁边。

    陈甜悠和妈妈聊天之际,刘旭正站在王艳家门前。

    等了好一会儿,刘旭才听到脚步声。

    门开了后,看到王艳,刘旭就嬉皮笑脸道:“老婆,想我了没有?”

    王艳还想跟刘旭耍嘴皮子,可看到刘旭浑身是血,王艳吓得腿都有点儿软。在这附近,王艳算是胆子最大的女人,可看到浑身是血的刘旭,王艳还是被吓得不行,所以她就急忙让刘旭进来。

    “伤哪儿了?”

    “这。”刘旭指着裤裆。

    “断了?”

    “硬了。”

    “神经了你!”王艳当即白了刘旭一眼,并道,“我可没有跟你开玩笑,你赶紧跟我说有没有伤着。”

    “要是伤着了,我还会跟你嬉皮笑脸的吗?”

    “那你身上这血是谁的?”

    “村霸。”

    被吓到的王艳忙问道:“你把他怎么了?”

    “砸死了。”

    听罢,王艳就提高声音道:“你怎么能杀人?你疯了是不是?你难道不知道杀人要坐牢!更可能被枪毙的!你这个傻瓜笨蛋!”

    见王艳急得都要哭了,刘旭就道:“村霸欺人太甚,如果我再忍让下去,倒霉的人将会好几个。而且,王姐,你知道晚上村霸跟我说什么吗?他说如果让他活下来,他会找人弄你。一听这话,我就下决心弄死他!操他妈的!竟然连你的主意也敢打!”

    心头一热的王艳就问道:“你是因为我杀了他?”

    其实刘旭是为了很多人才杀村霸的,可注意到王艳有些动情,刘旭就道:“我怕你出事,所以我只能杀了他。”

    “可你会被抓走的。”王艳眼睛都红了。

    “无所谓。”

    “跑路吧。”

    “不跑。”伸了个懒腰,刘旭道,“你赶紧给我去烧水,我要把身上的血迹都洗掉。对了,你能不能帮我把衣服给处理掉?”

    “当然没问题!”

    说完后,王艳就将刘旭带到了厨房。

    确定锅里有热水,王艳就让刘旭直接站在厨房那个专门用来的洗澡的角落洗,并让刘旭赶紧把下面两件都脱了。王艳是单纯的想早点帮刘旭消灭证据,不过当刘旭将最里面那件也脱下来,看到刘旭那根半软半硬的大鸡巴时,王艳就吓了一跳,还真大!

    将裤子和内裤递给王艳后,刘旭就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烧掉?”

    “反正我能好好的处理就对了。”白了刘旭一眼,又瞟了眼刘旭那根,王艳就走了出去。

    王艳走出去后,刘旭就开始洗澡。

    刘旭洗澡的同时,陈甜悠也开始洗澡了,而不用洗澡的李燕茹则坐在木板凳上看着正站在厨房边上的女儿。

    刘旭家的厨房边上是出水的那种沟,所以每次陈甜悠泼水都得背对着水沟,这样泼在她身上的水才能大部分流到水沟里。当然啦,还是有一部分会落在不是很平坦的泥巴地面上,所以待会儿洗完澡,陈甜悠还得拿扫把把那些水都扫进水沟里。

    见妈妈一直盯着自己,正想洗阴部的陈甜悠都有些不好意思。

    “妈妈,你转过去呗!”

    “哎哟,在妈妈面前还害羞,那到时候你结婚了,你还敢跟你男人一块睡吗?到时候呢,你还得跟他做那事哦。呵呵,妈妈有跟你说过的,等你结婚了,经常做那事的话,你的胸会变得更大个。”说到这,笑得非常甜的李燕茹还托了托自己的胸,道,“就像妈妈的这么大,妈妈的已经34f罩杯了,你那最多就是34c,还有很大的发育空间。”

    “大了也不好,走路都不稳。”

    “谁说的?”

    “以前看周星驰的一部电影,有个女的就是这样子。”说着,陈甜悠已经开始搓洗自己最敏感的阴户,手指还时不时地陷入阴唇之间。

    搓洗着,呼吸有点儿急的陈甜悠就继续道,“我忘记是谁给那女的一把枪了,结果那女的抓着枪的时候,她就抓不稳,整个人就往下倒去。啊啊啊的叫了好几声后,她就扑倒在了地上。反正呢,她就是因为胸太大才这样子的,所以我才不要让胸变大呢!”

