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情欲公寓

章节目录 【情欲公寓】7——香艳的惩罚

    作者:阿丝拉

    字数:3396

    20190414

    许若兰大胆地握住我的鸡巴,温柔而熟练地套弄起来,我没有动作,饶有兴

    致地看着许若兰,很难想象这个端庄秀雅的美妇会做出此等淫荡的举动。

    但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对此我可是深有体会,在床上的主动和体贴,没

    开苞的少女是做不到的,所以最好玩的还是像许若兰、苏敏和徐颖这样的少妇或

    熟妇。

    许若兰见我笑眯眯地看着她,柔美的脸蛋满是羞涩和媚意,上下套弄了一会

    儿才小声问道:"小扬,我弄得还算舒服吧?"

    "舒服啊,不过我想更舒服。"我当然不满足许若兰只是用手帮我搓鸡巴。

    "嗯。"许若兰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表情更加害羞了,但还是弯下腰来,先

    挽了一下垂落的长发,再张开小嘴尽力地将我的鸡儿含进去,舌头围着我的龟头

    打转。

    "啊 "我没想到许若兰口技这么好,情不自禁地哼出声音,心里却有点疑

    惑,许若兰多年丧偶,口技还如此出色,难道是早年就很厉害,还是多年积累下

    来的成果?

    如果是后者,难道许若兰还有别的男人?

    "应该不会吧。"我心里忽然有点不是滋味,但接着微微一惊,我这是吃醋

    了?

    这时,许若兰似乎心有灵犀,猜到了我的想法,赶紧吐出我的鸡巴,抬头着

    急地解释道:"小扬,你是不是觉得我还有别的男人?不是的,我这么会口…

    …是因为我买了一些工具,而且……而且……"

    说到后面,许若兰有些欲言又止,很是不好意思的样子,我不由好奇,坏笑

    着问道:"而且什么呀?",听了许若兰前半句话,我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看

    来我对许若兰已经产生占有欲了。

    仔细想想倒也正常,许若兰可是向我表达了爱意,这个恬静美丽的女人也不

    是像周妍那样的骚货,我对许若兰自然不会像周妍和徐颖那样随意。

    换句话说,周妍和徐颖等炮友在外面乱搞,我不会觉得被戴绿帽,因为明明

    是我给别人戴了绿帽,而换作许若兰的话,我大概会觉得我头上绿油油的。

    "可能也因为在今天之前,我都没想过和许若兰突破界限吧,关系的突然转

    变,让我格外珍惜这个女人。"慢慢地,我算是搞懂自己的心理了,其实就是越

    不容易得手,就越珍惜。

    听了我的追问,许若兰可是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一个让我惊讶的秘密:

    "其实……其实我以前经常含你的……你的鸡……巴。"

    "哈?"

    "小扬,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事情是这样的……"

    听了许若兰的坦白,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在挺久之前,反正是我和许若兰母

    女还经常来往的时候,我为了减少支出一周有好几天去许若兰家蹭晚饭,偶然有

    一天我工作太累,吃完饭就在许若兰家里的沙发上睡着了。

    当时由于是夏天,我穿的是大短裤,里面当然也穿了内裤,但我的雄性荷尔

    蒙分泌向来旺盛,可能是睡着后做春梦,鸡儿高高地挺起,许若兰看见后惊为天

    人,从此念念不忘。

    后来这样的情况时有发生,搞得许若兰心如鹿撞瘙痒难耐,终于有一天,许

    若兰忍不住对我下手了,竟然在我的饭碗中涂上一定量安眠药兑成的药液,然后

    等我睡着以及女儿去上晚自习后,就"轻薄"了我。

    不过这样淫浪的行为已经让许若兰羞愧万分,所以许若兰一直都只是舔弄我

    的鸡巴,然后自慰满足就算了,没有更进一步的行为,但也因为"舔舔而已"的

    思想作祟麻痹自己,居然一直下药迷晕我,偷吃我鸡巴长达一年有余。

    我听后简直不敢相信,既不敢相信许若兰会做出这样的事,也不相信我丝毫

    没察觉到这件事,自己的鸡儿被偷吃了一年都没发现,这……这也太吃亏了吧?

