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激情 > 三国医师传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节:小女张颜(五)

    随着张机的到来,豫州沛国的谯县似乎稍微有所变化:每当来往于华佗药肆的病人总会这般地提及道:

    “华神医家怎么多了两张陌生的面孔?那是谁呀?”

    “还能是谁啊,自然便是华神医的亲家。”

    “亲家?哦,亲家,原来是亲家!可不是么,难怪医术也如此高明。”

    人们不由地议论纷纷,他们的脸上挂起真挚的笑容:乱世中没有甚么比多一名神医、多一份存活希望更能让人高兴的事。便是这样,张机带他的女儿张颜拜访华佗家后决定暂住数日、他和华神医共同为谯县的病人医治的事迹传了开来。

    新年刚过,春天将至,最是生病时节。几日后,张机习惯于华佗等人每天早早地开张药肆。病人们渐渐络绎不绝,他们多是感染上凉气、咳嗽、热等这些轻微的病状,虽然并不难医治,可是华佗等人总会认真地给他们开出最好、最有效果的方子,使得他们不禁称赞道:

    “多谢华神医!多谢张神医!你们真是最好的医师!”

    “多亏华神医!多亏张神医!俺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医师!”

    华佗和张机相视一笑,回道:“客气!客气!这本是医师的职责!”

    多日的相处,使得谯县的人们见识并且认同这位新来的医师本事,还知道这位医师有一个乖巧的女儿,那就是张颜。

    华云瞅了一眼张颜,终于明白张机当日为何那般介绍他的女儿——可不是么?现在的张颜一点儿也不乖巧,甚至比华沸还调皮。

    还记得张颜住进华家府邸的第二天早上,华沸和华云便早早地起来,华沸在屋外不停地喊道:“颜妹妹,你醒了没有?一起出去玩呀!”

    “是沸哥哥吗?这样做不好,爹爹会说的。”

    “怕甚么。”华沸可是一点儿也不在乎会挨华佗的责骂,他转了转眼珠子,吹嘘地说,“出来呀,哥哥带你捉鱼玩去,保准你会喜欢上。”

    “捉鱼?可以捉吗?在哪里呀?”张颜从窗外露出一张好奇的神情,她看了看屋内正在纺织地白云卿,再转过头对上华沸和华云,她小声地道,“可是,颜儿刚来这里,还是不要到处走动为好罢?”

    “这有什么的。”华沸拍了拍胸口,“颜妹妹你放心,先出来!一起去田边玩去,那里可好玩了——可以骑牛,一起钓鱼,也能捉虾!你若是不来的话,一定会后悔的!快出来呀,快出来呀,一起去罢。”

    “沸哥哥,这便出来了。”张颜的声音听上去是多么文静,她犹豫了半晌,抵不住华沸的催促,还是偷偷地跑出门。

    白云卿早已注意到窗口附近的对话,她好笑地看了一眼神色飞扬的华沸,虽然她不大赞同华沸出门玩耍,只是如今多出一个张颜,那便由他们去罢。他们还小,应该让他们多熟知对方才是。这么一想,白云卿便默许了他们的行为。

    一切是那么的顺利!华沸等人穿过一片竹林,成功地奔向田野。远远的,他们顿觉田地一派欣欣繁荣之色:气温慢慢地暖和,土壤渐渐地松软,农夫们已经开始在耕田,他们挥动畜牛拉犁,有些田地甚至种下秧,只待芽。

    “牧童哥哥们!”华沸手一摇,兴奋地喊出声来。

    “他们是谁呀?”张颜小声地问。

    “是熟悉的人牧童哥哥,他们经常带人去捉鱼虾。”华云在一旁轻声地解释。

    “哦,是你们。”四名牧童们很快便注意到华沸等人的到来。

    张颜悄悄望了过去,只见那四个牧童们的面貌相似,似乎是兄弟,他们一个比一个矮,相当瘦弱,都有一张圆脸,脸上有雀斑。他们身穿灰色的粗布衣,打有补丁,脚穿木屐鞋,鞋破损有些时日,把他们的那双小脚都给冻红——

    这四人,赫然是华沸和华云经常一起玩耍的同伴:牛大、牛二、牛三、牛四。

    牛大皱了皱眉头道:“华神医家的两位公子,你们没有在药肆里呆着,为什么又跑上这儿来?”他的口吻没有一丝喜悦与高兴。

    华沸一愣,现牧童们个个都没有往常般欢迎他们的样子,吃了一惊,问道:“本来是想和你们捉鱼的,难道你们有事么?”

