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激情 > 破天踪

章节目录 四三四 并封

    “抢我的玩具!……”

    “抢我的零食!……”

    “天天欺负我!……”

    幼儿园放学回家的薛昊,看到弟弟薛明手里的风车,立刻就跑过来抢,却被薛明一把摔翻在地,并骑在他身上一阵乱揍。

    “快住手!明明快住手!”梅菊花急忙跑过来制止,其他佣人也赶紧过来帮忙拉开,薛明和薛昊。

    “你干什么?”薛明扭头楞了梅菊花说道。梅菊花直觉得这眼神直刺人内心,令人寒,这真的是一个两岁多孩子的眼神吗?

    炼气期就好比一把修真大门的钥匙,而筑基期就是修真大门的门槛,金丹期则是修真界的大门。因为,修士一旦结丹成功,即便是他不去修炼,他体内的内丹也会自行运转修炼。正是:“一粒灵丹吞入腹,我命由己不由天。”

    李剑引领着李天的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可是这样,却招来了更多的黑影。李剑一边不停地挥出剑弧,一边不停地加强护体剑灵力。

    这里没有日月星辰,也没有山川河流,所以李剑根本无从得知到底在这里待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现在身在何方!唯一知晓的就是——自己的剑灵力急消耗,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

    而李天的金丹虽然一直在玄牝秒窍运转,却没有了修炼出丝毫的真气。

    距今约12o~15o亿年前,宇宙生了一次大爆炸!那也许就是宇宙的‘玄关窍开’、‘玄牝体立’,从而化生出天地万物,而且化化无穷,生生不息,宇宙从此就热闹起来了!

    宇宙大活人,人乃小宇宙。宇宙的‘玄关窍开’、‘玄牝体立’而化生天地万物。吾人的‘玄关窍开’、‘玄牝体立’,亦将生生不息,升华自我生命体向更高的生命层次——或了道成仙,或觉悟成佛!

    南宗五祖白玉蟾名言:“未开为关,既开成窍。”

    就是说关藏元神阴鱼、元炁阳鱼的机关,虚而无形,隐而实存,故曰:玄关——玄妙机关。

    一旦修持者修至虚极静笃的先天境界,或静中一动下丹田的狭义玄关开,元炁阳鱼冲关而出,灵丹妙药产出而‘得药’;或虚中一觉上丹田广义玄关开,阴鱼元神灵光显现而‘得全’,这对久违了的‘神仙夫妇’阴阳二鱼,在我们凡体之内重新团聚建立太极之家——玄关一窍,修道的道场,立即开始工作而交媾神炁,生生不息——是谓玄牝。

    由此可见,玄关、玄窍与玄牝,是一而三、三而一的,虽略有先后之分,却无本质之别。

    “万物自得以道〇,宇宙统一于炁”。因而从宇宙大统一场之道炁上来看天地万物,阴之与阳,有之与无,显之与隐,实之与虚,生之与灭,无非是阴阳这两个东西的交媾、散聚,在一定条件下的相互转化而已。就大生命现象——人类生命和宇宙性命——而言,人之与物(动、植物),人之与“鬼”,人之与“仙”,人之与“魔”,人之与“佛”,地球人与外星人,也系如此,他们都是宇宙大统一场能“道炁”在不同层面上的存在形式。而人有其特殊的一面,可以降等为“鬼”化为纯阴之物,更能升华为“仙”晋级纯阳之体。

    “善能助阳,恶能生阴”。为善者,升华为‘仙’成‘佛’;作恶者,降等为‘鬼’为‘魅’,以显天道之无私。升仙成佛或降等鬼魅,皆取决于我们自己。

    再由李天金丹的修炼无功,李剑更加的心神不宁了。剑弧开始无节制的挥出,护体剑灵力更是又添几层。渐渐地李剑觉得有些吃力了,挥出的剑弧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如虹之势,每层的护体剑灵力支持的时间也是越来越短。即便是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他也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述荡?”就在李剑渐渐退出身体主导的时候,突然听到李天嘟囔道。于是,立刻又有了精神。那些原本看不清楚的黑影,这会儿突然看清楚了,看得他连连干呕。

    所谓的黑影,原来是由一个个微小的黑线组成。大的不过1毫米左右,最小的也就零点零几毫米,上亿条这样的黑线密密麻麻的形成一片狭长的黑影。再加上,这些黑线还一直在左右摇摆的游弋着。

    这是任谁看到也会作呕的!可恶的密集恐惧症。

    “述荡?这是述荡吗?”李剑虽然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但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便以庖丁解牛的方法盯着一只较大的黑线,看看能不能现什么破绽。

