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被太子惦记的倒霉郡主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七章 九死一生

    ,被太子惦记的倒霉郡主

    自长卿挺拔的身影没入大海之后,贺兰玥就再也没有安心过,她连眼睛都不敢眨,只是紧紧地盯着海面,生怕错过一丝一毫来自长卿的信息。

    她看着深不见底的碧蓝海水,波涛浩瀚,忽然想起了小时候溺水的经历,那喘不过气来几乎要憋死的窒息感,再次袭上心头,让她不得不张开嘴巴喘气,依然觉得痛苦难耐。

    “贺兰姐姐,你怎么了?”云儿见贺兰玥脸色通红,一手紧紧地按压住胸口,似乎极为难受。

    长卿下水那么久,可她除了在岸上干着急之外,一点忙都帮不上,贺兰玥心中越憋闷凝涩,她明白这正是长卿此刻的感觉。

    越是爱到深处,越是能准确捕捉到对方的感觉,这或许就是心灵感应的神奇力量,“长卿遇到了危险。”

    危险?云儿的心陡然沉了下去,她并不明白贺兰玥难受的真实原因,还以为是因为太过担心王爷,“王爷吉人自有天相,姐姐不必担心!”

    贺兰玥苦笑,水下暗流众多,如刀山火海,他虽是6地上的神,但在水下,视野模糊,还有不时出没的凶猛海兽,剧毒海蛇,她不敢再想下去。

    而这一切,都因自己而起,贺兰玥明白,长卿不在乎花彩蝶的生死,但他在乎自己背负的罪疚感,否则,他是不会冒着重重危险去救花彩蝶的。

    眼泪无声无息地溢满贺兰玥的眼眸,为了她的夙愿,一个接一个的人毫不犹豫地跳入死亡之海,她闭上眼睛,在心中呐喊,长卿,只要这一次你能好好回来,我以后绝不再提此事,因为,有了你的爱,我此生余愿已足。

    “姐姐你哭了?”云儿惊讶,她实在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贺兰女王也会流下晶莹的泪水?

    贺兰玥扭过头去,不着痕迹地擦干眼泪,微微一笑,敷衍道:“没什么,是沙子吹进眼里了。”

    “我真是不明白,怎么有人总喜欢说些低级的谎言呢?”一旁的海螺嘀咕道,明明哭了,却还装得若无其事?

    “你这混小子懂什么?”云儿骂了他一句,“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看着凶巴巴的云姐姐,海螺身子一缩,不敢再开口了。

    看着极度担心的贺兰玥,云儿心中纵有千言万语,也知道此时不是说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王爷下水之后,她就不再担心姐姐了,或许是对王爷的莫名信任?还是别的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

    时间过得漫长而沉寂,海螺也识趣地不说话,贺兰玥见绳子迟迟没动静,全身的血液都快冰凉,不知道长卿到底找到花彩蝶了没有?

    就在大家都几乎不再抱希望的时候,海螺惊喜的叫声,差点响彻云霄,“铃铛响了!”

    铃铛是水下的人和水上的人联络的信号,若任务完成,就拉动绳子,铃铛就会响起。

    贺兰玥和云儿眼睛顿时一亮,“快,把人拉上来。”

    所有人立即不遗余力地往上拉绳子,水流急,暗礁众多,拉起来也格外费力。

    贺兰玥见出水的绳子越来越长,心几乎跳出了嗓子眼。

    长卿下水的这段时间,她的心经历了好几度春秋,她和长卿从相识到相爱,期间重重,千辛万苦,她还没有好好享受爱情的果实,就面临生离死别,上苍给她的时间实在太少。

    云儿眼睛一眨不眨,下意识地捂住嘴巴,姐姐?王爷,你们一定要活着回来!

    五十米的绳子,十几个壮汉足足拉了一刻钟,才拉到尽头,当贺兰玥看见熟悉身影的时候,差点晕了过去。

    长卿几乎成了一个血人,血和海水混在一块,让贺兰玥无比揪心,“长卿,你怎么样?”

    百里长卿是抱着花彩蝶上来的,众人七手八脚地接过花彩蝶。

    云儿见姐姐昏迷不醒,拼命地摇晃姐姐,“姐姐!”

    花彩蝶躺在地上,却毫无反应,云儿立即用双手在她胸口用力按压,撕心裂肺地哭喊,“姐姐,姐姐,我是云儿啊!”

    水下的情况比想象的还要复杂,连百里长卿这样的枭雄都险些葬身大海,救花彩蝶的时候,又遇到了水鲨,食人鱼的攻击,几乎让他精疲力竭,好不容易九死一生地回来。

    此刻他靠在贺兰玥身上,唇边却浮现一抹笑意,“阿玥,我回来了!”

    他的声音很轻,却让贺兰玥瞬间泪流满面,紧紧地抱着他湿漉漉的身体,害怕一松开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我誓,这一次,你要是回不来,我就永远不原谅你!”