    我一定要赚回来!

    "兰姨,偷吃可是不好的行为哦。"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我坏笑着捏

    了捏兰姨此刻写满羞愧的脸蛋。

    "小扬,你别怪我好吗?我知道错了。"许若兰很是忐忑地望着我。

    "唔,如果你肯补偿我的话,我就原谅你了。"

    "嗯!我愿意补偿的,小扬你想我怎么补偿你呢?"许若兰不假思索地点头

    道。

    "我想要……"我忽然想到一个坏主意,于是凑到许若兰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许若兰听后连脖子都红透了,咬着粉唇考虑了好一会儿,才垂着眼帘无比羞赧地

    点了点头。

    见状我心里超级兴奋,没想到许若兰真的肯答应,既然这样,我也不急着吃

    掉许若兰了,先去准备准备,反正也快到中午吃饭时间了。

    ……

    半小时后,我洗过澡神清气爽地来到了许若兰的家中,很久没过来,不禁有

    点怀念,想想自己也是够奇怪的,明明是个无女不欢的渣男,居然会因为不想祸

    害人家而疏远了许若兰母女,更奇葩的是,流水无意,落花却有情。

    这大概就是猿粪吧?

    "今天被解雇,本以为要倒一阵子大霉,没想到这么快就时来运转,果然是

    职场失意,情场得意啊……"

    我感慨了一阵子,才使坏地对来给我开门的许若兰眨眨眼,然后搂着许若兰

    来到沙发上坐下,爱不释手地揉捏许若兰软弹的大奶子,在进入"正餐"前先收

    点利息。

    "嗯……小扬,先别玩了,小雨快回来了。"许若兰露出享受的表情,但眼

    睛时不时地望向门口,生怕女儿突然闯门而入。

    "那让我摸摸下面,看湿了没有?"我嘻嘻笑道,魔爪撩起许若兰的长裙往

    里一探,喔,湿透了。

    "小扬!你坏死啦!!"许若兰忍不住娇嗔着捶了我一下,看我的眼神充满

    了娇羞和情意。

    这种发自真心的情意绵绵地打情骂俏让我感觉很陌生,毕竟除了家中那位,

    也没几个人和我调情的时候会对我充满爱意,我忽然觉得这种感觉很令人着迷。

    "或许我该认真地谈场恋爱了。"我心底冒出一个看似不切实际的想法。

    见时间差不多,我知道该就坐了,于是在许若兰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许若兰

    听后点点头,但俏脸已经红得快滴出水来,轻轻掐了我一下,就先"躲起来了"。

    我则来到餐桌前坐下,等着许若兰的宝贝女儿陈雨回来,餐桌上早已放着几

    味刚出炉的小菜,这当然是许若兰准备的。

    没等一分钟,门口方向就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接着房门打开,一个穿着水

    蓝色学生服的娇俏女孩走了进来,那正是陈雨。

    "你回来了呀,小雨?"我站起身来,脸带歉意地看向陈雨,少女情怀总是

    春,也不知道这小萝莉晓不晓得我是因为她喜欢我才减少来往,晓得的话,怕是

    会伤心不已吧?

    但陈雨见到我后,先是一愣,接着就面露惊喜地跑来过来,一把抱住我的手

    臂,欢欣雀跃地说道:"扬哥哥,你怎么来了?",看我的眼神并没有幽怨和责

    怪的意思,那应该是不知道我疏远的原因。

    不过歉意还是要表示的,我摸摸陈雨的小脑袋,柔声道:"好久没过来玩了,

    所以今天过来打扰一下。"

