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惊情淫梦

章节目录 【惊情淫梦】 第二十九章-少女

    作者:lucw

    字数:10320

    20190413

    第二十九章 少女

    我曾经很喜欢这种雨后新泥的气息,然而此时,这种夹杂着腐败的味道,却让我的心情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已经来到了这个山间教堂足足三日了,而我这三日时间里,我只能通过窗外阴阳的变化,感知着时间的更替。除了呼吸意外,似乎只在做一件还事情,还算有意义。

    苏彤留给我的,是雪琳的笔记本。而我在这三天里,唯一做的还算是人做的,就是从头开始,仔细阅读着这个曾经的少女在十九岁芳华年纪的每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这样的仪式算不算对死者的告慰,但既然是苏彤留给我的,我无论如何也要去完成。

    虽然这其中,应该有着很多我迫切想要知道的事情,但我却看的很慢,就像是在窥探一个少女的内心一样仔细。从雪琳认识私家侦探张海坤,到跟这个男人暗中许诺终身。虽然我的脑中一直在努力的回避着一件事情,但那个隐隐作祟的念头,却一次次的按捺不住钻入我的脑海。

    这一切,都太像了。雪琳跟张海坤的感情,不由得一次次让我想起我跟雨筠初识时,女人当时的心绪。那种一开始充满了青春的悸动的感觉,然后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克制的感情变化。似乎这样的感情的转变,曾经也在我身上发生过一样。我不明白雨筠是否也跟雪琳一样,因为男人的整日忙碌,自己对于这个身份是未婚夫的男人,开始慢慢被少了一分期待。但此时,我只能把自己当成一个旁观者,一个普通的读信人。

    也许只有这样,能让我好受一点,我不知道这到底是理性还是逃避,但就算是日记本中的少女,同样遇到一个让她心乱的男人时,我的内心,竟然也没有再起波澜。在字里行间里,我饥渴的顺着少女的笔记寻找着我想要的信息。那个最为关键的丁伯,到底是如何出现在雪琳的身边的。

    “六月十一日,小雨。

    一如既往的课程,然而今天,我心中却有些不安。今天早上小真告诉我,今晚学生会跟隔壁男校的学生会会有一次联谊舞会。她本来是找的欣欣跟她一起去,结果欣欣临时有了事情。这还是第一次我在坤哥不在的时候去这种社交舞会,结果没想到第一次就出事情了。

    我原本以为,学生之间的舞会会是那种很庄重的场合,结果没想到事情从一开始,就有一种让人特别不安的气氛在其中。那些人好像一开始就知道今天晚上的舞会会发生什么一样,所以当那个负责主持舞会,叫甘俊的男生从后台拿出了一个小箱子的时候,似乎在场很多人都疯了。

    那是一箱子大烟,也就是烟馆那些肮脏的烟鬼最喜欢的东西。我见到了这一幕,立即想要离开。然而就在这时,我发现身边的小真已经不见了踪影。我当时感觉非常糟糕,要知道最近其实小真在感情上似乎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而我这次陪她来本来也是让她散散心的,如果被这些疯狂的人伤害,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我是在舞会的一个角落里,最终找到了小真,也发现了很让人惊讶的一幕。那是在一条透着昏暗灯光的小走廊尽头。我发现小真跟一个之前刚认识的叫小展的男生正在那里,而且,她们还在接吻,就在这样光天化日之下。

    我想要去拉回来小真,结果没想到我发现小真也注意到了我。她的眼神似乎在拒绝我的行为,而就在相同的时候,那个男生的手,竟然堂而皇之的已经伸到了小真的衣服里。

    我不知道怎么办,但他们却很快在我眼前消失。面对周围越来越疯狂的人群,我不得不选择先行肚子离开。虽然在路上,我心中一直很担心小真在那种场合的安全,但她毕竟经常去这样的地方,应该也有她的方法应对。于是只好打算先回寝室,如果小真回来的来晚,我就给坤哥打电话让他去解决。”

