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激情 > 黑化歧途

章节目录 第154章 躺尸的艺术

    机关枪吐着火舌,冲在前面的人纷纷倒地,照着这个度,迟早会轮到后方的人,现在不来个“光荣牺牲”更待何时呢?

    “噢。”大叔往地上一趴,手指顺势粘染尸体上的血,往面上一抹。

    虽然大字形的倒地姿势略显浮夸,但那大声尖叫和血染脸容足够当上影帝,只要一直躺尸,机会逃走一定会到来的,呵呵......

    隆隆

    什么声音?他睁开眼睛,后方有八辆车一字排开,滚滚车轮压过地上的尸体,向他驶来。

    现在就跑?不,太冒险了,再等等,或许能从车底安全通过。

    他趴着不动,眼睛半开,留意正在接近越野车。

    距离只剩四米,能看清车头那些尖菱,他评估一下,继续摆大字形的姿势,会被车轮压过一边的手脚。带脸具的女人和那叫影的头目站在各自车顶上,监视之下没机会逃跑。

    怎么办?放弃一手一脚换回性命,值了。

    车轮滚过来,他咬咬牙,闭上双眼。

    “梨,这些家伙够咱们吃好长一段时间,冒着巨大的伤亡拿下一间破工厂,有点得不偿失。”影低着头,看脚下的汽车压过地上一具具尸体

    梨举起弩箭,对准他的脑袋,“再啰嗦,我就毙了你。”

    他一愣,“哦。”

    “人太多,医院的粮食养不活他们,工厂里有粮食,足够豢养更多人。”

    “我明白了。”

    影的目光转向前方,前方的的尸体展开手脚趴着,这种死姿也太难看了吧,车轮缓缓向前,就要从他身上压过去,这家伙忽然爬起,奔跑向前。

    开什么玩笑!没了一只手一只脚,怎能在末世生存?

    大叔边跑边回头,车头那些尖菱追在屁股后面。

    “臭家伙,竟敢诈尸。”影拨出手枪,瞄准大叔的后背,一只手从对面的车顶伸过来,按下他的手枪,“梨......”

    她说:“让他去吧,反正那是冲锋的方向,多消耗对方的子弹,比浪费自家的更划算。”

    机关枪的枪管打得红,弹壳倾泻在地上,沙堡里的守卫一边扫射一边在叫嚷:“混蛋,还我弟弟的命来。”冲锋的人纷纷倒在枪口下。

    嗖

    一个不断旋转的东西飞入沙堡,啪,打在他脸上,机枪停了火,摘下来一看,手上的不是炸-弹,不是小刀,而是一个只拖鞋。

    “开什么玩笑。”守卫摔了拖鞋,望向拖鞋飞来的方向,看见一个大叔指着身边的同伴,同伴耸耸肩,回指大叔脚下,他正光着一光脚跑呢。

    “死家伙。”守卫瞄准大叔,大叔躲到同伴身后,一梭子弹过去,同伴倒在地上,他弯腰穿梭在各人之间。

    冲锋的人一队接一队,不少倒下的人是在假装,突然又爬起来,吸引去不少火力。

    凯明倚在铁门边,听见守卫们大声音说话:“人太多了。”

    “放弃那些零散的,集中火力打大部队。”

    “有人爬围墙。”

    “快,把他打下去。”

    凯明拨出手枪,朝围墙上打一枪,一个男人摇晃两下,坠落地面。他举着手枪走近,地上的人吐着血,“是你。”

    是在医院阳台上一起聊过食人鬼的人,“为什么要冒死冲向工厂?”

    那人张开嘴巴,嗑着血,没说一句话就断气了。

    凯明伸出手,掩合他的眼睛。往夜里望去,这些冲锋的人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后面跟着几辆食人鬼的车。

    机枪朝人群来回扫射,忽然咔咔几声,它没了声气,守卫往左一瞧,弹链空空,“我靠,没子弹了。”

    “停止射击,让他们进来。”

    守卫们一愣,目光纷纷转向这个手举徽章的男人。

    “特派员,他们是食人鬼,绝不放进来。”

    凯明说:“他们都是医院的平民。”

    “这个决定太冒险了。”

    “如果我们继续把子弹浪费在他们身上,这里迟早会失守。”凯明将徽章递到他们面前,没人敢违抗黑豹帮。守卫们垂下枪把,跑去拉铁闸。

    门刚开一半,四十多人涌进厂区,守卫将他们围住,压缩在一个小圈子里。门卫逐一搜查,得到只有小刀一类的物品。人群中有个大叔总在躲躲闪闪,门卫走过去,一把揪住他,“哟,这是谁呢?”

    大叔缩起脖子,脸别向一边,“你认错人了。”

    “装模作样的功夫真不赖。”门卫的眉毛跳了跳,指着脸上的红印,“瞧你干的好事。”

    大叔摇摇头,“真不是我干的,你瞧,我还穿着鞋呢。”

    门卫目光一沉,大叔脚下穿一双拖鞋,“当时光线不好,我认错人了。”

    大叔摆摆手回答:“没关系。这种得家伙太没公德心怎能乱扔拖鞋,就应该揪出来狠狠一顿。”他看着门卫的背影,暗暗松一口气。

    “梨,他们进去了。”影眉头紧锁,看着空空荡荡的马路。

    梨弯起嘴角,“难道这是不好事?”