    “哎哟。”李燕茹笑道,“记得前些天,某个人还问我怎么让胸变大,现在怎么又不想了呢?”

    “鬼迷心窍呗!”朝着妈妈吐了吐香舌,陈甜悠就开始搓洗大腿。

    搓洗大腿的时候,陈甜悠自然是弯着腰,所以坐着的李燕茹就看到了女儿那两颗晃动得有些厉害的奶子。

    女儿刚满十八岁,奶子就已经这么大了,那要是到了二十三四岁,奶子就会变得更大。要是在那之前交了男朋友并做爱的话,李燕茹相信女儿的奶子会跟她的一样大,甚至比她的还大。

    杯是非常罕见的,尤其是她这种天然的,所以想着数年后的女儿,李燕茹就知道女儿会跟她一样的迷人。

    想到此,李燕茹就露出非常甜的微笑。

    可笑了片刻,李燕茹的笑容就骤然消失了,她怕女儿重蹈她的覆辙。

    说真的,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失败的事就是和村霸结婚。

    可惜,人生没有后悔药吃,否则李燕茹一定要重新选择一次。

    想起丈夫死了,儿子还被丈夫杀死,李燕茹就有些失落。没办法,李燕茹终究还是个很善良的女人。

    女儿洗完澡后,李燕茹就坐在房间里帮女儿吹头发,还告诉女儿该交什么样的男朋友,不该交什么样的男朋友,尤其告诫女儿不要傻乎乎的把自己的第一次献出去。甚至呢,李燕茹还说,要是哪天女儿遇到了心仪的男人,并想献出自己的第一次,那一定要提前跟她说一声。

    当女儿问她为什么时,她就说是为了女儿的一生幸福。

    要是能选个好男人,就能幸福一辈子。要是选了像村霸那样的人渣,那一辈子就毁了。

    李燕茹暗暗感慨之际,刘旭已经洗好了澡。

    擦干身子后,刘旭就有些郁闷了,他似乎没有衣服穿。

    这时,王艳走了进来。

    瞧见刘旭那把枪一直指着斜上方,喉咙有些干的王艳就道:“你等着,我去拿我男人的衣服给你穿。”

    五分钟后,王艳就给了刘旭一条沙滩裤还有一身长裤衬衫,并道:“没有新的内裤,你就穿这沙滩裤吧。我本来是想拿我的内裤给你穿的,可我买的基本上都是低腰的,要是你穿着,那玩意准跑出来。”

    “谢谢王姐。”说着,刘旭就套上了沙滩裤。

    沙滩裤很宽,一点也不紧身,所以那还保持着最佳状态的鸡巴就顶起了一个大帐篷。

    “对了,你怎么处理我的衣服的?”刘旭正盯着王艳那胀鼓鼓的奶子。

    “直接扔到茅房那粪桶里,然后拿舀粪便那东西把衣服都捅到了最底层,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这个办法确实挺好的,所以刘旭也就不担心会被警察找到了。当然,村霸的尸体明天很可能就会被发现,到时候有人报警的话,刘旭还可能会被抓走。就算刘旭不被抓走,村霸的手下也可能去报警。

    明知如此,刘旭也没有逃走的意思。

    要是被抓,那就当自己倒霉吧。

    要是没有被抓,刘旭就决定在村里开个诊所,给乡亲们看病。

    “你晚上睡里屋,我跟豆芽睡外屋。”

    见王艳要往外走,刘旭就突然从后面抱住王艳,那可怕的鸡巴就顶在了王艳臀沟处。

    抱紧王艳后,刘旭就道:“明天我准要被警察抓走,所以我希望今晚王姐你能陪我睡,当我老婆一个晚上。”

    要是刘旭没有说这话,王艳准挣脱了。

    杀人就要坐牢,不管你是对的还是错的。所以之前知道刘旭杀了村霸,王艳就觉得刘旭会坐牢,这也让王艳有些担心。王艳之前都是一个人带着女儿过日子,因为一个人惯了,所以也没觉得有啥。可刘旭回乡后,刘旭帮了王艳不少忙,更是让王艳察觉到刘旭越来越像个男人,尤其是原来那小泥鳅如今已经变成巨蟒了。

    想着明天冰冷的手铐可能铐在刘旭手上,变得有几分温柔的王艳就问道:“当你老婆都要干什么呢?”

    “干夫妻之间的事儿。”

    “抱在一块睡觉吗?”