    雪琳在日记中写的坤哥,就是张海坤了。我只能替这个小子庆幸一番,自己的未婚妻涉足这种地方,竟然能一点便宜都没有被人占就跑出来了。我翻了一页,继续了解着那天晚上发生在雪琳身上的事情。

    “其实从舞会出来,天也刚刚黑而已。但因为今天下着雨,所以周围的很多地方都看不清。我只能借着微弱的灯光泛着一点点的光芒,小心地躲避着地上的水洼。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眼前突然的一黑,接着时脖子上一阵剧烈的疼痛。等我反应过来时,我才意识到,是一双手已经勒住了我的脖子。我拼命的想要挣扎,然而那个人却用另外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巴。而在当时我还发现,对方还不止一人,以为这时候又有一双手,竟然抓住了我的双脚,二人合力将我往一旁的黑暗处拖去。

    我害怕极了,那个黑暗的地方是一个常年荒废的地下室。我拼命的蹬着脚想要挣脱对方的舒服,那两人也没预计到我的反应会如此的剧烈,其中一人身上被我重重地踢了一脚。

    “妈的,真是晦气。”耳边响起了一个很熟的声音,我立即意识到,说话的这个人,就是刚才舞会上被一群人当成明星的那个叫甘俊的人。而想必,勒住我脖子的就是他身边那个叫小豪的人了。

    我没有想到的是,刚才这样两个看上去斯文的人,竟然是如此的禽兽。这两人肮脏的手,已经告诉了我他们到底想要什么。挣扎,嘶喊,我几乎用了所有我能用的方式想要挣脱他们,但是…他们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我的内心,在惊慌之下,只能不断祈祷,祈祷有哪个过路人能够注意到我遇到的危险。结果就在这时,还真的有一个人出现了。

    “是谁在那里闹腾啊。”我听到了一个有些沙哑的苍老声音。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别说是个人了,哪怕是一条狗跑过,我也会觉得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我拼命想喊,无奈那两个男生竟然合力死死的将我的嘴捂住,我甚至连发出声音都做不到。

    “老伯,没事,我们是隔壁学校的学生,帮忙送了点东西过来,马上就离开。”那个小展大声说道。

    “哦,”那个声音答道:“那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谢谢。”他们的声音,就和之前认识他们时一样装的道貌岸然。然而在当时,当我意识到那个老年人可能要离开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彻底跌落到了一个让我恐惧的深渊。我不敢想象,如果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我到底会经历怎么样的事情。在那一瞬间,我甚至产生了自杀的念头。

    但是很快,当我突然听到那个甘俊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时,我立即注意到了抓着我的双手松开了。我用力挣脱了身后那个小豪的控制。而就在这时,那个苍老的声音又回来了,在我面前大吼道: “我还道是谁大晚上还在这里折腾,没想到是两个混小子在这里欺负女同学。”

    黑暗中,我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但却能感受得到这个人的存在。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但我没有放过唯一的机会,立即大叫道: “我是女子学校学生王雪琳,他们要侮辱我,快救救我。”

    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本来已经被我挣脱了的那个甘俊,突然一声怒吼,说道:“妈的,哪来的混蛋坏我的好事。”说着,竟然从身后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小刀,往那个声音那里冲过去。

    我正想提醒他,但甘俊的动作实在太突然,一句小心还没叫出声,已经听见那个男人“哼”地叫了一声,随即,那个甘俊又啊地叫了更大的一声。

    眼前漆黑一片,但光凭对声音的想象已经吓得我浑身发抖。我紧闭着双眼,过了几秒见没有动静后才敢睁开眼睛。而这时,我才勉强借着外面的灯光看到了身边发生的一切。那个将两个小流氓打跑,救了我的人,竟然就是最近新来的我们女生二号楼的宿管,一个叫丁伯的大叔。

    是丁伯,将我从这些恶棍的手中救了下来。然而,丁伯却在搏斗中也受伤了。我将丁伯送到了校医院,所幸的是,伤势并不严重。如果不是因为丁伯的出现,此时恐怕…

    很多人说,在现在这个混乱的局势里,人人只会自保。我只能说我今天很幸运,遇到了丁伯这样的一个人,”