    “是有事要做。”牛二揉了揉鼻子,低头地说,“只是想要玩的话,必须先把地犁好,不然会没饭吃的!就像上次那样!所以——”

    牛三干脆地对他们翻白眼,啐道:“你们几个也真是悠闲!从来不用每天做很多的事情!也不用烦恼那些事情怎么做也做不完!”

    牛四最后一个道:“她是谁啊?难道是张颜?”他注意到华沸和华云身后的女童。

    张颜小脸一红,大声道:“见过几位哥哥。”

    四名牧童们相互看了看对方,一时间竟都没有人出声。

    华沸瞧瞧那群牧童,又看看张颜,最后再瞅瞅华云,他搓了搓手,嘻皮笑脸道:“牧童哥哥们,沸儿也不敢打扰你们做事,只是你们有篮子吗?可以借用吗?——你们真的不打算玩吗?”他还是想要多问一句。

    牧童们面面相觑,大抵还是抗住了孩子的童心。他们犹豫再三,才勉强地拒绝。

    穿过田地的小河水,低头望去已有鱼苗在游动。它们个头很小,最大也不过一根中指的长度,却是一群一群的。似乎听到脚步声踏过来,它们便哄而散开。

    一只不大的竹篮悄悄地靠近那些还不知危险的鱼群,一双手握住竹篮,快地划过水中,“哗啦”一声,竹篮破水而出,几只脑袋朝竹篮里一瞧,只听到女童欢快的声音,道:

    “看哪,是颜儿抓到它们了!”她的眸子明亮有神,小脸激动得通红。

    “颜妹妹真厉害!”华沸笑嘻嘻地赞美。

    华云躲在一边,不由地打量张颜。初识张颜,原以为她是一个乖巧娴静的女孩,谁会料想和她认识之后,她便放开胆子,暴露本性出来?

    她的本性简直和华沸一模一样,完全就是一个字:野!

    野丫头!

    “再玩一下便回去了罢?”华云吃力地拎有一只木桶,那里面盛有河水,还有一群小鱼在游动。他龇牙地道:“别再捉了,这都快装不下啦。”他觉得有些累,便换一只胳膊提桶。

    “颜儿还想捉,再等一会儿罢。”张颜的声音充满撒娇的意味,却她的眼睛却紧紧地盯住小河水,头也不回。——她简直是要入迷了。

    华沸跑到华云身边,讨好道:“哥哥,再让颜儿捉鱼罢,让她尽兴一下不行吗?哥哥若是嫌重,让弟弟来拿罢。”

    华云摇了摇头道:“还是让哥哥拎罢,也不是很重的——颜妹妹,你要小心呀,别把身子太栽进去,当心别掉进水里。”

    华云只是无心之说,不料当他们听到“扑通”一声后,便见张颜一头栽进小河里。“啊”了一声是华云的尖叫,他失手把木桶丢落,慌得华沸急忙接住。

    张颜半个身子陷进水里,她也不折腾喊“救命”。

    这事生得太突然,华云和华沸吓得一身冷汗。华沸眼睛一红,正要哭出声来,却被华云安抚住。华云拍了拍华沸的肩膀,抓住他的一只手,然后自己再伸手拉向张颜,准备向她施救。

    “哈哈,你们被骗了!”张颜忽然顽皮一笑,小小的身子忽然浮在水面,她一把拉住华云,华云只觉张颜力气很大,差点把他拖下水去。

    “哥哥不会游泳!”华沸尖叫。

    “啊!”张颜被华云吓了一跳,她立即松开手,老实地抓到岸边,这才老实地道歉,“对不起,云哥哥,颜儿以为你会游泳。”

    华云喘着气,小脸白,他瞪着张颜,说不出话来。

    华沸上上下下打量张颜,但见她全身湿透,本人却满不在乎,哭丧一张脸,哭道:“这要怎么办!这样回去,一定会被父亲大人骂死的。”

    张颜听罢,便道:“沸哥哥,你们放心罢,现在还早,等太阳出来的时候,把衣服晒晒,晒干了再回去,他们不会现的。”

    华沸张口结舌。华云吸了一口气,原来张颜,果然是张颜。

    <div>

    更多访问:Baⅰshu。La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