    “当然不只这些了。”说着,刘旭一只手就迅速往上游动,并握住王艳一颗奶子。

    因为之前已经准备睡觉了,所以王艳并没有戴奶罩,这就让刘旭几乎是无阻碍地握住了那滑溜溜且弹性十足的奶子,他更是被那致命的触感刺激得都咽下了口水。

    至于王艳,她就是呆呆地站在那儿,并没有反抗。

    “老婆。”呢喃着,刘旭就左右手各握住一颗,并温柔地揉捏起来。

    洗澡或者自慰的时候,王艳也有捏自己的奶子。自己捏起来感觉并不会太强烈,除非还闭上眼幻想着自己被刘旭操。可被刘旭这么捏的,王艳舒服得不得了,尤其是当充了血的乳头和衣服摩擦时。

    只是这么轻轻捏着,王艳的喘息就变得越来越厉害,更是将成熟的娇躯紧紧贴在了刘旭身上,她还感觉到了刘旭的鸡巴正压在她臀沟上摩擦着。

    变得越来越敏感的乳头被碰到后,王艳忍不住发出了呻吟。

    “唔……旭子……”

    听到呻吟,受到鼓励的刘旭干脆拉下了王艳睡裙的吊带。

    如此一来,轻如蝉翼的睡裙就悄无声息地落到了地上,王艳就只剩一件黄白相间的低腰内裤。

    借着身高优势,刘旭就盯着那两颗在他手里变换着形状的奶子,他更是被那竟然很粉红的乳晕给吸引了。刘旭还以为,像王艳这种结了婚快五年的女人的乳晕一定很深,没想到还像少女般的粉红,这在人妻中是很少见的。

    让两颗奶子时不时地挤在一块,刘旭就问道:“老婆,多大?”

    “你都握着了,你还不知道多大吗?”王艳声音非常的柔,和平时那大大咧咧的声音有着很大反差,或许是因为碰到喜欢的人了吧。

    盯着雪白的奶子,刘旭道:“其实我对奶子没有研究的,所以老婆你的奶字到底多大,其实我也说不准,c杯还是d杯?”

    “应该快到d杯了。”

    “那我就帮你多揉一揉,让你早点变成d。”说着,刘旭就更加用力地捏着,还不断用拇指刮弄着那充了血的乳头。

    刘旭的刺激手法非常娴熟,时而握住奶子捏着,时而捏住乳头轻轻旋钮着,时而又让两颗奶子互相之间摩擦着受到刺激,王艳的呻吟就变得越来越大声,娇躯更是不住地扭动着。

    刘旭虽然还没有摸王艳下面,不过王艳是一个很容易流淫水的女人,所以单单是乳房受到刺激,王艳就已经流出了不少的淫水,保护着阴部的布料都被弄湿了很大一块。

    揉了片刻,刘旭就绕到王艳前面。

    看了眼那随着王艳急促呼吸而不安耸动着的乳房,刘旭就搂住王艳的腰,并俯下身吸吮着那美味的樱桃,另一只手还时不时揉搓着两颗奶子。

    “不能……不能这样子……噢……”王艳又开始挣扎了,“我有老公……你不能舔我的奶子……旭子……你赶紧放开我……别舔了……唔……不要吸……不能这样子……噢……”

    “今晚我就是你的老公。”

    “不是……你不是……唔……”

    “我说是就是。”说着,刘旭一只手就滑入王艳内裤,准确无误地摸到了王艳那湿得一塌糊涂的柔软地带,随后他的手指就被两片肥厚的花瓣含着,他更是快速滑动着。

    王艳还想反抗的,可被刘旭这么一摸,她的力气都没了,心里还有些罪恶感的她就将脑袋靠在刘旭肩上,享受着仿佛被电流时不时地电一下的酥麻感,她的喘息更是变得厉害,娇躯还时不时哆嗦着。

    感觉到淫水流得越来越多,刘旭就将王艳的内裤扯了下去。

    意识到刘旭即将要做那事,王艳吓得面如土色,她很想拒绝,可她空虚的内心又叫她不要拒绝。王艳在理智与欲望边缘挣扎时,刘旭已经将王艳按在木头墙壁上,并顺势蹲了下去。

    “把脚抬起来。”

    王艳其实是不想抬起来的,可她的身体竟然主动抬了起来!

    王艳分别抬起两条腿后,刘旭就将那沾着不少蜜液的内裤扔到了餐桌上,随后就用嘴巴封住王艳那散发出清香的阴部。

    一脸潮红地看着刘旭,王艳就道:“老公,下面很脏的,你不要舔好不好?”