    今天的日记,写到这里就匆匆结束。我看着有些潦草的字迹,知道这定然是雪琳在惊魂未定的情况下匆忙写完的文字。在她的字里行间里,也没有很强烈感受到一个受害者对救助自己的人的感激。我想,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雪琳应该是还处于后怕的状态。于是我急忙翻看了下一页,想要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

    “六月十二日,小雨

    我今天早上一早就去了校医院,昨天为了救我,丁伯的腿被那个小展的匕首伤了一刀。我的班主任也知道了这个事情,她一直在说服我为了学校的安稳,这个事情不要对外声张,尤其是她希望我不要将这个事情告诉坤哥。虽然如此,但我还是打定主意,让坤哥帮丁伯把那两个小流氓抓起来。要不然,丁伯的伤就白受了。

    幸好,丁伯的伤口不深,今天我去校医院的时候,她还反过来一直问我有没有受伤的地方。校医院的邓院长说,他会安排人静心照顾好丁伯的伤情,邓院长的口碑一向很好。是他这么说了,我才是放下了心。

    丁伯今天在休息,我并没有跟他说太久的话。不过在跟他聊天的过程中,我才想起了另外一个事情,丁伯还是坤哥介绍给学校的。

    这个事情我曾经听坤哥说过,丁伯是上个月来的山城,初来乍到的他人生地不熟,结果得罪了一个富家太太,然后被对方诬陷是小偷。当时坤哥正好路过,就替丁伯解了围。我没有告诉丁伯我的身份,他却竟然是知道我跟坤哥的关系,因此一直说自己这样做是应该的。

    听他嘴里一直在重复说这样做是为了报答坤哥的恩情,我反而有些觉得怪怪的。怎么说呢,我一直是希望每个人都是善良而有正义感的,而不是为了相互回报才会互相帮助。”

    我看着少女的日记,慢慢想起了以前得到的一些信息。按照曹金山的说法,这个丁伯在找上他的时间,是山城命案发生之前几年的事情了。此时丁伯假借另外一层身份来到江北女子学校的目的是什么,此时我尚且不知。而且,此时雪琳也没有意识到,一个充满危险的人物正在不断的接近她。就像是当初,我意识不到危险正在接近我一样。

    虽然迫切的想要从中知道结果,但不知是否因为内心深处对于真相的恐惧,我我阅读日记的速度很慢。接下来的几天的日记里,并没有给我更多的信息。丁伯的伤情很快就愈合了,而雪琳除了后面又跟张海坤一起带着一些水果点心去看望过一次丁伯后,也没有再提起过丁伯的事情了。反倒是在她的字里行间里,流露着一股强烈的因为张海坤这段时间频繁在学校陪她时产生的幸福感。毕竟是女人心性,对一个跟人订了婚的女人来说,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天已经开始放亮了,守在我身边的陈凤给我送了一杯热汤过来。她已经劝了几次我休息,但我的精神却是越发的清醒。虽然我几次要她不必陪我,但她却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坚持陪在我的身边。

    我没有再说什么,伸手拍了拍我身边床铺的空余地方,示意她一起躺上来。见到了我的指示后,这个小丫头虽然脸上还是一脸的严肃表情,但嘴角也流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意。

    紧紧扣在胸前的西装纽扣,被一颗颗的打开。陈凤在我没有更多要求的情况下,竟然迅速的将自己混身上下的衣服迅速脱了个光。然后灵敏的转进了我的被窝里。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啊”我心中一愣,我原本只是想既然陈凤执意不肯休息,就让她在我身边躺一会儿好了。结果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把我当成了那种老色鬼一样,以为我是想占她的便宜。