    这是一种前后有头的异兽,看不出来头的形状不一样,不过却能看清头前、后面一张一合的嘴;当然,也有李天见到的虚兽述荡。那些嘴长在身体前后的虚兽被称之为:并封。虚兽并封门上前嘴接后嘴,竖着连接着;虚兽述荡则是左嘴接右嘴,横着连接着。

    李剑暗想:“是不是天哥也看不到这异兽的全景啊?”毕竟,他和之前的马元还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其实,李剑的所料不差。由于,述荡对他的印象太深了!再加上,他现在的修为已经恢复到了金丹大圆满境,他的记忆已经不再局限于世俗世界了,因为他的记忆宫殿已经全部打开。

    不过,李天之所以能清这异兽,却不是因为自己修为的恢复;因为就算他恢复到元婴中后期,他的修为也远不如李剑,李剑都看不清楚,他又怎么看得清楚呢?

    现在的李天,完全就是以一个三维空间的生物,用二维生物的眼睛看东西,他现在眼里的东西都是线状的。只不过,他现在所处的是三维空间,所以也就看清楚了这些线并不是一条直线,而是扭七扭八的拐着。

    因为自身的局限性:一维空间的生物,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一个点;而二维空间的生物看到的则都是一条线;三维空间看到的则是面——正面、斜面或侧面;而四维以上空间的生物,应该就可以看到事物的前后左右了吧?

    李剑小心的点出一缕剑灵力,剑灵力迅的从一只1毫米的黑线中间穿过——黑线痛苦的扭动着,然后竟然一分为二,变成了两只异兽黑线。

    “尼玛!这完全杀不死啊!”李剑接连试了几次,结果被一剑一分为二的黑线,却都分成了两只虚兽。李剑突然一拍大腿道:“我也是气迷了!这些异兽黑线,一直把自己的剑灵力当做美食,美食又怎么可能伤到吃货呢?除非……”

    “嗖~”

    一道剑灵力射入一只虚兽黑线的嘴里……

    “大!”李剑所的剑灵力在这只异兽黑线的嘴里迅膨胀、变长……

    “嘭!”

    虚什么兽黑线被撑涨得粉碎。李剑现原本黑乎乎的异兽黑线,却变成了无数的亮点儿,被自己的同伴分食的干干净净。

    “终于找到解决这些异兽的办法了!”李剑这回算是踏实了,虽然办法有些笨,而且还会浪费很多灵力,但总算是有出路了!

    “嘭~嘭~嘭~……”

    一只接一只的虚兽被撑爆,再也无法持续原有的队形,一只只没被撑爆的虚兽,争先恐后的吞噬着虚兽爆体后,留下的亮点儿。争夺之中,难免会出现冲突。于是,原本的盟军,现在却成了你死我活的敌人。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李剑刚迈出几步,想要逃离这里,却突然感觉身体不受控制的也加入了争夺亮点儿的队伍里。

    “结!结!结!结!……”

    李天的手印翻动的很快,虽然一直是那几个动作,可李剑就是看不出一点儿头绪。现自己看不明白后,,李剑便也不再去纠结这件事,而是竭尽全力不让李天体内的剑灵力断片儿。因为一旦那样的话,自己就再也不能掌控李天的身体了,以李天现在痴痴傻傻的状态,又有几成把握可以离开这里呢?

    李天结出的结界是废物旋转木马圆形结界,它们不仅封存了无数亮点儿,还在不断地分割其他活着就是虚兽。

    终于,这里的虚兽被全部杀完了,李天便傻呵呵地一口一个,一口一个,吞下了自己结出的所有结界。李剑现这些结界并没有流向李天的胃,而是在他咽下的一刻,这些结界便突然消失在食管之中……

    李剑所不知道的是:在李天那浩瀚的识海的上空,这时却出现的无数的亮点儿,好似夜空的繁星点点。

    李天吞下所有的结界后,便又恢复成了他的痴傻样儿。于是,怕夜长梦多的李剑再次掌控李天的身体,继续前行。

    没走多远,他们又碰到了一片并封、述荡组成的黑影大军。不知死活的他们,立刻向李天他们现攻击加成。于是,李剑方法如旧,用剑灵力撑爆无数虚兽后,这些虚兽便开始自相残杀。当亮点儿到了足够多的时候,李天便会抢回自己身体的主动权,也加入到抢夺亮点儿的队伍里。

    他们就这么且行且停了不知多少次,李天吞下了最后一个结界,李剑掌控着李天的身体继续前行。

    “八格牙路!八格牙路!”

    <div>

    更多访问:Baⅰshu。La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