    “很香的。”说着,刘旭就突然站起来并吻住王艳朱唇。

    和王艳接吻的同时,刘旭两只手也没有闲着。一手抓捏着乳房,另一只手则在搓弄着越来越湿且越来越热的阴部。

    接吻结束后,看着眼神都在闪烁,女人味比平时还足的王艳,刘旭就问道:“是不是很香?”

    意识到自己刚刚吃了自己流出的淫水,王艳就轻轻捶了下刘旭胸膛,嗔道:“坏死了,竟然让人家吃那个,你这坏老公。”

    “我是想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其实你下面一点也不脏。”吻了下王艳额头,刘旭又蹲了下去。

    王艳很喜欢这种氛围,所以她就不由自主地将腿打开,更是一脚踩在了一旁的木板凳上,摆出了类似于金鸡独立的姿势。

    如此一来,王艳两条腿之间就呈90度,刘旭就能舔得更加方便了。

    之前刘旭是直接用嘴巴封住王艳的阴部,这次则是用右手拇指压开右侧的阴唇,并借着亮光观察着王艳那不断收缩着的阴道口。在稍微进去的地方有一朵花蕊,收缩着的花蕊将阴道分泌出的淫水都送了出来,所以这朵花蕊就显得非常的淫靡。

    而,刘旭待会儿就是要用鸡巴挤开这朵闭着的花蕊,并深入王艳这寂寞的小屄。

    看了片刻,刘旭的另一只手就压在阴户稍上方,并轻轻地往上一压。

    如此一来,那颗豆蔻般的阴蒂就出现在了刘旭眼前。

    阴蒂其实就是一颗微微凸起的点,会在女人得到性刺激的时候充血并更加明显。

    一般情况下,阴蒂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所以看了数秒的刘旭就伸出舌头去舔王艳的阴蒂。

    “唔……”

    感觉到王艳的娇躯哆嗦了下,刘旭就知道王艳这儿也很敏感,所以他就用舌尖不断刮着阴蒂,偶尔还会突然含住两片湿滑的阴唇用力吮吸着。

    王艳哪里受过这种刺激,所以她就不断呻吟着,双腿偶尔还会剧烈颤抖着,尤其是刘旭碰到她的阴蒂的时候。

    说实话,王艳很舒服,更感觉到自己的淫水正流得越来越多,可她又有些害怕,毕竟她是有男人的。

    刘旭还想看一下王艳的表情,没想到一抬起头,刘旭只看到王艳那两颗晃动得厉害的奶子,根本就看不到脸。没办法,王艳的奶字太大了。而且呢,刘旭是自下往上地看,王艳的奶子就会显得更大。

    “唔……老公……不要舔……我受不了……”

    尽管看不到王艳的表情,可听到王艳的呻吟,刘旭就知道王艳绝对很舒服,这也让他很高兴,所以他就更加卖力地舔着,还时不时将卷成柱状的舌头往王艳小屄里送,并咽下汲取到的淫蜜。

    用力吸了下,站起来的刘旭就脱下了沙滩裤,那根极为可怕的鸡巴就弹了出来,直指王艳那淫水泛滥的小屄!

    看了下,王艳就吓了一跳,甚至都差点啊的叫出了声。

    王艳这反应有些夸张,就好像没有见过男人那玩意一样的,这对于一个早已结婚的女人来说真的有些夸张,所以紧紧抱着王艳的刘旭就问道:“老婆,谁把你吓着了?”

    “除了你还能是谁?”王艳白了刘旭一眼,“那么大,怪吓人的,待会儿准被你弄死了。要不咱们别做了,我给你含含就是了,我真怕被你弄了明早儿连路都走不了。”

    男人都喜欢被女人夸,尤其是鸡巴的尺寸或者性持久之类的,所以被王艳这么一夸,刘旭高兴得不得了。

    更用力抱紧王艳后,刘旭就问道:“是不是嘴巴渴了想吃冰棒了?”

    “不想吃。”停顿了下,奶子都被刘旭压得变了形的王艳补充道,“我刚刚那么说是真的怕被你弄疼了,要不然我怎么可能说想给你含呢?老公,咱们真的别做了,我有男人还有闺女,要是做了,我会觉得对不起他们。”

    “他骂你,甚至都不回家,你还惦记着他?”