    不过我当然也没有拒绝少女的好意,等陈凤一钻进我的被窝,我立即让她的头可以枕在我的手臂上,然后自然的将自己的一条腿,搭在了少女纤细光滑的腰肢上。虽然已经两番跟陈凤云雨,但那两次一次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情欲,而另外一次只是为了挑逗林茵梦。直到此时,我才突然会对这个小丫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虽然这种感情,更多的也只是因为歉疚和感激。

    少女的肌肤,一如既往的光滑。我的一只手自然的在少女的脊背跟娇臀之间来回摸索着。相比起以往的两次欢好,我此时反而能够更加宁静的享受着跟少女相拥的感觉。而初尝禁果的少女,对于这种简单的调情反应也会很强烈。不一会儿,身下的少女已经面如赤潮,忍不住将手伸人了我的裤裆,开始用一种还生涩的手法,慰藉着我下体的那一个让她又爱又怕的东西。

    最原始的冲动,在山间小屋里开始慢慢酝酿,却又很快如同被浇灭的火焰一样,只留下了一点点余晖。

    “爷,是不是我做得不好。”自从我醒来之后,她们姐妹对我的称呼就从先生改成了爷这个女人对主人的称谓。然而此时,虽然称呼变了,陈凤的心情却更加的复杂。因为她发现,虽然自己已经用双手按摩了男人的下体好一会儿,虽然男人的手,也已经游走遍了她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但男人的下体,却一直软趴趴的,竟然没有一丝反应。

    “不,你很好。”我叹了口气道:“是我状态不好。”我的心中充满了不安更失落,因为就在刚才,当我的手一如既往地揉捏着少女充满了弹性的双乳,尤其是手指开始习惯性的挑逗着少女细腻软滑的乳首时,我却发现,自己的下体,竟然没有任何的苏醒迹象。甚至是我的内心的情欲,也在当我注意到这一点时,迅速的从我体内褪去。

    “爷,你的身体还没有好,是我不该这样折腾你。”陈凤的话中,隐隐带着一丝让每个男人都不愿意去听酸楚。然而我当然不会不明白,上一次在山洞中注射的那种药物,定然对我的身体有什么负面的影响。但除此之外,她也知道,雨筠跟苏彤这两个心结,让我心中对女人的感情会产生强烈的抗拒。

    但是眼下,我已经无暇顾及这一点了,我叹了口气,柔声安慰了陈凤几句,甚至还坚持要想穿回衣服的少女继续就这样躺在我的身边。但此时,我的心中已经再没有挑逗少女的兴趣了,唯一让我还有兴趣的,却还是身边的那一本雪琳的日记。

    “七月二日,晴。

    今天小真发生了一件十分让人担心的事情,自从上次舞会回来,小真就经常魂不守舍的。我曾经几次问过她,那天晚上到底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她有没有跟那个男生作出什么事情,或者是到底有没有去碰那些大烟。但没想到的是,一直对这些事情矢口否认的小真,今天突然对我说起,那一晚上她之所以会如此的放纵自己,还是因为跟梁永斌老师的那如同一团乱麻的感情。

    其实,小真跟梁老师的感情我们宿舍的其他人之间早就知道了。梁老师为人谦和,很有风度。自从去年第一次上过梁老师的国文课后,小真好像就迷上了梁老师。这件事情,同学之间早已经有议论,但毕竟学校有明文规定,禁止老师跟学生之间谈恋爱。因此为了保护小真,我们几个知情的同学之间一直是缄口不言。

    前段时间,我隐约感到小真跟梁老师关系出了问题,没想到的是今天小真才跟我坦白。说她已经把自己的身子给了梁老师,但时候,梁老师那个混蛋,竟然不肯娶她。

    小真说,跟梁老师发生关系是在几个月前的开学晚会上。在这之前,虽然她就已经私下跟梁老师写过了情书,但梁老师也明确拒绝过她。她忘不了一个女人,所以一直拒绝跟小真来往。但是小真的性格跟我们都不同,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她一直是契而不舍的。因此,当我会想起当那个晚会上,小真将自己打扮得是那样的漂亮的时候。我现在才明白,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翻了一页,继续独到:“果然,小真印证了我的猜测。她那天将自己打扮得那样花枝招展,就是为了挑逗梁老师,而终于,在梁老师表演完话剧下台后,在那个漆黑的后台储物间里,小真跟梁老师发生了那种关系。

