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娇养(NPH)

章节目录 126、谢暮的嫌疑

    “我忍不了了。”

    昨晚,原来是这个意思。

    屋子被封得密实,阻断了她化形成猫的逃跑路线。

    她非常严肃地说她要见谢暮,佣人微笑地递给她一张照片,“沈小姐不要急,依照谢家传统,新郎和新娘在婚前不得见面,如果沈小姐实在想念小少爷,可以看看他的照片,以解相思之苦。

    去特么的相思之苦

    要想也是想恁死他好么

    谢暮当真没有出现。

    除了给她送三餐的佣人,只有筹备婚礼的工作人员进出她屋子,什么婚房布置的室内设计师,婚纱设计师,给她做新娘妆的化妆师,还有摄影师,美容师沈灵枝一开始还打算买通他们带她出去,哪知道他们压根油盐不进,一心一意为谢家做事。

    既然如此,她也没法对他们摆出好脸色,把人尽数轰了出去。

    婚纱拒绝试穿,化妆师每画一笔她就抹一手,布置好的家私被她弄得乱七八糟。

    她就像大闹天宫的孙猴子,折腾得谢家上下人仰马翻。

    谢暮还是没出现。

    她累极,瘫坐在椅子.上呆。

    布偶猫从杂物袋里钻出,去往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已经化形成穿着浴袍的许叶。

    “许叶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啊”

    沈灵枝趴在桌上有气无力。

    许叶自顾自地沏茶,“早上趁他们不注意溜进来的。

    热水灌入茶壶,蒸腾起袅袅白烟。

    男人的眼神在雾气中意味不明,语气一派轻松,“我说,你也不用太着急,他不可能关你一辈子,找准机会,我会带你离开这里。”

    “我就是不明白,三年不见,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沈灵枝对谢暮的心情尤为复杂,看着十几年交情的小竹马变成一个不择手段的变态偷窥跟踪狂,现在还玩一出囚禁,震惊惊恐之余,也夹杂了难过和不解。

    “许叶哥,你是什么时候现谢暮不对劲的”

    “说不清。”许叶倒了杯茶搁到她跟前,“我现你还活着的时候,你已经很信任黑猫了。你跟他似乎在联手追查杀你的嫌疑人,可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排除自己的嫌疑。”

    沈灵枝愣愣的。

    什么意思

    “听说案一个月前你收养了他。报纸上说,警方进入凶案现场时,现了一只折耳猫和黑猫。折耳猫是你,那么他呢他也在案现场,难道就没一点嫌疑吗你却非常相信他,跟他一起排查凶手,这不是很奇怪吗”

    “我不知道。”沈灵枝喃喃摇头,“我不记得了。”

    真不记得了。

    只能百分百确定,她的确丢失了一段记忆。

    难怪那会儿他总缠着她要去追凶,她当时就不明白,那只怪猫为什么对这桩凶杀案比当事人还热衷,现在想想,果真诡异。

    但也仅限诡异。

    她始终无法把碎尸杀人魔跟谢暮联系在一起。

    “我还在他们后院的屋子现一具尸体。”

    沈灵枝端起茶杯正准备喝茶,闻言指尖一抖,茶水倾洒满桌。

    “那尸体被布盖着,我从门缝里看不太清,也不知尸体是男是女,是完整还是残肢。当然,这也不能代表什么,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秘密。”许叶帮她擦拭桌上的茶

    水,“说这些也只想告诉你,别太信任他。”

    许叶重新给她斟满茶水,她却没再动过。

    可想而知,这件事对她的冲击有多大。

    本以为谢暮只是欺瞒她脚伤,假装失忆,万万没想到还是杀她的嫌疑人。

    许叶看着她,突然凑近她的脸,“你这妆卸得也太没水平了。”

    沈灵枝迟钝了几秒才摸摸脸。

    估计是刚才跟化妆师作对留下来的。

    “别动,我帮你擦掉。”

    许叶从梳妆台取了化妆棉和卸妆水,两只捏住她下颌,细细擦拭。

    “化妆品对皮肤还是有一定伤害的,平常要注意处理干净。”

    沈灵枝原本心情十分低落,听到这话忍俊不禁,“你怎么比女孩子还懂这些啊。”

    许叶眨眨眼,露出可爱的小虎牙,“画少女漫的,能不把女性钻研透吗。”

    “那你到底画了什么漫画说一说,我买几本给你捧个场。

    “秘密。”

    “切

    一来一回,沈灵枝心情好了不少。

    她这才现许叶似乎为了看清她脸.上是否残留粉底,离她很近,他端详她的眼神有些微妙,像在凝视一件稀世珍宝,捏着她下颌的指尖有些烫,他擦拭的动作越来越缓,越来越轻,让她有种在调情的错觉。

    “许叶哥”

    沈灵枝正想说不用擦了,门外传来开锁声。

    她吓得差点打翻茶杯,被许叶地握住她手。

    “别担心。”

    他用口型说完,迅化形成猫,浴袍软绵绵地盖在他身.上。

    与此同时,佣人推门而入,是送晚饭来了。

    看到桌上的两个茶杯,佣人一愣,“沈小姐招待了什么人吗”

    沈灵枝眉心一跳,糟糕,忘了茶杯这一茬。

    她不动声色拿过许叶还没喝的茶杯,“我能招待什么人,你不清楚吗。”

    扑通一声,她把订婚戒扔进茶水里,递给佣人。

    “替我把这杯茶送给你们谢小少爷,说是我请他的。”

    女孩双眼清透,眉眼冷淡。

    佣人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没留意椅子,上鼓起的浴袍。

    犹豫片刻,还是双手接过。

    沈灵枝原以为退还婚戒会逼谢暮现身。

    没想到当晚,只有佣人把空空的茶杯送了回来,“小少爷说,茶不错,他很喜欢。”

    沈灵枝无语。

    他是不是有病。

    接下来,第二天,第三天,都在重复第一天的精神轰炸。

    她一次又一次把筹备婚事的工作人,员轰出去,耐心终究告罄。

    原本还想跟谢暮当面对质,好好谈谈,现在看来他根本没有跟她摊牌的打算。

    一心一意,只想着逼婚。

    她必须离开这里,不能就这样莫名其妙嫁给他。

    沈灵枝找到许叶带给她的手机,然而手机并没有安装sim卡,她无法.上网。她有一份备用通讯录在邮箱,只要有sim卡,她就可以跟通讯录上的人求救。

    她拜托了许叶。

    许叶看着她,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给她买了回来。

    可等沈灵枝翻找到通讯录,她又犯了愁。

    到底跟谁求救程让哥哥傅景

    沈灵枝望向许叶,“我在跟程让交往前,傅景行也现我的存在了,是吧

    许叶点头。

    她抿唇,果然如此。

    关于傅景行的梦,她没有做完整,只有偶尔会闪过她跟他在一起的片段。

    她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程让,又不能去找亲哥,那就只有他了。

    她~飞快地编辑地址,书写内容,点击送。

    可沈灵枝还没等到傅景行的任何动静,谢暮来了。

    他身姿笔挺地立在门口,两腿修长,露出一.截纤细脚踝,一身量身定制的黑色西服,胸口佩戴白色礼花,柔软的丝用蜡后梳固定,衬得他五官愈精致绝伦,优美如画。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他臂弯里挂着婚纱,朝她步步逼近。
Back to Top
TOP