    “我不是惦记着他,我是知道我是个结了婚的女人,配不上你。”

    听到这话,刘旭就道:“我都跟你说过了,我就喜欢年龄比我大的女人,你要说我是缺乏母爱也成。总之呢,我希望今晚是我跟你的洞房花烛夜。要是你不想在厨房里做,咱们去房间里。”

    “你真的很想做?”

    “迫不及待。”

    “你为什么想跟我做?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身体?”

    想也没想的刘旭就道:“我喜欢你的全部。”

    “太敷衍了。”

    搂着王艳,摸着王艳那很是翘挺的肉臀,刘旭就道:“我从小就跟你认识,所以我对你的感情是慢慢培养起来的。当我懂得男人跟女人的区别后,我就发觉你长得好美。说真的,当我看到你的奶子这么大,屁股那么翘,笑起来还那么的好听,我就很想得到你。所以呢,我是先喜欢你的人,再喜欢你的身体的。”

    听到这回答,很是满意的王艳就勾住刘旭脖子,并轻声道:“今晚我做你老婆,你想怎么弄我都成。不过天亮后,你要当这事没有发生过,好不好?”

    很多女人都是如此,都在为自己跟其他男人的欢好找借口。可当她们沉迷其中时,她们就会忘记了之前说过的借口,而是用心去享受着被操时带来的快乐。

    所以呢,听到王艳说这话,刘旭就立马应道:“成!”

    “我们去里屋,在厨房感觉怪怪的。”

    王艳正要往里屋走,没想到刘旭一把就将她拦腰抱了起来,这让仿佛突然飞起来的王艳呀的就叫出了声,更是埋怨地捶了刘旭胸膛好几下,之后就主动吻住刘旭嘴巴。

    和王艳接吻的同时,刘旭就摇摇晃晃地走进了里屋,并打开了电灯。

    将王艳放倒在床上后,刘旭并没有立马爬到床上,而是站在一旁静静欣赏着平躺在床上,还笑得非常甜的王艳。

    王艳身高在165公分左右,腰细腿长奶大。虽然是个标准的农村妇女,可她的皮肤非常的好。就算整天顶着烈日在田里地里干活,王艳的皮肤都没有被晒黑。单单看着肤色,兴许没有人相信王艳是个农村女人,甚至会以为王艳是那种在城里当阔太太,有事没事还上护肤品的女人。

    所以呢,刘旭还真是被王艳这身雪白给吸引了。

    王艳身上最白的有两个地方,一个是王艳的奶子,一个是王艳的三角地带。奶字的话,基本都被奶罩保护着,自然会非常的白。三角地带的话,一直套着内裤,自然会很白的。

    瞧着那两颗起伏得厉害的雪峰,还有那倒三角形的黑森林,如获至宝的刘旭的手就落在了王艳小腿上,并慢慢地往上摸。

    被刘旭摸得有些痒的王艳就哆嗦了下,不过她也没有阻止。

    当刘旭的手滑过王艳还很湿的地带时,王艳就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就好像是在暗示刘旭要赶紧插进去一样。

    手落到王艳奶子上轻轻捏着,刘旭就道:“老婆,你好美。”

    女人都喜欢被夸,王艳自然也是如此,所以被刘旭这么一夸,脸红心跳的王艳就白了刘旭一眼,并道:“你准跟很多女人说过这话,别以为我不晓得。说不定啊,你刚刚过来的时候就跟那两个女的说了。对了,她们两个是谁。”

    “悠悠跟她妈妈,你不是认识悠悠的吗?”

    “天太黑,你又看着车过去,我都没来得及细看。”停顿了下,盯着张业那还高昂着的鸡巴,喉咙有些干的王艳就道,“你把村霸弄死了,又把她们母女俩接到了家里头,你这是要搞哪样啊?”

    “村霸想让手下玩她们母女俩,所以我就先让悠悠妈妈过来,然后杀了村霸后又把悠悠接过来了。”说着,刘旭就爬到了床上,并压在王艳身上,随后就沿着王艳颈部往下吻。

    王艳还想问话的,可当乳头被刘旭含着后,痒得只剩呻吟的王艳都说不了话,所以她就含着指头享受着,她更觉得每当刘旭刺激到她时,被刺激到的地方就会产生电流,麻得她都有些迷失。