    小真的话很直接,就像是在炫耀自己的胜利成果一样。她说是她主动告诉了梁老师,在后台的存放道具的仓库等他。而待梁老师来到仓库后,他看到的,是一个几乎已经赤裸,只剩下几件十分暴露的小衣的小真。

    我在想,那应该是小真最美好的回忆吧。就像是我跟坤哥之间,虽然我们一直恪守着最后的底线,但即使是现在,我也总会回忆起那晚坤哥第一次将手伸到我的衣服里时候我的感受。那是一种让人窒息,充满恐惧,却又是充满了期待的反应。听说女人的第一次都会很痛,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会对坤哥始终保留着最后的一线吧。但我想,如果两个人真的相爱的话,这样的痛苦应该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吧。”

    文字不长,但短短的字里行间离却充满情欲。我万没想到,少女的笔记竟然也会如此的露骨。就像是在跟另外一个最懂得自己的人对话一样,雪琳的日记没有一丝的拘束,甚至连文字都没有本该因为悸动而带来的潦草。

    我不知道在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雪琳十分也试试轻轻地咬着手指,抑或是双腿也不自觉地摩擦起来。她有没有像有些女人一样,喜欢弄一个枕头在两腿间夹着,用这样的摩擦,来产生一股异样的舒服。但对于我来说,这样的直白,正是我想要的。更何况,梁永斌的出现,是我的另外一个收获。

    在警局的档案里,这个梁永斌是在丁伯他们遇害的案件之前十几天的时间,发生的另外一起失火案的受害者。虽然警方的档案排除了连环杀人的可能性,但几乎相同的时间跟空间,还是让我不得不对这个人充满了疑问。

    我接着雪琳的日记往下读:

    “我今天问过小真,她到底为什么跟梁老师闹别扭。而今天,她终于跟我说实话了。她说事情大概发生在一个月前,梁老师约了小真去他自己的宿舍。这还是两人发生关系之后,梁老师第一次主动要小真去他的宿舍。当时小真可以说是开心极了,然而就在小真去了梁老师的宿舍时,她却看到了一个让她很害怕的画面。

    宿舍里的梁老师,就像是一个快要…,怎么说呢,虽然小真不原因明说,但我猜得到,她想说当时的梁老师看上去就像是快要死的人一样,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动不动。甚至就连小真出现,也没有应该有的反应。

    小真曾经问过梁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开始梁老师缄口不言,直到小真说她就快要哭出来的时候,梁老师才坦白,说自己得到了一件奇怪的东西。小真给我说,梁老师说他得到了一个十分不详的东西。这个东西,竟然是一个用白银做成的男人的下体。”

    “牛舌取蜜!”我终于找到了一丝线索,从读日记到现在,总算是有了一些成果。在雪琳的日记里,我第一次得到了关于“烟云十一式“的消息,此时,我的心突然狂跳起来,在床上辗转反侧着。跟身边已经终于入睡的陈凤,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我翻了个身,温暖的被窝中因为我的紧张而有了一丝汗水蒸发的湿气。虽然被窝里的湿热让我有些难受,但我也只是面前用脚心在被单上蹭了几下就接着读到:“我当然明白小真的担心是什么,我一直是在图书馆工作,因此也偷偷在老师专用的图书馆角落里看过一两本这些写古代风月事的禁书。梁老师的那种东西,都是古时候成婚后的女人或者寡妇用的私密东西。为什么梁老师会得到这样的一个东西?难道说,他对小真有什么淫邪的癖好?