    "嗯!小雨也好久没见到扬哥哥了。"陈雨猛地点点头,满脸都是开心和欢

    喜,把书包一扔,就拉着我坐到沙发上,叽叽喳喳地问我各种问题。

    一段时间不见,陈雨似乎发育了不少,特别是胸前的一对蓓蕾,已经隆起有

    一定规模了,身高也串了几公分,快1米6了,但面容还是稍显稚嫩,还是一副

    甜美萝莉的模样。

    不过继承了其母亲的优秀基因,陈雨现在已经有一定的诱惑力了,因紧紧抱

    着我的手臂,我能清晰感觉到陈雨活力无限的青春气息和弹性十足的小胸部,搞

    得我是心猿意马,鸡儿勃起。

    要还是以前,我就得找个借口回避一下,但今时不同往日,反正已经得到许

    若兰的许可,再辜负人家小萝莉的情意,那是要被雷劈的。

    于是我任由二弟展露自己的矫健的体格,继续和陈雨近距离接触,陈雨年纪

    虽然还小,但女孩总比男孩要早熟,早就知道男女之事,发现我胯下的变化后,

    小脸立马一红,变得很不好意思。

    可是我细心地留意到,陈雨的眼神时不时地飘向我的裆部,但表面装作不知

    道地继续和我聊天,我心里坏笑,倒没有出言调戏或有冒犯的举动,毕竟今日的

    大餐不是陈雨,而是陈雨的亲生母亲许若兰。

    "好了,小雨,先去吃午饭吧,你下午还要上学,吃完饭好早点休息。"

    陈雨听了我的话,才发现一件事,不由好奇地问道:"扬哥哥,我妈呢?"

    "有人你妈请吃饭,兰姨她做好了午饭就出去了,然后拜托我过来照看你。"

    我把事先准备好的话说出来。

    "哦,那我们吃饭吧!"陈雨果然没有起疑心,就像个小主人一样,招呼我

    回到餐桌旁。

    原本陈雨想坐我旁边,却被我找了个借口,让其坐到桌子的对面,许若兰家

    的餐桌是长方形的,桌布很长,几乎垂到地面,从外面看是看不到桌底下的。

    由于餐桌有点长,陈雨原本不太愿意离我这么远,但被我花言巧语哄了一下,

    就乖巧顺从地坐到对面去了。

    等陈雨坐好后,我也坐了下来,心里有点激动,鸡儿已经硬如棒球棍,急需

    抚慰,心有灵犀的是,还没等我有所提示,就有一对灵巧的玉手为我解开了裤链,

    把我的家伙放出来,然后娴熟地撸动起来。

    不错,许若兰正躲在餐桌底下,当着女儿的"面"给我吃鸡巴,就是我对许

    若兰的惩罚!

    这种禁忌背德的举动让我异常兴奋,看着陈雨漂亮精致的脸蛋,鸡儿却在她

    亲生母亲的手里,加上偷偷摸摸怕被发现的心理,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扬哥哥,你怎么了?"见我的脸因兴奋而发红的脸,陈雨有点奇怪。

    我赶紧解释道:"没什么,可能有点热吧。"

    "是吗,那我去给你开空调。"

    "不用不用,小雨你吃饭就好,都五月初了,小雨你也快期末考试了吧?"

    我一边没话找话,一边享受许若兰炉火纯青的打手枪技术。

    "没,还有两个月呢,扬哥哥,等我放了暑假,你带我出去玩好不好?"一

    说到暑假,陈雨就兴奋起来,不再关注我热不热的问题了。

    我微微松了口气,然后就专心地享受起来,没多久,我不满足许若兰只是用

    手帮我撸了,趁陈雨不注意,把手伸到桌底下捏了捏许若兰的脸颊,许若兰瞬间

    领会,一口把我的巨鸡吞到小嘴里,舌头围着龟头打转,接着突然用力一吸。

    "嘶!!!"我舒服地哆嗦了一下,差点缴了械,为了掩饰这奇怪的打颤,

    我灵机一动,伸手拍了下手臂,示意自己在打蚊子。

    陈雨果然没察觉到我的异样,注意力又回到前面的问题上:"扬哥哥,你还

    没答应我呢,暑假你带我出去玩好不好?"

    "好好好,只要是小雨的要求,扬哥哥都答应你。"我现在正爽得无与伦比,

    随口应了一句。

    "真的吗?"陈雨的大眼睛忽地扑闪一下。

    "真的。"我压根没空思考,许若兰不愧是舔了我鸡巴一年多的女人,这技

    术也忒好了,见我有点忍不住,就先吐出我的鸡儿,转而轮流含住我的卵蛋,轻

    柔地舔弄,贴心又淫荡。

    "那扬哥哥,我……我想当你的女朋友,可以吗?"

    "没问题。"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