    之前王艳还因为自己是人妻就想让刘旭停下来,可这会儿,王艳只希望刘旭早点弄她,她被刘旭弄得很是受不了,淫水更是不断流出,那纯白的被单上都是王艳流出的淫水。

    时机成熟后,刘旭就分开王艳双腿。

    看着那微微张开一点儿的阴道口,刘旭就一手握着大鸡巴,一手压开了湿哒哒的阴唇。

    就在刘旭准备直捣黄龙之际,突然走进里屋,还揉着眼睛的豆芽就呢喃道:“妈妈,我做噩梦了。”

    见是宝贝女儿,生怕女儿乱说话的王艳就立马拉起被子盖住她跟刘旭,并将刘旭推到里头后道:“妈妈在这呢,宝贝,赶紧上来。”

    豆芽刚刚一直在揉眼,并没有看到妈妈跟刘旭做的事,所以打了个呵欠的她就爬到了床上。

    躺在妈妈怀里,豆芽就问道:“你怎么跑到这房间来跟爸爸一块睡了呢?为什么都不把我抱来,我是很想跟你们一块睡的。”

    “妈妈也是刚来,还来不及去抱你呢,呵呵。”

    由于抱着女儿,王艳这会儿是侧躺着,且背对着刘旭。所以刘旭就贴紧王艳那滑溜溜的臀,并引导着鸡巴顶住了湿哒哒的阴道口。

    王艳的女儿才四岁,对做爱一窍不通,可王艳还是不想在女儿面前跟刘旭做爱。就算她女儿现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她看到的这一幕很可能会深深烙印在她脑海里。等到哪天她懂这是怎么回事了,可能就会觉得她妈妈是一个随便的女人,竟然在还有丈夫的前提下跟刘旭搞!

    想到此,王艳就腾出一只手将刘旭那根热乎乎的鸡巴撇开。

    刘旭还想强上的,可王艳用手捂住了洞口,这就让刘旭只能在那儿干着急。

    经过刚刚的一系列刺激,刘旭的鸡巴都硬到好像要爆炸的地步,现在就是想要一个又湿又热的地方捅着。所以对于王艳这举动,刘旭有些郁闷。难道说,今晚他干不了王艳了?

    刘旭不知道自己明天会不会被抓,可他知道,今晚要是干不了王艳,等王艳完全恢复了理智,他要想再干就很麻烦了。

    要是一直维持着这姿势的话,只要等到王艳睡着了,刘旭照样可以干!

    想到此,刘旭心情就好了不少。

    看着一直睁着眼的女儿,王艳就道:“干嘛还不睡呢?”

    “妈妈,为什么你不穿衣服?你平时跟我睡觉觉,你不是都有穿衣服的吗?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妈妈的衣服在地上,这是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眯眼笑着,脑子转得很快的王艳就道,“是因为今天晚上太热了,妈妈刚刚热得不行就脱了。”

    拉开被子看了下妈妈的身体,豆芽就道:“妈妈,我还想吸你的咪咪,好渴哦。”

    “傻瓜。”抱紧女儿,王艳道,“妈妈现在没有奶水,以前才有。现在呢,乖乖给我睡觉,等明早儿妈妈带你去小卖铺买娃哈哈。”

    “嗯!”

    见女儿闭上了眼,王艳就松了口气。

    没想到,这个让王艳又爱有恨的宝贝女儿在三分钟后又睁开了眼,还说要睡在爸爸和妈妈之间。王艳一直很疼女儿,而且女儿一直缺少父爱,所以她就让女儿从她身上爬了过去。

    躺在他们两个之间后,豆芽这才很是满意地睡去。

    豆芽是睡得很舒服,可刘旭就郁闷了。

    中间隔着个小萝莉,他跟王艳欢好的计划可怎么办?

    刘旭很想到另一边跟王艳亲热,可小豆芽正枕着他胳膊,这让他变得非常无奈。

    见刘旭愁眉苦脸的,笑了笑的王艳就往床的另一头挪去。

    怕吵醒女儿,王艳的动作非常慢。

    在王艳挪动的过程中,刘旭还一直看着王艳,他还以为王艳是要睡到另外一头去。

    挪到床尾,停留片刻的王艳就钻进了被窝。

    意识到王艳要干什么,刘旭就尽量将腿张开。

    刘旭张开腿后,王艳就慢慢往里爬,并摸到了刘旭那根竟然还非常硬的大肉棍。随后呢,王艳就用两只手握住,并张开嘴巴含住了肉菇。吸了两下后,王艳就一点一点地将这太过于巨大的鸡巴往嘴里送。不过刘旭的鸡巴真的太大了,所以王艳只能吃下三分之一。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