    我后来问过小真这个问题,但没想到小真竟然是一阵苦笑着说道,倘若梁老师真的对她有什么淫邪的想法,她也不会有这样的念头了。梁老师让她去自己的住所,竟然是想让她帮忙给那个东西用自己的身体开开光….“

    少女用着十分克制的文字,描述着那个定然十分诡异而淫靡的场景。但是我曾听曹金山说起过,这种银器是要定时用女人的淫水滋养,才能得到很好的报错。但倘若男人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跟小真接近的话,那这样的欺骗对这个少女来说,的确是是太残忍了一点。

    对于这个问题,雪琳的描述跟我猜测的一样。小真当然跟很多女人一样,更想知道男人想要的到底是那个东西,还是要自己的身体。因此,当梁永斌为了保护“牛舌取蜜”不被小真粗鲁的夺走,情急之下竟然讲小真推搡倒地是,我当然能体会小真心里的那种失落的感觉。

    “七月三日,晴。”我默默的为小真叹了口气,继续读到。

    “我今天一整天,都呆在图书馆。今天图书馆的几个老师休假,因此一直只有我一个人在办公室。还好今天图书馆是闭馆日,我只需要做一些图书修缮工作就行了。小真昨天委托我帮她查一下梁老师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然而翻阅了很多那些禁书,还有一些关于银饰的记录书籍,我都没有什么收获。

    傍晚我跟小真吃了个饭,经过了一晚上之后,她的心情好像是好了很多。她说她打算将自己从这段感情中解脱出来,我是赞同她这样的选择的。毕竟她跟梁老师之间的感情,会遇到太多的压力。

    对了,还有一个事情。傍晚我回寝室的时候,跟以往一样去跟丁伯打了个招呼,结果发现他内屋的房门紧锁着,我好奇地顺着门缝看了看里面,发现丁伯竟然在擦拭一件十分精美的银器。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但看上去似乎比起夕阳的钟表还要精密。倘若他真的懂银器的话,没准小真的事情可以问问他。

    但是这样的事情,又怎么好跟他开口呢?”

    我嘴角微微一笑,显然,站在一个事后的旁观者角度来看,一切都实在是太过于巧合了。只是此时在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样的一个想法,不知道如果有另外一个人看着前段时间我所发生的一切。是不是也会觉得,我遇到的事情都是充满了这种“有预谋”的巧合。

    发生在雪琳身边的事情看似不经意的巧合,其实确实已经预谋好了的。唯一可能肯定的是,雪琳应该不是丁伯的目标。随着牛舌取蜜的出现,我开始怀疑丁伯是为了梁永斌而来的。那个将银器交给他的人是不是丁伯,我希望雪琳的日记中能给我答案。

    “七月二十,阴,闷热

    小真竟然转学了,毫无征兆。

    其实这已经是三天前的事情了,这三天以来,我的心情一直很低落。如果小真是为了让自己从前一段感情之中走出来,那这样的选择我一定会祝福她。但我知道,小真不是,她还一如既往的苦恋着梁老师,她的离开并非是自己的选择,我从她那张抑郁而憔悴的脸上看得出,她有很多话没有告诉我。

    原本热闹的寝室,最近变得特别压抑。我,小真,欣欣,小颖,小艾,小思。一个本来很融洽的寝室,上个月小艾身体不好回家休长假了,而小真又转了学,这一下就只剩下四个人了。

    在小真临走之前,我在拐角的地方看到了一个人影。我认得出,那个人应该是梁老师。我想,他也应该是带着愧疚来跟小真道别的吧。我本来想告诉小真的,结果等我开口的时候那个人影已经不见了。无论如何,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想当面质问一下梁老师,在他心中,小真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地位。”

    其实从一开始到现在的接近半年时间的日记里,我看得出这个雪琳不光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而且她的身上还有一些她这个年纪的女子少有的勇敢跟果断。也许在这之前,我会对这种充满了正义感的少女颇为赞赏,但经历过这一系列事情后,我越来越会觉得,这种性格,也许注定是会被很多人所利用的吧。

    就像我一样,成为别人手中的工具。

    我继续着下一天的日记。

    “七月二十一日,阴,有微风。

    今天梁老师来找我了,他竟然还问了我很多关于小真的问题。从最后几天小真的言行举止,到关于小真的未来打算。说实话,一开始梁老师找我的时候,我本来是打算质问他一番,但今天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想好了的一番话却没有说出口。