    百里长卿握住她的手,“外公是北冥家族家主,我这个外孙要是死在海里,岂不是丢了他老人家的脸?”

    “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说笑?”贺兰玥见他精神尚好,心放了下来,知道他只是累了,“我看看你伤得怎么样?”

    “别管伤了!”百里长卿阻止道:“我就喜欢你这样抱着我!”

    一向豪爽的贺兰玥此刻却脸红了,“怎么流了这么多血,遇到什么了?”

    “说来话长,晚上再慢慢告诉你!”百里长卿唇角一勾。

    贺兰玥知道他累极,没有追问下去,虽然他身体湿透,却依然让她感到安心和温暖,望向一旁正在救治花彩蝶的云儿,“她怎么样?”

    “死不了!”百里长卿轻描淡写道:“你应该关心的是我!”

    见他这样说,贺兰玥彻底放心下来,“我要给你检查伤势,不许乱动!”

    百里长卿虽然不愿意阿玥松开,但见她不由分说,还是顺从了她。

    见他身上至少有七八处伤口,贺兰玥心疼至极,若是以往,她会怪他不爱护自己,可今日,能活着回来,已经是天大的幸运,“我给你包扎!”

    “好!”百里长卿见阿玥脸色苍白,她向来是胆识过人的人,分明是过于担心,越是在乎的,越是不能失去,其实他下水的时候,心中挂念的何尝又不是她?

    “花姐姐醒了!”海螺忽然惊喜道。

    云儿手一顿,果然见姐姐吐出一口污水,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她大喜过望,却哭出声来,“姐姐,你终于醒了!”

    花彩蝶见云儿急哭了的眼睛,虚弱一笑,“我没死?”

    “当然没死!”云儿顾不得怪罪姐姐,姐姐活过来的喜悦高于一切,语无伦次道:“姐姐你没事就好,你吓死我了!”

    花彩蝶却突然想起什么,急道:“朱胶,朱胶…”

    在这场生死大营救中,众人差点忘了凝脂朱胶,现在见花彩蝶提及,云儿又急又气,“姐姐命都快没了,还记得什么朱胶?”

    花彩蝶却不理会她,急切地吩咐海螺,“海螺,快扶我起来,看看袋子里面朱胶还在不在?”

    海螺答应一声,忙将花彩蝶扶了起来,她迫不及待地打开绑在腰上的一个袋子,打开一看,看到朱胶好好地在里面,这才露出如释重负的笑意,“总算…”

    云儿一把抢过袋子,“朱胶再重要,也不及我姐姐重要!”

    “还给我,还给我!”那是花彩蝶拼了命才得到的东西,匆忙过来抢。

    云儿眼泪都流了下来,“姐姐,你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吗?”

    “我知道!”花彩蝶的体力在水下消耗殆尽,根本抢不过云儿,只无力道:“对不起云儿,但这凝脂朱胶十分重要,你把它还给我!”

    云儿紧紧地盯着姐姐许久,最终还是将袋子换给了她,“虽然姐姐拼了性命去采集的凝脂朱胶,但贺兰姐姐也未必想要呢。”

    花彩蝶一愣,望着正聚精会神地为王爷包扎伤口的贺兰玥,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看到她的侧影,如一副美丽的剪影画。

    王爷更是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这一幕,温暖叫人艳羡,花彩蝶忽然觉得除了王爷和王妃,其他人都是多余的。

    贺兰玥已经麻利地包扎好了伤口,见花彩蝶醒了,冲她绽放温柔一笑,“花妹妹,你醒了?”

    一笑胜过千言万语,花彩蝶回视一笑,“姐姐?”

    虽然有很多话要说,但百里长卿让阿玥扶起他,“快要涨潮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快走!”

    云儿惊讶,想不到王爷这么快就熟悉了海域的习性,他不但能从海底活着回来,还对潮涨潮汐了如指掌,果真非池中之物。

    贺兰玥担心长卿的伤势,柔声道:“你要不要紧?”

    百里长卿靠在贺兰玥身上,无所谓道:“要紧也没事,不是还有你吗?”

    贺兰玥失笑,“你想靠女人?”

    “能靠得上女王,是我的福气!”百里长卿理直气壮道。

    王爷王妃上了船,云儿扶着姐姐跟在后面,见姐姐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心下不忍,犹豫再三,“姐姐,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花彩蝶是聪明人,见云儿欲言又止,直言不讳道:“你是想说,贺兰姐姐已经放下了是吧?”

    “你知道?”云儿讶然。

    “王爷在水下已经告诉我了!”花彩蝶平静道。

    “那为什么…?”

    “我并不后悔。”花彩蝶望着前方王爷王妃的身影,镇静道:“哪怕重来一次,我也会这么做!”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