    “好事?”影的眉皱得更深,“他们是被放进去的,咱们逼他们去送死,现在安全了,他们会立马调转枪口对付咱们。”

    “羊群都入圈里,起码我们不会再有损失,这些家伙手无寸铁,掀不起风浪,而且我还有后手呢。”她拍拍车顶,司机听到响音踩下刹车,八辆车齐齐停在马路上。

    影跟着她跳下来,车上的食人鬼探身张望。

    她从绑在大腿的箭套里抽出一只短箭,顶开驽弦,安安装在射轨上,“所有人抄家伙,准备冲锋。”

    影拨手枪,跟着上车,她坐进车里拉上门,隔着车窗对影说,“你坐另一辆。”

    影的嘴一张,没说话,垂着肩膀,转身进入另一辆车。

    门卫扛着一圈弹链匆匆跑出仓库,来到凯明面前,“特派员,咱们只剩最后一卷子弹了。”大家退出*看看,枪里所子弹所剩不多。

    凯明眉头深锁,“大家省省子弹,枪打点射,尽量别连,找些小刀或者木棍带在身旁,随时跟他们肉搏。”

    围墙边放着一排能用武器的物品,大家纷纷去取,门卫扛着弹链跑过去。他看中一把盘龙大刀,锋芒闪耀,刀身上刻着一条青龙,挥舞在手上一定霸气十足。他伸手去取,旁人的屁股一顶,他撇向另一边去,刀也被旁人拿走。

    另一边放着一支狼牙棒,全黑的金属材质,长度达一米半,他握在手上,瞧瞧棒子上密集的尖钉,这一棍打下去,对方就算不死也得残废。

    “唔......”一个黑影笼罩住他,猛回头,看见一个胸肌跳动的胡子大汉。大汉遮住天上的月光,眼睛瞪着他手上的铁棒。

    “你请,这胸肌,这棒子简直是绝配。”门卫递出狼牙棒,看着大汉离开的背影,月光又照在他冒汗的脸上。

    回过头来,武器只剩一把通厕所用的吸棒,他拿在手上,棒子还带着异味,“有没有搞错?”他随手一扔,旁边没有武器的人跑过来,他马上又捡回来,朝别人挥了挥,“有总比没有强。”

    他扛着东西出门,看见大叔站在保安室前,头上戴着刚才不慎弄丢的帽子,“咳”他干咳一声,停住脚步。

    大叔看他一身保安制服,又瞧瞧头上的帽子,立刻摘下来,哈着腰给人家戴上。

    “好好干,别丢人。”

    看见大叔笑着点头,他走出门外,东西放进沙堡里。尸体还躺在地上,刚走得急没来得处理,“弟弟......”他蹲下来,拨出尸体口中的短箭,掩合眼睛,擦去嘴角的鲜血,白手帕盖在脸上。

    “咦,不对呀!那家伙怎知道我是被拖鞋打中?”守卫扫视沙堡的地板,拖鞋不见了!

    他望向厂区门口,大叔立刻躲进保安亭,“死家伙,饶不你。”

    门卫抓起厕吸冲出沙堡,噔,一道道灯光从远方照过来,他叉开指间,看见八辆越野车一字排开,沿大马路高冲过来。

    “不好,他们要强攻了。”

    凯明领着人堵在门口,一把把枪瞄向车队。在守卫之中有一个穿白衬衣的女人,凯明走向她,“安琪,你快回到安全的地方。”

    她摇摇头,紧握手枪,“如果让他们攻进来,这里没有地方是安全的。”

    凯明一愣,伸手抹去她脸上的一抹灰尘,“你真的比从前坚强多了。”

    她的眼睛盈光眨眨地看着他,直到他转身走回阵地。

    “我想对你说,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她看着他远离的背影,呆呆地说。

    谁也没注意,在灰色的车窗里,一双泪眼凝望正在分开的男女。

    门卫跑回沙堡,丢掉手上的厕吸,抽出弹链一头往机关枪里塞,合上铁盖,拉杆却卡住不动,“该死,平时怎么不好好看老弟装弹呢?”

    “喂,机枪手出什么状况了?”凯明伏在门边,一直听不到枪响。

    “卡壳了……给我一秒钟……不,三秒……”门卫退出弹链,重新装填,拉杆依然卡住。

    隆隆车在耳边响起,一束束灯光照得脸庞亮,“靠,来不及了!”他弃枪逃跑。

    车队全向大门冲来,凯明对着保安室喊:“把门关上。”

    大叔拉到铁闸,缓缓向右靠拢。

    “等等。”门卫边跑边叫。

    大叔为他留出门缝。

    嗖

    夜幕下飞来一箭,穿透门卫的大腿,啪一声他倒在地上,顾不上疼痛,他咬牙在地上爬,抬头望向十米之外的门口,大叔的目光来回打量一下他与逼近的车队。

    “不不,别动歪脑筋。”他招手试图扰乱他。

    大叔肃起眉目,“哥们,我会想念你。”

    <div>

    更多访问:Baⅰshu。La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