    他的精神状况看上去很糟糕,比小真还要糟糕。而且这应该是长期心理抑郁造成的,比起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不过才一个月,他竟然消瘦了许多。在聊天中我曾经问起,他为什么当初既然拒绝了小真,却又控制不住自己。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说我不懂。

    其实我已经是订婚的人了,何尝不动。面对小真这种女孩子的主动,又有几个男人能把持住呢?梁老师跟我说了很多奇怪的话,但我所在意的,却只是小真在他心中的位置,我希望替自己的好友讨个说法。

    后来,梁老师问我是否有兴趣去一趟他的住所,难道说,他又要把当初用来惊吓小真那个东西来给我看?不过想了很久,我还是决定明天去一趟。我跟小真不同,小真在乎的是他,而我在乎的只是小真的内心。还有就是,既然当初小真摆脱过我帮她调查那个东西的背景,就算她已经转学走了,我还是帮她问一问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来,一切都要进入正轨了。经过了各种事情的演化,雪琳终于跟烟云十一式要扯上关系了。果然,次日的日记很快就印证了我的想法。

    “七月二十二日,阴天,有小雨。

    梁老师真的是个大变态,我今天去了他的宿舍,我发现,他竟然在他的宿舍里用木头雕了一个女孩子的身体,而且,这个女孩子竟然还是小真。赤身裸体的站着,手中,还捧着她所说的那个男人视若珍宝的东西。

    我没有跟他打招呼,而是立即选择了离开。这个看上去儒雅的男人,竟然是如此的衣冠禽兽。不过这一趟,在他如同疯魔一般的自言自语之中,我至少也知道了,那个东西,好像是叫“烟云十一式”。看起来,这个东西应该一共有十一件,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会想起另外一个人,一个事情。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是梁老师那样的人,如果是的话,我应该会很失望吧。”

    显然,雪琳说的那个人是丁伯。作为将他从小流氓手中解救出来的人,这个老者在雪琳的内心当然是充满了正义感的一个人。雪琳当然不希望,丁伯也是一个喜欢研究那些奇技淫巧玩意儿的老色鬼。她跟不希望,丁伯所摆弄的那件银器,也是烟云十一式。

    然而一切,偏偏是不已人的意志改变的。雪琳此时的自诉,正好可以用四个字来描述,叫一语成谶。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的日记里,雪琳的生活回归了平常。关于小真的话题,也在雪琳的日记里开始被慢慢的减少。期间虽然有一些关于她的提及,但也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此时,窗外的天空已经通明,我在一夜的阅读之后,也开始觉得有些疲倦。雪琳的那本日记,被我小心的放回了盒子里。身边的陈凤还在酣睡,我从身后抱着少女赤裸的胴体,慢慢也合上了自己的眼睛。

    山里的日夜,跟这个世界正在以某种方式隔绝。

    与外界几乎失去了联系的我,并不知道今天早上在山城发生的另外一件轰动山城的事情。继前一段时间畏罪潜逃未果后跳崖自杀的前江北副局长张义之后,江北警察局又有一个重要的人物落马。

    两个小时前,几个装着绝密档案的文件袋,几乎同时出现在了山城几家著名的政党控制的报社,其中的内容是关于现任江北警察局局长王金涉嫌贪污渎职的证据。而这些事情,对于山城来说,甚至比前段时间江北警察局副局长张义越狱失败自杀的行为还要轰动。尤其是光明报社的主编赵松,将这一份档案用号外的形式公诸于众后,整个山城上下立即是一片哗然。

    这一次,轮到王局被押送到了那个秘密的看守所了。原本那两个跟他一起审问我的下属,竟然也变成了审问他的人。相比起那些让人触目惊心的倒卖各种关文资格的受贿记录,他们关注的,还是最近王局从周敬尧那里,先后三次获得的价值十万左右的非法所得。无论是时间还是对象,很难让人不怀疑这个事情跟山水庄园的事情跟这个没有关系。

