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激情 > 元素御师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战技离火刃

    火一阵纳闷:这,到底我是师傅还是你是师傅!还反过来教起我来了。不过郁闷归郁闷,火还是照做了,劣势稍转,血狼王见火改变了战术自然也改变了攻击方式。

    身形一闪,竟退了几米远,然后腹部激烈的起伏,一口红色的元力就喷射而出,于毓一看以为是火属性,不过下一刻就否认了刚才的想法,远远的于毓就感受到了那元力里散出的邪气,与火的正气凛然的火元力截然不同,不向正常的火元力给人一种正气的感觉,而且一种邪气,很不舒服。

    火见狼王动了远程攻击,自己也不甘示弱,一道纯粹的火球就甩了出去,接着火的火势暴涨,整个人被火笼罩,火元力在双掌间凝聚,慢慢的一柄火刀就现出了原型,狼王刚闪过火球,接着火刀就劈了下来。

    “离──火──刃!”火一字一顿,气势十足,于毓有些呆了:“这就是战技吗?我又会得到什么战技?”

    火一刀横劈,血狼王立马趁机跳开,远远的谨慎地看着火寻找下手的契机,两人僵持了一会儿,火左手带刀向狼王划去,狼王眼中闪着血光,轻松躲过火的刀锋,后腿用力一跃而起就跳到火身后。

    嘴中蓝色一闪,一道水球就冲向火的后背,于毓一惊却已经来不及出手了,接着他看到狼王后腿肌肉绷紧,大叫:“不好!”几乎和狼王同时就扑了出去。

    火转身就看到一狼一郎朝自己扑来,狼王张着血盆大口利爪伸出,眼中满是凶光,而于毓面部朝地双手前推,就在狼爪要碰到火的瞬间被于毓撞开,齐齐落在不远处,于毓“阵亡”了,伤口就在心脏,也就是说若是实战于毓就真的挂了,火一阵迷茫。

    狼王挣扎地起身,现自己的体内多了股元力在乱窜,它好像把仇恨转移到了火的身上,疯狂地攻击,尽管受了内伤却也把火逼的很无力。

    火跳开选择消耗战,可是这时狼王竟倒了下去,火自知并没有伤到狼王,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刚才于毓的那一撞,甩了甩被汗水浸湿的刘海火也出了游戏。

    于毓看着脸色苍白的火问道:“你没事吧!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是不是受到伤害太多了。”火摆了摆手表示没事,然后就想走出房间,可是当火迈出第一步时身子一下子失去平衡向后倒去,于毓下意识就拉结果用力太过,火的身体反砸在于毓身上,两人一同摔在了地上。

    于毓感受着压在身上的火胸前的柔软和火吐气如兰的鼻息,看着精致细腻的脸庞,小腹立马生起了一股躁热,下方的小弟弟很自然的不争气的抬了头。

    于毓努力甩开那些乱七八糟的不健康想法,心中挣扎:“于毓!你要正人君子,那可是你师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不懂吗?乘人之危非君子所为。你难道忘记了怜儿?”

    最终于毓终于不舍得把火平放在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抱起火想把她送回房间,可是到了门前这才现自己进不去啊!无奈之下只好抱进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眼前平静的火,一种情感油然而生,他曾无数次地幻想这种场景,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静静的看着,时光静好,拉着她的手陪在她身边守护着她。

    于毓不知不觉中好像真的实现了那种幻想,好像真的握住了手,然后……然后就不知道了。

    “啊……啊!离火刃!”第二天火醒来,眼前是一张脸,那张脸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而且就在自己的高峰上,他的手握着自己的手,火一时惊慌一脚就踢飞了还在美梦中的于毓:“于毓!你……你怎么?怎么在我房间?”

    于毓还做着美梦就被一脚踢醒了,恍恍惚惚地说道:“乖!不要闹,继续睡觉啦!”

    火心中一阵委屈:“这……这……算什么事啊!”眼角闪着泪花又喝道:“于毓!你给我滚出去。”

    于毓愣了:“我怎么了我?怎么让我出去,这是我的房间啊!师傅冤枉啊!我可是什么也没有做啊?”火一听于毓竟然不承认心里更委屈哭的更厉害了。

    于毓有些慌了:“师傅你不想想,你倾国倾城之姿,恐怕是个男人也要有点反应啊!何况你正血气方刚的徒弟啊?不过我保证没有其它的动作。”

    火慢慢冷静了下来,咬了咬嘴唇:“真的?”于毓扶额:“真的!师傅不信那我誓。若是有的话那就让我……让我吃饭噎死,喝水呛死,腰上长鸡眼脸上生疮,蝇蛆腐身万虫噬心,在家火烧,出门车撞……”

    火听着于毓的胡扯,立即破涕为笑,然后一脸的无语看着他:“想想确实是自己晕倒在前,自己的房间又被自己……我又有什么理由怨别人呢?”打断于毓的胡诌说道:“说的什么啊?恶心死了,你就不能正经点啊?”

    “嘿嘿!师傅笑了不生气?那我正经了,谁哄我这爱哭的师傅啊!”于毓见自己的话总算把火哄笑了就又浪起来了:“师傅,昨天可是你投怀送抱的,我在怎么也是个正常男人不是,我容易吗我?”

    火脸色一红:“你才爱哭呢!于毓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昨天那血狼王太难对付了,我受到不少攻击,神经劳累过度了,所以才晕倒的。也谢谢你照顾我。”

    于毓说道:“师傅,就一个谢谢就了事了,不要给我一个香吻奖励一下吗?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把你抱进房间的,人家要抱抱求安慰。”

    火噗嗤一声笑了,接着佯怒道:“好你个好色鬼于毓,占本宫便宜的账还没找你算,你还变本加厉了,本宫饿了,给本宫做顿饭本宫就原谅你了,不然的话……后果你懂得嗯哼!。”

    于毓立即如遇大赦一般,感恩戴德半跪道:“遮!请娘娘稍后。”

    一顿饭吃的还算愉快,之后于毓就被火拉到训练室里当沙袋了,火要泄火了。

    <div>

    更多访问:Baⅰshu。La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