    一下子两个重要的管理者先后入狱,江北警察局此时自然也是从上到下一片人心惶惶。那些本来借着我倒台的机会对我的嫡系开始各种抱负的王局的手下,也立即失去了自己的靠山,整天提心吊胆的过着日子。

    但这个事情对于老钱等人来说,确实最近难得的一个好消息。那一股一直悬在他的头顶的无形压力,最近终于稍微松了一点。老钱将消毒锅中那些用药水煮过的解剖尸体的工具一件一件的擦拭干净,这个动作,他已经重复了几十年,就算是闭着眼睛,他也不会做错一个细节。

    然而此时,老钱的手却开始颤抖着,剧烈的颤抖着。因为此时,他的房间里多了一个人。一个就算出现在他这里,也不应该是活着的人。

    在那个充满了尸体气味的房间里,徐飞竟然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再抱怨这里散发的让他厌恶的气味。曾经作为警局副局长的两个臂膀之一的他,本来已经被证实前段时间被毒死在了歌乐山的那个秘密看守所。

    然而此时,他却默默的出现在了老钱这里,用一些阴郁而鬼魅的眼神看着他。老钱不惧生死,更不怕鬼神。然而此时徐飞的出现,还是让他心中充满了不安。凭借着自己丰富的药物经验,老钱已经想明白了当时徐飞使用了麻醉剂造成了家私的情形。虽然他不明白徐飞这样做的目的,然而他知道,此时徐飞“诈尸”在他面前的原因。

    “怎么样,上次你让你那个护士情人帮你调查的高明的药物报告,这么久了,应该发现了点端倪了吧。”徐飞的话语中,没有了以前对老钱的那种客气。

    “我不跟叛徒说话。”老钱虽然嘴里对徐飞置若罔闻,然而他也知道,这不过只是一时的口舌之快。倘若他真的反抗徐飞的话,不光是自己,包括自己的情人,很快就会遭到他们的针对。

    “几天之前,我找到了一条很重要的线索。”老钱用抹布擦了擦手,然后从自己的公事包中拿出了几页档案纸,递给了徐飞说道:“根据从高明同事的外科大夫那里了解到,就在高明自杀前一天,有一个人出现在医院。那个外科大夫曾问过高明,得知这个人姓柴。”

    “柴中石?”徐飞的语气中,露出了一丝兴奋。那个在和平旅店长期包下了202号房间,一直是刘宪原凶杀案中第一嫌疑者的人,终于第一次走进了他的视野。

    老钱点了点头道:“据那个外科大夫描述来看,这个人的长相跟之前和平旅店的老板的外貌完全吻合。也就是说,这个柴中石,很有可能就是和衷社跟高明之间的联系人。高明从医院中所获得的致幻药物,就是通过他的手传递给了谋杀刘宪原的人。”

    “可既然如此,那高明为何又答应协助你调查凤薇薇的事情,这不是有些自相矛盾吗?”徐飞看了看老钱一筹莫展的表情,知道他也对此事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接着道:“这个柴中石,除了来找高明,还有什么别的行为吗?“

    “嗯…别的不太清楚,但是那个外科医生说了一点十分重要的信息。就是当时柴中石走的时候,从高明那里带走了一大盒子的磺胺膏。“

    “磺胺膏?”徐飞喃喃自语道:“这是治疗外伤的药物,主要是用于烧伤,烫伤一类容易感染的创伤,难道说,他要去救什么人吗?”

    说道这里,突然徐飞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精明的眼光,而就在同时,他已经看到了那边,也应该是想到了什么。

    “我们现在就出发。”徐飞立即站起了身子。

    “等等,你是说,我们?”纵然老钱对徐飞充满了鄙夷,但他还是很好奇男人的这个称呼。

    徐飞并没有解释什么,十分钟后,一辆山城江北警察局专用的轿车极速的从后门开了出去,然后迅速消失在了城门口。而汽车消失的方向涉及本案的地点只有一个,荣县。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